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在野心集團大會召開之時,將這半試管真菌,傾倒在整個空气調節系統的通風設備之中,而這种真菌,也隨著呼吸,進人体內,大約只要七分鐘的時間,進入人体內的真菌,便足以使一個人,變得和‘冬虫夏草’中的虫一樣...然后,再去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了,可惜沒有人活著看到當時的情形,否則,一定很有趣的。]
李芳敏144000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野心集團大會召開之時,將這半試管真菌,傾倒在整個空气調節系統的通風設備之中,而這种真菌,也隨著呼吸,進人体內,大約只要七分鐘的時間,進入人体內的真菌,便足以使一個人,變得和‘冬虫夏草’中的虫一樣...然后,再去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了,可惜沒有人活著看到當時的情形,否則,一定很有趣的。

第十九部:醫生史上的罕例
   
     張小娟的話才一出口,我只听得“咕咚”一聲,已經自床上起來,坐在椅子上的張海龍連人帶椅,一齊跌在地上,但是他卻立即站了起來。
     我立即道:“張小姐,你怎么如此肯定?”
     張小娟一面流淚,一面汗如雨下,叫道:“不要問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也知道的,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覺,是絕對不能說出所以然來的,張小娟叫了兩聲之后,忽然低下頭來。
     我和張海龍兩人,都十分緊張地望著她,她低頭約有兩分鐘之久,才又抬頭起來,聲音也變得十分平靜,道:“我知道,弟弟臨死之際,心情十分平靜,可以說一點痛苦也沒有,因為他在死前,做了一件十分偉大的事情——”
     她講到這里,抬起頭來,問我道:“你可知道他做了些什么?”
     我歎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知道他所做的事极其庫大。”
     張海龍的眼角還帶著眼淚,但是他卻笑了起來,道:“這孩子,我早知道會出人頭地的。”
     我道:“張老先生,你放心,令郎就算死了,但是他的行動,使整個人類得以自由地生存下去,使人類的自由思想,不至于被奴役所代替,他是所有的人的大恩人,是自由的維護者!”
     我越說越是激動,吸了一口气,繼續道:“他使一想以奴役代替自由的野心集團面臨末日,他絕不向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屈服,他是堅強不屈的典型!”
     張海龍仍含著眼淚,但是他面上的笑容卻在擴大。他道:“衛先生,只怕你太過獎了。”我肯定地道:“一點也不!”
     張海龍道:“那么,其中的詳細情形,究竟是怎樣的呢?”
     我道:“我可能已知道了百分之九十八,但仍有一點最重要的不明白。”
     張海龍道:“你不妨原原本本地對我說說。”
     我看了看手表,已經八點多了。我道:“威脅我生命最大的一方面勢力,可能已無能為力了,但是我仍不得不小心——”
     我在講到這里的時候,特地向張小娟望了一眼。
     但是張小娟的面色漠然,她只是抬頭望著天花板,似乎根本連我的話也沒有听進去。
     根据以往科學界的文獻紀錄,同卵子變生的孿生胎,一個死亡,另一個也會死亡的。因為他們雖然在形態上是兩個人,但是在意識上,在精神上,卻只是一個人(這是一個十分玄妙的怪現象,科學界至今還無法對這种怪現象作出正式的解釋。而且,根据記錄,同卵生的孿生子,犯罪傾向特別濃厚,往往不得善終,這据說是因為人格分裂之故。但是張小龍的例子,卻又推翻了這一個說法了,張小龍人格之完整,已是毫無疑問的事了。)
     如今,張小娟說張小龍已經死了,那么張小娟所受的打擊,一定也十分重大了。
     我看了她一眼之后,想起自己不能在這里多耽擱,還要和國際警方聯絡,我便站起身來,道:“我們回市區去,一路上我再和你詳細說好不好?”
     張海龍點了點頭,也站了起來,但張小娟仍是一動不動地坐著。
     我走向前去,將她扶了起來,她毫不掙扎,我向前走一步,她也跟著走一步。
     我心中猛地吃了一惊,張海龍也已看出了張小娟的情形不對,忙道:“小娟!小娟!”
     可是張小娟竟像是完全未曾听得她父親的叫喚一樣。張海龍不再叫喚,他的面色,也變得极其難看,甚至于不及流淚了。
     我知道,張海龍失了一個儿子,已經是心中极其哀痛的了。再要他失去一個女儿的話,他是無論如阿,受不起這個打擊的。
     可是,張小娟的情形,實在令我不樂觀,我只好勸道:“張老先生,她或者是傷心過度,你一到市區,便吩咐醫生,同時好好地派人護理她,不要多久,她就可以复原了!”
     張海龍眼角,終于流出了眼淚,我扶著張海龍,向外面走去。
     我扶著張小娟的感覺,和扶著一具會走的木偶,似乎完全沒有分別,我重重地握著她的手臂,甚至令得她的手臂上出了紅印,她也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并沒有將張小娟的這种情形,和張海龍說知,我只是和張海龍講著我在那野心集團海底總部的遭遇,以及和他儿子會面的經過。
     最后,我又說及在他別墅之下,乃是野心集團的一個分支机构,而我在電視上看到因為張小龍的出現,而使得野心集團的大集會,變得如是之混亂。
     我將要講完之際,車子也已快到市區了。
     我歎了一口气:“現在,唯一我沒有法子弄明白的事有兩點,一則是,張小龍不知以什么辦法,使得實力如此龐大,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對付得了的魔鬼集團,瀕臨末日。第二,在你別墅后面出現的‘妖火’,究竟是什么現象!”
     張海龍一聲不出,直到汽車在他豪華的住宅面前停了下來,他才簌簌地伸出手來,放在我的手背上,用略為發顫的聲音道:“請你不要离開我。”我感到十分為難,因為我必須和納爾遜先生聯系,我要去打無線電話。
     但是,張海龍又亟需人陪著他。
     我只得道:“張老先生,我要去和歐洲方面的國際警方通一個長途電話。”
     張海龍道:“我書房中有和各大洲通話專用的無線電話,你可以不必离開我。”我喜道:“那自然再好也沒有了,我們先將張小姐扶進去再說。”
     張海龍的樣子,像是一下子衰老了許多,他幫著我將張小娟扶了出來,進了住宅,他立即吩咐管家去請醫生,又命佣人,將張小娟扶進臥房去,我則在他的指點下,到他的書房,去和國際警方聯絡。
     等我叫道了納爾遜先生留給我的那個電話號碼之后,听電話的并不是納爾遜本人,而是另一個人。當那個人問明了我是衛斯理,他便告訴我,納爾遜先生因為沒有接到白勒克与我見面的報告,所以他親自前來,与我會面了。
     他臨走的時候,留下指示,如果我打無線電話去找他的話,那么,我就應該深居簡出,盡量避免一切可能發生的危險,來等他和我主動地聯絡。
     我算了算,納爾遜先生赶到,最快也是在兩天之后的事情了。除非他坐專程軍事噴射机,不停留地越過國界,那才可能快些。他是國際警察部隊的高級首長,應該是有這個可能的。
     我通完了電話,走出書房,要佣人將我領到張小娟的房間中去。
     只見有三個醫生,正在全神貫注地為張小娟檢查。這三個醫生我都是認識的,他們都毫無疑問地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心理學家和內科醫生。我与他們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
     他們三人檢查了足足大半個小時,又低聲討論了一陣。我看著他們嚴重的面色,插言道:“先生們,不論你們診斷的結朱如同,請不要向她的父親直言。”
     三人中的兩個,連忙點頭,另一個則道:“這是沒有可能瞞得住她的。”
     我道:“那也瞞他一時,因為,他不能再受打擊了。”
     三人都表示同意。他們要我和他們一齊离去,說張海龍已經接受了鎮靜劑注射而睡著了。我跟著他們,到了其中一個的醫務所中。
     他們三個人都坐了下來,抽著煙斗,弄得我們四個人,几乎像埋葬在煙霧之中一樣。好一會,其中一個,我姑且稱之為A醫生,才歎了一口气,道:“這是醫學界上最罕見的例子!”
     我連忙道:“究竟怎么樣了?”
     A醫生道:“你可知道同卵子孿生,是怎么樣一回事么?”
     我點頭道:“略為知道一些。”
     A醫生沉思了一會,道:“普通的孿生,都是兩卵性的,同卵性很少有。卵巢中排出兩個卵子,每一個卵子遇上一個精子而同時受胎,這是產生二卵性孿生的原因。”
     A醫生講到這里,停了好一會,連續地吸著煙斗,直到煙斗之中,“吱吱”有聲。
     我和A醫生相識,不止一年了。我知道他的脾气,凡事都要從頭說起,所以他所說的那些,我雖然知道,但是我仍然不打岔,用心听著。
     A醫生呆了片刻,續道:“所以,二卵性雙生子,雖然同時出生,但仍然是兩個獨立的人,有獨立的性格,獨立的思想,兄弟姐妹之間,和不是孿生的,并沒有多大區別!”
     A醫生講到這里,抬起頭來,透過煙霧,望著第一流的心理學家,我們稱之為B醫生。
     B醫生是研究一卵性孿生的權威,A醫生向他望夫,分明是要他繼續說下去,B醫生砸了砸煙斗,咳嗽了一聲,道:“一卵性變生是一個卵子,同時碰上了兩個精子,結果卵子分裂為二,形成兩個生命,因此,在母胎內所形成的兩個生命,是同一個卵子的一半,這就使得在物体上看來是兩個人,但是在精神上以及許許多多微妙的地方,實則上是一個人。根据文獻的記載,一卵性雙生子的怪事,是有著不可思議之處的,例如一個在美洲生傷寒病,另一個在歐洲,在最好的護理環境之中,也會染上傷寒症——這是丹麥心理學家R·勤根的記錄,也就是說,在母体內因卵子分裂受胎那种人目所不能見的微小偶然作用,能生出一种超越万里空間的影響!”
     我听到這里,忍不住插言道:“B醫生,你不認為一卵性雙生,竟出現一男一女不同性別的現象,這不是太出奇了么?”
     B醫生忽然笑了起來,道:“人類自稱科學發達,但到如今為止,連生命的秘奧,都未能探索出一個究竟來。醫學界更是可笑,將決定性別的因素,諉之于所謂 ‘染色体’,又創造了一套‘染色体’的數字決定性別的理論,這實在和哥白尼時代,教會認為地是不動的一樣可笑!”
     我想不到一句問話,竟會引出醫生的一大篇牢騷來。B醫生是第一流的科學家,他之不滿意目前的科學家水平,這是一种非常容易理解的心情。
     B醫生以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一句話,為什么在同樣的精子和卵子結合過程中,形成胎儿,會有男有女,這件事,到如今為止,還沒有人知道,染色体也者,只不過是人類自己為自己的無知作掩護而已,所以——”
     B醫生望了望我,道:“你的問題,我也沒有法子答覆。但是,一卵性雙生出一男一女的例子,是极其罕見的,張氏兄妹可以說是有文獻紀錄以來的第二宗,第一宗是埃及醫生卜杜勒一九三六年在開羅發現的,不幸得很,那兩姐弟都因殺人罪而被判死刑。”
     我立即道:“你是說,一卵性雙生子因為性格的不完全,而犯罪性特強?”
     我是准備在他說出了肯定的答覆之后,再舉出張小龍的例子,作為反駁的。
     但B醫生究竟是這方面的權威,他想了一想,道:“也不一定,有的一卵性雙生子,一個承受了完全美好的性格,他的為人,几乎是完人,而在那樣的情形下,另一個則必然是世界上最凶惡的罪犯!而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么的确,兩個人的犯罪傾向,都特別濃烈。不過這也有后天的原因在內,因為一卵性雙生,形貌神態,完全一樣,自小便受人注意贊歎,這也极容易使他們形成自大狂的心理,自大狂便已經是接近犯罪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