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李芳敏144000
·實用科學可以發展到了派太空船到火星去的程度,可是并沒有科學家去研究人為甚么會有傷害他人這种卑劣的行為。
·伟人还是撒旦,事实说话 (转载)
·两个哲学系BT关于处女问题的谈话 ZT
·诡异的冰岛火山。 我要问的是,假如世界末日来临,你愿意跟谁在一起?
·What do i want from you?
· 猶大的長子珥,在耶和華眼中是個惡人,所以耶和華取去他的性命。
·淫慾難制、邪僻又起 蔣介石日記有夠坦白
·耶穌基督在上帝那里! 毛泽东在地獄里! 中共狗官下地獄!!
·預防勝於治療 : 教育和减少风险仍是最强大的工具
· 於是,約瑟的主人拿住約瑟,把他關在監裡,就是王的囚犯被監禁的地方,約瑟就在那裡坐監。
·译文:威权主义 VS. 互联网 ――自由与压制之间的竞赛
·2010年4月23日 地震列表
·都是窮凶极惡的匪徒要殺人搶劫,結果槍口卻對准了自己,完全合乎惡有惡報的原則。
· 跪著的基督徒(The Kneeling Christian﹚.「跪著的基督徒」摘錄. 作者:無名的基督徒.
·山西临汾被镇压千名基督徒冒雨跪地祷告寻公义
·抬起頭你將會發現烏雲背後還是有藍天-silent in His love. 如果你的問題是根深蒂固或者存在已久,那就試試看跪下禱告。撒旦急於讓我們離開跪下的膝蓋遠勝過叫我們離開奔走的雙腳。
·希望大家认清中共哈巴狗邪惡本质不要上当受骗)
·2010年4月24日 地震列表 【转】 一个非常明显的板块运动!!!
·地震造成學生傷亡在中國是個敏感話題。
·你可以殺亨利张昌福 & 中共狗官 张宗铭
·约瑟对他们说:“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请把梦告诉我吧。”
·什么是“门徒会”, “门徒会”的益處
·“邪教” 门徒会 VS “邪惡”中共狗官
·快樂的十字架──张永芳参与“门徒会”正確纪实
·约翰福音14章 为何门徒会有忧愁
·“先争中國人的人心,后夺中共狗官政权” .. good idea ^-^
·“异端”是什么意思?门徒会不是什么异端嘛。
·利物浦華人基督門徒會 Liverpool Chinese Christian Disciples Church
·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一个真正的门徒会随从上帝的旨意。「主的靈在我身上,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4:18)
·43信徒的團契生活.使徒行了許多奇事神蹟,眾人就都懼怕.44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19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馬來西亞:有得比较,他们才会做的更好;政治角力是好事,才能让人民看得更多,知道更多, 执政者就不敢乱来。两线制的好处肯定多。别以为人民是笨蛋。。。[黄义忠揭首相署转发种族性投诉 ]
·耶穌被高舉到神的右邊。 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震撼︰澳大利亞萬人齊聚悉尼歌劇院合拍裸體大合照(組圖)
·right : noun 1. 權利 2. 權 3. 右 4. 右邊 5. 正義 verb 1. 糾正 2. 撥正 adjective 1. 對 2. 合適的 3. 是 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right: noun1.權利2.權3.右4.右邊5.正義 verb1. 糾正 2. 撥正
·right: adjective 1. 對 2.合適的3.是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
·right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Think !!!你的心是向右轉 想怎樣做正確的事情了沒有?^-^right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你何必自焚?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you do right thing ...讓中共狗官"自焚"。
·如果鳳姐成為中國第一個女總統 ..你怎麼說?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我不要与别人雷同,我要独一无二。^-^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 ^-^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富一个國家 ^-^
·黑暗之災.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向天舉手,使黑暗臨到埃及地,這黑暗是可以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獄裡的。
·Latest Earthquakes in the World - Past 7 days
·雷泰古博 - 你是台灣人嗎?
·給中国的情書-刺向公権力的剔骨刀
·悔改与赦罪(上)
·蛙災.3河裡必滋生青蛙;青蛙必上來
·史学家:圣雄甘地常与裸女睡觉挑战自制力
·冰島火山噴發 歐盟算是痛到心里去了
· 蓋茨懸賞一
·悬赏一亿。一亿是多少錢?你的懸賞金是多少?^-^
·投資中國必讀, 九評共產黨。一本震撼全球華人的書, 一本正在解體共產黨的書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以暴力: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靈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文化大革命—邪靈附體
·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與人鬥,滅絕人性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走出中共恐怖阴影, 做个自由的中国人。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
·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完全摆脱共产党幽灵的恐怖,做一个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的人。
·中國國民黨:反共復國歌 。民主進步黨:台灣愛國歌曲-國家台灣是咱的,咱才是國家的主人 。
·誰是二奶腐敗學的政府官员老公?
·二奶腐敗學 -情婦,二奶已經成為中共狗官場身份的重要標誌,
·曹長青:進入《漢語詞典》的二奶
·“包二奶”的法与经济学分析與另類消費
·丁学良:对付腐败和特权的四种办法
·
·【中國觀察】第十七期 黨政機關大院怎麼成了寡婦村
·查二奶:确定贪官审查对象的简单有效方法之一
·若是人人不甘心做奴隸,對付強勢抱拚命的決心,強勢決難得逞,自然會絕跡。
·39 法老對約瑟說:"神既然把這事指示了你,就再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見識有智慧了。
·Nim's Island
·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
·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發射,有哪一類不是交給了電腦控制的?
·余致力國民革命,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孙中山先生的信仰: 诚如孙中山先生的哲嗣孙科博士于其家书中说:“父离世前一日,自证我本基督徒,与魔鬼奋斗,四十余年,尔等亦当如是奋斗,更当信仰上帝。”
·加州為排華案表道歉 華人政壇影響力增 zt
·殷德义:债,总还是要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没有理由再继续蒙昧下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揭开蒙蔽他们双眼的那块黑布,让他们看清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些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活著從監獄出來,上帝不能使用他們了啊!
·一只活生生的小母狗勝過一只死了的母老虎 ^ - ^
·末代皇帝溥儀后裔貝怡竟成香港當紅模特,滿清皇朝后裔--愛新覺羅.貝怡!真是時代不同了,要在100多年前,看到格格這么多肉,不砍頭也得挖眼了吧!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溥儀眼中的婉容。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婉容兩個情人的最后結局
·末代皇帝-溥儀, 清遜帝, 英文名亨利,滿族。
·你可殺狐狸精。你可殺小蜜狐狸精。^-^
·8這樣看來,差派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而是神。他立我作法老之父,作他全家之主,又作全埃及地的首相。
·火山噴發, 龍捲風, 大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可是,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第十七部:地窖中別有乾坤
   
     我心中一面想,一面搖著頭。

     那人道:“是与我作對,沒有好處……”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少廢話,你帶我去參觀這個分支所的設備!”那人連耳根都紅了,道:“不能夠的!”我柔聲道:“能夠的!”那人歎了一口气,道: “完了!完了!”
     我又道:“你還不快走么?”
     那人道:“由這里通向前去,是張海龍的別墅底下,只不過是一些通訊聯絡設備和儲藏著一些武器,還有一個高壓電站,沒有什么可看的!”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說法,心中不禁猛地一動!
     即使這里有什么可看的,我也不應該去看了!
     野心集團已開始召集部署在世界各地的集團中人到海底總部去,那么,他的陰謀,付諸實行,也就是這几天中的事了!
     我怎能再在這里耽擱時間?我為什么還不把將漢克作為證人,立即和國際警方聯絡?
     我一想至此,連忙道:“你快送我出去!”
     那人自然不知我是因為什么而改變了主意,呆了一呆,顯是求之不得,連聲道:“好!好!”
     我知道躺在外面的漢克,暫時不會醒來的,我坐上了那鋁質的椅子,那人扳動了一個掣,椅子開始向上升了上去,我心中在急速地盤算著,如果國際警方,對我的報告有所怀疑的話,那么漢克便是一個最好的人證了,我必須將他制住,帶入市區。
     正當我竭力思索,我离開了這里之后,以什么方法再和納爾遜先生聯絡之際,突然,我听得下面,響起了“拍”地一聲。
     那一下聲響,不會比一個人合掌擊蚊來得更大聲,但是那一下聲響卻令得我猛地一震,因為我一听便听出,那是裝上滅音器的槍聲,我根本不知道槍是誰發,也不知道槍射向何處。但是我卻本能地側了一側身子。
     那一側,可能救了我的性命。
     因為几乎是立即,我覺得左肩之上,傳來了一陣灼熱的疼痛,我中槍了!
     在那瞬間,我簡直沒有時間去察看自己的傷勢,我只是向下看去,我看到剛才還是一副可怜相的人,這時卻正仰起了頭,以极其獰厲的神色望著我,他手中正握著裝有滅音器的手槍!
     他在地上站立的角度,是不可能覺察我只是左肩中槍,而不是胸部要害中槍。
     所以,在那電光火石之際,我已經有了決定,我放松了肌肉,身子再一側,便向下跌了下去。
     當時我除了這樣做之外,絕無他法。
     因為我在上面,若是一被那人覺出一槍未致我死命,他可以補上一槍、兩槍,直到將我打死為止,我則像一個靶子一樣,毫無還手的余地。
     “叭”地一聲響,我已經直挺挺地跌在地上。我故意面向下臥著,血從傷處流了出來,但是那人卻無法弄清我是什么地方受了傷。
     我立即听得他的腳步聲,向我走了過來,接著,便在我的腰際,踢了一腳,我立即打了一個滾,當然是放松了肌肉來打滾的,看來就像死了一樣。
     那人像夜梟似地怪笑了起來,不斷地叫道:“我打死了衛斯理,我可以升級了!”
     我將眼睛張開一道縫去看他,只見他手舞足蹈,高興到了极點。
     當然,我知道,我殺死莎芭等人的事情,野心集團總部,只怕已經知道了,而且,野心集團的總部,一定出了极高的賞格來使我死亡,所以那個人自以為將我殺死之際,才會那么高興。
     我左肩雖然已經受傷,但是還完全可以對付像那人這樣的人。
     我趁他手舞足蹈之際,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足踝,我一抖手間,我清楚地听到了那人的足骨斷裂之聲,然后,令得他連再扳動槍机的机會也沒有,他的身子已向后倒去,后腦“砰”地一聲寶,撞在水泥的地面上。
     這一撞,他未曾立時腦漿迸裂,當真還得感謝他的父母給了他一個堅固的腦殼。但不論他的腦殼是如何堅固,他翻著白眼,像死魚一樣地躺在地上不動了,而他腿骨斷折之處,立即因皮下出血而腫了起來。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找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我敢斷言,這家伙就真醒轉來,他的右腿也必然要動手術切除才行了。
     我這時,才俯首察著自己肩頭的傷勢,我咬緊了牙,摸出了一柄小刀,將子彈挖了出來,這确實是十分痛苦的事,使得我在汗如雨下之際,又狠狠地在那家伙的身上,踢上几腳。
     然而,我脫下了襯衣,扯破了將傷口緊緊地扎好。我動作十分快,因為我不能在漢克醒來之后才出去。而漢克究竟可以昏過去多久,卻是難以有准确預料的事。
     我扎好了傷口,按動了一個鈕掣,使得那椅子向下落來,然后,我又按動了使椅子上升的鈕掣,飛身上了椅子,椅子再向上升去。
     約莫三分鐘之后,我便在那株榕樹之下的洞中,鑽了出來。然而,當我一出洞之后,只見濃霧已散去,就著星月微光,我首先看到,那兩個特瓦族人,躺在地上,男的壓在女的身上,已經死了。
     我吸進了一口涼气,立即向漢克倒地的地方看去——那實是多此一舉的事情,漢克當然不在了!
     在那片刻之間,我心頭感到了一陣難以形容的絞痛。
     死的雖然是兩個和我絕無關系的特瓦族印第安侏儒,但是,在他們純朴的心靈之中,我卻是“特武華”——他們信奉的大力神。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將他們的發現告訴了我。但是,我卻對漢克的体格,作了錯誤的估計,在他昏了過去之后,未曾作進一步的措施,便進入了地洞之中。
     我的疏忽,使他們喪失的性命!
     我歎了一口气,回頭看去,只見那株榕樹,又恢复了原狀,實是再精細的人,也難以想像在一株生長得十分茂盛的榕樹之下,會有著地下室和地道的。
     我同時听得警犬的吠聲和電筒光,可以想像,那一定是漢克的槍聲,引來了警察。漢克不止放了兩槍,因為那兩個特瓦族人身上的傷痕十分多。
     我不能再在這里耽擱下去了,我連忙在草叢之中,向前疾竄而出。不一會,我便繞過了張海龍的別墅,走到接近我停車的地方。
     但是我剛一到离我停車還有二十公尺之處,我便呆住了。
     在我“借用”來的那輛車之旁,大放光明,一輛警車的車頭燈,正射在車子上,有一個警官,在通無線電話,有一個警官,正在打開車門,檢查車子的內部。
     我自然不能再出去了!
     我向后退去,不禁猶豫起來:我該如何呢?我總不能步行回去市區去的!
     當然我并沒有猶豫了多久,我立即想到,張海龍的別墅,是我最好的藏匿地點。所以,我又向前奔出,翻了過圍牆。在我翻過圍牆,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間,我心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念頭:漢克到那里去了呢?野心集團既然在張海龍的別墅附近,設下了控制遠東地區的分支,那么,漢克對張海龍的別墅,一定也十分熟悉了!
     在四周圍已全是警察的情形下,他要不給警察發覺,會上哪里去呢?當然也是躲到別墅中來!而別墅中只有張海龍一個人在!
     張海龍是一個固執的老人,而漢克則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凶手,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為張海龍的處境,擔起心來。
     我連忙以最快的身形,來到了大門口,廳堂中的燈光已經熄滅了,張海龍可能是在二樓的臥室中。我抓著牆上的“爬山虎”,那雖然不能承受多重的份量,但是已足夠我迅速地向上爬去。
     當我站在二樓窗口凸出的石台上之際,警犬聲已接近張海龍的別墅,電筒光芒,也迅速地移了近來。
     我沒有再多考慮的余地,反手一掌,擊破了一塊玻璃,伸手摸到了窗栓,拔開了栓,推開了窗,一個倒翻身,翻進了室中。
     我到過這別墅的次數雖然不多,但是我在爬上牆時,早已認定了窗戶,我翻進來的時間,是張海龍的臥室。張海龍當然不會在這間房間中的,我一落地,立即便站了起來,准備去找張海龍。但是我剛一站起,在漆黑的房間中,我身后的那個屋角中,傳來了漢克的冷酷的聲音,道:“衛斯理,我等你好久了!”
     漢克的聲音,旋地傳出,實在是我的意料之外,我只是料到漢克可能在這里,卻料不到漢克已經在這里等著我了!
     因為,我在擊倒漢克的時候,根本未曾想到漢克已看清襲擊他的是我!
     當時,我除了立即站定不動之外,絕無其他的事可做。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不相信你能夠在黑暗之下認清目標。”
     漢克“桀桀”地怪笑了起來,道:“衛斯理,經過紅外線處理的特种眼鏡,我可以在黑暗之中,數清楚你的頭發!”
     我不再說什么,漢克的話可能是實在的。人類已經有了在黑暗之中利用紅外線攝影的發明,野心集團自然可以進一步制造出能夠在黑暗中視物的紅外線眼鏡來的。
     漢克又怪笑了几聲,道:“衛斯理,這次你可承認失敗在我手中了?”
     漢克道:“我在昏過去之前的一剎間,看到了襲擊者是你,我的意志使我只不過昏迷了五分鐘,槍聲引來警察,我又知道你必然能夠制服那個笨蛋的,你必然會來到這里,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等你,朋友,你還不承認失敗?”
     我不得不承認漢克的料斷十分正确,但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失敗,我冷笑了一聲,道:“張海龍呢?”漢克道:“他睡得天翻地覆也不會醒了!”
     我不禁吃了一惊,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漢克笑道:“你以為我殺了他么?放心,他是遠東地區著名的銀行家,我們還要利用他的。”
     張海龍沒有死,這使我暫時松了一口气。
     漢克道:“衛斯理,你知道你可以使我高升到什么地位么?”
     我冷冷地道:“升到什么地位?”漢克顯是得意之极,大聲道:“使我升到我們首腦的整個亞洲地區的顧問,你知道么?”
     這時候,在黑暗中久了,室中已不像是我剛進來那時一片漆黑了。我抬頭看去,只見漢克正坐在屋角的一張沙發上。
     而我才一轉頭,他使失聲道:“別動!”
     這證明他看我要比我看他清楚得多,我不敢再動,道:“我可以坐下來么?”漢克道:“當然可以。”我向橫走了几步,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時,警犬的吠聲已到了大門口,擂門聲,電鈴聲一齊響了起來。漢克低聲警告我:“不要出聲。”我道:“沒有人應門,警察是會破門而入的!”
     漢克一笑,道:“你的希望必然要落空了,第一,這所別墅几乎一直是空置的,警察知道;第二,這是張海龍的別墅,你忘了么?”
     我心中暗歎了一口气,這本來是我也料得中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