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好友(国际警察部队的远东总监)之死, 蓝血人回归悲剧。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一个强烈脑电波?”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李芳敏144000
· 所謂“現眼報”的意思是,報應立刻實現──匪徒要殺人,結果變成殺死自己。
·“看你甚么時候被天打雷劈”
· “看哪!我是耶和華,是全人類的 神;在我有難成的事嗎?
· 耶和華的烈怒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明白這事。
·“到那時,我必作以色列各家族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由于政治手段的隐藏和人类普遍的麻木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特务组织!”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组织!”
·神父性侵儿童, 神父公款嫖妓
·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大片土地上的人民,摆脱了强权,是他们不畏强权,努力反抗的结果。 在一片由强权统治的土地上,人民如果只是驯服,强权的皮鞭, 也就会不断挥动——那皮鞭是要去夺下来,而不能等它自动放手的。
·30 “那時,人子的徵兆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號,並且看見人子帶著能力,滿有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人子必駕雲降臨。警醒準備。
·You shall murder 狐狸精.
·http://www.jiaoyou.com/profile_1244996948254694671.html
·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所種的是屬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既然有屬血氣的身體,也會有屬靈的身體。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无耻的助纣为虐。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 這事以後,亞伯拉罕把自己的妻子撒拉埋在迦南地,幔利前面麥比拉田間的洞裡。幔利就是希伯崙。
·“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神,
· 夜間有一個異象向保羅顯現: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 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在沒有民主之下的啟然退体制度。人到年老,容易趨向昏庸,胡作非為起來, 就是國家民族的大災難。
·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
·“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
·亞伯拉罕壽高年老,享盡天年,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那裡去了。
·猶大把銀子丟進聖所,然後離開,出去吊死了。
· 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按本性所能領悟的事,好像沒有理性的禽獸,就因這些事敗壞了自己。
·與他們一樣的淫亂,隨從反常的情慾,以致遭受永火的刑罰,成了後世的鑒戒。
·“你向我作的是甚麼?你為甚麼不告訴我她是你的妻子呢?
·“你該死,因為你接來的那女人,是個有夫之婦。”
·7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把榮耀歸給他!因為他審判的時候到了,應當敬拜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那一位!”
·2010年3月14日 地震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神父可以结婚吗?? 神父不结婚是一个历史存留的人为的问题, 神父的婚与非婚与得救没有直接的关系!
·“那陌生人,當然死在炭窖里了!”
·人類的科學,真是落後。
·耶和華保護所有愛他的人,卻要消滅所有惡人。
·五一三事件爆發於1969年5月13日馬來西亞
·”文化大革命又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常常被稱為“十年動亂”或“十年浩劫”。
·這是一种很不公平的現象,雖然是小事,但總是一种不公平,我一向不怎么喜歡這一類的事。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從"令人驚奇的神"到印尼排华,到您應謀殺邪惡的狐狸精惡魔怪物!^-^
·萬軍之耶和華必用雷轟、地震、大聲、旋風、暴風和吞滅人的火燄來懲罰他們
·其餘的人都很害怕,就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神。
·地上的淫婦和可憎的物之母。
·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甚么叫‘天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義,必遭天譴天譴可以以任何形式發生,絕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 好使以色列人的后代,那些以前没有经验过这些战争的人,知道学习争战。
·原住民基督徒常年受委屈, “阿拉”议题动摇东马(马来西亚)选票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茨厂街东马-性工作者:四重弱势处境的想象
·回教鼓吹娈童癖?
·5毛教徒 say [原创]《圣经》中同性恋不是罪,异性恋者才是罪
·他們用虛謊取代了神的真理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 part 2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政治诈骗,血雨腥风, 篡权成功,结束独裁!!
·要聯絡上温家宝 (溫家寶/Wen Jia-bao) 嗎?
·中国百姓投诉无门 ???????
·一大塊腐肉,必然引來一大群蒼蠅。
·使人類成為真正的高級生命形式, 而不是徒具人的外表而內藏禽獸的心靈。
· 在帳篷城女孩年輕至兩歲也面對強姦 UN巡邏隊無能
·2他在耶和華面前如嫩芽生長起來,像根出於乾旱之地
·敵基督/撒旦崇拜者, '強姦比敵人的炮火更具威脅性'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你還是不以為然?我問你:蜂鳥說企鵝捕魚維生無恥, 企鵝又去罵燕子捉虫充饑下流,燕子嫌蜂鳥吸蜜惡心──你說有沒有道理?”
· 有錢人怕死!越有錢,越怕死!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有比《零八宪章》更 好的宪章建議嗎?
·這也是一只尾隨巫統国阵的馬來西亞華人哈巴狗!!!
·3你 求 告 我 , 我 就 應 允 你 , 並 將 你 所 不 知 道 、 又 大 又 難 的 事 指 示 你 。’
· 最后的狐狸精 -- 狐狸精传(47)
·非洲基督教牧师虐待巫童惨不忍睹
·教會大合一運動成功的因素 ZT
·谁还敢当暴君呢?当老百姓有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 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成为暴君!
·異端
·異端
·“哥白尼的學說,對人類的前途是不是有利?他被人燒死了。”“當然是觀念問題,哥白尼被燒死,就是當時的觀念, 認為他的說法,是异端邪說,不能讓它在世間流通。”
·這是耶和華用來擊打那些與耶路撒冷(以色列)爭戰的萬族的災疫:他們雙腳仍然站地的時候,他們的肌肉必腐爛,他們的眼球必在眼眶裡腐爛,他們的舌頭必在口腔中腐爛。
·獨立自由 VS 独裁民主
·你相信嗎?联合国秘书长为全世界人们,尤其是穷人和弱势人群仗义执言????
·因為出自以色列的,不都是以色列人;7也不因為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成為他的兒女,只有“以撒生的,才可以稱為你的後裔”
·另一個空間,這种說法,可以有好几個解釋,而任何解釋,都超乎想像之外,因為自有人類以來,人都是生活在三度空間之中,另一個空間究竟是甚么,誰也不能精确地說出來。
·“我不是在和你們討論這件事,最好請你別參加你那种膚淺的意見!”
·你流人血的罪必歸到你自己的頭上。”
·所以,求你賜給僕人一顆明辨的心,可以判斷你的子民,能辨別是非,因為誰能判斷你這眾多的子民呢?
·禱告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天上地下沒有別的神像你;你對一心在你面前行事為人的僕人守約施慈愛。
·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事情
·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明年這個時候我要來,撒拉必定生一個兒子。
·因為他要徹底毀滅地上所有的居民,真是可怕的毀滅。
·任何人,對于有預知力一事,都有极大的欲望,几乎人人都想自己成為一個先知, 知道還未曾發生,而又肯定會發生的事。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好,那你去死吧!”
·要嫁就嫁福州人?
·你們要哀號,因為所有的商人都滅亡了
·张昌福 是 福州人 .. 那又怎樣?
·结婚真的这么难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友(国际警察部队的远东总监)之死, 蓝血人回归悲剧。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一个强烈脑电波?”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倪匡 > 蓝血人 >
   第二十三部:好友之死
   
   
     方天猛地跃去,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速度,握住了我的手,道:“卫斯理,等等,等一等!”

   
     我冷笑道:“我等着干什么?等你再发荒谬的怪言么?我相信即使在土星人中,你也是个十分卑劣的家伙,或者你们土星人中,根本就没有好人,你记得么?你曾经谋杀过我,你再不让我走,我也卑劣一下,要公布你的身份了!”
   
     方天喘着气,道:“你只管骂,但我只要你听我讲三句话,三句,只是三句。”
   
     我冷笑一声,道:“好,说。”
   
     方天道:“纳尔逊以为我们喝咖啡去了,是不是?”
   
     我道:“是……一句了。”
   
     方天道:“我们来到这里,他是不知道的。”
   
     我道:“废话,他怎知你会改变主意,到这里来对我胡说八道?两句了。”
   
     方天的胸口急速地起伏着,道:“所以,我料定他会接近火箭,……唉,他来了!”
   
     我身子猛地一跃,来到了窗前,向前看去。
   
     我果然看到了纳尔逊!
   
     纳尔逊的精神看来十分好,绝没有需要休息的样子,他和我见过的一个高级安全人员在一起,向那枚土星火箭走去,他的手中,提着一个涨得发圆,大得异样的公事包。
   
     我呆了一呆,方天已经颤声道:“你看到没有,他去了……他去了!”
   
     我一个转身,双手按在方天的肩上,用力将他的身子摇了几下,道:“方天,你要知道,纳尔逊是国际警察部队的高级官员,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那保安官的陪同下去检查那枚火箭,是十分普通的事,我不许你再胡言乱语!”
   
     方天的面色成了靛青色,他连忙道:“卫斯理,你看看清楚,他手中所提的是什么?”
   
     方天的这一问,我不禁答不上来。
   
     我自从认识纳尔逊以来,从也未曾见到他提过什么公事包,而且这只公事包,涨得几乎成了球形,看来还十分惹眼。
   
     但是,我仍然不相信方天的话,我一瞪眼,道:“那只不过是一只公事包吧了!”
   
     方天却几乎是尖声地叫了出来,道:“不错,他手中所提的是一只公事包,然而我敢以性命打赌,公事包中一定是那具导航仪!”
   
     我右手握拳,又已扬了起来。
   
     但是,当我的拳头,将要击中方天的下颔之际,我又回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纳尔逊先生和那个高级保安人员还在走着,他手中的那只公事包中,的确是放得下那具导航仪的,而且,根据外形和大小来看,也十分吻合。
   
     我看了一眼,顾不得再打方天。
   
     要揭开这个疑团,实在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我只消赶上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什么东西就行了,何必在这里多费疑猜?
   
     我一个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但是方天却急叫道:“你……你到哪里去!”
   
     我狠狠地回答他,道:“我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不是放着你所说的那具导航仪?”方天急道:“那怎么行?”
   
     我反问道:“为什么不行呢!”
   
     方天道:“你一去,它一知事情败露,便又走了。”
   
     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问道:“谁走了?”
   
     方天叹了一口气,道:“『获壳依毒间』……无形飞魔!你一向前去,它定离开纳尔逊的身子。卫斯理,你要想想,这里乃是世界上两大强国之一的太空探索和飞弹的基地,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首脑人物的脑子之中……”
   
     方天讲到这里,我也不禁面上变色!
   
     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我觉得我的手心在出汗,呆了一呆,道:“那么,照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我问出了这一句话之后,才想起我这样一问,无异是承认了方天所说的话,但是我却又根本不信无形飞魔确已侵入纳尔逊的脑子,而我最好的朋友,这时虽在走着,却已经死了,这是我绝不能相信的事!
   
     方天道:“如今,『获壳依毒间』还不知我们已经发现了它的寄生体,我们可以设法将他引进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中去。”
   
     我立即道:“这是绝行不通的,你设置那间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之际,纳尔逊也知道的,照你的说法,无形飞魔早已侵入了他的脑中,你怎能再引他进那间房间去?”
   
     方天喘了几口道:“在那枚火箭之上,我设计了一个太空飞行舱,那具导航仪,必须装置在那个太空舱中,纳尔逊此际,一定是到那个太空舱去的,而我在那太空舱中,也作了布置……”
   
     他请到这里,我已经怒吼道:“你事前竟不和我商量这一点么?”
   
     方天道:“我那样准备,只不过是以防万一,并不准备使用的,怎知如今情形起了变化,我非要用到它不可了。我在那太空舱中,布下了不少高压的不良导体电线,只要一通电,便能产生大量的阳电子,使得『获壳依毒间』的电波组成,遭到彻底的破坏,从此便不复存在这世界上!”我默不出声,方天又道:“通电的远程控制,就在这里!”他伸手一指,指向他办公桌上的一个绿色钮掣。
   
     我忙道:“那么,纳尔逊先生不是也要死了么?”
   
     方天道:“卫斯理,他早已死了!”
   
     我猛地一击桌道:“胡说,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方天的语言镇定,显然他对他的想法有信心,道:“我是想我们在东京的时候,当我们正忙于检查木村信的遗物之际,无形飞魔侵入了纳尔逊的体内,将他当作了寄生体!”
   
     我拚命地摇着头,想要对这件事生出一个清楚的概念来,这个概念是十分难以成立的,试想想,要我相信和我一起飞到这个基地来,到了基地之后的几天中又寸步不离的纳尔逊,实则上早是一个死人!
   
     方天见我不出声,他转过身去,在墙角的一具电视机上,按动了几个钮掣,电视的萤光屏上,出现了那枚火箭的近镜,纳尔逊和那高级保安官正在钢制的架上,向上攀着。看情形,纳尔逊先生确是想进入那火箭的内部。
   
     方天又按动了一个钮掣,电视的画面变换着,最后,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空间,那地方有一个座位,恰好可以坐下一个人,而其余的地方,则全是各种各样的仪表。
   
     不久,就看到纳尔逊走了进来,打开他那只又大又圆的皮包,双手捧着一件东西出来。
   
     那东西,我曾在照片上详细地研究过,但是却始终未曾见过实物。这时,我仍未见到实物,但是在清晰的电视萤幕上,我却可以千真万确地肯定,这正是井上家族的祖传珍物“天外来物”,也是土星人智慧的结晶,太阳系航行导向仪!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方天道:“你看到了没有,你看到了没有?”
   
     我的声音微微发抖,道:“这……或许是他找到了导向仪,要你有一个意外的惊喜之故。”
   
     我虽然这样道,但是我的话,连我自己听来,也是软弱而毫无说服力的!
   
     方天道:“你看他的动作。”
   
     我双眼定在电视画面上,几乎连一眨也不曾眨过,我看到纳尔逊以极其熟练的手法,在那具导航仪的后部,旋开了一块板,伸手从那个圆洞之中,抽出十七八股线头来。
   
     那些线头,在我看来,根本不知是什么用处的,但纳尔逊却一根一根地驳接起来。
   
     方天吸了一口气,道:“整个地球,只有我一个人,能驳接那些线头,除了我之外,便是『获壳依毒间』。”
   
     我感到一阵昏眩,连坐都几乎不稳!
   
     我一生之中,经过不少打击,但是却没有打击是那样厉害的!
   
     我的最好朋友,我的冒险生活的最好合作者,竟……竟……已不再是他自己,竟成了来自土星,莫名其妙的一个强烈脑电波的寄生体!
   
     我紧紧地握着双拳,身子不断地发着抖。
   
     方天叫道:“按!快按那钮掣,如今是最好的时机!快!”
   
     我双手发着抖,那绿色的钮掣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力量去按它。
   
     因为我知道一按下去,会有什么结果。
   
     我只要一按下去,太空舱中,便立即产生出大量的阳电子,纳尔逊立即要死了!
   
     虽然根据方天的说法,纳尔逊是早就死了,被消灭的只不过是“获壳依毒间”,但我是地球人,我不是土星人,我实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一点!
   
     方天见我不动,欠过身,一伸手,便向那绿色的钮掣按去。
   
     在方天的手还没有碰到那只绿色按钮之际,我陡地一挥手,将他的手打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发蓝,道:“卫斯理,你做什么?”
   
     我也不明白我是在作什么,我已经相信了方天的话了,但是我不但自己不去按那只绿色的钮掣,而且不给方天去按!
   
     因为我知道,这一下按下去,纳尔逊一定有死无生!
   
     虽然方天已经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纳尔逊已经死了,但是,在电视的萤光屏上,我却还清楚地看到纳尔逊正在忙碌地工作着!
   
     方天叫了一声,又要去按那绿色的按钮,但是他第二次伸手,又给我挡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变得更蓝,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挥拳向我击了过来!
   
     我绝未想到方天会向我挥拳击来的!
   
     而且,这时我的思想,正陷于极度的混乱之中,呆若木鸡地站着,只知那只绿色的按钮,不让方天向下按去。
   
     所以,当方天一拳击向我的胸口之际,我竟来不及躲避,而方天的那拳。力道也真不弱,打得我一个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我向后退出的那一瞬间,方天疾伸手,又向那绿色的按钮之上,按了下去,我大声叫道:“别动!”我一面叫,一面猛地向前扑去!
   
     然而,按动那只绿色的按钮,对方天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向前扑去的势子虽快,但是当我将方天的身子撞中,撞得他仰天跌之际,他早已将那只按钮,用力按了下去!
   
     我僵住在桌前,方天则挣扎着爬了起来,指着电视机怪叫。
   
     他叫的是我所听不懂的土星话,我尽量使自己定下神来,向电视画面望去。
   
     只见纳尔逊突然停止了工作,面上出现了一种我从来也未曾见过的惊惶神色。而太空舱的门,这时也已紧紧地闭上了!
   
     在那一刹间,我知道,我最怕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本来,我虽然已知纳尔逊成了“无形飞魔”的寄生体,但是我的潜意识,却还在希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方天只不过是在胡说!
   
     但这时候,我这最后一点的希望也覆灭了!
   
     事实竟如此的残酷!
   
     我看到纳尔逊站了起来,而且惊惶的神色,越来越甚,方天按动了电视上的一个掣后,我听到了纳尔逊所发出的喘息之声。
   
     方天对着一具传话器,讲了几句话,突然,在电视的传音设备上,传出了纳尔逊的声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