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圣经·创世纪. 按照基督教的教义,神是万能的.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忘记了自己不是神,自以为他们也象神一样是万能的,自够任意决定要什么,不要什么.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暴发革命?如果暴发革命会不会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如果在革命过程中引发武力冲突,会有多大的规模,破坏性有多大?对于这些问题,道德判断并不能代替事实判断。在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就急着下道德判断,就等于是在空中构建楼阁。]
李芳敏144000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
·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
·“人子啊!你要面向民中那些隨著自己心意說預言的女子,說預言攻擊她們。
·難道你們獵取我子民的性命,就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嗎?
·你們向我那些願聽謊言的子民說謊,不該死的人,你們殺死了;不該活的人,你們卻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與你們符咒的帶子作對。你們用它們來獵取人的性命,好像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惡
·以色列的後裔跟所有外族人分離,然後站立,承認自己的罪過和他們列祖的罪孽。
·耶和華啊,你榮耀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願你的名被尊崇,超過一切稱頌和讚美。
·你,唯獨你是耶和華,你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軍,地和地上的萬物,海和海中的萬
·你是耶和華神,你揀選亞伯蘭,帶領他出了迦勒底的吾珥,改他的名字為亞伯拉罕
·獨立思考 zt 培養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zt
·為什麼不能獨立思考? zt
·因為你知道埃及人怎樣狂妄自大地對待他們,所以就對法老和他的一切臣僕,以及
·日間你用雲柱引導他們,夜間用火柱光照他們要行的路。
·你使他們認識你的聖安息,藉你僕人摩西向他們頒布誡命、條例和律法。
·但是我們的列祖狂妄自大,硬著頸項,不聽從你的命令。
·尼希米記9:17他們拒絕聽從,也不記念你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事,硬著頸項,存
·你還是因著你豐盛的憐憫,沒有把他們撇棄在曠野;日間雲柱沒有離開他們,仍
·在曠野四十年,你供養他們,他們毫無缺乏,衣服沒有穿破,他們的腳也沒有腫痛。
·你使他們的子孫眾多,像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你把他們帶進你應許他們的列祖要
·於是他們的子孫進去,獲得那地;你使那地的迦南居民向他們屈服,又把迦南眾
·可是他們竟悖逆,背叛你,把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些控告他們,要他們歸向你
·人應遵行這些典章,按照你警告他們,要他們轉向你的律法;但他們狂妄自大,不
·你多年容忍他們,你的靈藉著你的眾先知勸戒他們,他們還是不側耳而聽,所以你
·我們的神啊,你是至大、全能、至可畏、守約施慈愛的神,現在求你不要把我們
·我們的君王和領袖,我們的祭司和列祖,都沒有遵行你的律法,也沒有留心聽從你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僕!就是在你賜給我們列祖享用其上果實和美物之地,我們竟
·現在由於這一切事,我們立下確實的約,寫在文件上;我們的領袖、利未人和祭司
·不聽行法術者的聲音,就是極靈的咒語,也是無效。
·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
·神啊!求你敲掉他們口中的牙齒;耶和華啊!求你打斷少壯獅子的顎骨。7願他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詩篇5: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
·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把
·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2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因為你是我的盼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美
·我年老的時候,求你不要丟棄我;我氣力衰弱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
·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神啊!求你快來幫助我.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
·至於我,我要常常仰望你,要多多讚美你。
·神啊!我自幼以來,你就教導我;直到現在,我還是宣揚你奇妙的作為。
·你使我們經歷了很多苦難,你必使我們再活過來,你必把我們從地的深處救上來。
·我歌頌你的時候,我的嘴唇要歡呼;我的靈魂,就是你所救贖的,也要歡呼。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求你快來幫助我;我呼求你的時候,求你留心聽我的聲音
·耶和華啊!求你看守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他們的官長被摔在山崖下的時候,他們就要聽我的話,因為我的話甘美。
·主耶和華啊!我的眼睛仰望你;我投靠你,求你不要使我喪命。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和朔巴。
·基多的父親是毗努伊勒;戶沙的父親是以謝珥;這些都是伯利恆的父親以法他的
·拿拉給亞施戶生了亞戶撒、希弗、提米尼、哈轄斯他利;這些人都是拿拉的兒子
·雅比斯呼求以色列的神說:“深願你大大地賜福給我,擴張我的境界,你的能力
·王就吩咐:“給我拿一把刀來!”人就把刀帶到王面前。
·王說:“把活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婦人,一半給那個婦人。”
·王回答說:“把活孩子給這個婦人,千萬不可殺死他,這個婦人實在是他的母親
·憫挪太生俄弗拉。西萊雅生革.夏納欣人的祖先約押;他們原是匠人。
·歷代誌上4: 15耶孚尼的兒子是迦勒;迦勒的兒子是以路、以拉和拿安;以拉的
·示門的兒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和提倫。
·他們都是陶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他們與王一起住在那裡,為王作工。
·西緬的兒子是尼母利、雅憫、雅立、謝拉和掃羅。
·示每有十六個兒子,六個女兒;他兄弟們的兒女卻不多
·以及這些城周圍所有的村莊,直到巴力。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有自己的
·示非的兒子是細撒;示非是亞龍的兒子,亞龍是耶大雅的兒子,耶大雅是申利的
·他們找到了一塊肥美的草場;那地十分寬闊,又清靜、又安寧;從前住在那裡的
·以上這些有名字記錄的人,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前來攻擊含族人的帳棚和那
·詩篇5:6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Psal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詩篇5:4因為你是不喜愛邪惡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住。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詩篇5: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搭救
·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
·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 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詩篇7: 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1: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
·神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詩篇8: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Psalm 8:9Lord, our Lo
·有一個挑戰的人從非利士人的軍營中出來,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三公尺
·歌利亞站著,向著以色列人的軍隊喊叫,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出來這裡擺列戰陣
·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在掃羅的日子,耶
·那非利士人每天早晚都近前來,站著罵陣,一連有四十天之久。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陣勢,互相對峙。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個上來的人你們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的
·SABAH LOST and FOUND PETS Dogs/cats etc.
·哈巴谷書1:14你竟使人像海裡的魚,像無人管轄的爬蟲類。
·哈巴谷書2:1我要站在哨崗,立在城樓,留心看耶和華在我裡面說甚麼,怎樣使
·詩篇139:16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圣经·创世纪. 按照基督教的教义,神是万能的.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忘记了自己不是神,自以为他们也象神一样是万能的,自够任意决定要什么,不要什么.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暴发革命?如果暴发革命会不会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如果在革命过程中引发武力冲突,会有多大的规模,破坏性有多大?对于这些问题,道德判断并不能代替事实判断。在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就急着下道德判断,就等于是在空中构建楼阁。


   http://202.131.90.194/article/127.asp
   
   首页 > 中国民主之路 > 民主、人权与宪政 - 評論
   民主、人权与宪政 | 民主运动 | 审判中国共产党 |

   白光:从"告别革命"到"告别暴力"——兼论知识分子的自负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要消除苦难,要铲除罪恶,要实现社会公平,民众就不得不和共产极权制度庇护下的中共权贵集团发生正面冲突。从中华大地上把共产极制度清除干净,建立一个自由、民主、保障人权的宪政民主制度,是激发革命的强大动力。谈论改良与革命,不能不面对这一严峻的现实。
   
   作者 : 白光,
   
   發表時間:9/3/2006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圣经·创世纪》)按照基督教的教义,神是万能的。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忘记了自己不是神,自以为他们也象神一样是万能的,自够任意决定要什么不要什么。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不会暴发革命?如果暴发革命会不会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如果在革命过程中引发武力冲突,会有多大的规模,破坏性有多大?对于这些问题,道德判断并不能代替事实判断。在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就急着下道德判断,就等于是在空中构建楼阁。
   
   一、含沙射影的"告别革命"论
   
   如果中国大陆在不久的将来暴发民主革命,会不会也象前苏联和东欧各共产党政权垮台一样,以和平的方式进行?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如果发生大规模的武力冲突,任何人的生命和财产都有可能面临严重危胁。革命会不会引发武力冲突,导致中国全面内战,重蹈民国初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覆辙?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哪怕这种可能性只有百万分之一,也不能说没有。于是"告别革命"论的另一个翻版"告别暴力"论又流行起来了。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种思潮,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直接的动因。在今年的5月份,中共军内有人在海外网站放出风声,要采取军事政变的方式解体中共,并呼吁海外人士建立一个论坛讨论未来中国的建国方略。今年7月下旬,海外响应"军中声音"而筹建的《未来中国论坛》正式开通。似乎军事政变解体中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剩下的事就是等待按下按钮那一刻。这种新情况的出现无疑会让中共当局万分恐惧,一部份担心生灵遭受涂碳的知识分子也忧心忡忡。
   
   五、甘地式的"非暴力抵抗"运动的极限
   "
   
   无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道德上说,除了权欲熏心的野心家,没有人会喜欢革命,没有人会喜欢暴力、战争。但是,时代的演变有如滚滚而下、直奔大海的黄河、长江,有其雷霆万钧的势力,并不会因任何人的好恶而发生改变。革命是被逼出来的,而不是任何野心家想鼓动就可以鼓动得起来的。当然,也不会因为有人不喜欢革命,革命就不会暴发。中国当前的局势就象汛期的长江,如果洪峰一定会到来,最要紧的事就是做好各种事先的准备,尽量想办法避免灾难扩大。在一百多年前,抵抗洋人的义和团将士们认为只要口念符咒就可以刀枪不如,结果酿成了巨大的悲剧。今天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陷入了病态的自负,认为只要多多叨念"告别革命"、"非暴力"这样的咒语,就可以消弭革命,铲除暴力和战争,这无疑是痴人说梦。道德判断并不能代替事实判断,应该如何并不等于能够如何。如果知识分子们对国家和民族还有一点点责任心,就应该多研究事实,多揭露真象,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真象。现在的问题是,中共权贵集团用谎言营造了一片虚假的繁荣,在欺骗民众的同时也欺骗众多中下层官员和普通党员。另外,共产极权体制具有不可避免的逆向淘汰机制,中共权贵们大多也是利令智昏、颟顸昏乱、目光短浅的饭桶,没有几个能看清权力宝座下面翻腾的地火到底有多强大。任何人的理性判断都必须建立在掌握事实的基础之上,不知道真象就必然会做出错误判断。如果在唐山大地震之前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地震警报,尽管灾难无可避免,但绝对不可能制造出24万的冤魂。
   
   2006年9月1日
   非暴力运动显然不是由甘地发明的,运用武力对抗之外的一切符合人类文明标准的方式抵抗强权的胡作非为,自人类有史以来就有。中国古代最早有历史记载的就是"三代"以前的"谤木"。在人群往来频繁的地方竖一块木头,木头上面放一块横板,民众对国家领导人不满就可以到横板上书写意见,让大家都能看到,从而形成公共舆论。当然那个时代是公天下而不是后来的家天下,国家公职人员的权力来自于道德威望而不是靠武力压服。国家公职人员因工作上的疏漏影响了民众的切身利益,一经提醒就会欣然改正。在近代历史上,康有为率同梁启超等数千名举人"公车上书",以及清政府颁布废除科举令后全国各地的士子们集体在官府衙门前绝食静坐抗议,都是非赏常典型的非暴力运动。至于从1949年开始就此起彼伏的反抗中共的暴政的运动,除了诸如少数民族的武装暴动、文革期间少量以中共权贵为目标的武斗是武力抗争之外,都是非暴力抗争。1989年的学生运动是非暴力抗争,结果引来了暴力的血腥大屠杀。1999年法轮功信众到中南海和平请愿是非暴力抗争,其结果是长达数年、至今仍然还在进行的疯狂暴力镇压。象最近两年来的发生的一些事件,比如河北定州农民的护地行为显然是非常典型的非暴力抗争,其结果是官府利用黑社会来进行暴力打压驱逐;广东汕尾农民的护地行为显然也是非常典型的非暴力抗争,结果是官府调用了正规部队、调用了坦克对手无寸铁的农民进行屠杀。
   
   抗争是被压迫者的本能反应,在没有条件使用武力的情况下,非暴力抗争是必然的选择。除非受压迫者已经失去了理智,准备同压迫者同归于尽,就会使用任何可能的暴力进行报复,典型的如去年发生的王斌余杀人案。今天中国大陆的民众对暴政、对强权的反抗,除了极个别的个案之外,都是非暴力抗争。这种非暴力抵抗运动的基本特点是,通过上访、静坐、绝食、网上发表文章、签名抗议等等武力冲突之外的一切可用的方式,对中共当局施加压力。当然这些非暴力抵抗方式对中共政权很难形成现实的危胁,中共当局并不怎么惧怕。中共最担心的是由这些抗议的呼声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只有国际社会的制裁才会对中共当局产生威慑力。比如象最近几个月来,法轮功信仰团体调动各种力量揭露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这里不存在动用武力反抗中共的因素,不能说这种努力不是非暴力抵抗运动。中共当局对活摘黑幕的曝光非常惧怕,因为国际社会在真象比较明朗时必然会采取制裁措施,至少2008年奥运会还能不能在北京举行,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悬念。所以,非暴力抵抗运动确实对中共产生了巨大的压力。问题是由非暴力抵抗运动产生的压力是不是可以足够大,以至于能让中共当局做出具有实质意义的妥协和退让,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能够支持这种论断。
   
   如果各种各样的非暴力抵抗运动汇集成的合力所产生的压力不能让中共做出退让,而民众的忍耐力又达到了极限,用武力来结束中共暴政将无可避免。结束中共暴政的实质就是让中共权贵集团交出政权。虽然民主革命与历代改朝换代的农民革命不同,改朝换代只涉及权力的更替而不存在制度的变革,而民主革命的目标是变革政治制度,但民主革命一样存在政权更替的问题。民主革命的首要目标就是要中共还政于民,只有让中共权贵集团与政权脱离关系,才能够排除干扰,顺利进行民主制度的建设。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的政权更替过程中,武力的威慑在其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没有酿成大规模的武力冲突。在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只有武力的威慑而没有暴发武力冲突的例子,如曹魏夺取东汉的政权、司法氏夺取曹魏政权建立西晋、赵匡胤取后周建立大宋等等。在武力威慑之下成功实现政权更替,必须是双方的力量对比非常悬殊。如果双方的力量旗鼓相当,必然会引发武力冲突,甚至引发内战。至于中国未来的局势会如何演变,将取决于各种力量之间的博奕。
   
   七、结论非暴力抵抗"运动作为一种理论提出来,并以实际行动来实践,最终因取得伟大的成就而闻名于世,归功于印度圣雄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1869-1948)。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1929-1968)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领导美国黑人反抗种族歧视的民权运动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又再次为非暴力抵抗运动理论添色增辉。非暴力抵抗运动作为弱势群体反抗强权压迫的一种方式,的确是一种非常理性的选择。弱势群体没有实力对强权实施以暴制暴,勉强为之必然是自取灭亡。弱势群体以非暴力的方式抵抗强权,可以从道义上对强权者施加压力。
   
   对于非暴力运动必须进行精细的分析,笼统地讲"非暴力"只能制造思想上的混乱。非暴力运动可以从着力点的不同,划分为唤醒良知式的非暴力运动和外在压力型的非暴力运动。这两种类型的划分并非绝然对立,非暴力抵抗运动都具有唤醒良知和施加外在的压力两种作用,在实际运用中因所要抵抗的对象不同而有所偏重。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抵抗运动属于前一种类型,是典型的以唤醒对方良知为着力点的非暴力运动。这种类型的非暴力运动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在道义的压力下,强权者内心深处的良知被唤醒,从而对弱势群体做出妥协和退让。如果强权者没有基本的是非善恶的观念,对外在的道义压力视而不见,拒绝作出任何具有实质意义的妥协和退让,这种类型的非暴力抵抗运动就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强权者已经退无可退,再退一步就会面临灭顶之灾,则更加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譬如一群手无寸铁的难民在旷野中遇到一群饿得眼睛泛着绿光的狼,狼群不可能对人产生非善恶的观念,不吃人就会饿死,吃了人也会饿死,但可以晚一点死。在这种情况下,要这群难民对狼群的施暴进行非暴力抵抗,以为饥饿的狼群会因此良心发现进而放弃吃人,这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今天中国大陆的局势恰恰和这个比喻非常相似,虽然中共权贵集团内部的死硬派顽抗到底也一样逃不脱被清算的命运,但至少可以让政权晚一点垮,让权贵们多过几天"人上人"的日子。另一方面,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哪怕最后押上自己的性命,也不会放弃最后一丝虚幻的侥幸。中共权贵集团内部罪孽深重的那些人押的最大赌注是,在他们全部死亡之前维持政权不垮,从而逃脱正义的审判。中共在半个多世纪中所做的种种暴行一再证明,这个信奉马列教义的群体很难激发出什么道德良知,看得见摸得着的权势和财富才是马教徒众们崇拜的最高神祗。所以,光靠甘地、马丁·路德·金式的非暴力抵抗运动,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只会屡屡碰壁,不不可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