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李芳敏144000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27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你佔有她是不合理的。”
·中国共和党,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喜歡按著你們的父的私慾行事.他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兇手,不守真理,因為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本性,因為他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的人的父.,
· 10 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和各樣奸惡的人,魔鬼的兒子,公義的仇敵!你歪曲了主的正路,還不停止嗎? 11 你看,現在主的手臨到你,你要瞎了眼睛,暫時看不見陽光。”
·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5 因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間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免得他被人毀謗,就落在魔鬼的陷阱裡。不一口兩舌,不酗酒,不貪不義之財
· 抛弃上帝?那你要走魔鬼的路?
·4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5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於黑夜的,也不是屬於黑暗的。
·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 15 因為有些人已經轉去跟從撒但了。
· 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 8 只要有衣有食,就應當知足。 9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落在試探中和陷阱裡;又落在許多無知而有害的私慾裡,使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10 因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透了。
·Love of Money 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
· 《殺人派的致命缺点》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
·2 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 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
·“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 11 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 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东 方 党: are you Chinese? funny message as只有武士道才能救中国?只有日本才能救中国? ·日本是中国的父亲?! funny! ha! ha!
·oh! l see! 博讯be殺人派的website o?
· 东方党: 巫师is you! 神婆is your wife! ^^
·人民要劉曉波政權!!! 东方党 are wrong!!
·9  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呼召我們,不是按照我們的行為,卻是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恩典;這恩典是在永世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了我們的,
·23 你要拒絕愚蠢無知的問難;你知道這些事會引起爭論。
·13 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急!觅终生伴侣?
·—个女人来这寻找—个老公。^^
·魔鬼迷惑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 11 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
·5 他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9 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無益的。
·魔鬼迷惑佛教, 道教,儒教, 犹太教,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回教, 印度教, 无神论, 其它教.
·胡祈随想 你还在当魔鬼的哈巴狗呀?!!^^
· 6 對於那些人的不信,他感到詫異。
·20 所以弟兄啊!讓我在主裡得到你的幫助,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著暢快。 21 我深信你會聽從,也知道你所作的必超過我所說的,因此才寫信給你。 22 同時,還請你為我預備住的地方,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可以獲得釋放到你們那裡去。
·9 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天父。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凡自己謙卑的,必被升高。
·31 當號筒發出響聲,他要差派使者,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來。
·他們犯姦淫,行事虛假,堅固惡人的手,以致沒有人離棄惡行;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36
·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他顯現
·“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
·http://anneleefm.blogspot.com 3 如果我們忽略了這麼大的救恩,怎麼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初是由主親自宣講的,後來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照著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各樣異能,以及聖靈的恩賜,與他們一同作見證。
·亞洲動物基金 http://www.animalasia.org
·獨生子以撒-後裔繁多,像海邊的沙-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把婢女夏甲和她的兒子趕出去-他們的人數好像海邊的沙那麼多,就有火從天上降下來,毀滅了他們。
·主耶和華這樣說:到那日你心中必起意念,圖謀惡計,22 我必用瘟疫和血腥懲罰他;我必把暴雨、大冰雹、火和硫磺降在他和他的軍隊,以及與他在一起的許多民族身上。他們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和向我所犯一切不忠的罪;
·12弟兄要出賣弟兄,父親要出賣兒子,甚至把他們置於死地;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這些人為了利益就不惜阿諛奉承。頒布十誡:不可偷盜。
· 22 你不可與男人同睡交合,像與女人同睡交合一樣,這是可憎的事。 23 你不可與任何走獸同睡交合,因牠而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走獸面前,與牠交合;這是逆性的事。
·11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 12 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35 “你們審判的時候,在度、量、衡上,都不可偏差。 36 要用公正的天平,公正的法碼,公正的升斗,公正的容器;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23 我從你們面前逐出的各民族,你們不可隨從他們的風俗;因為他們行了這一切事,所以我厭惡他們。
· 4 祭司不可為了姻親而玷污,褻瀆自己的聖職。
·8 それなら,悔い改めにふさわしい実を生み出しなさい!
·12 神的道是活的,是有效的
·人屢次受責備,仍然硬著頸項,他必突然毀滅,無法挽救。
·11 愚昧人一再重複他的愚妄,正像狗轉過來,吃自己所吐的。
·Who is 尼采? And who are you- 自由民主之树 ?
·13 凡是吃奶的,還是個嬰孩,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
· Hugo: 左派vs右派 ZT
· 如何推翻大陸的共產黨?ZT
·8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因為全地都必被我的妒火吞滅。
·4 另一方面,因為耶穌是永遠長存的,就擁有他永不更改的祭司職位。
·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27 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
·26 因 為 我 們 得 知 真 道 以 後 , 若 故 意 犯 罪 , 贖 罪 的 祭 就 再 沒 有 了
·39 但我們不是那些後退以致滅亡的人,而是有信心以致保全生命的人。
·do jiaoyou8 allow所有邪惡左派的存在?
·抗议高庭裁决《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雪州的两所天主教堂更遭人纵火烧毁,使国内回教与天主教关系日趋紧张。
·36 又有些人遭受了戲弄、鞭打,甚至捆鎖、監禁;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後期抄本在此加上被刀殺死。他們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 陈泱潮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死?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ZT
·“下一次,我不但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 29 因為我們的 神是烈火。
·3 你們要記念那些被囚禁的人,好像跟他們一起被囚禁;也要記念那些受虐待的人,好像你們也親自受過。 4 人人都應該尊重婚姻,婚床也不要玷污,因為 神一定審判淫亂的和姦淫的人。 5 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過:“我決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 6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20 因為人的忿怒並不能成全 神的義。
·神不是揀選了在世上被認為貧窮的人嗎?
·14 如果你們心中存著刻薄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誇口,也不可說謊抵擋真理。 15 這種智慧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屬地的、屬血氣的和屬鬼魔的。 16 因為凡有嫉妒和自私的地方,就必有擾亂和各樣的壞事。
·letter to hugo
·凡 事 都 是 虛 空 。
·1 創造天地萬物. 起初, 神創造天地。
·4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 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成了 神的仇敵。
·你們富有的人哪,你們竟然在這末世積聚財寶。
·苏明评论:中共为何隐瞒甲流疫情始末 ZT
· 苏明评论:中共原形毕露行将灭亡 ZT
·极力反对同性恋的耶和華。 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把你們以色列人從萬民中分別出來。
·賜給那結果子的外族人。
·這是我今日警告你們的。20 耶和華從你們面前怎樣使萬國的民滅亡,你們也必照樣滅亡,因為你們沒有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
·God/Allah/Tuhan/Lord do not want najib/umno/bn to lead Malaysia already! my dear! ^^
·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不信耶穌基督的必在罪中死亡.
·31 但把這些事記下來,是要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 神的兒子,並且使你們信了,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 苏明评论:中共与日俱增的末日预感 ZT
·“不要怕人的恐嚇,也不要畏懼。”
·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
·Ex-Muslim Terrorist Speaks Out For The Jewish People!
·My message not for my enemies to read :
·如果我是神人,願火從天降下,把你和你的五十名手下吞滅。
· 向以色列人致敬!ZT
·吴代苛:温家宝像扔废纸一样扔掉代课老师 ZT
·message to hugo:充滿邪惡、巫毒與吃人意識的漢文字體系
· 徐水良,this is under 网络自由 or 网络民主 reason?
·hugo:利 未 記 19: 19 “你們要謹守我的律例。不可使你的牲畜與不同類的交合;在你的田裡不可撒兩種不同類的種子;兩樣料子作成的衣服,你不可穿在身上。
·17 因為審判從 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音的人,結局將要怎樣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http://gb.hrichina.org/public/contents/18662
   
   公民广场 / 公开信 /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天安门母亲)
   列印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声明: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自从1995年以来“天安门母亲”每年都公开致函历届“两会”,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15年来,“两会”代表及其常设机构对於我们的诉求未曾有过片言只语的回复,更遑论有任何一位代表与我们群体中的任何成员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代表们对於受难同胞的这种态度实令人齿冷心寒。因此,我们在本届人大、政协会议召开之际,特发表如下声明:
   
   在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六四”至今仍被列为禁区;按照国际通行的言论自由、信息开放的原则,“六四”理应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中共当局当年把“六四”定性为一场“反革命暴乱”,声称它“平息”了这场“暴乱”。之后,逐渐改变说法,把“六四”说成是一场“政治事件”,再后来又把“六四”说成是发生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春夏之交的一场“风波”。从“暴乱”到“风波”,根据何在?中共至今语焉不详。执政当局可以任意改变说法,却无法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实。这样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岂能用“风波”二字来淡化?但中共历来相信这样的逻辑:一件事情,他想把它说成什么,它就是什么;所有的官方媒体、互联网都跟着这么说,它就必定是什么。凡是谁有不同说法,即为造谣、诽谤,歪曲事实。这是中共奉行的一条潜规则。
   
   在以往的岁月里,我们曾多次呼吁:“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我们期望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说出“六四”真相。2007年5月成都谭作人先生写出了《1989:见证最后的美丽——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这本该受到欢迎的行动,然而,居然被中共法庭指称“该文置客观事实於不顾,大肆歪曲、污蔑、诋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法对‘六四事件’的处置,煽动境内外民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立、对抗。”什么叫“歪曲、污蔑、诋毁……”?不就是因为该文没有按官方的口径把“六四”事件描绘成一场中共所说的“风波”吗?所谓“置客观事实於不顾”,那好,请法庭把当年的“客观事实”一五一十地摆出来啊!看看究竟是谁说得符合事实。
   
   媒体、互联网把“暴乱”说成了“风波”,日子长了,国内一些不知就里的老百姓也顺从地跟着官方媒体这么说。一人说,奇怪;十人说,习以为常;成千上万人说,谎言就变成了“事实”。难道“客观事实”就是这样被“说成”的吗?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的一些80后、90后听人说起“六四”,竟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六四”,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似乎比90年前的“五四”还遥远,它几乎已成了历史尘埃中的碎片。
   
   “89天安门民主运动”、“六四”大屠杀,“六四”惨案死难者,以及“六四”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群体……等等,这样一批在中国当代史上具有时代标志的新名词,统统被中共政府划入“禁忌”,不许媒体提及,不许百姓谈论。进入新世纪以来,互联网兴起,这些新名词遂又成了“违禁”的敏感词,统统从国内网上被过滤掉。这完全是一种反文明的愚蠢行为,一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背时之举。
   
   中共当局的各个宣传、信息部门,在偌大的互联网背后布下了大批的“网络评论员”,来对付公众对於官方资讯的质疑和挑战,来扼杀民间的所谓“不良资讯的滋扰”。特别是关於“六四”的资讯,首当其冲。“六四”惨案中的一大批死难者,他们姓甚名谁?怎么遇难的?死在哪里?葬在何处?“天安门母亲”和其他受难亲属历经20年的风霜雨雪,凡是能够找到的,都记录下来写得清清楚楚,而且已公诸於世。然而这一切却在国内的互联网上,都被网监过滤掉了。即使来自海外的搜索引擎“谷歌”,也只能照章办理,不得不在搜索页面下方注明“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说明它是专门根据中国的法律,不是他们自作主张。不仅“六四”死难者的有关信息被过滤掉,连他们的父母、丈夫、妻子,所有这一切信息,也都被过滤掉了,剩下来的只是一些同名同姓者。
   
   不仅如此,这20年来海外报刊、影像、网络发表的有关“六四”的文章、资料,浩如烟海,但是,假如不“翻墙”,几乎都看不到。海外许多地方每年都举行规模不等的纪念“六四”的活动,特别是每年香港维园几万、十几万人的烛光晚会,这些信息在中国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上毫无踪影,即使偶尔有所透露,也会立即当作众说纷纭的“新闻事件”。结果是,上个世纪89年后的中国,竟变成了没有发生过“六四”的大陆。一切都变得太平无事,大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歌舞升平……
   
   然而,自1989年以来,那些为八九民运和“六四”惨案伸张正义的良知人士,不是被判刑坐牢、遭受公安监控、剥夺人身自由,就是被当作“人质”驱赶到国外。去年“六四”20周年期间,在京和外地的“天安门母亲”们绝大部分受到监控,连临时居住在京郊农村的难属都由县里派人监视。事实上,当局对“六四”难属的这种监视、控制,从来没有停止过。凡“六四”周年、“两代会”期间,或者一些敏感时段,都有便衣警察在一些“天安门母亲”的家门口值班,阻止与境外人员接触。针对此项行为,我们曾多次公开抗议并要求:“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允许死难亲属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但时至今日,当局对我们的监控措施依然如故。
   
   江棋生先生在去年“六四”前夕发表了《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报告较为全面地披露了“六四”惨案中的死难者、伤残者、羁押犯以及当时被枪毙的“暴徒”等部分人员的情况。这个报告同样是揭露“六四”真相,但报告还没有脱稿,北京公安就两次抄了他的家,抄走了电脑等资料,甚至威胁要羁押他。中共当局对於此类信息竟如此阻遏拦截,莫予毒也!
   
   我们认为,今日中国,正处於一个往何处去的关键时刻,是大踏步向前推进还是大步后退?这里,首先要决定的是:要么按照国际惯例,遵循《世界人权宣言》以及相关的两个人权公约,毫不犹疑地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要么维护既得利益,抱残守缺,一如既往地扼杀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就是要开放媒体、网络,开放信息。这对於广大民众来说,就是要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这不仅关系到公民理应享有的表达权和知情权,而且还关系到广开言路,让公民对“六四”做出重新审视,以求“六四”事件早日得到公开、公正、合理的解决。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干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雷 勇
   (共128人)
   
   2010.3.4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共22人)
   
   anneleefm :
   
   use every formula you can think to 推翻暴虐的中共 ^-^
   
   ---------------------------------------------------------------------
   
    媒体工作 / 新闻发布和声明 / 中国新保密法:当局控制信息的锋利武器
   列印
   中国新保密法:当局控制信息的锋利武器
   2010年04月29日
   
   [English / 英文]
   
   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重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将於10月1日付诸实施。1989年制定的该保密法是中国保密制度的基石。中国的立法机构这次对此加强了政府当局在数码时代对信息的控制。新法中的条文明确将互联网和其它公共信息网络公司作为监控对象,保留了国家秘密宽泛的定义,以及含糊不清的执法措施等。实际上,修订后的保密法是在当局行之多年的各种监控惩罚手段之外再包裹上一层追补的法律外衣而已,其目的仍然是阻止和控制中国的言论自由。
   
   各方舆论对新法批评集中在针对互联网和电信公司的第二十八条。该条款规定: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检察机关对洩密案件进行调查;发现利用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发布的信息涉及洩露国家秘密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并向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应当根据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删除涉及洩露国家秘密的信息。
   
   新法对国家秘密下了定义:“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洩露后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应当确定为国家秘密” 。这一定义依然十分宽泛,并且仍未遵循保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有关国际准则。
   
   法律学者范亚峰告诉中国人权:“保密法第二十八条是非常严重的倒退。显然是为了打击互联网自由……体现了法治倒退的倾向。”
   
   维权网络“民生观察” 创办人刘飞跃认为:“保密法关於互联网的这个规定是当局打压网络自由的又一个步骤和行动,本来当局对保密的规定就很模糊、随意,我很怀疑对『保密』的滥用,将成为当局对付异议人士更方便的藉口和工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