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李芳敏144000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8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9願惡人的惡行止息,願你使義人堅立。公義的神啊!你是察驗人心腸肺腑的。
·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謊。
·15他挖掘坑穴,挖得深深的,自己卻掉進所挖的陷阱裡。
·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
·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美彰顯在天上。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33我觀看你手所造的天,和你所安放的月亮和星星。
·4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5你使他比天使(「天使」或譯:「 神」)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
·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
·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
·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
·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1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2我要因你快樂歡欣;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
·3我的仇敵轉身退後的時候,就在你的面前絆倒、滅亡。
·4因為你為我伸了冤,辨了屈;你坐在寶座上,施行公義的審判。
·5你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你塗抹了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6仇敵的結局到了,他們遭毀滅,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鎮,使它們湮沒無
·7耶和華卻永遠坐著為王,為了施行審判,他已經設立寶座。
·8他必以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
·9耶和華要給受欺壓的人作保障,作患難時的避難所。
·10認識你名的人必倚靠你;耶和華啊!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
·11你們要歌頌住在錫安的耶和華,要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
·12因為那追討流人血的罪的,他記念受苦的人,他沒有忘記他們的哀求。
·13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看看那些恨我的人加給我的苦難;求你把我從死門拉
·15列國陷入自己挖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裡纏住了。
·16耶和華已經把自己顯明,又施行了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纏住了。
·17惡人都必歸到陰間,忘記 神的列國都必滅亡。
·18但貧窮的人必不會被永遠遺忘,困苦人的希望也必不會永久落空。
·19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要讓世人得勝;願列國都在你面前受審判。
·20耶和華啊!求你使他們驚懼,願列國都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1耶和華啊!你為甚麼遠遠地站著?在患難的時候,你為甚麼隱藏起來呢?
·2惡人驕橫地追逼困苦人,願惡人陷入自己所設的陰謀
·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他稱讚貪財的人,
·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中,都沒有神。
·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所有的仇敵都嗤之
·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7他口裡充滿咒詛、詭詐和欺壓的話,舌頭底下盡是毒害與奸惡。
·8他在村莊裡埋伏等候,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他的眼睛暗地裡窺探不幸的人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12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起手來,不要忘記困苦的人。
·13惡人為甚麼藐視神,心裡說:「你必不追究」呢?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5願你打斷惡人和壞人的膀臂,願你追究他們的惡行,直到清清楚楚。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7耶和華啊!困苦人的心願你已經聽見,你必堅固他們的心,也必留心聽他們的
·18好為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地上的人不再施行恐嚇。
·1耶和華啊!求你施行拯救,因為虔誠人沒有了,在世人中的信實人也不見了。
·3願耶和華剪除一切說諂媚話的嘴唇,和說誇大話的舌頭
·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取勝;我們的嘴唇是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們安置
·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好像銀子在泥爐中煉過,精煉過七次一樣。
·7耶和華啊!求你保守我們,保護我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8惡人到處橫行,邪惡在世人中被高舉。
·1我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要像飛鳥逃到你的山上去。
·2看哪!惡人的弓已經拉開,箭已經上弦,要從暗處射那心裡正直的人。
·3根基既然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
·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他的目光察驗世
·5耶和華試驗義人和惡人,他的心恨惡喜愛強暴的人。
·6耶和華必使火炭落在惡人身上,烈火、硫磺和旱風是他們杯中的分。
·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他的面。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我心裡籌算不安,內心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勝過我,要到幾時呢
·3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的眼睛明亮,免得我沉睡
·5至於我,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必因你的救恩歡呼。
·6我要歌頌耶和華,因他以厚恩待我。
·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的事,沒有一個行善的
·2耶和華從天上察看世人,要看看有明慧的沒有,有尋求 神的沒有。
·3人人都偏離了正道,一同變成污穢;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4所有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並不求告耶和華
·5他們必大大震驚,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6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第九章、陰謀
   
     白素笑道:“既然要和他合作,為什么不大家愉快一些。”
     我吸了一口气,正想長篇大論反對白素這种說法,白素卻做了一個手勢,不讓我說話,她繼續逍:“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白素說話一向委婉和留有余地。這一番話要是叫我來說,對甘于長期接受獨裁統治的民族,一定有更嚴歷的評語。

     這個故事,由于主要人物是一位土王,而且故事主要情節和他的權位得失有關,所以特多這一類的討論,都是在故事的經歷過程中有感而發,和整個故事聯結在一起,并非無的放矢,在此略作說明,以免各位讀友誤會我改變了敘述故事的風格。
     卻說接下來几天中,土王除了自己實在不能來陪我們之外,都和我們一起。他自己不來時,就派圖生王叔和王族中許多重要人物來,看來是想包圍我們,不讓我們和他不想要我們見的人接触,因為我始終沒有再見到那個最有希望繼承王位的海高。
     海高給我的印象十分深沉陰鷙,想來他一定并不心急,只要嘉土王未能通過考驗,他就可以坐個土王的寶座。
     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希望也很大,因為從來也沒有土王可以成功通過考驗,只要天嘉土王不成為例外,他就成功了。
     如果他還不放心,要做睚事情的話,當然是要努力去破坏天嘉土王的行動,使他不能通過考驗。
     我把這一點向天嘉土王提了出來,并且例舉了一些可能。例如他如果買通了在山洞外的守衛,即使听到山洞里傳出了號角聲,也不把堵在洞口的大石塊移開的話,那么我和土王就被困在山洞之中了。
     天嘉土王否定了我的想法,他提出了強有力的論點:“教長和我的關系极好,他不會放棄現在和土王的良好關系,而去和新土王重新建立關系。”
     我想說,要是海高早就和教長打好了關系,答應給教長的好處比現在更多,情形就對我們不料了。
     不過我想了一想,并沒有說出來,因為所有謀算奪位的行動,必然在暗中進行,在位的以為自己的位置穩如泰山,直到陰謀發動,才知道身邊早已全是叛徒—— 這种情形在歷史上不知道曾經重复又重复發生過多少次了。
     本來我應該把這些都說出來;因為我已經和土王在同一條船上,他倒了霉,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我還是沒有說,我知道像土王這种充滿自信的人,以為所有人都接受他的統治是天經地義地事情,就算我說了,他也不會听得入耳。
     我只好和白素商量,要她在我們進入山洞之后,在外面照應。這是一個极其困難的任務,因為沒有變故,當然什么事也沒有;一旦有了變故,她一人就孤立無援,一切只有靠自己了。
     白素當然不至于退縮,可是她也不能不考慮事情的嚴重性。她道:“在這里,如果有變故發生,我根本不可能找到幫手,別看現在圍著天嘉土王團團轉的人很多,一旦換了主人,這些人自然又向新主人搖頭擺尾了。”
     我笑道:“這個自然,所以你要千万小心。”
     白素想了一想:“齊白這個人真古怪,事情是由他而起的,現在竟然蹤影不見,不然他倒是一個好幫手。”
     我哼了一聲:“這家伙鬼頭鬼腦不知道在搞什么花樣,其實最好是他陪土王進山洞去——他有突破空間的能力,就算被困在山洞里,也難不住他。真不明白土王為什么拒絕他!”
     白素沒有再說什么,那几天時間,就在諸如此類的情形下度過。我們沒有离開王宮,只是在電視節目上看到,离土王接受考驗的日子越近,國民的情緒越是熾熱,簡直到了舉國上下都為之瘋狂,人人都全情投入的地步。
     終于到了這一天,土王全身傳統的服飾,身上各种裝飾极多,單是各种猛獸的牙齒,就有十六八顆之多,看來相當滑稽。
     早一天,他也要求我作他們民族武士的打扮。被我一口拒絕,所以當土王騎著高頭大馬,由許多衛隊官罩擁簇著出發到那山洞去的時候,我雖然也在他身邊騎著馬,可仍然是普通人的裝扮,看起來當然不如土王那樣神气。
     不過在道路兩旁,人山人海看熱鬧的民眾,也有向我指指點點的,知道我是土王接受考驗的助手。而且土王對我也做過一番宣傳——當然是夸張了許多倍的。
     白素則早已到了山洞前在等我們。
     整個隊伍有好几百人,我和土王在中間,走在最前面領隊的是教長,他的行進方式十分特別,既非騎馬,也非坐車,而是由兩個大漢抬著一張椅子,他就坐在那張椅子之上。
     教長的身分十分神秘,平時絕不見人,要等到有重大事件的時候,才會露面,所以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只見他滿頭白發,身形瘦削,面目陰沉,雙眼半開半閉,似睡似醒,非但不和人說話,連目光也不望人,确然莫測高深。
     在教長身后,是一隊大力士,這隊大力士,負責搬動大石塊,是行動中的關鍵性人物,所以我對他們十分留意。
     我想先了解一下指揮他們行動的是什么人,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在這次行動之中,只听教長的指揮。
     看教長這副死相,顯然不是容易与之溝通的人物,不過我還是要努力去試一試。我企圖接近他,可是在他身邊總有几個身型异常高大粗壯的大漢圍著,把他保護得十分嚴密。
     每當我想走近,那些大漢就對我瞪大了眼,像是我要對教長不利一樣。
     而教長在那些大漢的包圍之下,什么人也不看——要和他對話,至少要和他目光有接触才行,連這個机會都沒有,如何開口?
     倒是有一次,他的目光,盯住了我手中的那怪東西,雖然他的眼睛仍然半開半閉,可是也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在望向那怪東西之際,變得十分异樣。
     這种异樣的目光,顯示了他對那怪東西有一定的認識。
     他和土王一樣,有權進入寶庫,當然也曾見過這怪東西,知道它几乎沒有重量。不過我心中一動:他是教長,理論上來說,他是所有人之中,最接近天神的一個,如果怪東西真是天神留下來的,他對它的了解,會不會在所有人之上?
     我想到了這一點,就故意把那怪東西舉高,而且不斷轉動,像是耍花槍一樣,吸引他的注意,如果他一開口,我就可以問他這怪東西究竟還有什么怪异之處。
     可是他盯著怪東西看了一會,就收回了目光,仍然是那樣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气。
     我無法可施,只好對土王道:“你說教長和你的關系很好,他為什么不像所有人那樣興高采烈,卻像是有什么傷心事一樣?”
     土王回答:“他是教長,在大眾面前,要保持神秘感:而且他真的為我擔憂,怕進了山洞之后出不來——要是海高做了土王,可能和他合不來。”
     我再問:“那山洞中的情形,他也不知道?”
     土王搖頭:“從來沒有任何人迸過那山洞,除了進去之后,再也沒有出來的人之外。所以在山洞之外,沒有人知道山洞中的情形。”
     他這几句話說得很是累贅,說了之后,又直視著我。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說我如果害怕,不妨提出來。
     我當然不至于害怕,而我對他那种為保留王位而不顧一切的勇气,也很佩服。或許正如他曾經說過那樣,他說,他天生就是土王,如果他不當土王,他就什么也不是了。所以他不得不進那山洞去,宁愿從此出不來。
     當時我沒有說什么,只是聳了聳肩,表示不必再討論這個問題。
     行列前進的速度很慢,土王要不斷接受民眾的歡呼,有的時候還有民眾擁向前來,用宗教儀式向土王祝福,土王也就停下來接受祝福。
     走走停停,大約二十公里的路程,走了足足十小時,等到來到那山洞前,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了。
     山洞前的空地上,更是人多——一路行來,我估計全國三十万人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二出來參与盛典。
     空地上留出了一條通道,直通到山洞前。教長和那一批大漢先到,教長停下來之后,仍然坐在那張椅子上,那些大漢則走向堆在山洞前的大石塊。
     本來人聲音也沒有,由此可知,事件是如何攝人心魄,以致人人都屏住了气息。
     一時之間,只听到山腳下的風聲,和土王与我的坐騎向前行走的“得得”蹄聲,連其他所有在走動的人,也全部放輕了腳步,不發出聲響來。
     場面頓時變得庄嚴肅穆之至,等到我和土王也到了近前,連蹄聲都停止,就只剩下山風聲了,格外增添了几分蕭瑟之意,大有“鳳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道。
     我看到白素就在山洞口附近,和一批官員在一起。和她的目光一接触,她就立刻用唇語向我說:“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山洞中的情形如何。”
     我也用唇語回答:“不要緊,再凶險、再不可測的所在,我都闖過。”
     白素沒有再說什么,她的臉色,看來也很平靜,不過我知道她內心實在也很擔憂——以前有三個土王和三個助手,進去了之后就沒有出來,這個事實,很令人惊心動魄。
     我始終感到,我參与了這件事,有點莫名其妙,尤其現在齊白這家伙不知道在哪里,更是沒有名堂。
     可是事已如此,也說不上不算來,只好本著一貫的冒險精神,勇往直前。
     這時候土王向我示意下馬,我們兩人并肩向前走去,來到了教長身前。教長仍然是誰也不看,他伸手在他身上所穿的寬大的紅長袍中取出一支號角來。
     那號角并不很大,和普通水牛角差不多。他把號角湊向口邊,一鼓气,就吹了起來。
     剎那之間,我只覺得天旋地轉,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那號角雖然不大,可是發生的聲音卻是響亮刺耳至于极點。由于突然之間受到了那樣強大的聲響的刺激,几乎到了人所能忍受的极限,所以才會有天旋地轉之感。
     教長吹了兩三下就停止,我恢复了鎮定,這才發現其余所有人都用雙手捂住了耳朵,大約只有我和土王、白素以及教長自己才沒有那樣做。
     由此可知這號角會發出如此惊人的聲響,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我和白素是外來者,所以才不知道。
     我立刻向土王瞪了一眼,土王用极低的聲音道:“我們兩人不能掩耳——我們是勇士!”
     我還想說什么,他已經走前一步,教長站了起來,雙手把那號角遞給了土王,土王也用雙手接了過來,很鄭重地把它插在腰際。
     我這才想起,這號角就是土王在通過考驗之后用的:吹響它,外面的人听到之后,就會搬開大石塊,放人出來。
     這號角能發出如此惊人的聲響,在山洞中吹,聲音可以透過大石傳到外面,應該沒有問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