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土王冷笑:“什么叫作‘文明的途徑’”?我答得极快:“簡單之至——民選就是。” ]
李芳敏144000
·10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把我的麻衣脫去,又給我穿上歡樂;
·12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5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4求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3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tak
·10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恩待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塵土還能稱讚你,還能傳揚你的信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
·1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3因為你是我的巖石、我的堅壘;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4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5我把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信實的 神啊!你救贖了我。
·6至於我,我卻倚靠耶和華。
·7因為你看見了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痛苦
·8你沒有把我交在仇敵的手裡,你使我的腳站穩在寬闊之地。
·9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
·10我的生命因愁苦耗盡,我的歲月在歎息中消逝
·11我因眾仇敵的緣故,成了眾人羞辱的對象,在我的鄰居面前更是這樣;
·12我被人完全忘記,如同死了的人,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13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圖謀要取我的性命。
·14但是,耶和華啊!我還是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16求你用你的臉光照你的僕人,以你的慈愛拯救我。
·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20你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他們陷在世人的陰謀裡
·21因為我在被圍困的城裡,他就向我顯出他奇妙的慈愛。
·22可是我向你呼求的時候,你還是垂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23和華保護誠實的人,卻嚴厲地報應行事驕傲的人。
·2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4因為你的手晝夜重壓在我身上,我的精力耗盡
·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孽。
·6因此,凡是敬虔的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向你禱告
·7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護我脫離患難,以得救的歡呼四面環繞我
·8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9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如果不用嚼環轡頭勒住牠們,牠們就不肯走近。
·10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1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喜快樂;所有心裡正直的人哪!你們都要歡呼。
· 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呼;正直人讚美主是合宜的。
·2你們要彈琴稱謝耶和華,用十弦瑟歌頌他。
·3你們要向他唱新歌,在歡呼聲中巧妙地彈奏。
·4因為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為都是誠實的。
·5耶和華喜愛公義和公正,全地充滿耶和華的慈愛。
·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9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10耶和華破壞列國的謀略,使萬民的計劃挫敗。
·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18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他的人,和那些仰望他慈愛的人;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20我們的心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4我曾求問耶和華,他應允了我,救我脫離一切恐懼。
·5人仰望他,就有光彩,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7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周圍紮營,搭救他們。
·9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敬畏他,因為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1孩子們!你們要來聽我;我要教導你們敬畏耶和華。
·10少壯獅子有時還缺食挨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12誰喜愛生命,愛慕長壽,享受美福,
·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也要離惡行善,尋找並追求和睦。
·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19義人雖有許多苦難,但耶和華搭救他脫離這一切。
·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是投靠他的,必不被定罪。
·1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王冷笑:“什么叫作‘文明的途徑’”?我答得极快:“簡單之至——民選就是。”

土王冷笑:“什么叫作‘文明的途徑’”?
   我答得极快:“簡單之至——民選就是。”
   
   在爭權奪位的過程中,在對方的身邊,安排叛徒是最常用的手法,不足為奇。
   ——這是權位交替不能在正常而文明的情形下進行,而必須通過陰謀詭計來爭奪的必然現象。

   
   -------------------------------------------------------------------
   
   
   第五章、齊白的困境
   
     白素對人和對事的態度,一向比我寬容。她在听了我的敘述之后,眉心打結:“你沒有研究一下,何以齊白會有這樣的態度?有沒有想到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沒好气:“他的苦衷,就是要不顧一切討好土王,好令土王答應他的要求!”
     白素神情疑惑,緩緩搖頭:“照你所說,事情有大多疑點,簡直難以想像。”
     我揚了揚眉,還沒有開口,白素又已經道:“齊白本身已經超越了人的境界,進入了鬼神的范圍,應該神通廣大之极,他還會有什么事情倒轉頭來要去求一個普通人?”
     對白素的問題,我答不上來。
     白素輕輕歎了一聲,她雖然沒有說什么,可是顯然大有責怪我的意思。
     我大是不服:“如果你在場,你會怎么樣?”
     白素想了一會,搖頭道:“我也沒有辦法——你已經盡了力,他不肯說,責任在他自己那一邊,不過作為多年朋友,應該了解他的為人、可以肯定他必然有极大的苦衷在。”
     有白素在身邊,我比較心平气和得多。我只是悶哼了一聲:“他不說,人家怎么知道他有什么苦衷。”
     白素皺著眉,有好一會沒有出聲。我知道她正在設想齊白究竟有什么隱衷,所以并沒有打扰她——關于這一點,我也曾從各方面做過設想,可是不得要領,且看白素是不是能有所突破。
     過了一會,白素搖了搖頭:“我想不出齊白有什么事情要求土王——只想到事情有可能和他那個具有陰間使者身份的麗人有關。”
     我苦笑——因為齊白和那個神秘之至的女人之間,關系扑朔迷离之极,齊白一口咬定那女人是他很多世以前的情人,甚至就是歷史上傳說的出色美人之一的洛神。
     我對他的這种想法,介乎信与不信之間。反正齊白打到了愛情,又愛得如此之深,他作任何想法,都沒有害處。
     白素這時候提出事情可能和他的愛人有關,我也曾想到過,可是卻無法作進一步具体的設想。所以我點了點頭:“有可能,不過更難設想几千年之前的麗人,一直在充當陰間使者,早已超脫了生死,會有什么事情要凡人的幫助。”
     白素遲疑地道:“或許天嘉土王……并不是……凡人。”
     我立刻轟笑了起來:“凡是自稱什么受命于天,或者自命不凡的貨色,其實都是最平凡的東西!”
     白素沒有再說什么,又過了一會,她才道:“天嘉土王需要通過的考驗,內容如何?”
     我呆了一呆:“不知道——他很想告訴我,可是我既然不准備幫他,自然也沒有興趣听他說內容。”
     白素望著我一會,我看出她頗有不以為然之意,我連忙分辨:“我對土王這种身份的人,天生沒有好感,所以和他說話,已經十分勉強,當然不會對他的事情有興趣!”
     白素仍然不出聲。我悶哼了一聲:“算他運气好,要是他去找原振俠醫生幫忙,原振俠向他算起舊帳來,只怕他要挨一頓好揍!”
     白素笑了一下:“你沒有興趣,我倒很有,你不介意我了解一下吧?”
     我做了一個“請便”的手勢,白素忽然轉身,向那老者招了招手。老者神情疑惑,但他還是站了起來,向我們走來。到了我們面前,他先向白素點頭示意,然后才問我:“這位女士是——”
     我笑著,也站了起來,指著白素道:“這位女士是我的妻子。”
     剎那之間,老者的神情古怪之至,因為她化裝十分精妙,老者顯然難以想像衛斯理的妻子白素原來是印度人。
     我解釋:“她作了一些改變容貌的打扮。”
     老者看來竭力想維持禮貌,可是神情仍然掩不住訝异,因為經過化裝之后,白素的原來樣貌,連半分都沒有保存。老者,心中一定在想,不論經過怎么樣的打扮,總是個印度人!”
     白素向老者笑盈盈地道:“我對土王要進行的傳統考驗很有興趣,閣下能不能向我作詳細的介紹?”
     老者沒有立刻答應,卻向我望來,仍然很是疑惑。他雖然沒有出聲,可是我知道他是在再一次問我:這位真是你的妻子?
     我心中覺得好笑,可是卻十分認真地點了點頭。
     老者才道:“可以,當然可以,衛夫人有吩咐,怎敢不從。”
     白素微笑:“閣下太客气了。整個王國之中,閣下處于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的地位,就算是土王,也不會對閣下下命令,我只是請求而已。”
     老者顯出更是奇訝的神情,顯然是白素道出了他的身份。
     不但是他,連我也感到很奇怪,不明白白素何以一下子就料中了他的身份。
     后來我拿這個問題問素,白素笑道:“是你自己沒有留意——他不在乎哪一個人當土王,只有地位絕對超然的人,才能如此。要不然在權力爭斗之中,每個人都磨刀霍霍,只有知道自己無法再進一步的人,才回不在乎。”
     白素的精細觀察能力一向在我之上,我只好自歎勿如。
     卻說當時那老者略抬起頭來,揚了揚手,立刻有一個青年提著一只方形的箱子走了過來,老者又作了几個手勢,机艙服務員行動迅速,把原來放置雜物的台几清理出來。
     青年把箱子放上去,打開,是一副看來十分精良的電腦。
     這時候我的感覺很是古怪——土王要通過的傳統考驗,古老之至,而且十分神怪。可是老者卻用走在科學最前面的設備來介紹它,兩者之間,不調和至于极點!
     老者請我們過去,我實在沒有興趣,而且也不是很知道為什么白素會感到有趣。本來我不想動,可是白素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我這才勉為其難。
     青年十分熟練地操作,電腦熒光屏上先是出現了大字:考驗。
     同時有一個听來很是庄嚴的聲音,把這個字念了出來一接下來所有的畫面,都由這個聲音解釋。看來那是專門為土王的考驗而准備的資料。
     資料聲容并茂,介紹得很是詳細,它甚至還記錄了最近五十年,兩個去進行考驗而一去不回的土王,在開始進行考驗時候的經過——那當然是當時拍攝下來,如今又經過處理,變成電腦軟件的結果。
     原來土王通過考驗這件事情,在當地來說是頭等大事,全國上下,一起熱情投入。不但土王出發的時候,有龐大的儀仗隊歡送,而且還在上上進入受考驗的場所之后,守候在外面,等候土王胜利歸來。
     反正儀仗隊也不會白費——要是到時候土王不出來,就可以作為新王登基之用,很是黑色幽默。
     在記錄上,可以看到那兩次歡送上下去進行考驗的儀仗隊規模很是盛大,從首都到王宮出發,前后呼擁的至少有好几千人,沿途兩旁還有很多百姓歡欣鼓舞,表示慶祝。
     考驗的入口處是在通過了一個峽谷之后的山腳下——旁白說,大約要步行一天對能到達。
     在這段旅程之中,土王有時步行,有時騎馬,有時坐轎。
     從記錄來看,那兩個土王神情都很威武,充滿了信心,當然他們進入了那個入口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
     那個入口是一個山洞,很窄,看來不超過一公尺,高約兩公尺左右。
     在山洞口,堆著許多長條形的石塊,把山洞口堵塞得連蚊子也飛不進去。
     在土王到達之后,几十個壯男上去把石塊自上而下,一塊一塊搬下來,每搬一塊,就有祭師帶領著載歌載舞,所化的時間甚多。
     等到石塊全都搬完,土王向四方天地行禮。
     看來行禮的儀式十分隆重,等到行禮完畢,所有的人都俯伏在地,所有聲音也全部靜止。
     兩位土王的動作都差不多,他們先是抬頭向天看了一會,像是祈求上蒼的保佑,然后大踏步向前走,來到了山洞口,停了一停,接著,就頭也不回,向山洞之中走了進去。
     土王才一定進山洞,那几十個壯漢立刻行動,又把那些石塊堵在洞口。
     我看到這里,不禁駭然;失聲道,“把洞封住了,在洞里面的怎么出來?”
     那老者道:“土王有一支號角,他如果通過了考驗;就會吹動,外面的人,一听到聲音,立刻就會搬開石頭。”
     我再問:“如果過了限期,那便如何?”
     老者只是攤了攤手,沒有說話,答案可想而知,那就是一到限期,所有人就會离去,到時候,除非那山洞另有出路,要不然,在里面的土王就再也出不來了!
     等到把所有的的記錄全部看完,我向白素望去,想知道她有什么反應。白素眉心打結,正在思索,并不出聲。
     過了一會,白素才道:“山洞里面的情形如何?”
     老者搖頭:“完全沒有人知道,那是禁地,除了土王之外,沒有
     敢進去。而且洞口那些石頭,要几十個人才搬得動,普通人根本進不去。”
     白素追問:“難道從歷史上來說,從來沒有人有好奇心想去試一試?”
     老者還是搖頭:“至少我沒有听說過——傳說中那山洞之內,一步一險,只有土王這种最勇敢的人,才有希望可以安全出來,其中人進去,有死無生。——
     我冷冷地道:“就算是土王,也是有進無出!”
     老者神情已是無可奈何,他歎了一聲:“所以;在這樣情形下,天嘉還敢于去嘗試,很不簡單。”
     白素揚眉:“听起來,你好像比較喜歡天嘉擔任土王?”
     老者對于這個問題表現得很是惊慌,他連連搖手:“千万別這樣說!我對誰當上王都一樣!”
     我知道這其中一定有什么顧忌在,白素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她皺了皺眉,沒有再問下去。
     老者又等了一會,几次想要開口說話,都忍住了沒有出聲。我和白素都各自思索,過了一會,老者忍不住問:“衛先生究竟會不會和天嘉土王一起去進行考驗?”
     我剛想沖口而出說“當然不會”,白素已經用力在我腰際拉了一下,顯然是不讓我說話。
     我轉過頭去,用疑惑的眼光望向她。白素卻自顧自向老者道:“這是一件大事,一時之間,難以決定,我們還要詳細考慮。”
     那老者也不置可否、點了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那青年迅速收拾好電腦,也走回座位。
     我這才低聲問:“不幫天嘉土王去進行考驗,這沒有什么可以考慮的,你為什么不讓我干脆拒絕?”
     白素回答:“世事難料,把話說死了,不好轉圓,不如留點余地。”
     我呆了半晌,不知道白素這樣說是什么意思,因為我拒絕天嘉土王的要求,態度很明顯,并沒有模梭兩可之意,不明白何以白素會以為我有可能改變態度。
     白素沒有作進一步的說明,我感到白素在最近,頗有些莫測高深和行事令人難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