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权道思维》连载八:选择的权力]
艾鸽文集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道思维》连载八:选择的权力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权道思维》第一章 治权 (博讯 boxun.com)
   
   
    (八)选择的权力
   
    中国人自古就缺乏选择的权力。从生到死。
   
    “被荣幸了”!当年北京定陵发掘的时候,考古专家们都惊呆了,陵墓里面累累白骨,各种姿势的都有,现场的果盘、金银珠宝被扔得一塌糊涂。当时,皇帝入葬后,宫人(包括宫女和太监)就手端着果盘、珍珠、玛瑙以及金银宝贝往陵宫里送,也许是意识到生命危险,宫人们拼命往外走,但这时候,陵寝已经开始封门了。不管宫人们怎么挣扎,都被活活闭死在古墓内。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朱元璋的次子秦王朱樉死后,朱元璋就命人以两名王妃殉葬,以陪伴自己躺在地下孤独的儿子。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朱元璋死后,他的孙子朱允炆继位,朱允炆遵遗诏、依古制,凡没有生育过的后宫嫔妃,皆令殉葬。但是当时场面混乱,加上负责此事的官员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已经生育过的妃嫔,也有不少在陪葬之列。最可怖的方式是:宫女妃嫔的体内注入了水银。为了保证陪葬的宫女妃嫔容颜不变,有人想出了一个恶毒的方法,就是在她们的体内注入水银。这个建议被那些执行命令的侍臣和太监采纳。这些殉葬的妃嫔叫“朝天女。”朝天,就意味着他们的死还沐浴着圣上的阳光。
   
    凡不幸者多半是名声很幸运。
   
    东汉蔡邕的邻人请蔡喝酒。蔡走到邻家门口,听见里面的琴声带有杀声,立即打回。邻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明原因。弹琴的人说,他弹琴的时候正好看见螳螂在捕蝉,蝉要飞走,他怕螳螂失去一顿美餐, 这就是杀声表现在琴声里的原因。见《后汉书•蔡邕传》。由此可见,人们的思维也可以把杀机美妙一番。
   
    古代殉葬者是“朝天女”,而今朝是“纵做鬼,也幸福”。
    人权,从来就不是一种施舍。
   
    史页的前进,并不等同于人权的演进。
   
    据官员说:“中国的网络是最自由的,中国的人权是全世界最好的。”
    自由+最好,却没有选择的权力,没有选择的权力就没有人权。
    最多是被选择。一切都为你选择好了。
   
    生活在“最自由的网络”里,而大众们却对“被屏蔽”理解不深。屏蔽你,是看得上你,就如宫女被锁在深宫里,有太监们守卫者,酷若活鬼,不亦乐乎?生活在“最自由的网络”里,当然,要赐予你一些“自由须知”: 自由是需要新闻导向的,过滤词典6489条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生活在“最自由的网络”里,要坚决抵制“自由化”:那个叫鲁迅的家伙不滚蛋谁滚蛋?那个叫谷歌的搜索引擎不引退谁引退?生活在“最自由的网络”里,就应该懂得:中国式的人权标准,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而是大好!网络声言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我在一首诗中写道:“人啊,为什么如此健忘?眼中看见了不幸,嘴中却全是颂词。”这就是国人的劣根性:权势恭维症。
    中国的封建社会之所以能延续几千年,都是拜愚昧之恩。
   
    人权不是乞丐觅食,随便你给点什么都行。
    人权是凡是属于我的,谁也无权掠夺。
    人权是生命的存在方式。
    如果有一种东西被剥夺而解释非常合理,那肯定不是人权。
    选择是人类权力的出发点。
    没有选择的社会是专权的社会。
    没有选择的人生是无奈的人生。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0/05/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