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张成觉文集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北京当局乘金融风暴後“中国崛起”之势,向国际社会加强展示“软实力”。作为其海外喉舌的凤凰卫视对此进行积极配合,刚刚结束的第四届“世界因你而美丽——影响世界华人盛典”,便包含了这样的表演。

   据报道,本届“盛典”于3月27日晚,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隆重举行。该项“由凤凰卫视及凤凰网发起”的活动,“联合北京青年报社丶中国新闻社丶明报丶亚洲周刊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丶星洲日报丶新加坡联合早报丶世界日报(北美)丶香港文汇报丶欧洲时报丶美国侨报和北京大学共十馀家海内外知名华文媒体及机构共同主办”,声势赫赫。十一个大奖得主,分别代表了“二零一零年世界范围内,华人在科学研究丶公共事务丶竞技体育丶文化艺术和希望之星五个领域做出的贡献”。真是星光熠熠,猗欤盛哉!

   然而,经由“百馀名资深媒体人”推选出来的上榜者,固然不乏实至名归的杰出人士,如2009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高锟,即无愧于“世界因你而美丽”的赞誉。但“公共事务”领域的获奖者,则不无可议之处。

   该领域大奖得主有三,依次为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丶孔子学院和陈香梅。后两者兹不论,前者就大有问题。

   报道称:

   “在二零零七华人盛典上,中国维和警察曾获得大奖,当时领奖代表之一丶前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郭宝山却在二零一零年海地地震中不幸遇难。维和警察再次登上华人盛典领奖台,也是盛典的破例,八座特别赶制的纯金奖杯,还将送往在海地牺牲的八名烈士家中,以示哀悼与敬意。”

   “中国维和警察”格外瞩目,成为首个获得“梅开二度”殊荣的获奖团体,显示出国人对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积极参与地球村事务的自豪感,这种心理和中南海现领导摒弃邓大人“韬光养晦”方针丶在国际角逐中改取主动的态势相匹配,极富“中国特色”,完全可以理解。

   煞风景的是,此前的1月下旬,对于上述“在海地牺牲的八名烈士”,联合国官员有此说法:

   “联合国后勤支持部门的负责人苏珊娜•莫卡拉表示,八人属于来自中国的一个代表团,当时正在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总部与联合国负责海地维和事务的阿纳比进行一场会晤,其中包括数名中国公安部人员,但他们并不属于联合国海地维和人员编制。”(《中国新闻网》)

   同月稍早北京官媒则有如下报道:

   “来自中国公安部网站(一月)十三日的消息称,地震发生时,四名公安部工作组人员和四名维和警察正在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总部大楼内,与联合国官员商谈维和工作。因地震造成该大楼倒塌,现八人下落不明。”

   由此可见,八人中真正的驻海地维和警察只有四人,应属驻海地中国维和部队人员;他们到机场迎接国内来的钦差大臣后,陪同其前往联合国驻海地维和总部大楼。结果,联合国现在只对四位维和警察进行赔偿(按因国际公殉职办理),其余四位(另一说是其余五位)属于访客,无法赔偿。

   这几位访客乃退休前循例出国观光的官员,因上级要求先到维和部队驻地慰问官兵,却从机场径往当地的联合国总部大楼,不料猝然遇难。

   按说,茫茫神州现在由中共垄断权力,对八人“一视同仁”,不论是出国观光也好,在外执勤也好,死者一律授予“烈士”称号;兼且于早前破格地为之举行“最高荣誉葬礼”(套用香港政府类似用语),九常委倾巢出动,臻于“生荣死哀”的极致。但这些都是大陆中国自己的事,外人无缘置喙。

   可是本届盛典却旨在“影响世界”,并以“世界因你而美丽”作标榜,那就不能不让人“说三道四”了。试问,难道“世界”会因几位中国官员公费旅游期间遇到地震,以致意外丧生一事“而美丽”吗?如此有违常理的举措,不是忽悠世界么?国际社会就算不置一词,(须知鲁迅尝云:“无言是最大的轻蔑”!)世人心里又岂能不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

   除此之外,本届盛典增设的“终身成就特别致敬”环节,也不无可议之处。

   据说,大会最后“以隆重的方式缅怀了季羡林丶任继愈丶杨宪益丶梁羽生丶王世襄丶丁聪丶张仃这七位在二零零九—二零一零年间陨落的大师,向他们以及他們所代表的中國人文精神致敬。”

   毫无疑问,此乃国内首次“特别”表彰“人文精神”,对于中共建政60年来一贯重科技而轻人文的偏向不无拨乱反正的作用,堪称难能可贵。而且一下封了七位“大师”,份属“大手笔”。相对于“科学研究”领域只有两位获大奖(高锟之外,另一位是“中国生物学界泰斗丶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潘文石”。后者乃“被誉为‘熊猫爸爸’的野生动物研究者丶保护者,终年在山野森林中奔波,因获得荷兰国王颁发的金色诺亚方舟奖”), 就人数而论达三倍半之多,其纠偏“力度”可谓大矣。

   只是如此一来,却未免有矫枉过正之嫌。新获“大师”桂冠的这七位,其各自的终身成就并不在同一档次上,国际影响更远逊于高锟和潘文石两人。

   以下不妨对这七位据称“代表”了“中国人文精神”的表表者,作一极其简略的“回顾”。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生于山东省临清市,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清华大学毕业,德国格丁根大学哲学博士。1946年回国,在北京大学任教授。1956年加入中共。曾翻译印度史诗《罗摩衍那》。通晓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英语、德语、法语、俄语等多种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位从事吐火罗语研究的学者之一。任继愈(1916年4月15日-2009年7月11日),山東省平原縣人,哲學家,宗教學家,墨學研究專家,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長,國家圖書館館長。1956年加入中共。杨宪益(1915年1月10日-2009年11月23日),生于天津,祖籍安徽盱眙(今属江苏省淮安市)著名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专家、诗人。杨宪益曾与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译全本《红楼梦》、全本《儒林外史》等多部中国历史名著,享誉国际。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1924年3月22日-2009年1月22日),广西省蒙山县人,岭南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进入香港《大公报》、《新晚报》工作。著有武侠小说三十五部,另有散文、联话若干。1987年移居澳大利亚悉尼。2009年1月22日病逝当地。

   王世襄,著名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于2009年11月28日逝世,终年95岁。由于“他的创造性研究已经向世界证实:如果没有王世襄,一部分中国文化还会处在被埋没的状态。”2003年12月3日,荷兰王子约翰•佛利苏专程到北京为其颁发该年度“克劳斯亲王奖最高荣誉奖”。丁聪(1916年12月-2009年5月26日),笔名小丁,漫画家,上海人。1930年代初开始发表漫画。曾任《人民画报》副总编辑。1957年被打成右派,1979年平反后复出,在《读书》杂志上开有专栏。张仃(1917年05月19日—2010年02月21日),辽宁黑山人,当代著名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曾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被称为20世纪中国的“大美术家”和中国美术的“立交桥”。1957年亦曾被划为右派。

   不可否认,上述在其本行卓有建树的文化精英,均非浪得虚名,起码在有关业界备受敬仰。如果是像奥斯卡金像奖那样,每年对一位老行尊颁授本领域的最高荣誉称号,他们大概都当之无愧。但放在“世界范围内”跨界别地予以褒扬,是否有欠严谨?

   俗语云:“物以稀为贵”。主事者难道不知,此类殊荣的“含金量”恰与金榜题名之人数成反比?

   (2010-4-11)修订

(2010/04/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