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张成觉文集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青云集》后记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老“港漂”口述史之六:張成覺先生訪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蔡玄暉)
·《今夜有暴風雪》泯滅人性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二)
·中國的“聖人”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司馬懿後代遭報應
·盖棺论定马克思
·广州好,市长有朱光
·從茅公評水滸人物說開去(之一)
·《风筝》面面观
·梁山元老朱貴-從茅盾評水滸人物和結構說開去(之二)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別開生面小跳蚤-水滸人物談之六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開天闢地”的大災星-評大陸劇集《開天闢地》
·巾幗風流李師師-水滸人物談之七
·“浪裏白條”耀光環-水滸人物談之九
·高華談文革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二)
·高華談林彪(之三)
·《婚礼》与刘晓庆
·名著的改編
·色彩紛呈的《上海灘》
·《廢都豔事》一瞥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一)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二)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三)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三)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三)
·盖棺论定话金梁(之三)
·八十抒懷
·容忍比自由更-觀法輪功元旦香港遊行有感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尉》述評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六十四年前的“春晚” -重看1956年《春節大聯歡》有感
·從保爾‧柯察金看中共的洗腦伎倆
·两首悼陈毅词
·《史記》人物漫議之一
·《史記》人物漫議之二
·中外驚險片高下辨(之一)
·漫議《六粒子彈》
·《海狼》與二戰
·賞心悅目新意-2019《倚天屠龍記》觀感
·小議《逃往雅典娜》
· 益陽二周負心-淺議周揚、周立波的婚外情
·徹底清算無恥文人周立波
·田家英的婚外情
·詩五首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書生見識,學淺才疏-評李偉
·書生識見 學淺才疏-李偉
·八秩感懷
·八十感懷(修訂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不久前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谈民主,引述了1945年黄炎培与毛在延安的谈话。一时间这个所谓“窑洞谈”成了媒体议论的热点。奇怪的是,本港一家时政周刊题为《水的权力与民主的容器》的有关文章,在从新近大陆旱情讲到已故水利专家黄万里的时候,写了如下一段:

   “歷史的巧合,在於黃萬里的父親是毛澤東的好朋友黃炎培。這位民國元老在四十年代就曾和湖南老鄉毛澤東有一席長談,問到中共掌權之後,如何避免斯大林獨裁之弊,毛澤東當時的回答很漂亮,說中國不會走斯大林的路,要靠更多的民主。”

   这里面涉及斯大林的两句,令人莫名其妙。

   据《瞭望东方周刊》,2010年第九期报道:“被后人称作‘窑洞对’的黄炎培与毛泽东的那段谈话,发生在65年前黄炎培等国民参政员访问延安期间。1945年7月4日下午,毛泽东与黄炎培在延安进行了一次长谈。据黄炎培后来所著《延安归来》记载:当时,毛泽东问到黄炎培在延安几日的感受,深谙中国历史的黄炎培谈起了‘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认为‘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屈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黄炎培希望中共能找出一条避免重蹈历史覆辙,最终跨越‘历史周期率’的新路。这就是所谓的‘黄炎培历史难题’”。“对这个问题,毛泽东似早有考虑。‘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另据2010年1月17日中国新闻网报道,黄当时是这样说的:

   “我生六十余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可见黄并没有提“中共掌權之後,如何避免斯大林獨裁之弊”。而毛的答话也没有“说中國不會走斯大林的路”。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黄炎培之所以不会涉及“斯大林独裁”,起码有四个原因:

   一是黄当时并无掌握“斯大林独裁”的证据,而且作为亲共(也必然亲苏)的左派人士,他热烈拥戴斯大林。事实上,1956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外泄之前,所有民主党派的主要领导人无不如此。

   二是黄所熟悉者乃中国历史,不是苏联史。他跟毛谈的事、他“所亲眼见到的”现象,也限于本国内部而非苏联的“兴亡”,怎么会扯起斯大林来?

   三是当时二战刚结束,德国投降还不到三个月。斯大林声望如日方中,大有“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之慨。除了美英极右派之外,国际舆论中“斯大林独裁”的说法不占主流。黄就算对反苏人士抨击斯大林的言论略有所闻,也不可能在与毛长谈时蹦出“斯大林独裁”这样的话。

   四是此际正当苏联国力强盛,上自苏共最高层,下到工农民众,无不为刚取得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而欢欣鼓舞,举国空前团结,蒸蒸日上,哪里有什么“其亡也忽”的丝毫迹象呢?黄又怎会拿斯大林做反面典型呢?

   就毛而言,更不会在答话中贬抑斯大林。因为中共全靠斯大林支持才能和蒋争天下,毛怎会在跟一个党外人士谈话时口不择言,轻率附和黄的提法冒犯斯大林呢?何况自1942年延安整风之后,他自己在党内大权独揽,乾纲独断,跟斯大林一样擅权,怎么会否定斯大林的作派呢?

   除此之外,该文下面一段称:

   “中共的歷史當然後來走到了民主的反面。毛澤東這一席話變成了對自己的嘲諷。他的‘民主集中制’只有集中而沒有民主,而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更將百花齊放和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變成了‘引蛇出洞’的陽謀。”

   末句所言“阳谋”尚有较大争议。一般认为那只是毛自己辩解的托辞,“反右”未必是他号召开展整风鸣放之前就策划好的。

   再下面一段:

   “而恰恰是這一場反右運動,帶來了另一個巨大的諷刺:當時是副總理級的黃炎培(曾任輕工業部長)在這驚風駭浪的風潮中,目睹兒子黃萬里身受批判的危險,竟然公開宣布和兒子脫離父子關係。”

   這里面称“當時是副總理級的黃炎培(曾任輕工業部長)”,并不贴切。黄炎培是中共建政之初(1949.10-1954.9)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1954年9月起改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由此看来,1945年抗战胜利后直到1957年反右期间的历史,包括一些重大史实,以及其时党内外高层人士的任职情况,都有可能以讹传讹。但历史毕竟不应该是任人打扮的女孩子。传媒工作者慎之又慎,看来绝非多余吧。

   (2010-4-6)

(2010/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