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曼谷的气候]
曾节明文集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谷的气候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4/26/2010

   
   泰国旧称暹罗,暹罗是潮汕话对“SIAM”的音译,名称叫来叫去,感觉还是“暹罗”更有意思,因为它有某种热带花果的新奇和怪异的味 道,既美丽、又带着毒刺。
   
   曼谷的气候也是这样,那缤纷的光色亮丽得刺花双眼,照坏相机,感觉却如置身热水浴池。曼谷没有春花、没有秋叶、没有鹅黄暖绿、更没有傲雪寒梅... ... 没有节气变化,人就难有诗情画意。我尽管没有诗才,但在桂花飘香的桂林,还偶有赋诗的冲动,在曼谷,任何精神上的罗曼蒂克苗芽,很快就会被很低很低的酷阳蒸发得干干净净。
   
   中国的一年四季,在这里被造物主之手,粗硬地糅合成不甚分明的“旱季”和“雨季”,糅合成不甚分明的Hot season和Very hot season,粗硬得就像泰国特产的木菠萝和榴莲的外皮。可以说,这里只有一季,那就是三百六十五天每天可穿短衣短裤的季节。每年五月到十月,每天一场雨,象程序设定的人工喷泉一样,鲜有意外,没有诗意;十一月到次年四月,基本上天天骄阳似火,十点钟以后走在街上,人就像路边烤架上的肉。初到曼谷,见泰国清洁工、建筑工在四五十度的气温里穿长衣长裤、把头脸包裹得只剩一双眼睛,警察更是长衣长裤的紧身制服、顶头盔、戴手套、穿皮靴...那时觉得人家傻,等自己露短衣短裤外的皮肤晒脱皮了,才晓得傻的是自己。
   
   十一月、十二月,当故国天寒地冻的时候,在这里偶尔可以感受西伯利亚大寒潮几根毫毛:忽然间骄阳隐匿,满眼清新,恍若北欧夏日、江南春野;水泥群之间的荒地上,那随时盛开、随处可见热带野花,忽而犹如四月桂林尧山的映山红那样柔美迷人;敷在脸上的一阵阵毒刺,变成了一双少女灵活而柔软的手;但转眼间,云破日出,童话消逝,暹罗依旧。 
   
   在北纬十三度的骄阳下,思想成了痛苦的累赘,好像人只要感觉到自己的肚脐和下半身就够了,其他所需的娱乐,就是流汗和劲节奏的扭动。泰国,是性滥交者和发达国家退休养老者的天堂,是思想者的炼狱。
   
   雨季再次到来,望着北飞的鹭鸟,“我欲乘风归去”,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是,故乡故乡,哪里才是我的故乡?难道我的故乡,永远是那个以言治罪、三聚氰胺、强迫拆迁、计生结扎...的鬼地方?
   “日暮乡关何处是”?湄南河上使人愁。
   
   曾节明 于二〇一〇年四月二十四日星期六于曼谷寓所有感而发
(2010/04/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