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肯尼迪谋杀案的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如此巨大,以致于它不露声色地改变了美国政权运作:通过对肯尼迪兄弟的成功谋杀,特情系统由原先的被动执行机器一变而成为足以影响国家大政方针的决策机构;凭借技术和情报上的巨大优势,特情系统不仅能够轻轻而易举地掌握高官、议员、法官的命运,而且足以胁迫总统就范、必要时甚至可以做掉总统!
    正是在干掉了试图制约它们权力的肯尼迪兄弟之后,FBI、CIA的势力急剧膨胀,发展到可以在杀害肯尼迪元凶约翰逊退位后,继续杀人灭口、甚至把新总统赶下台的地步。胡佛、约翰逊、杜勒斯都死后二十年间,当年参与杀害肯尼迪兄弟的特情系统政变集团余孽,居然能够继续杀人灭口、阻挠调查,以致于肯尼迪兄弟谋杀案无形中成了美国政坛鲜有人敢触及的禁区和“死亡地带”。由此可见,美国特情系统的权力和能量有多大!特情系统的势力是何等膨胀!
    今天的美国政府,已经不大可能彻查肯尼迪兄弟谋杀案,这一是因为直接、间接的涉案人员基本上死亡殆尽、死无对证,取证难度太大,二是因为美国的特情系统涉案如此之深,如果把真相揪出来,至少FBI、CIA这两个机构一定垮台,整个美国政府的权力构架都得推倒重来,甚至会引发政治大地震,威胁到美国现行体制的稳定;这种代价是美国任何一届政府难以承受的。

    但是,如果不解决肯尼迪案暴露的问题,美国的宪政民主体制将因内部的吞噬和劫持而名存实亡。
    肯尼迪兄弟谋杀案暴露出美国特情系统坐大的巨大隐患:
    美国总统任职期限只有四年到八年,而联邦调查局局长、中情局局长等特情系统高官却可以长期任职,胡佛本人就任职联邦调查局局长长达三十七年…这就形成一种局面:新当选的总统因为不熟悉愈来愈复杂国家机器和国内外事物,而不得不越来越依赖特情系统;特情系统日趋成为“铁打的营盘”,而总统却日渐成为“流水的兵”。
    肯尼迪谋杀案显示,凭借技术和情报的巨大优势,美国的特情势力已经发展到足以绑架总统、决定命运总统的地步!出现这种结果并不奇怪,当今的世界,是个愈来愈信息化技术化的世界,据有巨大情报优势和技术优势的特情系统在国家机器中的功用也就越来越重要,凭借技术和情报的巨大优势,特情系统可以轻而易举地监控包括总统在内的任何政权内高层人物,更可以大行暗杀、绑架、盗窃等行动,肆无忌惮地侵犯老百姓的人权…那么,谁来监督美国的特情系统呢?谁能够监督美国的特情系统呢?问题恰恰是:没有谁来监督,也没有谁能够监督美国的特情系统,当前美国的国会、法院、军队和政府其他部门,没有谁能够监督FBI和CIA。
    这样发展下去,民选的美国总统将成为傀儡和代理,而幕后操纵一切的特情系统的头子则变成美国真正的BOSS。
    如何削减特情系统的权力?约翰.肯尼迪曾经采取降低级别的办法,试图制约联邦调查局的特权,但这样做的结局是他自己脑浆迸裂。我以为,在当前特情机构早已势大难收的情况下,要制约其权力,只宜采取两种办法:一是成立直属总统i领导的政保部门,专门监督和防范FBI和CIA,或者在军情系统中专设机构,秘密对付FBI和CIA;二是采取“掺沙子”的办法,在特情系统内部设立相互针对的机构、重叠相关职责、让FBI和CIA相互制约、互相掣肘
   
   肯尼迪谋杀案还暴露出美国副总统制度的严重缺陷:按照规定,如果现任总统任期内遭遇意外死亡、或不能视事,副总统立即自动成为总统。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大力奖恶的规章制度。
    因为美国正副总统的权力差别悬殊,正常情况下副总统仅作为总统助手而存在,除非总统授权,否则没有单独发号施令的权力,也没有在某一领域的独立行事权;副总统的权力,事实上还不如国务卿。美国正副总统名号一字之差,权力却如天壤之别。
    副总统据总统宝座距离虽然只有半步之遥,但在正常情况下,这半步之隔却有如中间有高压电网高耸而难以逾越。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当上副总统对参选下届总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帮助,反而容易造成拖累。因为,副总统一般是现任总统同属一个党派,对副总统来说,如果现任总统政绩好,则因在职总统的便利条件,据有连选连任的巨大优势,自己难以争锋,等到现任总统任满两届退休,选民们往往要换换口味,而倾向于他党的总统候选人;如果现任总统政绩不好则更糟,因为副总统的政治前途也多半跟着赔进去了。
    因为这样的游戏规则,迄今为止,美国很少有副总统在现任总统任满的情况下,赢得下任总统选举的例子。美国历史上四个由副总统“转正”的例子,都是在正总统出了“意外”的情况下发生的:安德鲁.约翰逊因林肯被刺死而继任、杜鲁门因罗斯福突然病死而接任、林登.约翰逊因肯尼迪被谋杀而扶正、福特因为“水门事件”接任被迫辞职的正总统尼克松。可见,对于一心问津总统宝座的政客来说,副总统一职如同鸡肋。
    而一旦正总统出现“意外”,副总统则霎那间成为全方位通吃的政治暴发户:可以立即行使总统的一切权力,无须竞选即可成为新任总统,而且只要执政不是太差,便有很大可能借助在职总统的优势条件,在下届大选上连选连任。
    美国的这种副总统制度,必然会最大限度地刺激象林登.约翰逊这样品质低下的野心政客铤而走险,以牟取暴利。即使不比约翰逊这般下流的副总统,在这样的制度刺激和引诱下,也容易心存期盼总统“出事”的阴暗心机,尽管他们还不至于去干加害总统的事。
    综合来说,由于制度鼓励副总统作恶,美国副总统的行为是否“本份”,完全取决于其道德品质和胆量,也就是说:副总统是否“本份”,得看其人是否自觉,而完全没有制度的引导。这是一种靠不住的危险状况,因为人性自私,人因为天性自然而更容易作恶;没有制度的引导和约束,光靠人的“自觉”是靠不住的。
   因此可以说:美国现行的副总制度是美国宪政民主体制的一大隐患,在这种制度下,美国副总统,犹如美国总统身边的不定时炸弹。
    美国的政界的有识之士,应该今早提起修改副总统制度的动议案才是。譬如,对那些靠原总统出“意外”而当上总统的原副总统们,应该立法禁止其参选下届总统大选;或者,立法规定:现任总统一旦出“意外”,先由众院议长代行总统职权,并在两周内由国会投票,在副总统、参议员议长、国务卿三人当中选出新任总统,以简单多数票为胜选。如果副总统制度做这样的修改,缺了政治利益可捞,副总统也就难有巴望总统“出事”的歪念了;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副总统制度的奖恶属性。
   
   曾节明 摘自拙作《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2010/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