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余杰文集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胡锦涛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来源:观察
    在中共眼里,热比娅是仅次于达赖喇嘛的“麻烦制造者”。这样的人不让之身败名裂,他们是于心不甘的。于是,为了声讨热比娅的罪恶,新华社全文发表了热比娅的亲属的一封表达“不满和气愤”的信件。信中说:“您一出狱就去了美国,新疆的变化您不知道。现在群众的生活特别好,只要努力、勤奋,各族群众之间就没有任何差别。简单地说,现在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中出现了很多百万富翁,盖了数不完的高楼大厦,我们政府给了他们各种优惠的政策。这些不都是好政策的结果吗?”
   这样的文字怎么读都不像是普通老百姓的由衷之言,怎么看都带有党八股的那种“阴沟里的气味”。尤其是“我们政府”与“他们”之间人称的转换,显示出撰稿者必定另有其人。这封信在何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稍有判断力的读者都会猜出一二。新疆事件之后,新疆被切断网络、通讯和邮政,至今仍然不能畅通,每一个新疆人都成为“人质”,热比娅的家人更是如此。
   引起我更多的注意的,不是这封信的内容,而是最后签名者的名单。在这个签名者的名单当中,除了热比娅的姐姐、弟弟、儿子、女儿等成年人外,还有她的作为未成年人的孙子、孙女、外孙等人。将家人变成敌人,连孩子也要被迫表态,难道不是“文革”暴行的卷土重来吗?
   不,不是“文革”卷土重来,而是“文革”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结束过。“文革”的制度模式和思维方式,已经内化到中共的统治模式之中,仍然在左右着现今的当政者。胡温都是在毛太祖统治的时代成长起来的“革命接班人”,他们堪称“文革之子”。所以,他们一旦遇到危机与挑战,他们本能的反应,不是疏导和反省,而是堵塞和高压。

   “文革”中最邪恶的做法便是“挑动群众都群众”,在一家当中人制造出不同的派别来,以便展开“阶级斗争”。为了向“党妈妈”表达忠心,未成年的孩子也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暴力殴打妈妈。作家老舍之所以投湖自杀,不仅是因为在外边受到红卫兵的凌辱,更是因为回到家里也得不到丝毫的温暖——他的妻子和儿子对他的态度,并比红卫兵好不了多少。
   血缘纽带和家庭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后的一道防线,若此道防线被突破,就表明极权主义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个人都碎片化、原子化,成为被权力随意驱使、肆意虐待的刀俎上的鱼肉。中国专制传统中最恶劣的部分,便是“大义灭亲”的观念;在共产党时代,“大义灭亲”不仅成为成人必须遵循的生存法则,也被当作学童“思想品德”教育之重点。因为只有敢于“大义灭亲”的青少年,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这样让人恶心的信件,必然经过胡锦涛的过目。他欣赏这种宣传攻势。胡锦涛喜欢看苏俄的“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实际上他更感兴趣的是“奴才是怎样制造出来的”。若是每个孩子对党国的爱都超过对父母的爱,每个孩子都可以为党国的利益背叛自己的家庭和家人,那样的话,治大国真如烹小鲜一样简单!
   然而,胡锦涛却不知道,在民主人权观念日渐普及的今天,在《未成年人保护法》路人皆知的今天,动员孩子参与批判奶奶或姥姥的信件的署名,乃是弄巧成拙之举,显示出中共的本质乃是一个绑架孩童的政权。爱因斯坦说过:“国家主义是对军国主义和侵略的理想主义诠释,却起了一个有感染力的、但却被误用了的名字——爱国主义。……尽管这是一个已经陈腐的东西,但仍然压倒了共同幸福和正义的基本要求。”是的,多少罪恶,假爱国之名而行!一个监禁与羞辱母亲的政权,究竟是否值得去爱呢?而此种强迫或诱导孩子去羞辱母亲的爱国主义,乃是人的尊严与自由之敌。
(2010/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