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余杰文集
·你的生命被照亮
·星际语言
·那张夺走你灵魂的审讯桌
·他们也不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读姆列钦《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
·克里姆林宫的女主人们
·老鼠之城梅什金
·白石之城苏兹达尔
·帝国兴衰的缩影:从夏宫到冬宫
·在黑暗深渊的入口处——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爱文学
·斯大林是杀死斯大林的凶手——读布伦特与诺莫夫《斯大林晚年离奇事件》
·他撬动了最下面那块基石——读叶梅利亚诺夫《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
·普京之谜----读布洛茨基《普京:通往权力之路》
·苏联的失败是道德与精神的失败——读《20世纪的精神教训——戈尔巴乔夫与池田大作对话录》
·他们与法西斯何其相似
·老大哥的眼睛在盯着你——读纪德《从苏联归来》
·党的覆灭就是国家的覆灭
·“缓慢改革”就能拯救苏联吗?----读雷日科夫《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是沉入深渊,还是凤凰涅磐?——评《来自上层的革命》
·专制不可能达成稳定——读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
28、卑贱的中国人(2010年完成)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与深圳水火不容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港台腔”与“北京腔”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香港是华人世界的灯台
·中共能活在二○一七年吗?
·奴隶主与奴隶的“沟通”
·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理的无耻是国耻吗?

来源:观察
   温家宝访问英国的时候,接受《金融时报》的专访,《金融时报》报道说:“温家宝又反驳一些对于中国政治改革进度的质疑,他说,‘许多西方人认为中国害怕民主和选举’,但中国明白‘只有信任你的人民,人民才会愿意让你维持权力。’”中共高官不谈民主则已,一谈民主必定一鸣惊人。胡锦涛说,是人民选他当国家主席的;温家宝说,是人民让他维持权力的,由此我才明白了什么叫狼狈为奸。这真是一个比赛谁更无耻的国家。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说过,士之无耻,可谓国耻。那么,总理的无耻,就更是国耻了。
   这位自称信任人民同时也被人民信任的总理,唯有到西方国家访问的时候,才可能遇到流亡在外的“人民”的抗议。在出入中国驻伦敦使馆的时候,他行走在守护人员用黑伞组成的“仪仗队”之中,那两百多名在外边抗议的“人民”,既然看不见,就当他们不存在吧。温家宝看得见的人民,是那些国内的、对他感激涕零和三呼万岁的人民。于是,他便想当然地认为人民愿意让他维持权力了。

刘项不读书,家宝爱读书


   刘项原来不读书,所以暴君们个个都喜欢焚书坑儒。中共的首脑们却很少是不爱读书的。毛泽东的书房里堆满了专门为他一个人印刷的大号字体的古籍,难怪他对权谋术和厚黑学运用自如。毛对知识分子耍流氓手段,对梁漱溟破口大骂,以蔑视文化为荣,显示出山大王“无知者无畏”的本色。他却对那些胸无半点墨的军头们引经据典,让他们听得云里雾里的,从而对主席之睿智博学叹为观止。本来是张国焘嫡系猛将的军头许世友,被毛刀下留人之后,对老毛遂俯首贴耳。老毛让已经当上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读《红楼梦》,武功盖世的许大和尚读了五遍都没有读懂,只好到主席面前请求免去这可怕的苦役。

   江泽民也喜欢读书,在当年南京的伪中央大学里,他大概是学过几本英文原版的教材的。在一九八九年的学生运动中,时为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面对群情激昂的学生,故作从容地用英文背诵美国的《独立宣言》,这点功夫肯定是“解放前”的教育打下的底子。如此,让热情澎湃的学生们在这个“民主前辈”面前自叹不如,遂偃旗息鼓而去。大上海的稳定,差不多靠老江的这一场表演奠定。而大上海的稳定,终于让老江北上继位,权倾天下。看来,老江得感激民国时代的西式教育。
   而温家宝总理爱读书、爱引经据典的习惯,更是让“八宝饭”们仰之如山,望之若海,如醉如痴。有人专门将温家宝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应用过的各种典故整理出来,以显示大国总理的学识渊博。温家宝在谈及其读书生活滔滔不绝,《金融时报》评论说:“温家宝是一个不拘一格的读者,他透露,每次出国都会携带一册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他说,亚当?斯密认为如果一个社会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个社会是不会稳定的。”那么,今天中国百分之九十五的财富都被包括温家在内的一百个权贵家族垄断,这个社会能够稳定吗?
   海内外至今还有不少人,对从来就不存在过的“胡温新政”抱有幻想。比如,头脑还算比较清醒的香港学者蔡子强,却撰文指出:“《南方人物周刊》最近选出总理温家宝作为‘年度人物’,我想没有几个中国人会对此提出异议。”我可不愿意被蔡先生的“异想天开”所“代表”,我就是那几个对此提出异议的“中国人”之一。而且我发现,身边对此提出异议的中国人显然不止“几个”。蔡教授身在香港,因爱国心切,便失去了基本的理性判断。由此可见,许多聪明绝顶的中国人,一旦戴上“爱国贼”的紧箍咒,便进入了“类人孩”的状态。他们每天都祈祷能够遇到一位作慈母状的青天大老爷,恨不得向勤政爱民的父母官下跪谢恩。而温家宝正是这样的有慈母气质的“贤相”。
   温家宝说他喜欢读罗马皇帝奥勒留写的《沉思录》,此书顿时洛阳纸贵,各种版本都热卖起来。但是,温家宝却从没有学会奥勒留在《沉思录》中再三强调的“对那些不假思索发表意见的人的容忍”——连罗马帝国的皇帝都知道要容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为什么视《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如仇寇呢?温家宝说他喜欢读亚当?斯密写的《道德情操论》,于是这位寂寞的古典经济学的奠基人,一夜之间红遍全国,官僚与富豪们人手一本《道德情操论》。但是,温家宝却从没有学会亚当?斯密再三强调的“正义准则是唯一明确和准确的道德准则”——“六四”惨案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陪同赵紫阳到过天安门的温宰相,为何不能对天安门母亲们鞠一躬呢?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老师


   近日,温家宝到山东视察医疗卫生和教育部门的时候,来到费县一所中学,移步走进高二的一个班级的课堂,并受邀为学生们讲授《后汉书》之《张衡传》。温家宝对张衡“从容淡静”的为人颇为赞赏,临别的时候对学生们说:“我只说两句话:希望你们记住今天,一位年近七十岁的老人来学校看望你们,他对祖国的未来充满希望,他更把祖国的明天寄托在你们身上。”
   温家宝多次到大中小学的课堂上旁听并亲自为学生讲课,看来他真该转行去当教师,华叔领导的教师协会说不定会授予他名誉会员的称号。温家宝在讲话中经常引用中国的古典诗词和西方的文史典故,其文化素养远非李鹏之类的草包可比,他当个中学语文老师也许绰绰有余。
   但是,一个只有中学老师资质的人占据了总理的高位,对这个国家而言,显然是祸非福;正如曾荫权以打工仔的心态当特首,对香港而言亦是祸非福。温家宝擅长作亲民秀,或者到矿井中去跟矿工一起吃年夜饭,或者到农民家中去拉家常,或者在课堂上与孩子们一起朗读课文,以此赢得海外媒体的一致褒扬。殊不知,这场场景都是有关方面精心设计出来的,能够与温家宝见面的每一个工人、农民和学生,都是经过祖宗八代家谱的考查,确认为“根正苗红”的对象。
   另外一些人是永远也见不到总理的。比如四川大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生的家长。作家廖亦武在《地震疯人院》一书中记载:温家宝来第一次到灾区的时候,看到校舍倒塌的惨状,当场表态说:“一定要追查到底,给死者和生者一个交待!”但是,后来当局对死者和生者始终没有任何交待。温家宝第二次视察灾区,期望告御状的学生家长们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拦截在一公里远之外。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喊,温家宝根本听不见。难道这些死难的孩子就不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吗?
   温家宝赞赏张衡“从容淡静”的性格,这倒与他本人有些相似。然而,面对今日中国危机四伏的现状,总理最需要的并非如老僧入定般的“从容淡静”,而是大刀阔斧地割除溃疡、根治腐败、推动政改、赢得新生。转型时代的中国总理应当要有大胸襟和大气魄,顺应历史潮流,吸纳主流民意,而不是像一个中学教师一样照本宣科、谨小慎微。
   以处理四川地震的“后事”而论,温家宝本来可以从地震中暴露出的制度性问题着手,整顿贪官污吏,开放新闻只有,以此作为制度变革的先声。他却轻轻放过这一大好机会,默认了中共政治中“劣胜优败”的潜规则。比如,对灾区的豆腐渣校舍负有重大责任的原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本该就地免职并追究其刑事责任,却因恬不知耻地自称“胡主席温总理就是我的亲爸爸”,而被提拔为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相反,揭露地震真相、调查死难学生名单的黄琦和谭作人,却被以“泄漏国家机密”的莫须有的罪名判处重刑。温家宝能问心无愧地说,他对这一切全都一无所知吗?

温家宝不喝茶,我们被喝茶


   云南、贵州、重庆、四川、广西等西南省份大旱,四五千万民众无水可喝。就连云南这样水资源极为丰富的省份,就连四川这样名字中带有河(川)字的省份,都陷入了滴水贵如油的困境之中。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是当局片面追求GDP的增长而造成的自然环境的急剧恶化,中国越来越像非洲了。
   遇到水旱灾害,古代的皇帝们会去天坛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祈求上帝赐予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而中共的领袖们,尤其是在第一线工作的国务院总理及其副手,则会深入民间,体察民情,以显示其亲民爱民的形象。从周恩来到温家宝,无不如此。仅以表演艺术而论,在中共的历届总理中,能够直追周恩来的,大概就是温家宝了。
   新华社报道说,温家宝来到重灾区云南省陆良县芳华镇狮子口村的时候,拔起一棵大麦,看到麦穗干瘪,顿时“眉头紧锁,神情凝重”。在干涸见地的水库,他“弯腰捡起一个蚌壳,沉默良久”。更加催人泪下的一幕,发生在师宗县葵山镇大麦地村。七十四岁的村民王顺生在水窖打水,温家宝亲自拎起绳子打上一桶。温家宝比王顺生年轻好几岁,长期养尊处优,自然比披星戴月的老农民更可老当益壮。在院子里,王顺生的老伴起身给总理倒茶,温家宝微笑着婉拒:“我们不能喝你们的水,运来一点水不容易。”
   如此贴心的话儿,亿万屁民岂不泪如雨下、永生铭记?我想,这篇报道今后一定会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与周恩来的衬衣、朱德的扁担和毛泽东在大饥荒中不吃红烧肉的决定等故事相映生辉,且代代相传,甚至比钻石还要恒久远。但是,温家宝不喝茶,灾区的数千万民众难道就有茶喝了吗?正如毛泽东假惺惺地宣布不吃红烧肉,那些被他的暴政饿死的数千万民众就能起死回生吗?
   温家宝另一番更有意思的话,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说:“面对旱灾,政府的支持固然重要,但群众的努力更重要。”换言之,当你们交税的时候,不能忘了对政府的义务;当你们遇到灾难的时候,不要寄希望于政府,而要自力更生。那么,老百姓凭什么要缴税给这样一个不愿承担任何责任、不愿提供最基本的公共服务政府呢?那么,你这个自称日理万机的总理,除了演戏之外,还在做些什么呢?
   “不喝茶”这一幕显示,温家宝的演技,让奥斯卡奖和金马奖的影帝们都甘拜下风,他才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影帝啊。关于喝茶,另外一些中国人却有迥然不同的体验:据独立作家冉云飞的不完全统计,“两会”期间“被喝茶”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等超过两百人。美联社还专门作了一篇关于中国的“被喝茶党”的报道。是的,温家宝可以拒绝老百姓献给他的粗茶,我们却不能拒绝中国的盖世太保们邀请共饮的好茶。影帝的尊严在于不喝百姓的茶,如同共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的“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而我们的尊严在哪里呢?我们的尊严在于被迫喝国保警察的茶,如同圣经中所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