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王藏文集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贵州人权研讨会提供的消息说,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政府为修建“国宾大道”,强行拆除了该乡村民李毫美的厂房。花溪区党委政法委书记当众下令让工作人员殴打在自己被拆房屋废墟上树立抗议标语的受害者。但官方否认此事。

   
   
   
    中国贵州人权研讨会的维权人士徐国庆在电话中告诉本台记者,李毫美是一位残疾妇女,与丈夫离异后一人带着正在读书的女儿,经营一家石材厂。花溪区政府为要在李豪美的厂房附近修建“国宾大道”,今年1月26号,在没有承诺李毫美任何补赔的情况下,强行将厂房及住房共计2700平方米的建筑夷为平地。徐国庆说,他前两天刚刚去看过李毫美,这对孤儿寡母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境况凄凉。
   
    “现在她那个小孩呀家里面都没地方住。她母亲呢又是个残疾人,把大脑碰坏了,讲话不清楚。”
   
    维权人士徐国庆表示,百般无奈的李毫美“三八妇女节”当天在废墟上挂出了“政府暴力强拆/ 欺负残疾寡母及上学女儿/走投无路”等抗议标语。3月9号中午,中共花溪区委的政法委书记叶刚带着一群工作人员来到现场。
   
    “邻居老人们讲,政法委书记他还叫着‘给我打’,很不人道。”
   
    本台记者致电花溪区党武乡乡长办公室了解情况,办公室值班人员告诉记者,所谓政法书记下令打人一事,纯属无中生有。
   
    “这个事儿他们到这边反映过。因为当时那天具体发生什么事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时他们采取了一些过激行为,要拿石头砸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拿着刀。我们派出所人员都在,有现场录像取证的。”
   
    记者:“政法委书记叶刚他有没有打人呢?”
   
    值班人员:“政法委书记打人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如果是看见政法委书记亲自打人,他们反映到区里面那肯定是要处理的,不可能的。我们现在不是讲依法行政嘛。拆她的房子从取证到最后只是强拆,她不是说一下子说拆就给她拆的,(拆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然后把所有的程序都走完,该公告的也公告,该取证照相的也都按程序做了这些事儿了。”
   
    有关被拆迁人持刀抗议的说法,贵州人权研讨会提供的信息却是:李毫美当时正在做饭,工作人员冲进小屋将其手中的菜刀抢走,并高喊要烧掉“非法标语”。贵州维权人士陈西也去看望过李豪美,他说,当时只有李毫美和她的老母亲在场,不可能对工作人员构成什么威胁。
   
    “据我了解当时政府去拆的时候是动用了武警,动用了公安的。两位女士如何对付那么大批的公安?什么拿石头啊,什么对抗,这些都是不实之词。”
   
    当记者问及花溪区政府为什么不给李毫美拆迁赔偿时,这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按照现在的法律,你是违法建筑,政府拆你的是不需要补偿的。”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李豪美建厂房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无效非法的。
   
    “她那个就是违法建筑,她是通过不合法的手段骗取规划许可证,区里面专门有纪律检查部门调查过这个事儿。她连那个土地使用证、规划土地这一块儿什么证都没有。而且我们查下来那个规划许可证,乡里面当时有这个审批权,是没有记录,没有什么盖章了。”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对此表示 ,现在中国各地政府都以卖土地来公饱私囊,完全不顾当地民众的合法权益。陈西说,在李豪美的厂房被强拆这件事上,花溪区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当初的办厂证书是他们出具的,现在一纸“公章”强行宣布其无效的又是他们。
   
    “当初你办厂,征地也好、建筑也好都是合法的。但是它要拆你的时候,它就说你是非法的。你得到的那么一些证照呀那些东西都是非法得到的。在这个国度政府就是真理。这是广大民众之所以无奈、甚至自杀、自焚,就是这个道理。”
   
    李豪美曾经想过在今年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进京上访,后被人劝阻。徐国庆告诉本台记者,他认为上访毫无意义。
   
    “上访在半路上肯定就要被截回来。”
   
    徐国庆最后表示,贵州人权研讨会三天后将在李豪美被拆厂房的废墟上就此事召开研讨会,他表示相信这个社会还是会有有良知的人,来关心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弱势群体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2010/03/11 发表)
(2010/04/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