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王藏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王书瑶、王国乡昂首走向校友联谊会主席台。右图,校友们纷纷围上来,问长问短,表示同情和支持。
   
   
   
    左图,原北大学生右派分子:左起,王国乡(中文系)、燕遯符(物理系)、纪增善(化学系)、俞梅荪(法律系,右派之子)、博绳武(物理系)、刘显生(物理系)、俞庆水(地质系)、王书瑶(物理系)。
   
    右图,青岛市右派老人:左2起,谭天荣(原北大物理系学生右派分子)、郝稼和刘禹轩(青岛市原文联右派分子);翟裕宗(右1原南京大学学生右派分子)、陈瑞金(右2原中央警卫师上尉右派分子)。
   
   
   
    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
   
   
    -----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俞梅荪
   
   
    北京大学是我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发源地,集多种政治思潮和社会理想的平台,有“中国政治晴雨表”之称。百年来,北大人追求民主与科学,探求真理,开社会风气之先,其独立,自由,敢于担当,前赴后继,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气质是民主先驱者们的标志。
   
   
    北大也是1957年“反右派运动”的重灾区。当年广大学生响应中共的整风号召,把“大鸣大放”当成平日课堂的讨论,千余位师生为此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而赶出校门,长期劳改劳教,其中不少先后殉难。1979年,北大的师生右派分子全部被改正,即为全部被搞错了,但作为执行错误者的加害方北大党政当局,至今仍不道歉不赔偿,连在“改正”之前被打压22年期间被克扣的工资也拒不发还,这是1949年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之后所仅有的。
   
   
    2008年2月16日,在北大校友春节联谊会结束时,王书瑶、燕遯符等6位右派校友,向校长许智宏批评校方对反右遗案的维权诉求置若罔闻,要其正视受害者的道歉和索赔的呼声。许校长说:没有上级指示,我们什么也不能干。他表示会积极向党委反映。之后,杳无音信。
   
   
    2009年2月14日,在北大校友春节联谊会结束时,王书瑶等7位右派校友问新任校长周其凤,是否看了联署的上访信(已在月前送到校长办公室)。周校长说,没有收到。纪增善随即递上信。周校长收下后,不看,不表态、不交谈,迅即离去。
   
   
    旧债新伤又一年
   
   
    2010年2月26日,王书瑶老师来电话邀我参加次日的校友春节联谊会。
   
   
    27日上午9时半,我来到北大农园餐厅,500来位老校友欢聚一堂。主席台坐满校友会负责人,均为前任校领导,有人正在台上宣讲老年保健常识并推销保健品。
   
   
    自1957年以来致力宪政民主研究的王书瑶(原物理系1955级学生右派分子)悄悄告之,带着“右派冤”纸牌,要挂在胸前向校长请愿。他把关于选举的论著(20万字),送给大家。王国乡(原中文系新闻专业22岁学生右派分子)仔细阅读,赞赏有加。他与林昭同班,在1957年“519”民主运动中,创办《广场》杂志,而被打成极右分子,送到茶淀、团河劳改农场10年,在繁重的劳改中患了肺结核,劳改单位不给治疗,右肺坏死,只剩下左肺呼吸,生命垂危,侥幸活下来;后因刻苦研究数量经济学而成果卓著,1979年以后,他从河南老家基层逐步提升,直至到北京经济学院担任教授。
   
   
    张效政(原物理系19岁学生右派分子)指着校刊《北大人》报道当选“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的已故科学家蒋筑英(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他作为蒋筑英的同学感慨道:我们物理系1956级有47位同学成了右派分子,为全校之最,成为院士的也最多。我问其缘由。他说,当时要发展科学技术,物理系的录取考分最高,汇集全国的高考尖子,还招收不少调干生,这些调干生都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愿在仕途发展而来上学,他们平时议论政府部门存在的弊端,引发低龄学生关心时事,在1957年整风运动提出意见,切中时弊而被打成右派分子。同班的调干生章鹏,因谈论原在上海市公安局参加“三反五反”运动中存在的问题,和别的同学一起被打成右派分子。
   
   
    他说,我和其他右派分子被送到北京玻璃厂(劳改场所)劳动考查,其中章鹏和任大熊(因翻译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而成右派分子)随意说起还不如乘外国轮船出国而被告密,被公安局带走,被以企图逃往国外的罪名判重刑。次年29岁的章鹏,在茶淀劳改农场自杀,遗下妻儿老小;1970年任大熊被判处死刑,执刑时被割断喉管;在玻璃厂劳动的黄茂兰(气象系)、孙贤义(物理系)等自杀。北大的右派分子在文革期间被判处死刑而枪杀的现已知7人,1979年均被一纸通知书“改正”,但却未获彻底平反昭雪和没有任何经济赔偿而不了了之;还有不少自杀和病故的。
   
   
    张效政后在北京密云县东智铁矿,在高温和井下劳动4年,后在北京市二轻局属下的聚友实业公司工作并退休。现已72岁的他,近年向校方多次上访维权无果而伤感道,我是看不到反右翻案了。
   
   
    旧债新伤又一年
   
   
    近年来,北大右派校友幸存者们几经周折,已收集到右派分子名录311人,其中教员27人(官方的总数为800多人,又有为千余人),其大部分已经故去。其中被枪杀者:林昭(中文系)、任大熊(数学力学系助教)、顾文选(西语系)、沈元(历史系)、张锡锟(化学系)、吴思慧(物理系研究生)、黄立众(哲学系);袁植芬(生物系)被判死缓后死於狱中;劳改时自杀者:林国策(物理系)、郑光弟(化学系)、敖乃松;在劳改农场饿死者:陈洪生(历史系)、黄思孝(物理系)、朱祖勋、刘奇弟(绝食而死);在劳改农场病死者:胡嫁胎(西语系教授)、王信忠(数学系助教)、肖其中(西语系)、刘智平;刑满后自杀者:贺永增(西语系);加上前述自杀者章鹏、黄茂兰、孙贤义,已知非正常死亡23人;右派学生的死亡率是同期普通学生的5倍以上。物理系学生总数1425人,其中右派分子127人,占8.9%(1954级高达16%);大大高于毛泽东所说:“1、2、3%”,也高于中央要求“不超过5%”的指标。
   
   
    校长逃避 不敢露面
   
   
    10时20分,王书瑶和王国乡胸前戴着白纸黑字的“右派冤”走向主席台。李安模(校友会副主任、原副校长)说,过一会周校长来了你们再戴上吧。王书瑶回到座位,耐心等待,却迟迟不见校长到来。一会儿,校友会工作人员告知,周校长在市里开会。(图2-5)
   
   
    王书瑶和王国乡昂首并肩绕场数周,引起众人关注,会场气氛有些诡异(图6)。一位校友问:右派问题不是早就解决了吗?王书瑶答:只是被“改正”而没有“平反”,对我们的长期摧残和株连家属,没有说法。有人大声说:在这里请愿没用,应该到中南海门口或者公安部门口去请愿。(图7-9)。不少校友纷纷围上来,问长问短,表示同情和支持(图10)。
   
   
    我把“右派冤”纸牌分送几位右派校友佩戴,均被默默回绝。86岁的徐梅芬(原大公报社国际部记者右派分子)说,为了不影响女儿则不能拿着“右派冤”(图12)。只有82岁的杜光(原中央党校教师右派分子)欣然接过“右派冤”与王国乡合影(图13)。1948级的校友王运增(非右派但在“文革”时成为“反革命分子”)主动拿了“右派冤”合影(图14-16)。
   
   
    午餐时,校友会工作人员又告之,周校长在外地开会,不来了。这次校友会,校长没有露面。
   
   
    没有了对手,没有对话渠道,回到座位的王书瑶有些茫然。我说,主席台上的王学珍是上世纪80年代我就读法律系时的校党委书记和中央候补委员,你去向他说说吧。王书瑶说:“他不在位,说了没用,连一个在职的副校长、副书记都不来。”他很失望。我说,去年周校长被你们吓跑了,今天可能被你们吓得不敢来了,这说明你们理直气壮,强大啊!
   
   
    王书瑶说:尽管反右运动是党委领导的,但是,开除学生和送去劳教,是由校方行政部门办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任校长,有责任赔礼道歉;校方应该公布右派分子名单,及其被判刑、被处决、病死或饿死在狱中者,劳动教养者,要对历史有个交代。
   
   
    主席台上的原副校长沈克琦(89岁)当年同情右派,在1958年物理系处理学生右派时,王书瑶在年级对证材料之后,被带到系主任办公室,系主任禇圣麟严厉地说:“根据你的表现,决定对你劳动教养,你同意吗?”还要王写劳动教养“申请书”。在旁的系主任助理沈克琦说:“你去好好改造,还是有前途的。”近年,沈克琦查阅历史档案,抄录并统计物理系的右派分子共为155人名单(其中教员8人),逐一编入《北大物理九十年》(内刊)。这个数字经由王书瑶在网上公布,产生影响,校方不再让沈克琦查阅档案了。
   
   
    会议结束时,原物理系右派学生博绳武(当年16岁)、燕遯符(当年19岁)、王书瑶(当年21岁)怀着感念之情,围着沈克琦合影(图17)。
   
   
    北大精神是火种
   
   
    由北大四代学子所著回忆录《梦萦未名湖》,北大出版社因迫于官方压力,把一些右派校友写的和写反右派运动的相关文字全部删除,将书中最重要的灵魂,最有价值而发人深省的部份切割了。有关北大引为骄傲的林昭的文字全部被删除,即使删除了官方的敏感文字,该书仍不能出版,最后将已发到印刷厂的书稿追回“重审”,审查了两年仍无结果。历尽挫折,不久前,该书在香港出版,社会反响很好,人们奇怪,这样的好书,为什么不能在北大出版?
   
   
    任彦芳(中文系1955级非右派学生)指出:“这是由于民主与科学精神如今在北大已不复存在,权贵集团文化专制者视民主自由为敌。然而地火在运行,北大不死。为了记录这段悲壮的历史,让更多的北大校友看到这部书,北大校友将集资在大陆自费印此书,赠送北大,以保存北大精神,薪火传承。我相信这部北大校友的血泪之作,定会在我国阳光下正式出版。”(图11,任彦芳向王书瑶<物理系1955级>表示支持)
   
   
    依法维权 时不我待
   
   
    我在张效政的桌上看到由其在北京玻璃厂(劳改场所)的难友刘时衡(原数学系助教右派分子)赠送的《沧桑岁月》(反右回忆录)。经他提示,我到会场的另一头去索书(图18)。一位老校友得知我的来意和名字,说是读过我的反右维权文,热情地把我介绍给身旁的校友。这位校友取出《多面人生》(反右回忆录),说是原本要送给俄语系图书馆的。我收下发现,他原是俄语系二年级学生右派分子朱汉生(图19)。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