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小龙女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作者:闵良臣 发布时间:2010-4-17 0:51:24
   共识网 >> 历史解读 >> 闵良臣: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自互联网普及一来,新词层出不穷,其中一个词叫“愤青”。愤青,本来有年龄时间限制——往往指“小青年”段。可后来人们发现,这个世界上,“愤青”一词并非专为年轻人设计的“头衔”,而只要符合“愤”的标准,都可送上这样一顶“桂冠”,也不管其青与不青。于是,仅就我所知道的,像画家陈丹青、北大教授李零等都获得过这个“称号”。而在自己眼里,“愤青”也并非什么贬义词。至于网上称之为所谓“左愤”们,在本人看来,简直不值一提,故不在本文所议范围之内。
   
   其实,可以称得上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两个“愤青”,一个是鲁迅,另一个是胡适。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鲁迅“愤青之语”多多,别的不说,单说有教授就认为鲁迅不该在《狂人日记》这篇小说中说他在灯下翻看中国历史,居然从字缝里看到的,满篇都只写着两个字,这就是:吃人。是啊,一部中国历史,怎么可能说只会是“吃人”二字呢?可这位聪明的教授忘了,鲁迅这是在写小说。这是一种艺术。艺术是允许夸张的,甚至有时夸张到天上去都可以,且不说鲁迅这种艺术还恰恰是建立在中国人真实的感受之上。别看19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美国属于“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可如果有哪个小说家当时也像鲁迅这样,说他翻看美国历史,从字缝里看到的也只有“吃人”两个字,那就不是艺术,而是胡说了。另外,尽管我们的时代与鲁迅所处的社会多少有些隔膜,但只要看看鲁迅当年这篇诅咒中国历史的小说出来之后人们的欢欣程度就不难明白,鲁迅这句“雷人”的话绝非无的放矢,而是建立在真实的无数“吃人”的中国历史大背景之上。
   
   鲁迅不说了,这里要说的是胡适。如果要说“愤青”的程度,并且还非要作个对比,那么,在本人看来,无论鲁迅对中国传统文化是如何诅咒,乃至要废除汉语,都不及胡适的深度。可以说,若是仅就一个中国人而言,依自己的孤陋寡闻,再没有什么人比胡适的话更“雷人”的了。难怪从互联网上看到,当有人读了胡适的《信心与反省》后,也“惊异于‘愤青’原来这么有历史”。
   
   那么,胡适又说了什么呢?胡适有这样两句语录,一句是:“中国不亡,是无天理。”另一句:“今日的大患在于全国人不知耻。”别的一切不说,只从这两句话中,即可体会出胡适当年对中国有些传统文化尤其是对中国政府乃至中国社会是何等失望,而胡适说这两句话——特别是说头一句话时,大约仍可看作“愤青”的年龄(不过30岁)。当然,就是在说过这句“中国不亡,是无天理”的话后又过了十几年,已过不惑之年的胡适依然不认为有什么不该,只稍作了一点解释。所以说,按现在“标准”,胡适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个“老愤青”了。
   
   闲话少说,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像胡适这样有理性之人,为什么会说出即使在今天也要被看作是“愤青之言”的“雷人之语”。
   
   先说一九三四年六至七月,胡适一连作了三篇“信心与反省”,即《信心与反省》、《再论信心与反省》、《三论信心与反省》。在本人看来,中国的统治者乃至中国社会,什么时候真正读懂了胡适的这三篇文章,什么时候才能有大进步。而胡适这三篇文章,一言以蔽之:“我们的民族信心必须站在‘反省’的唯一基础之上。”可见,没有反省,也就谈不上什么民族信心。像摩罗这种二十年前的所谓“民间思想家”,今日忽然搞什么“转型”,高喊“中国站起来”,真让人觉得好笑。
   
   上面所举胡适那两句雷人之语,恰恰在《信心与反省》一文中都可读到,我们现在即使把它专门挑出来说,也算不得怎样地“断章取义”。只因要堵一堵那些“五毛”、“左愤”们的口,来比较完整地看看在这两句话的前后胡适是怎么说的:
   
   “可靠的民族信心,必须建筑在一个坚固的基础之上,祖宗的光荣自是祖宗之光荣,不能救我们的痛苦羞辱。何况祖宗所建的基业不全是光荣呢?我们要指出:我们的民族信心必须站在‘反省’的唯一基础之上。反省就是要闭门思过,要诚心诚意的想,我们祖宗的罪孽深重,我们自己的罪孽深重;要认清了罪孽所在,然后我们可以用全副精力去消灾灭罪。寿生先生引了一句“中国不亡是无天理”的悲叹词句,他也许不知道这句伤心的话是我十三四年前在中央公园后面柏树下对孙伏园先生说的,第二天被他记在《晨报》上,就流传至今。我说出那句话的目的,不是要人消极,是要人反省;不是要人灰心,是要人起信心,发下大弘誓来忏悔;来替祖宗忏悔,替我们自己忏悔;要发愿造新因来替代旧日种下的恶因。
   
   “今日的大患在于全国人不知耻。所以不知耻者,只是因为不曾反省。一个国家兵力不如人,被人打败了,被人抢夺了一大块土地去,这不算是最大的耻辱。……一个国家有五千年的历史,而没有一个四十年的大学,甚至于没有一个真正完备的大学,这是最大的耻辱。一个国家能养三百万不能捍卫国家的兵,而至今不肯计划任何区域的国民义务教育,这是最大的耻辱。”
   
   胡适虽然并不把一个国家兵力不如人,被人打败后,还被人抢夺了一大块土地算作最大的耻辱,可读胡适日记发现,他之所以能说出像“中国不亡,是无天理”、“今日的大患在于全国人不知耻”这样的愤青之言雷人之语,与“一个国家能养三百万不能捍卫国家的兵”这种奇怪的现象又有着很大的关系。
   
   远的背景不说。且说从2010年3月下旬到4月上旬初,央视十频道《探索•发现》栏目播出一部历史纪录片,题为《燃烧的黄龙旗》,共十集。可以这样说,不分国籍,不分种族,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知识,只要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观看此片,都不难明白堂堂一大国之所以会被弹丸小国打得“满地找牙”,也不难发出像胡适那样“中国不亡,是无天理”的感叹。然而,签订一次次丧权辱国条约,甚至战败于八国联军(慈禧实则向十一国宣战)后,列强们竟要我们赔偿4.5亿两白银,还说:“中国四亿五千万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按说,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啊,只要稍有一点羞耻之心稍有点正义感的政府,在不得已回电“应准照办”之后,也应该学习两千多年前的那位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发奋图强,报仇雪恨。然而,历史告诉我们的是:满清政府毫不知耻。
   
   当然,只是清政府吗?民国政府、国民政府,乃至后来的什么政府,表现得又如何呢?
   
   我不知道现在的中国人在日本人面前是如何表现的,可我想得出,日本人打骨子里一定瞧不起中国人。别看直到今天,中国人嘴一张,还是“小日本”,甚至干脆说他们就是中国的“种”。然而,人家早已脱胎换骨,甚至还很可能改变了自己的某些基因。人家肯学习肯模仿,真正是“谁说得对就照谁说的办”。明治维新,人家发现自己不如人,干脆“脱亚入欧”,尤其在政治制度方面几近“全盘西化”。就连书报检查,也是仿照西方民主国家的新闻制度,于1869年就废止了预防检查制。就这一点而言,比我们已经先进了近一个半世纪。而我们呢,几个当时的“左愤”们却坚持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说白了,就是要拒绝人家的先进政治制度,只想学一点科学技术。有苍天作证,就这八个字,注定了中国必败!大清必亡!电视片中一再向人们诉说,前方将士流血牺牲,紫禁城的慈禧却在大办寿宴,真个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日本的皇妃拿出私房钱捐款买军舰,中国的西太后却挪用天文数字的海军军费建造她游玩的御花园。我不相信宇宙背后还有一个什么至高无上的神,但我相信,即使有这么一个神,也一定会站在日本一边。
   
   可怜就可怜了那些将士们,他们不知道,从自己生下地那一刻起,就没有人的尊严,只能是“大清国”的奴隶;他们更不知道,他们所看到的“大清国”其实早已腐朽烂透,他们的生命随时都可能因为腐败无能的朝廷和落后的政治制度而消失。
   
   可怜就可怜了中国人民!据《燃烧的黄龙旗》第九集片中解说,日本军队不费吹灰之力占了旅顺口后,日军大本营为了给满清政府足够的教训和震慑,旅顺占领军四天之内只干了两件事:屠杀中国男子,凌辱并屠杀中国妇女!就这样,中国两万多和平居民失去生命。不仅如此,在之后的50年内,这一惨相不断在台湾、济南、南京以及二战时中国所有沦陷区内复制、上演、升级。面对这一次又一次奇耻大辱,一朝又一朝的统治者仍不思改革政治制度。我们在观看上世纪四十年代拍摄的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时,不仅像剧中主要人物张忠良一样根本感觉不到后方的“抗战气氛”,而且还在剧中人物手中的报纸上不也同样看到赫然印着“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大标题吗!这除了无耻除了腐朽烂透,又能作何解!
   
   进入二十世纪,中国的恐日心态依旧很严重,从国民到士兵,从士兵到将军,再从将军到蒋总统。其中虽也有可歌可泣,然看了之后也只会让人感到心酸。别的不说,我们来看看胡适在他的日记中都记下了什么。
   
   1931年9月19日,也就是九•一八之后的第二天:
   “今早知道昨夜十点,日本军队袭攻沈阳,占领全城。中国军队不曾抵抗。
   “午刻见《晨报》号外,证实此事。
   “此事之来,久在意中。八月初与在君都顾虑到此一着。中日战后(闵按:指1894年甲午战争),至今快四十年了,依然是这(样)一个国家,事事落在人后,怎得不受人侵略!”⑴
   
   1933年3月2日:
   “……晚上到张学良将军宅吃饭,他说,南淩已失了。他说,人民痛恨汤玉麟的虐政,不肯与军队合作,甚至危害军队。……
   “我忍不住对他说:事实的宣传比什么都更有力。我们说的是空话,人民受的苦是事实,我们如何能发生效力?最后[好]是你自己到热河去,把汤玉麟杀了或免职了,人民自然会信任你是有真心救民。
   “我对他说天津朋友看见滦东人民受的痛苦,人民望日本人来,人心已去,若不设法收回人心,什么仗都不能打。
   “……
   “张将军只能叹气撒谎而已。
   “国家大事在这种人手里,那得不亡国?
   “十几年前,我曾说,‘中国不亡,是无天理’。今日之事,还有何说!”
   
   再看3月4日:
   “今日下午三时,在后援会得知日兵已入承德,汤玉麟不知下落,人民欢迎敌军。
   “自朝阳到承德凡二百英里,日兵孤军深入,真如入无人之境。……”
   
   3月5日又记:
   “昨日进承德的日本先锋队只有一百廿八人,从平泉冲来,如入无人之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