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小龙女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刘峰 杨时旸 
   
   “山下黄金”的故事自1945年日本投降后,一直在民间流传,在“传说”与史实之间一直没有得到学界和官方的澄清,美国作家西格雷夫夫妇用了18年的时间收集资料,追踪案件,终于获悉这批价值被认为有上万亿美元的财富的去向。

   
   这本叫做《黄金武士》的书一出版就引起轩然大波,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目前中译本已经上市,书中披露的史实史料令人震撼。部分学者自动加入到对“黄金”的研究中。《财经时报》根据书中提供的线索,走访了大量的专家、学者,并采访到该书作者及组织编译者,试图揭示出故事背后的隐秘。
   
   史上最大黄金掠夺秘闻
   
   一笔巨大的不可思议的财富,在二战期间被日本从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掠夺,并在二战之后,从日本人手中转移给了美国政府,成为美国以某种隐秘方式限制异己势力发展的政治资本,甚至是国际金融市场无与伦比的一股搅局力量。
   
   尽管日美两国对这笔财富一直否认,但最近一本由对外翻译出版社出版、名为《黄金武士》的书,却让它重新成为搅动整个世界的话题。
   
   如果书中所列“传闻”或“史实”确有根据,那么这笔财富将可能达到惊人的数以万亿美元之巨,考虑到目前全球GDP总和不过40万亿美元,那么理论上讲,能够掌控和利用这笔财富,美国将可以不止一次而是十余次买下整个世界。
   
   书中推断,二战之后,日本利用这笔财富与美国政府达成秘密协议,从而获得了美国政府的信任和支持,并为自己战后的发展赢得喘息之机。
   
   1945年二战结束,美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日本已濒临破产,整个国家一贫如洗,然而不出20年,日本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济神话,对于日本的这种迅速崛起是否利用了掠夺来的这笔巨额财富,已开始引发人们的种种猜测。
   
   真相究竟是什么?这笔财富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具体数额又是多少?是否真如描述的那样像天文数字般巨大?日美之间又是如何联手利用和操控这笔财富?所有这些问题,尽管本报记者进行了大量走访、查证,但结果都仍然是令人困惑的。显然,这是一个应当动用国家力量加以探究的课题。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国内一些民间人士已开始就这笔财富向日本发起一场新的索赔运动。然而,现在的问题还不在于这场索赔运动最终能否成功,而更在于,如何阻挡某些国家利用这笔财富,通过全球金融市场,操纵全球经济及政治体系,从而达到破坏发展中国家“和平发展”的愿望。
   
   一次民间的集体认定
   
   “绝对是存在的。要不然日本为什么能在战后迅速富裕起来?”国内著名对日索赔人士、“历史、人权、和平基金管理委员会”总监事王选这样肯定地对记者表示。这位被认为足以令整个日本颤抖的中国女人坚决地说:“战争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就是屠戮生命?控制财富才是最重要的。”
   
   王选说,以前她到日本人家做客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日本人家里的中国古代艺术品。“这些艺术品不排除有购买的,但是很大一部分我相信是侵略中国的时候掠夺的。”在从事细菌战诉讼的8年时间里,她去过的很多日本老兵家里都发现有精美的外国珍贵文物。
   
   曾代理首次中国劳工集体诉讼案的律师孙靖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居住在美国的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会长丁元,在越洋电话中依然激动地说:“这笔财富是绝对存在的,我碰到过日本人去菲律宾旅游时偷偷地去寻宝。”
   
   据丁元掌握的资料,菲律宾的华文报纸《商报》的发行人余长根亲眼目睹过掘宝事件,同时,香港索偿协会会长吴溢兴组织二战期间受到掠夺的机构和个人,10年来不断在向日本政府追讨。当年日本军队抢劫后,三菱银行等日本银行开付的白条和没有价值的军票,许多人手上都还有。
   
   《财经时报》联系上《黄金武士》作者西格雷夫夫妇,他们向记者展示了他们通过18年的追访,找到的数以千计的文件和对当事人数千小时的采访。
   
   他们发现了日本二战期间的“金百合”计划,并发现了175个日本“皇家藏宝金库”中的一个隧道的地图。西格雷夫夫妇发现的这个藏宝库地图,上面标明了这个藏宝库藏下了价值777万亿日元(按1944年汇率计,约为194万亿美元)的财宝。当然西格雷夫夫妇也表示,当时藏宝人为了迷惑世人,在相关数字后面多添或少添了两个零,这就使得具体财富数额变为更大的迷团。
   
   关于这笔财富具体的历史证据,便是1975年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从其中一个藏宝库运出了价值约80亿美元的金砖”。
   
   “政府的缄默丝毫不能否认这个事实的存在!”西格雷夫夫妇告诉《财经时报》。
   
   中国经济可能被摧毁?
   
   虽然这笔“黑金”的精确数字目前尚无法估计,但记者所接触的绝大多数学者及专业人士都认定书中这笔“黑金”肯定是存在的。
   
   作者在书中提出“一个藏宝点就发现有大约价值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财宝”,对于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的专家曾刚表示,“这个数字太庞大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黄金武士》的作者认为,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日本人非常系统地打劫的都是“拥有数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
   
   仅以中国为例,“八国联军”打劫的不过是中国“皇家”的部分财富,而对民间财富几乎未动。但日本不一样,从皇宫到民间,甚至各种存在于中国、控制大量财富的黑社会组织,几乎全部被日本洗劫一空。因此,这笔财富之巨大,完全可以想象。
   
   西格雷夫夫妇认定的另一个事实是,这笔钱目前被美国政府秘密掌控,而且是用它作为颠覆所谓“共产主义政权”的政治基金。这种“非赢利”的目的,到底应当如何认识它的危害性,或许值得所有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高度关注。
   
   对于这笔数目庞大得难以计数的“黑金”,尽管更多的人认为“理应归还受害国”,但国内一些金融专家却有着更为实际的想法。
   
   “从目前来讲,期待日本主动归还财物,可能还不大现实,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注意的不是归不归还,而是应该弄清这笔巨额财富的存在对于世界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政治局势会产生什么样的重大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融学者表示,“冷战结束后,发生在各个弱小国家的金融危机,都已证明,一笔足够巨额的‘热钱’,足以摧毁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从而使其部分甚至全部丧失经济主权。”
   
   曾刚表示:“中国目前的GDP大约是13.6515万亿元人民币,而2004年整个世界的GDP加在一起,也才只有40.8万亿美元,那么可想而知,不夸张地说,这笔黑金是足可以买下整个世界的。”
   
   另有专家分析说:“如果美国想利用这笔钱赢利,那么我们可以出台一些相应的措施,使他们的赢利空间消失,从而避免经济受挫。但是,如果他们以非赢利的目的将这笔‘热钱’输入某一个国家,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典型例证。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笔‘黑金’决不仅仅是经济领域的事件,而更牵扯到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的安全。”
   
   摘自《财经时报》)
(2010/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