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小龙女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1,汉朝

   张敖,给刘邦,吕雉作女婿,其是也不一定是一件开心的事。史记上也说,刘邦经常给这位女婿大人脸色看。闹到最后居然还能牵涉出一件刺刘大案。当然了,书上说得的是张公子手下的马仔策划的,不关张公子的事。不过呢,依常理推断,这种概率是不太可能的,史实的真相历来都未必和史书记载一样。但是有一点,张能避过汉初对异姓诸候王的大清洗,平安得以善终。倒是得益于他老婆鲁元公主不少。至于书上说后来他的女儿嫁给鲁元公主的哥哥汉惠帝是乱伦,那得看你怎么看了。名分上当然可以这么说,但在血缘上来说,这个女儿是他别的姬妾所生,谈不上什么三代以内近亲不能结婚的事情。顺别说说他老爸张耳,别看也是秦末汉初的一大牛人,想当年也是靠吃软饭发家的,这一点上父子二人倒是不相伯仲。
   
   2,新朝
   王莽同志的姑娘,其实算起来是汉朝的皇后,汉平帝的小媳妇。如果一定要说新朝驸马,那就只能算是英年早逝的汉平帝了。这也是一个倒霉孩子,九岁即位,十四岁就挂了。两口子大婚那年,男十四,女十五,而且结婚一年都不到,小熊估计连房都可能没有原过,不过古人发育的早,也很难说。以前还有这么一个故事,说刘秀就是平帝的遗腹子,当然信不信就在于你了。谁能料到,新朝建立,王皇后一眨眼的功夫又变回了公主,可惜平帝早夭,不然从皇帝变成驸马这么有型的好事可就轮到他了。
   
   3,隋朝
   宇文赟,这位北周宣帝的皇后之一杨丽华就是杨坚同志的闺女,大体情形和上面那位汉平帝差不多,都是以皇帝早夭,老丈人篡了死女婿的帝位收场。不过总体来讲,这位宣帝活得可比小刘精彩多了。别看只活了二十二岁,经历的风流阵仗可说是不少,用周董的话说,那真是每天在宫里,舞动双节棍啊,哼哼哈兮了。端地羡煞旁人。由此可见北周皇室的身体素质之好,这种玩法也能撑到二十二岁,真要写个服字给他。
   
   4,唐朝
   柴绍,唐朝的驸马可真命苦。按理说,隋朝对他柴家算是不错了,可谁叫他老婆是李渊的女儿。老丈人造反,那得跟着。败了,就得丧命,成了呢,也注定要当一辈子老婆奴。而且据说他夫人平阳公主和寇仲也有一腿,绿帽子可就带上了。话说回来,虽说此人是善终,不过呢两个儿子命就不好了。一个罢官远徙,一个坐罪而亡,起因是儿媳巴陵公主的谋反案。这一家子,可说是成也公主,败也公主。
   
   5,武周
   武攸暨,太平公主的第二任丈夫。为什么不选第一任薛绍呢,那是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薛绍属于唐朝驸马,老武才是大周开国驸马。要是论资排辈,武攸暨应该叫武则天姑妈才对,又娶了太平公主。这个辈分可就有点乱了。况且娶太平公主是以自己本来的老婆被杀为代价的。加上太平是出了名的交际花,连亚鹏哥哥都受不了跑了,何况武攸暨呢,一起生活了20多年,真是情何以堪。
   
   6,宋朝
   赵匡胤的三位成龙快婿,左卫将军王承衍,左卫将军石保吉,右卫将军魏咸信本身在宋史里都有传,但要说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其实也谈不上。不过是因为他们各有一个好爸爸。王审琦,石守信,魏仁浦那是赵宋初年的三个大军头。这种婚姻,无间道的成分居多,爱情的成分估计是没有。当然结局包括子孙后代都不坏。宋朝在对功臣这点上,在史上较之前后各朝,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7,明朝
   重八哥有十六个闺女,按理至少可以有一打驸马。不过,小熊一个个打量下来,经过重八哥加上他儿子燕王两代人的不懈努力,几轮大清洗下来,最后得了善终的,寥寥无几。这里谈一个赵辉。重八哥最小女儿宝庆公主的丈夫。宝庆公主自幼是他哥哥成祖夫妇养大的,说是兄妹,实际上是称父女还差不多。阿辉本来不过是守金川门的小小千户,长得帅,好运来,摇身一变就跳了龙门。运气不错,家故豪侈,姬妾至百余人,享有富贵者六十余年,寿九十而终。便宜都让他一人占了,气死小熊了。
   
   最后一个,上次送了蒙古秘史之华筝,这次送靖哥哥。
   
   郭氏者,南朝人也。其先郭盛,号温侯,本宋之名将。父啸天,亦一时之豪杰。因事为当朝所嫉,故随其母李氏避走漠北,投太祖汗帐。拜哲别为师,有谋略,便弓马。更与公主从兄拖雷义结安达,相诩共托生死。 公主亦幼随诸兄习骑射,工诗书,慨然有男子气,常以不能易髻而冠为恨。睐郭氏之武勇,早属意焉。国初,太祖方欲一统漠北,王罕不附,率部来攻,事甚急。太祖语众将,先破敌者,当以公主妻之。诸将奋勇,一战破虏。事定,郭靖叙功为一等。太祖大喜,以自配金刀赐之,以示婚姻之盟。军中号为“金刀驸马”。翌日,驸马上表,请往南朝祭扫宗庙。上许之。公主本欲同往,奈何太祖不舍幼女,事遂寝。驸马南走,道遇异人,授以故宋武穆兵书并九阴真经数卷。驸马视若拱璧,日夜习之,自是技艺大进,韬略在胸。及归,适太祖征西,伐花剌子模。其都名撒马尔罕,城高百尺,宛若天堑。各军圜攻经年,竟不能下。太祖患之,使驸马为万夫长,往破之。驸马亦未有破城之法,时帐下有一侍妾黄氏,谏曰:“妾有一策,或可破敌”。驸马大喜,问曰:“卿有何计,但说无妨”。对曰:“妾本南人,吾国自受困于金已有百年,朝中文恬武嬉皆不以渡河为念,但令优伶之辈作干戈之舞,以欺天下。尝有一剧,名曰'直垂之击',演军伍故事。妾亦曾观,今说以驸马,或有裨益”。驸马曰:“善”。遂行鸟人故事,一战而拔撒马尔罕,名重天下。越数年,驸马背蒙投宋,节镇襄樊。有子一,名“破虏”,女二,长曰“芙蓉”,幼名“襄”。年岁渐长,驸马欲招故人子杨过为婿。彼不受。驸马奇之,问曰:“汝慕者,龙氏妇也。吾向闻人言,彼龙氏幕惟不修,尝与全真尹志平有染,恐已非完璧。吾女襄儿,自幼即与汝有肌肤之亲,况吾郭杨二家本世交。奈何今日不取明珠而徒慕敝履耳?”杨氏对曰:“彼失丹砂,吾断左臂,此正所谓天残地缺,佳偶天成。吾意已决,明公无复多言”。郭镇不解,询之左右,有一南海僧答曰:“昔日使君贪美色而弃公主于漠北,今日人亦弃公女似草芥。因果报应,循环不爽”。驸马默然,越数年,襄阳城破,驸马夫妇并死军中。后世负心人闻之,当以之自警。慎之,戒之。
(2010/04/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