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国人的生死观]
小龙女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的生死观

   中国人的生死观
   
   
   
   有一个很有意味的故事,黄昏,爷孙俩坐在山坡上牧羊,孙子问爷爷:“天天放羊是为着啥呢?”爷爷答道:“为了攒钱给你娶亲呀。”孙子问:“我娶了亲以后呢?”爷爷说:“生儿子。”“儿子长大了呢?”“放羊……”

   
   终当归空无
   
   这故事向人们叙说着一个走不出的可悲循环,这种循环,某种意义上恰恰象征着中国传统文化。传统中国的农业性质,决定了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人们相应的生活方式、思维特色及文化精神。
   
   日与夜的循环、月亮盈缺的循环、季节的循环、六十花甲子的循环(编注,中国历法中的天干地支,可拼出60个不同的组合。每60为一个循环,称为“花甲子”),以及朝代的更替循环,直接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的生命也是一种不断的循环,才会有“20年后又是一条汉子”的豪言,才会有愚公“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自负。
   
   循环生死观,确能带给人以宽慰,让人相信,后代子孙会将自己的血脉延至无穷,让自己的生命藉不变的基因保持下去。这似乎间接实现了人的“永生”之梦。但是,自身的必死,依然是每一个人心头抹不去的黑影。是啊,循环是有可能传递下去的──但,下一个循环的主角,不再是自己。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这是每一个民族都会有的发问。永恒被放置在每个人的心里,对永生的渴望,对超越今生的企盼,古今中外都不会例外。
   
   在古老的中国,对生死的追问稍晚了些,一直到汉末至魏晋之际,才成为一个时代的强音。那是因为,在那个战乱频仍、外辱内乱的世代,人口锐减80%,人命危浅,令人无法回避死亡。诗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唱出这样的生死咏叹调:“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艺术是现实的再现,因此,死亡自然也在诗歌中聚焦。这些诗抒发了人们对死亡的共同感受,从此千载传唱。
   
   从这些最初的,以生死为主题的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到,它所代表的中国人对生死的一个基本态度。这就是中国人对死亡的想象:“人死如灯灭”。死,在这里,完全等同于灭亡,让人全然没有指望。
   
   由于人心中那个“永远”的存在,人是不甘于像灯一样灭掉的。所以,中国人对死亡的另一基本态度,是把今生搬到死后。这就是中国厚葬传统的心理依据。死后的世界,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于是,人们只好按照生前的标准,安排死后的日子。
   
   于是,中国人就把生前的贵贱等级,照样移植到九泉之下。秦始皇驾崩之后,仍然要指挥浩大的兵马俑所组成的帝国军队。权贵们则要把生前的锦衣玉食带到墓中。最好笑的是北京大学考古系出土的平民墓葬,居然有泥塑的小型猪圈、鸡窝、磨坊……到了另一个世界,却仍准备接着过人世间的生活,这可真是“虽死犹生”啊!
   
   聪明的中国人明白,厚葬,一半是为了安顿死者,一半则是为了安慰活人。“安慰”两字,说穿了厚葬的作用。
   
   这样看来,“将今生搬到死后”,说到底没有意义,与“人死如灯灭”一样是绝望的。那么,中国人对死亡的超越,对永远的盼望能在哪里呢?
   
   历史的虚谎
   
   中国的文化人说,历史可以成为我们的告慰。
   
   历史差不多是中国人的宗教,是中国人心中的“永远”。中国有最完善的史籍,最丰富详尽的史料。“历史自有公论”、“历史自有公道”,似乎成了人们可以指望的审判──当下的是非成败只是一时,历史会作出盖棺之后的合理论定,还原每个人的本来面目!
   
   出于这样一种对历史的相信,文天祥留下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刘少奇死前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他们都把自己交给历史,由历史去评说。
   
   对今生的超越,也同样寄托在历史之中。早在春秋之际,《左传》提出了“三不朽”的标准,即,立德、立功、立言,也就是说,高尚的德行可以让人不朽,建功立业可以让人不朽,著书立说也可以让人不朽。这三不朽,都是历史中的不朽。
   
   中国文化这种对历史的信仰,可以看作中国的一种文明观、 一种宗教信仰情怀,同时也是一种方法论、一种人生态度、一种伦理态度。
   
   但是,如前后述,历史不过是“永远”的代替品。历史不是真理,历史带给人的,同样只是一种“安慰”,其实它并不能使人获得解脱,进入永恒。
   
   白居易的一首诗,就揭出了历史的虚谎:“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是啊,周公曾被人怀疑对周成王有不臣之心,周公最后用行为洗涮了这种流言;王莽曾以谦虚廉洁著称,但他后来篡位,真相毕露。若是他们二人早一些死掉,如何能证明周公没有夺位野心、王莽的谦恭只是他的假面目?历史又能怎么证明真正的人心呢?既然不能分辨人心,那么历史的公论又从何而来呢?可见,历史是有局限的。
   
   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也是同样,也只能在历史中起作用,也是虚谎的。时代变迁,德言功的标准也会改变。比如,当年为一块“三从四德”的贞洁牌坊而殉死的烈女,曾被乡里表彰一番,而在今天,这却成了笑柄。她们以身死的代价争到的“德”,谈得上不朽吗?
   
   由此来看,以上种种都不能解决中国人的“永生”问题。那么,中国人为永生所寻找的一切途径都堵死了,还剩下了什么?
   
   没有什么。只剩下无奈了。无奈,这才是中国人真正所拥有的生命观。
   
   心光的暗灭
   
   我们先来听听山鸣谷应般的无奈之声吧—
   
   苏东坡:“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刘希夷:“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沉和:“休说功名,皆是浪语,得失荣枯总是虚。”
   
   李白:“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
   
   张可久:“人生可怜,流光一瞬,华表千年。”
   
   王羲之:“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王勃:“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曹雪芹:“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寻不到出路,找不到突破,人们最终向死亡服输。“无奈”,其实是放弃抗争。古人说,不可抗拒谓之天,无可奈何谓之命。孔子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而庄子干脆将无奈进行到底,化作黑色幽默:“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庄子竟把这种无奈当成旗帜举了起来,看,无奈并且安于无奈,是最高的德行呢!
   
   这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让人躲进“瞒”和“骗”里,自欺欺人。瞒着自己,让自己忘掉“永远”,好不被那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永生问题困扰。用历史,用三不朽,用光宗耀祖,用功名利禄,填充那个上帝留在人心中的空洞。
   
   “无奈”之下,导致了各种不同的处世态度。有人无欲无争地遁世,如王维“晚岁唯好静,万事不关心”;有人俗气冲天地入世,“举世尽从愁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有人一了百了,如鲁迅“赶快收敛,埋掉,拉倒”;有人及时行乐,“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我们明天就要死了”;有人疯狂聚敛,如严监生咽气前还念念不忘熄掉一个灯芯来省油;有人玩命浪费,如隋炀帝荡尽举国财力。
   
   圣经说,你里头的光若是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的大呢!
   
   请听这声音
   
   被滚滚红尘搅得躁动不安的国人,如同被利益长鞭驱策的陀螺一样,无法停止狂转。贫苦者自生自灭,少有呼吁关怀的声音;富有者一掷千金,比“临潼斗宝”有过之无不及。
   
   为他们没有明天,所以糟蹋今天!因为他们不相信“死后且有审判”,故而生时,便为一己私欲任意妄行。
   
   中国传统的生死观,被历史,也被今天的现实宣告死亡。
(2010/04/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