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小龙女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作者:吴稼祥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学术与争鸣 发布时间:2009-7-27 12:15:07
   
   在人类历史,民族历史,以及个人历史上,总有些日子很光荣,像勋章一样,悬挂在每年发行的年历上,印刷的,或手写的;还有些日子很受伤,像伤痕,刻在历史的树干上,或隐藏在历史的骨骼里,每遇刮风下雨,就会隐隐作痛。当然还有些日子很幸福,也有些日子很痛苦。对于每个海内外的中国人(当然包括藏族人和维族人)来说,3-14,7-05,与鲜花美酒无关,那是两个让人心痛的日子,一股戾气冲出地狱之门,携带着死神和毁灭之神,所到之处,花木摧折,玉石俱焚,被打碎被烧焦被砍断的,不只是汽车,商店和肢体,还有许多生活计划和人生美梦。这两个日子没有让任何人受益,只让所有人受损,切身的,或心理的。

   
   这是两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但悲剧对于人类的进化并非毫无意义。悲剧像历史路标一样,把未来指向远离自己的地方。曾经泡在血海里的欧洲各民族,如今在议会里一边抽雪茄喝咖啡,一边高谈阔论;而曾经和睦相处的中国的某些民族,反而跑上街头,手里拿的不是雪茄,而是凶器。从这里能悟出点什么东西呢?我所能想到的,就是民族不是当代世界不可解决的政治难题,有民族问题的地方,通常都是个治理问题。从民族角度看,治理有三种情况:一是一个民族多个治理体(完全自治的治理体就是国家),二是一个民族一个治理体,三是多个民族一个治理体。
   
   如此叙述可能不太好懂,不如打个比方。我们把治理体或国家比作装汤圆的碗,把民族比作装在碗里的汤圆。如果碗小汤圆大,一只碗就装不下一个汤圆,结果,一个汤圆就被切成若干小块,被分别装在好几只碗里,这些“碗”,在中国先秦被称作“国”,在古希腊被称作“城邦”(这种状态可以称为“一族多国”)。神圣罗马帝国崩溃后的西欧进入民族国家时期,差不多是一只碗装一个汤圆,也就是说,一个国家治理一个民族,是“一族一国”。中国的秦帝国以及后来处于统一状态的各个皇朝,西方的罗马帝国,欧亚大陆上的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帝国,还有后来的美利坚合众国,碗都非常大,每只碗里都装了许多汤圆,也就是说,每个国家都治理了好多民族,这是“多族一国”。
   
   治理有两种基本状态,一种是民主治理,另一种是非民主治理。从历史情况看,民主治理比非民主治理更有利于多民族和谐平等相处,更少引发冲突甚至战争;更可能用选票而不是用枪炮解决冲突,更愿意在议会里唇枪舌剑,而不是在街头上剑拔弩张;它更像一座花园,而不是一个铸造车间,不管怎么说,花园比车间肯定更有利于保存各共处民族的文化特性,因为,民主治理崇尚多元,非民主治理强调一元。
   
   遗憾的是,民主治理像景德镇的清花小瓷碗一样,是政治制度安排中的奢侈品,它不仅难做,而且易碎,并且,还有一个从“小碗”到“大碗”的渐进制作过程。它一开始只适合治理一个几万人的小政治体,规模大小取决于公民大会广场能否装得下所有公民,比如雅典,超出这个规模,碗就碎了,无法治理。就因为这个缘故,古希腊城邦被亚历山大的铁蹄踏破后,1000多年没有民主的消息。这是民主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阶段,“小碗民主”阶段,或者叫做“一族多国”民主阶段,如果你懂些民主理论,自然知道它就是“直接民主”“或“广场民主”阶段,亚里士多德,孟德斯鸠,卢梭和马克思,实际上都是“直接民主”的崇尚者。
   
   不过,人类政治体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小碗阶段,“小碗”既不稳定,也没有力量,在古希腊治理结构遭遇到自身不可克服的危机之后,马其顿帝国和罗马帝国一下从小碗跳到了比大碗还大的碗——“海碗”,人类远没有发明治理海碗的民主技术,因此,在专制和战争中徘徊了十几个世纪后,英国人率先发明了超越广场民主的“代议制民主”,这种“中碗民主”技术可以治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中等规模民族国家,但到了独立后的美国,遇到了新的挑战,美国规模超大,民族众多,即使实行代议制,也有个中央与地方主权分享问题,特别是民族自决与主权统一兼顾的问题,简单的代议制,甚至比例代表制,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此,美国人移植了在欧洲瑞士和荷兰培育起来的联邦制民主技术,把民主治理应用于人类从未尝试过的巨大规模和一国多族,从此人类便进入了了“海碗民主”阶段,也就是联邦制民主阶段。打了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傲慢的欧洲人才想到要拜自己的学生为师,运用联邦制民主技术来重新整合欧洲,于是有了欧盟。
   
   中国经济改革取得巨大成就,但政治改革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比经济改革要大得多,它要求我们同时制作民主治理的小、中、大三种样式。从消极的方面看,我们社会频发的群体事件,从6-28瓮安事件,到6-19石首事件,从3-14拉萨事件,到7-05乌鲁木齐事件,是治理方式落后于经济和社会变革现状的结果;从积极的方面看,这些事件又是新的治理结构行将临盆的阵痛。我们是做它的助产士,还是做它的堕胎医生,取决于我们爱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所有民族的深度。
   
   2009年7月20日
(2010/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