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長期以來,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政治制度的虛假性,已經成為人們街頭巷尾詬病的話題。「兩會」代表、委員不敢、不會督政、改政的表現,一直成為輿論抨擊的眾矢之的。
      
    張維慶、倪萍真與假對決
   

      今年三月六日《新京報》以《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為題,報道了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張維慶在討論發言時,說出「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的大實話,一石激起千重浪,迅即引發網民共鳴,不僅各網站網友跟帖一片叫好,官方主流媒體也紛紛轉載。然而,與張維慶相比,一些代表委員的議案提案一出,馬上又招致網民質疑,直呼「雷人」。如《中國美容時尚報》總編輯張曉梅提議,立法規定丈夫為妻子所做的家務活支付薪酬;陶然居的老闆嚴琦提議「關閉所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等無聊的題案。更為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位來自香港的委員說:「我要提一個建議。每次列席人代會的時候,聽政府工作報告,起碼有上十次的掌聲。其實政協的報告講得也很好,我也想鼓掌,但看到大家都沒有鼓掌,我也就不好意思鼓掌。我們能不能有個引導性的信號,鼓鼓掌表示一下贊同。」
   
      與此同時,全國政協委員倪萍在接受中廣和網易採訪時說自己參加兩會「從不添亂」。她以「愛國」為理由,說:「在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她認為目前這個階段,「要是你想不出比它更高的招,你就應該擁護。」
   
      倪萍類代表、委員如此「唱支山歌給黨聽」的虛假「雷人」語錄一出,立即導致輿論唾棄,網上惡評如潮,公眾群起發難,「只投贊成票的委員不合格」。但倪萍面對民眾非議,時隔一天,就出面回應說:「我腦子又沒進水」,「每年政協的表決,投贊成票的超過百分之九十,你能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委員都不合格?」倪萍如此底氣十足,充分印證了她的委員使命就是為官家護短與做假的,這也完全印證了張維慶揭露的官場假話連篇的真實。
   
      兩種聲音激烈的交鋒
   
      以上倪萍如此虛假言論,連官方網站都感到汗顏,其「雷人語錄」因遭炮轟,很快就被新華網刪除。此據網友曝光,中國網絡監管部門已向網站下達監控指令,其中一條就是禁止轉載或者發佈兩會文章時出現「雷人」、「雷議案」、「雷代表」等字眼,不用雷的概念定義兩會的相關內容。
   
      其實,在此之前,《羊城晚報》和《京華時報》等媒體都報道,不少地方官員對赴京參加兩會的代表或委員施加壓力,限制他們兩會期間的發言自由;有的官員甚至試圖讓兩會代表委員以雞毛蒜皮的小事干擾會議大方向。官方為回應全國「兩會」鋪天蓋地的「說真話越來越難」輿論共鳴,七日特別刊發了中新社幾位記者接受旨意,聯合撰寫的顛倒黑白文章《調查:代表坦言講真話不難講有建設性的真話難》。文中針對性極強地稱:走訪了近二十名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請他們就「作為一名人大代表,你覺得講真話難嗎?」發表見解。此文中寫到:「經對採訪結果匯總梳理,可以發現絕大多數代表認為講真話其實並不難,亦有代表認為並不存在難不難的問題。」文章被採訪者大都撒謊不臉紅地說「我們說的都是真話」,此中新社記者採訪稿迅即炮製,背景很深,鋒芒畢露,意在劍指眼下兩會內外出現「說真話越來越難」的強烈抗議。
   
      更為罕見的是,三月九日官方新華網特別轉發了《新京報》最新反擊文章《有幹部想說真話但不敢說》。該採訪文章針鋒相對地寫道:近日,全國政協常委張維慶發言時,對一些地方的用人不正之風、不講真話、難聽到真話的會風等問題逐一批析,見諸媒體後引發網民強烈共鳴,並為此採訪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牟新生。《新京報》問:你看到張維慶委員關於「官員說真話越來越難」的言論嗎,有什麼感受?牟答:看到了他的講話,很贊同,很有同感。《新京報》又問:真話少、官話多,這是為什麼?牟新生:……政治體制改革滯後,這是根本的問題。另一個也是中國幾千年的皇權意識作怪,官本位的思想太厲害了,一些領導幹部自覺不自覺就有這樣的想法。
   
      由此可見,今年「兩會」出現了少來自不同價值觀大本營的真假輿論兩種力量異常激烈的交鋒。
   
      代表、委員只會「三手」
   
      據財新網報道,記者為此有意去採訪來自基層的代表,認為他們會因熟悉民情,說出實話,但結果人家說:「我們是來學習的。領導講話,我們在會場上認真聽領導說,回去做好總結傳達,把事情做好就夠了。」而已故中共僵化元老王震之子、曾任中信集團董事長多年的太子黨王軍委員,則在被鳳凰網記者問到所關注的問題時,竟說「我是來聽一聽,來學習的。」
   
      此外,面對全社會普遍要求廢除「退休金雙軌制」,建立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強音踢爆兩會話題,代表和委員都三緘其口,逃避話題。據國內《信息時報》《提案取消「退休金雙軌制」?委員代表都「避嫌」!》文章中記者報道:儘管網民呼聲一片,呼籲兩會期間代表和委員們能為他們提出呼聲。不過,很多委員和代表知道這是一個客觀事實,但在面對記者的提問時,都稱「對此沒有研究」,或「這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婉言推辭,已成為本屆兩會最大「亮點」之一。
   
      由此可見,中國特色的代表、委員真面目已經暴露無遺。這就是民間一直譏諷的中共代表、委員只會「三手」,即:表決時舉舉手,聽報告時拍拍手,散會後握握手。
   
      代表、委員「兩不會」
   
      本來,憲法賦予人大代表、委員投票表決與監督語話權。然而他們卻只會木偶式的「被」演戲。這個問題的根本原因就在於,這些代表、委員產生的不民主性,正如民謠所傳頌的那樣「領導讓我當代表,乘坐軟臥去報到,住進賓館吃好飯,投下一張報恩票。」據媒體消息,今年「兩會」為了獎賞這些「從不添亂」的代表、委員,又賞給五千二百二十四名與會者手提電腦,三千四百四十七萬元的納稅人血汗就此化公為私。如此而來,這些代表、委員能不媚態答謝嗎?更何況官家御用待遇早已給他們包足了榮譽加鈔票的大禮包,他們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乘高級轎車,住豪華賓館,通吃免費大餐,又怎麼能靠這些人來為全國千千萬萬的弱勢群體與上訪百姓鳴冤代言?
   
      由於中國特色的代表、委員產生的內部「欽定」原因,他們所謂的「參政議政」只能是歌功頌德,而不會反思,更談不上監督、批評,甚至彈劾政府領導。所以中國人大、政協兩會也就必然出現聽從黨召喚的「只決不議」,或「只議不否」的局面。「不添亂」「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便是對他們不打自招地履行職責的本質揭示。因此,中共兩會代表、委員是「兩不會」──不會督政,不會改政。
   
   
    来源《争鸣》4月号
(2010/04/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