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江政论
[主页]->[新会员区]->[吴江政论]->[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吴江政论
·香港人民应理直气壮维护自己的权益
· 【巴黎】亚洲人权会议
·吳江:巴黎退黨義工遭襲 世界應警惕中共
·贺圣诞
·卜算子‘春’
·江泽民法西斯主义群体灭绝罪代表
·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中国民主党部通告 公审人民公敌江泽民
·吴 江 在世界人权日东南亚太五国人权会议上的发言
·吴 江 亚洲人权会议公告
·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开幕词
·在举办中共窃国暴政60年会上开幕词
·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军队国家化 国家民主化
· 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民族英雄 吉星文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告中国农民同胞书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巴黎人权广场上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千千万万个艾未未站起来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协和广场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十一世班禅喇嘛在哪里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为了自由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中共大使馆前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塞纳河畔人权之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热烈欢呼乌坎【一国两制】的新胜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余杰遭法西斯迫害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三权分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坚决声援烏坎贫下中农维权反恐斗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六四纪念与中国前景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 平 反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罪 己 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要罪己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启东民众伟大正义的抗议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强烈谴责江周死党继续践踏秦永敏人权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对中共山西当局绑架事件声明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会议-中国需要政治改革!
·吴江: 南周事件应汲取西单民主墙教训(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举办纪念赵紫阳逝世八周年(图)
·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六十三周年纪念活动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农民基本人权问题
·龙的精神就是自由的精神
· 中共必须罪己诏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对秦永敏和王喜凤的折磨和迫害
·启东民众为维护环境群起抗争
·钓鱼岛归属问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中共必须罪己诏”研讨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必须罪己诏
· 吴 江 心底无私天地宽
·吴江:纪念法轮功被迫害四周年
·在三民主义看中国研讨会上讲话节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巴黎继续展开海外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活动
·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开幕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对以【公投结束占中】的意见
·哀祭曹君
·哀祭曹君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联合国人权宣言66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和亚洲人权团体在巴黎纪念国际人权日
· 中国民主党等民运团体人士参加巴黎反恐大逰行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国共和党(欧) 关于六四难民刘卫国被
·中国民主党、中国共和党【欧】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8周年
· 唯有三民主义的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在纪念孙中山先生150周年大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国共产奴隶制必将垮台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地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 忆北京西单民主墙之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马克思的阶级、阶级斗争以及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早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已被西欧人民所反对所抛弃。
   
    一八七一年巴黎公社的街垒巷战、腥风血雨,死尸陈满街头的白色恐怖惨状已给欧洲人民特别是西欧人民的心灵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人们自然地接受了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斯坦和 考茨基的“和平议会道路”。特别是北欧人民,最早地实现了真正的社会主义,人们过着自由、民主、博爱的幸福生活。
   

    被西欧人民所唾弃的马克思主义的 这套暴力革命和阶级专政学说随后却被列宁搬去并发展了。
   一九一七年十月,狡诈的列宁以及由他领导的布尔什维克,用暴力推翻了“二月革命”胜利后所实施的多元化民主制度的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以无产阶级暴力专政手段实行血腥统治,列宁后的斯大林更以十分的疯狂、残暴、肆无忌惮地进行大屠杀、大清洗,千千万万个善良、正直、无辜的人们被害死在集中营、劳改场、古拉格里。
    然而七十四年后,这个以阶级、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邪教为理论指导的苏共一党独裁制度终于被“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苏联人民所瓦解,俄罗斯人民走上了“和平议会道路”,建立起自由、民主、人权的宪政民主制度。
   
    上世纪初,1912年,孙中山先生以其三民主义学说建立起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尽管共和国岁月蹉跎、道路坎坷、荆棘丛生,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终于在1946年11月召开了国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为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拨正了航向、开辟了道路。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打着马列的旗号,以农村包围城市、在苏俄共产党的支持下,以农民为主、武装暴力推翻了中华民国,继而于1949年中共在大陆复辟了中国专制独裁王朝,并运用阶级斗争这套邪教、比斯大林更疯狂、更残暴地进行血腥统治,奴役中国人民。
   
    毛泽东的所谓阶级,指的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指的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是指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
    而中国实际情况却完全与欧美不同,上世纪上半叶,中国仍处在以农业、小农经济为主导的农业国,仅仅只有几个数得上的资本家和少量的工人,根本形不成资产阶级,也谈不上工人阶级【无产阶级】,它们被汪洋大海般的小农经济淹没得几乎无影无踪,所以更谈不上中国是个资本主义社会了。
    既没有资产阶级,也没有无产阶级,中国哪来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呢?
    在贫穷落后的广大农村,那些饥寒交迫的农民跑到城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他们对于老板、资本家能给一份工作,谢天谢地,哪里还有阶级斗争,哪有时间思考“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呢!
    因此,毛泽东这套阶级斗争邪教完全脱离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一套凭空胡编滥造的异端邪教罢了。
   
    毛泽东、中共自称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自称是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主义,实质只是以马列装潢门面,来掩盖以农民造反、复辟几千年的专制王朝的本质,争当新一轮的皇帝罢了。
    按照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不仅不应反对资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而是要大力扶植、发展、壮大资产阶级,大力扶植、发展、壮大资本主义。
   
    在几千年人类文明史上,唯有资产阶级是最先进、最富创造性的阶级,资本主义制度是最文明、最人道、最富有生命力的制度,唯有出现了资产阶级、资本主义,人类才开始飞跃,人类才进入了现代文明的世界。
   
    而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如此仇恨资产阶级、仇恨资本主义,用阶级斗争这个异端邪教,暴力推翻“旧”世界,只是因为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推行的一套是让全体人民过着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博爱的宪政民主制度的生活,它阻碍着毛泽东及中共复辟专制王朝和当皇帝的美梦。
   
    大家知道,毛泽东的人生哲学格言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从中就可以看出毛是个唯恐天下不乱之人。
   
    毛十七岁时写过一首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那个虫儿敢作声。
    从这首诗中就可看出毛的横行霸道、骄横跋扈的人品。
    毛泽东年轻时在湖南长沙师范学校读书时有位同学叫萧瑜,他写了一本小册子题为“和毛泽东一起行乞记”叙述说一九一七年署假和毛一起下乡搞社会调查,路上碰到一个会算命看相的妇人,这妇人见到毛泽东大吃一惊,“这个后生家男人女人像,你以后会杀死几十万人,几百万人。”
   
    毛何止杀了几十万、几百万人呢?
   
    毛熟读水浒、三国演义、资治通鉴、二十四史,他集中国几千年帝王权术、阴谋诡计之大成于一身。一九四九年以前,毛用阴谋诡计斗垮了国民党,巧使手腕斗倒了共产党内的异己力量及一个个对手们,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滥杀无辜、草营人命是毛的一贯手法。
   
    早在一九三零年,毛泽东在中共苏区,以莫须有的所谓AB团罪名,对红军将士大开杀戒,首先在红四军杀了一千多人,随之激起红军将士的“福田事变”,毛随后又对“福田事变”的红军将士再一次大开杀戮,又杀了六千多人,合计杀了七千多人,直到周恩来到达苏区才制止了大屠杀。
   
    一九三六、三七年,毛泽东十分嫉妒、仇视、害怕张国涛的八万红军,担心日后他的权力被张所夺,于是毛用阴谋诡计、借刀杀人的办法,迫使几万红军将士在大西北河西走廊、祁连山大荒漠上,被马步芳凶猛彪悍的骑兵砍光杀光,只有极少数死里逃生回到延安,却被毛惨无人道地活埋了二百多人。最后毛还把罪名嫁祸于张国涛头上,这个历史冤案至今未理清。
   
    一九四二年,毛泽东搞所谓的延安整风,同样施展他的残酷斗争手腕,无情打击,大搞逼供信在延安三万人的党、政、军知识分子中揪出一万五千人的所谓奸细、特务、叛徒等。如著名作家王实味,只因发表“野合百花”,揭露中共特权们的腐败现象“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转玉堂春,舞动金莲步。”毛闻讯后,即把王打成托派分子、特务,送入窑洞牢房,遭受酷刑。一九四七年延安大撤退,随即将王实味和其他六十多重犯押送黄河边,康生下令杀掉,尸体扔到黄河里。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人民到底在哪里共和了?又在哪里当了家做了主?人民站起来了吗?
   
    从一九五零年起,毛泽东宣扬阶级斗争,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名义,搞了无数起的政治运动。
   
    土地改革,毛一下子将几百万的地主枪毙,地主、地主即土地的主人,他们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以勤俭劳作、艰苦奋斗有了田地,成为土地的主人,那时根本没有官商勾结进行圈地的,也没有靠贿赂抢占土地的现象。几百万地主被杀害的历史冤案,至今未有人提及,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国内的枪声还没完全停,毛就秘密和金日成合伙挑起朝鲜战争,中国派出一百九十万志愿军赴朝鲜作战,三年下来,志愿军共伤亡九十七万八千一百二十二人,这些阵亡战士全是二十来岁,农民、工人的儿子,而那些交换回来的被俘虏的志愿军在毛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被污蔑成叛徒,遭受批斗。
   
    毛在建国初期还连续搞镇反肃反、三反五反、搞农业合作化、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批电影“清宫秘史”、批电影“武训传”等等
   
    一九五四年,毛反胡风,胡是鲁迅的朋友 ,中共执政后胡是人大代表、全国作协领导成员,他只是向中央递送了他的三十万言的建议书,要求政府给作家一点自主权和创作自由,随后就遭到批判,后逐步升级,被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判刑十四年,该案涉及全国受害者共一百三十万人。
   
    一九五六年二月二十四日夜,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作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揭露了斯大林的大清洗、大屠杀和大搞个人迷信的种种暴行。
    同年九月,中共召开八大,在会中彭德怀首先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刘少奇第一个响应,支持彭德怀的提议。八大最终取消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并通过了反个人迷信的决议。
    毛表面上同意,但1956年以后的中共历史,就是毛泽东如何精心策划打到彭德怀、刘少奇的“阶级斗争史”了。
   
    1957年,毛蓄意大谈帮助共产党整风,号召大家给党提意见,毛所谓‘重金购买批评’,许多人,特别是民主党派人士不愿提,党组织派人做思想工作,要求大家‘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给党提意见。但不到一个月的鸣放,毛就叶公好龙、翻脸不认人,随即将全国三百七十万八千四百七十人打成‘右派分子’,还有一百三十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划为‘中右派分子’。毛泽东厚颜无耻地说“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是引蛇出洞。”
    这些右派分子以及他们的家庭,受到长达二十年的政治迫害、遭受到人世间难以想象的苦难,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现在这些右派们大都离开了人间,他们的尸骨埋在大西北甘肃大荒漠夹边沟的沙堆下,埋在东北中苏边境、零下四十度的兴凯湖农场的冻土下及其它地方。
   
    1958年,毛泽东头脑发热,要“超英赶美”,主要的目的是要登上国际共运的皇帝宝座,你赫鲁晓夫算老几、唯有我老毛才有资格当,于是就号召搞“大跃进、人民公社、总路线”,全国都进入疯癫状态,什么“亩产万斤粮”、“鼓足干劲搞生产,放开肚皮吃饱饭。” 一年下来就导致连续三年大饥荒,全国共饿死四千万人,如安徽、河南等省,有的农村地区、整个县人都饿死光,天府之国四川就饿死了八百万人。
   
    1959年庐山会议上,毛又号召给党整风,提意见。彭德怀为民请命,上万言书指“三面红旗”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毛巴不得彭跳出来,这下可逮住了,老账新帐一起算,毛的儿子毛岸英死在彭的指挥所外被美国飞机炸死,八大你彭德怀第一个跳出来取消我毛思想,我让你下台,独裁之下、岂容不顺?干脆把“彭、黄、张、周”一并打成反党集团,夺取彭的军权,让毛的最亲密战友林彪掌管,与此同时党、政、军约三百多万人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没有顺着毛的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说教,他也豁出去了,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其实刘还是给毛留了台阶,那一年根本没有三分灾,而是百分之百的毛祸。七分人祸的说法刺痛了毛的神经,于是毛精心策划、伺机打到刘少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