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一、地主(1)
·《故国乡土》一、地主(2)
·《故国乡土》一、地主(3)
·《故国乡土》二、纠缠不清(1)
·《故国乡土》二、纠缠不清(2)
·《故国乡土》三、劫数(1)
·《故国乡土》三、劫数(2)
·《故国乡土》三、劫数(3)
·《故国乡土》四、终是穷
·《故国乡土》五、苦中乐(2)
·《故国乡土》六、县城里
·《故国乡土》七、飘零
·《故国乡土》八、困扰
·《故国乡土》九、学业
·《故国乡土》十、死别
·《故国乡土》十一、政治风暴
·《故国乡土》十二、爱情/王先强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近些年,每每到清明时节,就有愤慨从他心中生出来,像雨纷纷般的飘洒。去村旁那瘦瘠山坡上扫父亲坟墓的时候,那个地主婆坟从他眼前溜过,他的愤慨就更几乎达至顶点。
   
    那个地主婆,正是被他父亲斗倒、斗臭、斗死的;连到那个地主家,他父亲都去蹂躏得支离破碎,近于家破人亡,当是永世不得翻生了。他的父亲大发威风,做了斗地主、闹翻身的英雄,变成国家栋梁,叱咤风云,说一不二……
   
    当了家,做了主,日子该是一天一天好起来,前途一片光明。不过,不知怎搞的,他的父亲翻不出那个破破败败的、只有十几户人家的穷山村,最终仍是穷,而且穷死。

   
    生死或由命,死了也无话可说,只好入土为安。没有特别的墓园,只是一片瘦瘠的山坡,最后择不可择,也只好将他父亲葬在地主婆坟旁,与地主婆并列一起,做了邻居。
   
    邻居归邻居,但阶级有别,地位不同,他的父亲还该是高高在上的,是踩地主婆在脚下的。
   
    随着时日的迁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地主婆在外洋的儿子,居然汇了钱回来,聘人买了水泥石块,将那个坟墓修筑装饰起来,前边竖了个大大高高的石碑,显得堂皇富丽,远远的胜过了他父亲那堆衰败和寒酸的黄土,随着,那个清明节,地主婆的儿子又特地迢迢千里的回来,买了大大的香枝和炮车,加上一只完完整整的烧猪,在坟墓前拜祭一番,末了是炮车劈里啪啦响了半个钟头有多,响声传遍穷山村里的每一家……
   
    原本攀附他父亲的山村人,居然也纷纷的谈论起地主家,同时不自主的流露出仰慕之情……
   
    很显然的,地主爬到他头上去了,历史颠倒了!他很憋了一口气,开始有愤慨。
   
    今年的清明节,轮到地主婆的、从未脚踏乡土的孙儿回来墓前拜祭了,那香枝和炮车更大,那烧猪更香酥;村人都来看,看祭礼祭品,更看那个孙儿,围个内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
   
    人们议论起地主婆的曾孙在外洋读大学了,毕业之后也必定会回来拜祭曾祖母,那时的场面,肯定会更庄严隆重!
   
    他也来了,但他胸腔里满满的逼着愤慨,行不是,立不是,手脚打抖;他转悠转悠的转到他父亲那堆衰败和寒酸的黄土边,蹲下来,摸着土堆,愤愤的想:世道变了,世道变了?可他没有变呀,他一样的翻不出这个穷山村,他一样的穷,他无法将目前这堆黄土也修筑得堂皇富丽起来;他的儿子算是翻出了这个穷山村,四处闯荡了,可惜还是低人一等,只是一名农民工,也仍然是脱不了穷;他的孙子呢,却是学费生活费都付不起,莫提读书事了……
   
    英雄的、栋梁的父亲趴低下去,一个家族趴低下去,一个阶级趴低下去,他太愤慨了!
   
    地主婆儿子拜祭完走了,地主婆孙儿拜祭完走了;他们说不上几句话,对那个他连望都不望上一眼;他们的母亲、祖母当年与家人从外洋回归故土,回归这个穷山村,只是因为眷恋家乡,盼着在家乡安度晚年,不想遇着土改,立地打成地主,立地斗死了,他们说甚么好呢?
   
    或许,他们才是一腔愤慨,清明时节的愤慨!
   
    清明时节啊,雨纷纷……
(2010/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