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柴春芽:向死而生]
图伯特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惊世大案:格萨尔古灵塔群被盗被毁
·妖魔活动本月启动
·《國際自由行動聯盟》憲章
·中国过渡政府无权处理南蒙古事务
·胡锦涛送给美国的两个礼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柴春芽:向死而生

http://woeser.middle-way.net/唯色.
   
   柴春芽:向死而生(记玉树地震,首发)
   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作家、记者柴春芽在玉树地震灾区采访,原本为《中国新闻周刊》写的这篇文章,却未能发表……是的,他真实地讲述了僧侣与藏人百姓的故事。
   
   比如:“当天12时许,九百僧人抵达灾区。在扎西科赛马场附近,僧人们从废墟中挖出七百多人。这些在睡梦中承受了灾难的人们被僧人用毯子或布匹包裹着,一个个送往扎西科赛马场。六百多人虽然大多负伤,但却幸免于难。”“山谷对面的山坡上,来自一百多个寺院分属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宁玛巴、萨迦巴、噶举巴和格鲁巴——的七千僧侣,身着绛红色的袈裟,齐声诵念四臂观音心咒、菩萨心经和普贤行愿品。而在火葬场上方的山坡上,结古寺的丹巴仁波切带领七位僧侣举行大日如来火供仪轨。此前曾因举行大日如来曼陀罗而保存的坛城沙,不断被僧人撒向烈火浓烟。”
   
   感谢他把文章发给我,也请诸位转载、传扬。不然“对僧人太不公平了……媒体也一再忽视藏人的真实感受,政府他们一再美化自己……”
   向死而生
   
   文/柴春芽
   
   一
   
   有些在母胎中死去,
   有些在出生时,
   还有些刚能爬,
   有的则只学会走,
   有的在成年时……
   所有生命,
   一一离去,
   如同掉落地面的果实。
   
   ——乔答摩•悉达多
               
   
   虽然大地如此惊颤,但却比不上丈夫临终前向她投去的最后一瞥。二十七岁的拉毛措深知这一点。她枯坐在废墟上,感觉到心中有个愈来愈响亮的声音一遍遍对她说:
   
   “去死吧,拉毛措,去死吧,陪你最爱的男人一同去死吧。”
   
   她听从这个声音的召唤,捱过了沼泽般的两天两夜。在幻念频叠一如电影蒙太奇般一一闪过的古怪画面里,她觉得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向黑暗无边的深渊。这个因其剧烈的创痛从而终将留存在她生命中的早晨,她最能记取的,不是訇然坍塌的屋舍,也不是遍地流布的哭喊,而是丈夫最后的眼神。那哀怨的眼神分明在向她求救。她隐约记得自己曾经轻轻扒去他脸上厚厚的尘土,一边啜泣,一边掀动压住他整个身躯的椽檩和土坯。
   
   她的力量像水一样从身体里流失。
   
   “要是当时我知道没有人能帮助我的话,我肯定不会离开他,”在4月18日上午的火葬场上,拉毛措穿过诵念经咒为一千七百多个亡灵举行超度法事的僧群,扑倒在赤巴仁波切的脚下,哽咽着如此说道。
   
   仁波切,意为“人中之宝”,藏传佛教中用于对高僧大德及转世喇嘛的尊称。
   
   但在4月14日那个突如其来的早晨,她把希望寄托在了别人身上,殊不知,幸免于难的左邻右舍正和她一样,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奋不顾身地抢救自己的亲人。
   
   地震发生时,赤巴仁波切正在深圳。当他获悉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地震时,迅速电话命令格鲁巴寺院——色须寺——二十岁以上的僧人九百多名乘坐五十辆卡车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赶往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结古镇。当天12时许,九百僧人抵达灾区。在扎西科赛马场附近,僧人们从废墟中挖出七百多人。这些在睡梦中承受了灾难的人们被僧人用毯子或布匹包裹着,一个个送往扎西科赛马场。六百多人虽然大多负伤,但却幸免于难。
   
   赤巴仁波切当天乘飞机抵达西宁,未做休息,即刻乘车赶往玉树。一路上,他看到来自祖国各地的救援队伍,常常感动得热泪盈潸。
   
   4月16日晚上,赤巴仁波切来到扎西科赛马场。他看到四百多具尸体摆放在风吹就凉的地面上。赤巴仁波切当即加入到为亡灵念经超度的僧众当中。
   
   不断有尸体送来。
   
   等到次日救援结束时,赤巴仁波切的面前摆放了一千多具尸体。
   
   “我们的僧人要是再早一点的话,”赤巴仁波切说。“兴许可以救活这个女人的丈夫。”
   
   那天早晨,当拉毛措爬过废墟,返回丈夫身边时,她看见他死了。
   
   “噢,仁波切,”拉毛措紧紧抱着赤巴仁波切的腿,泣不成声地说。“是我杀了我丈夫呀……”
   
   赤巴仁波切为她摩顶加持,接着温言宽慰:
   
   “人生在世,谁能不经历死亡呢?作为一个藏民,你应该知道,死亡只是一道生命的门槛,跨过这道门槛,还有更加漫长的道路需要你去行走。别忘了我们藏族的一句谚语——每个人都会死,但没有人真的死。如果你觉得这一千多名比丘和四十多位仁波切对你丈夫的亡灵所做的超度法事还不够的话,那你最好还是回家去吧,孩子,回到家里,不管你是住在废墟上还是帐篷里,为你的丈夫多多念一念六字真言,这比沉浸在悲痛中无所事事怨天尤人更有好处。”
   
   就在当天,许多人听从了仁波切的劝告,回到自己暂住的帐篷,为亡灵燃起了酥油灯。尽其可能,他们在为生存奔忙的同时——在这个交通拥堵人心惶然的县城里,寻找水和粮食将会花去人们太多的时间——总会和亲人聚族而居,一遍遍念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从死亡发生的那一刻起,六字真言就不断地从人们焦灼的唇齿间滑落。
   
   念诵六字真言的,最先是结古寺的僧人。他们是第一批看见尸体的人。
   
   萨迦巴寺院——结古寺——建筑于濒临扎曲河的山坡之上。
   
   4月14日凌晨7时许,依照长年惯例,僧人们汇集于经堂大殿,将要开始一天的课诵。
   
   地震发生了。
   
   结古寺的550名僧人分成四组,奔赴县城的各个受灾区。
   
   五明佛学院管家将永多吉带领一百多名僧人,赶到县城中心。
   
   结古寺宾馆的五层大楼跨塌成一堆钢筋水泥的垃圾。
   
   僧人们急忙用手刨挖。
   
   当第一具尸体从水泥的碎块中暴露出血肉模糊的面容时,僧人们不约而同地念诵一声:唵嘛呢叭咪吽。随即,结古寺的天葬师仁青以极其熟练的手法,将尸体捆扎成跌跏之姿。这种姿势,也就是人在母胎中十月生长时的婴儿之姿。
   
   按照藏族风俗,人以婴儿之姿赤裸而来,也必将以婴儿之姿赤裸而去。
   
   另外两名僧人抬着尸体,向着结古寺走去。
   
   事后,据江永多吉介绍,结古寺的僧人在4月14日抢险十多个小时,救出六人,只有一位失明的老人活了下来。
   
   当天午后,陆续有消息传来,说某某僧人的家人遇难,亟需抢救,但是,没有一个僧人离开结古寺宾馆的抢险现场。在其他受灾区,同样也没有一个僧人离开。
   
   “作为一名僧人,我们不应该存有分别念,”将永多吉说。“一切有情众生,都是我们的父母,我们为他们而活。对于一个僧人而言,只顾自己或者自己的亲友,这是一种染著了自私的堕落。我们因为一切有情众生的痛苦而痛苦,我们也因一切有情众生的幸福而幸福。”
   
   二
   
   此生迅速消逝,
   仿若枝条在水中书写。
   
   ——乔答摩•悉达多
   
   雾霭混合着发自庞大废墟的尘埃,几乎遮蔽了这座海拔4000米的高原之城。
   
   在晨阳普照之前,很多藏民,从结古镇以及周边的乡村早早起身,将亲友的遗体运送到西山下的天葬台。
   
   天葬台上,风摇便动的经幡招引了七八只凌空而来的秃鹫敛翅而眠。而在对面遥遥相望的东山下,结古寺的僧人正将一具具罹难者的遗体抬上卡车。
   
   “他们活着时,曾经尊严地活着,”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的青年教师尼玛将才如是说。“他们死了时,确实也以尊严的方式死去了。”
   
   尼玛将才的意思是,几乎所有罹难者的遗体都获得了必要的尊重。不管是在结古寺,还是在扎西科赛马场,僧人昼夜不停地燃放酥油灯,伴以毫不间断的经忏法事。
   
   罹难者的亲属因而倍感欣慰。
   
   随着阳光的利剑刺穿尚未落地的尘埃,一卡车接着一卡车的尸体运送到天葬台下专门用于火葬的山谷。上千名僧人或抬或抱,将一具具尸体置放在山谷里早已堆好的木柴和汽车废弃轮胎上。
   
   一桶桶酥油泼上尸体。
   
   结古寺二十八岁的丹巴仁波切手持火把,点燃了葬礼之火。
   
   殷红的火焰和漆黑的浓烟蒸腾而起,接着便扶摇直上。
   
   天葬台上的秃鹫舒展双翼,冲入愈升愈高的浓烟,直至千米湛蓝的高空翩然而舞。
   
   山谷对面的山坡上,来自一百多个寺院分属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宁玛巴、萨迦巴、噶举巴和格鲁巴——的七千僧侣,身着绛红色的袈裟,齐声诵念四臂观音心咒、菩萨心经和普贤行愿品。而在火葬场上方的山坡上,结古寺的丹巴仁波切带领七位僧侣举行大日如来火供仪轨。此前曾因举行大日如来曼陀罗而保存的坛城沙,不断被僧人撒向烈火浓烟。
   
   坛城,亦即曼陀罗,也就是吉祥佛国。在举行某些曼陀罗法事时,僧人会用彩沙绘制出一幅精美的曼陀罗,法事完毕,曼陀罗当即销毁,而彩沙会被保存起来,因其无比珍贵,并且具有殊胜的加持力。
   
   死者亲属默然而立,双手合十。
   
   来自西杭村的农民格嘎,怀抱羊皮包裹的女儿遗体,跪在僧侣前面。
   
   他的女儿才定琼措,只有五岁。
   
   地震过后,格嘎怀抱女儿的遗体,辗转于各个寺院,请求每一位能够遇见的仁波切对他唯一的女儿予以超度。
   
   “在她活着的时候,我爱她,但我总觉得爱她爱得不够,”格嘎说。“在她死了以后,我仍然爱她,可我依旧觉得,爱她爱得不够。”
   
   本来,格嘎希望自己的女儿才定琼措能够得以天葬。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把自己的肉体施舍给秃鹫了,”格嘎说。“对于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来说,死亡突然降临,她能够施舍给世间,也就只有她的肉体了,除此之外,她一无所有。这是她第一次行善,也是最后一次。”
   
   当他请示秋鹰仁波切时,这位来自扎多县帮爱寺——一座噶举巴寺院——的仁波切对他开示说,十岁以下的孩子最好水葬。
   
   “他们最好的归宿是水,”秋鹰仁波切说。“因为他们脱离母亲的羊水时间并不长久。”
   
   藏民族对于生命以及死亡现象的研究,已有一千两百多年的历史。按照藏人的观点,生命是个奇迹,同时,它也包含着蛛网般繁复缜严的秘密。善待生命,并不仅仅是在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在他(她)死后,同样需要善待,因为死亡的,只是肉体,除了肉体,一个生命还有别的组成部分。
   
   当代西藏一位伟大的仁波切曾经这样阐释过生命的秘密:当临终的实际开始时,我们人类会经历八个阶段;头四个阶段关系到四种元素的瓦解,最后四个阶段则关系到意识消融至心识的最深层,也就是澄明心。
   
   第一阶段:地元素退化,消融至水元素。身体的坚硬面,比如骨骼,再也无法做为意识的基础或乘骑物,它坚实面向的能力消融至或转入身体的流质,比如血液或粘液。
   
   第二阶段:水元素退化,消融至火元素,也就是让我们身体保持温暖,这时,火元素做为意识基础的能力增强。我们不再感受到快乐或痛苦,甚至连中立感都没有,一切与感觉及心理意识相关的都停止了。口、舌、及喉因为没有唾液和齿渣而干燥。其他的液体,如尿液、血、再生液及汗水全部都干了。我们再也听不到声音,而耳朵里通常听到的“唔”声也终止了。心中所见就象阵阵轻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