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图伯特
·俺所知道的朝鲜人
·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不毛之地,荒野贫瘠之国
·给文立信彤:关于“中华联邦共和国”
·纽约怪事:为什么东百老汇车多人也多?
·藏人救共军-共军杀藏人
·China"支那"称呼来源于图伯特
·十三棍僧救唐王
·藏族服饰应远离珍稀野生动物皮毛
·蒙古和图伯特全面恢复姓氏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达赖喇嘛回答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提问
   (2010年3月9日)
   
   http://zhu-ruiblog.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31.html

   
   
   达赖喇嘛尊者:华人朋友专程来达兰萨拉,欢迎!
   
   多年来,我努力和华人朋友见面。世界上其它地方的藏人,也都尝试跟华人朋友交流。就在我们双方的接触越来越有意义的时候,中国方面却指责我们“破坏民族团结”。大家知道,我们交流的目的,是为了收获好的成果,消除怀疑。有时候,我们会提出一些批评,这是根椐毛主席的指示:共产党需要批评与自我批评,否则,犹如鱼离开了水,没办法活下来。我们是在制造水。(笑)好了,有什么问题、批评,都可以提出来。
   
   问:最近的藏中会谈,中共特别提出,谈判的目的是解决达赖喇嘛个人前途,而不是西藏问题,不存在西藏问题,对这种说法,尊者您是怎么看的?
   
   答: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领导人胡耀邦就提出了解决达赖喇嘛个人问题的五点建议,具体到包括达赖喇嘛怎样从印度返回中国,住在什么地方,地位如何,什么样的人到机场迎接等。我们马上作了回复,明确了不是要解决我个人问题,而是600万藏人问题。2000年我们恢复了与中国政府的接触。在最近的第九轮会谈中,还特别强调了达赖喇嘛个人没有问题。
   
   应该是第四轮商谈时,我们提出了希望达赖喇嘛到五台山朝圣,纯粹以宗教名义,可当时中国回应说,达赖喇嘛不管到哪里,都不是单纯的宗教访问,而是复杂的政治问题。
   
   这次,也就是刚刚说到的第九轮会谈,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议题:无论达赖喇嘛,还是流亡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最大分歧,就是对西藏内部状况的了解和认知。中央政府一再讲,境内藏人是幸福的,但是我们得到的资讯是,他们非常痛苦。所以,这次我们的代表特别提出,希望我方能派人到西藏实地考察,当然中国官方的代表也可以参与、一起了解真实情况。如果藏人的确安居乐业,很幸福,说明我们的资讯是错误的,必须向世界公开道歉。如果真实情况是藏人的内心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中国也要面对现实。但是到目前,除了攻击,没有任何回应。无论我与外国朋友,还是华人朋友见面,都希望大家能到西藏,客观地、自由地了解西藏情形,并向世界介绍西藏。今天,我再次呼吁大家到西藏,了解那里的真实情况。
   
   我在国外公开演讲时,当然演讲的内容,不涉及任何政治和西藏问题,但是,听众提出西藏问题时,我常回答,希望他们能到西藏,了解西藏的实际情况,不要只听我们讲,或者中国方面讲。我开玩笑说,“去的时候,你们可能要借一些钱(如果没有旅费),但到了那边,会找到一些西藏的古董,大的也好,小的也好,买回来,在国外卖出去,能赚一些钱。”(笑)所以,你们能去的话,非常好。
   
   “我去过。”
   
   “什么时候?”
   
   “2005年.”
   
   “多久?”
   
   “半个月。”
   
   “感觉如何?”
   
   “很多汉人都在那里工作。所有比较挣钱的活,都是汉人在干。连出租车拉客,都是汉人做汉人的,西藏人做西藏人的,藏人只能做那种小巴。……布达拉宫里住着军队,我看到了。”
   
   “最近,拉萨附近的寺院,以消防的名义住了很多军队,我们也听说有些军人穿着僧人的衣服混在里面。我的印度朋友去了拉萨,在哲蚌寺(西藏最大的寺院),还有罗布林卡,都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人,虽然穿着出家人的衣服,看起来,脸色,还有他们的做法,一点都不像出家人。”
   
   问:当藏区完全获得自治时,汉人是不是将和藏人享有同样的权利,和别的民族通婚的藏人,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权利?
   
   答:西藏问题,不是汉藏民族之间的争端。历史上,有的藏王的母亲应该是汉人,还有的大学者的父亲或者母亲,也是汉人。早期的西藏,基本上没有民族纠纷。直到 1959年,是的,有些问题已经存在了,并且,情形一年比一年坏。在那时,藏人仅仅对中国的政策不满,最终那些问题发展成了汉藏之间的矛盾。有时我的确感到,毁掉彼此尊敬的是态度(强硬、粗野),无法交流,不是吗?
   
   像你说的那样,出租车、商站、饭店,大多数,不是所有的,都是汉人在经营。学生,尽管相同的水平,找工作,如果一个是汉人,另一个是藏人,常常是那个工作属于汉人。这是他们自己带来的歧视,悲哀的事情。因此,我的观点,未来藏人在藏区应该是大多数。蒙古地区,现在,蒙古人口只有3、400万,而汉人人口近两千万,这个资讯是可信赖的。这样的情况下,自治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
   
   在西藏地区,藏人应该占多数。不过,作为少数的汉人,我们的朋友、兄弟姐妹留在那里,将受到欢迎。我一直告诉藏人,让汉人提供我们好吃的的食物,我们提供他们精神食物,不是吗?头发的颜色是一样的,面孔基本上也是一样的。是的,没有问题,两个民族,幸福地,完全相互尊重地、信任地在一起,没有问题。这是我的观点。但是,那些认为藏人太脏,太落后的汉人,最好离开。我们和真正热爱西藏文化的汉人幸福地在一起,结婚、养育孩子。(笑)
   
   过去的历史就过去了,我们要面对现在和未来。未来,我们不得不着眼全球。我常说羡慕欧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语言,以前还是不同的货币,但是,他们着眼的是共同的利益,因此,发展成一个欧洲联盟。我们怎么样呢?西藏,尽管历史上是不同的,但是,我们不得不考虑共同的利益。过去,在精神上西藏非常富有,我想,全世界都了解西藏佛教、西藏文化。你们看到了,当我对一些中国来的佛教徒讲授佛学时,常说,作为佛陀的弟子,从佛教传入的时间讲,你们是学长,我们是学弟,所以,学弟,必须尊重学长,我总是表达我的尊敬。但是,我也开玩笑说,学弟的佛学知识并不坏,所以,我们可以帮助你们,不是吗?中国历史上是一个佛国,有很多佛教寺院,佛教圣地。儒家时代,看重的是相互尊敬,尊敬读书人、老人、父母,提倡诚实,这是那时的人们真正珍视的东西。
   
   中国帮助我们发展物质,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复苏基本的普世价值观:诚实、信任、慈悲。现在,仅仅是金钱,不是吗?没有其它的价值观,所以,不幸福的事,到处都是。腐败,共产党自己就在腐败。西藏有句俗话,大官贪污的时候,小官也不得不贪(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的贪污腐败非常严重,而最严重的,听说还是共产党员,因为他们有权力。
   
   消除恐惧、尊敬、信任、和谐,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为他人着想,尊敬他人的权利,注重共同的利益,不仅仅想的是他人的口袋。现在,社会主义国家里贫富之间差异巨大。在中国的北京和沿海等地,亿万富翁有几个,你们知道吗?但是,穷人还是非常穷,尤其在乡村。所以,提出西部大开发,我非常欢迎,因为西部,特别在甘肃、陕西一带,有非常穷的人。那年我去北京,透过火车看到黄土高原一带,有的人就住在窑洞里,看上去很贫穷。
   
   问:请问尊者,您认为北京现在对藏政策和以前比较,有哪些变化?
   
   答: 1954年,我想,是9月份,作为西藏代表中的一员,我去北京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我呆了几个月后,又去了其它地方,不包括广东,我看到了中国大多数省份。那段时间里,我见过很多官员。每一个地方的晚宴或者欢迎会上,党委书记的讲话,都很有内容,我印象很深。而副省长,副市长,主要党外人士,总是太客气,谈话,几乎没有实际内容。夏天非常热,冬天非常冷。党员们,很认真地讨论,关于怎样发展等。这些人,很有献身精神,尤其劳动人民,他们是真心的。
   
   在北京,我见到了很多领导人:邓小平,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贺龙,刘伯承,很多领导人;还有毛主席,在不同的几个地方,我们都见过面。有一天,一个长桌子的两边,我坐在这边和一些西藏官员,毛主席和其他官员,坐在那边,包括张经武,不是张国华,还有范明,至少,两个将军在那里,毛主席指着他们说,“我派他们去西藏,目的是帮助你,如果他们违背了你的意愿,就告诉我,我会撤回他们!”多么好心哪!不是吗?
   
   一次会议上,毛主席和一些国家领导人,差不多有4、50人,来自不同的部门。毛主席保持挨着我坐在那里,他提到,“现在,有一些人,没有做好,人们对我们的官员产生了怨言,任何批评意见,都必须提出来。” 而后,没有人说话,很安静。那次会议上毛主席还说,他收到了来自湖南,他的出生地的平民上访信。他提到,“这只是一个例子,所以,所有的批评意见,都必须说出来。”
   
   然后,他转向我:“你们西藏,在过去,是非常强大的民族,现在,有些弱,因此,我们去帮助你们,2、30年后,你们强大了,再反过来帮助我们。” 后来,毛主席对我建议,“也许比较好的是,建立一个自治区?”我们都很感动。军政委员会和自治比较,当然自治要好得多。从毛主席那里一回来,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官员们,大家都很高兴。我们回复毛主席:考虑到西藏的现实,完全同意建立一个自治区,如果可能的话,要尽快地建立。因此,1956年西藏自治区建立起来了,陈毅副总理为此揭幕。那时,形势看起来很好。当我返回拉萨,相同的长长的路上,我遇到了张国华,是张国华同志,我告诉他:“去年,也是在这条路上,我充满了怀疑、恐惧,现在,同样的路上,我充满了信心。”
   
   1956年开始,理塘出现了危机,后来蔓延整个西康,57年扩展到了安多地区。晚些时候,到58年,覆盖了西藏自治区。我们接受了很多各藏区的藏人,那些目击者,看到的情景多么可怕啊!镇压、屠杀……我想,58年,我至少写了两封信给毛主席,但是没有回音。我产生了怀疑。因为我们在一起时,他那个动人的诺言,给了我足够的信心,所以,我把这里的艰难情形直接写给了他。这时,那些中共官员,在拉萨,越来越生气,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我的建议,他们就拒绝。这是9年中,我和中共合作的经验。开始,非常好,根据当时的情形,没有理由后来出现那么艰难的局面,但是,情形变化了。终于,1959年3月,形势不能控制了:拉萨,罗布林卡,还有西藏南部。我一离开,罗布林卡就被轰炸了。对话已没有了希望,只能逃往印度。
   
   59年到79年,我们和中国政府没有直接联系,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恢复西藏难民社区,特别是教育上,以及为保存西藏佛教传统,做了一些工作。78 年晚些时候,我的哥哥嘉洛顿珠,收到了北京的信息。他来看我,当时,我正在岗布开一个会议,那是印度如比附近的一个城市。我马上告诉他,你可以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