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谁把中国人的命看得比蟑螂还贱?]
三鹿毒奶追踪
·冉云飞:毒奶粉横行编年史
·叶鹏飞:毒奶粉撼动社会基本信心
·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
·未普:谁的责任?─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刘晓竹:胡春华应引咎辞职
·何清涟:保护民族工业:依靠质量而非口号
·陈强:社会失去底线 人人都是受害者
·徐迅雷:奶粉“地震”与政改之本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2)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3)
·三鹿事件根源——自贱、自戕、自绝(4)
·灾难的乳汁:昧良心的拖延政治
·冉云飞 :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
·冉云飞:政府有毒怎么办?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一)
·陈方:免检金牌下的潜规则
·田水月:别把责任往农民身上推
·鲍彤:毒奶 奥运 一党制(二)
·当远:毒奶令中国制造蒙羞
·愤青们,党最需要的时候你们哪去了?
·焦国标:掺假与无神论有函数关系
·吴祚来:坚持要求李长江辞职,以谢罪天下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方觉:敦促李克强面对毒奶粉要害
·毒奶粉:奥运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胡春华该负起什麼责任?
· 世卫介入中国毒奶粉事件控制威胁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
·毒奶事件:中国一万多婴幼儿住院
·北京高层关注毒奶粉风波
·一周港媒:贪官毒于奶粉
·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事件蔓延,中共面临信任危机(下)
·百姓生存状况恶劣炮轰中国高官享用特供品
·日韩多国难幸免 毒奶粉继续蔓延
·世卫批评中国未及时通报毒奶粉事件
·中国试图遏制奶业危机蔓延
·新加坡:大白兔奶糖含三聚氰胺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国家质检总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李长江辞职获批准
·卫生部:毒奶祸及中国5.3万婴儿
·三鹿毒奶案迫使河北奶农倒奶卖牛
·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 车俊兼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在香港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 “雀巢”深陷奶粉门
·为什么让孩子继续饮用毒奶?
·DW:三鹿曾因为良好质量而产品免检
·毒奶事件把问责制和新闻自由推上政改第一线
· 河北当局阻止律师接办毒奶粉索偿诉讼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把中国人的命看得比蟑螂还贱?

   中国人一年吃300万吨地沟油的新闻也引起了日本网民的热议,其中不乏激烈争论。有日本网民呼吁“不要进口中国食品”,甚至嘲讽中国人“有和蟑螂一样的生存能力”; “如果发生核战争的话,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蟑螂和中国人。是不是中国人现在就在为此而锻炼身体的耐性吧!相反因为日本人太爱干净了,可能马上就会死掉。”
   
   把中国人与蟑螂相比,中国人很生气:蟑螂会吃农药吗?蟑螂注射有毒疫苗还能活吗?蟑螂群里会发放暂住证和良民证吗?撞死一只蟑螂需要70码的车速吗?把中国人比作蟑螂,小鬼子太轻视中国人的生存能耐了。
   
   难怪日本鬼子佩服中国人,日本人连一碗毒饺子的考验都经受不住,看中日两国领导人两年来如何关注一碗饺子。

   
   2008年1月30日,日本两个县的3个家庭、10名消费者,在购买食用了河北天洋食品厂生产的饺子后,出现呕吐、腹泻等食物中毒症状,这就是被日本媒体炒之为“毒饺子事件”的缘起。
   
   日本在排除了毒源来自本国以后,即向中国交涉。2008年2月28日上午,国务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政府发言人对毒饺子事件正式做出回应,称该事件是“人为的个案”,而且“在中国境内人为投毒的可能性极小。”
   
   对中方的这个回应,日本官员感到“不快”,称“甲胺磷在中国混入的可能性极大。”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也随即发出强硬表态:“为了今年春天胡//锦//涛主席成功访日,希望中方也认识到需要努力”,他要求中方“为查明真相进一步付出努力。”
   
   2009年2月,毒饺子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新华网发表题为“日媒高调‘纪念’毒饺子事件,欲摆脱中国食品”的文章,指责日本媒体借一周年之际有意渲染对中国食品的不信任感, “欲摆脱中国食品”。
   
   由于日本对中方调查结果的不信任,为增强互信,中日联合调查毒饺子事件。中国人站得高看得远,认为食品信任可以成为中日互信的切入口。
   
   然而不幸的很,最后的结果可能会使日本更加的不信任。
   
   3月26日新华网报道,毒饺子事件是一起投毒事件,犯罪嫌疑人是中国生产企业的一名工人,案犯已经抓捕归案并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这个时候,外交部的秦刚是不能正气凛然地“严正指出”了,一碗饺子,十个受害人,耗费两年时间,要查的不仅是毒饺子事件的真相了,至少是两国关系中的“食品信任”被丢了,但是新华网不足300字的报道中的三个看点还是努力为中国方面支撑一点面子。
   
   1、新华网报道说,中毒事件发生后,本着对两国消费者负责的态度,从全国抽调各方面专家成立专案组。看了新华网的这句话,我们应该感到欣慰,不管中国的消费者是不是搭乘了日本人的顺风车,总算有人还知道自己还应该对中国消费者负责了。新华网“本着对两国消费者负责的态度”的外交辞令让中国人也享受了一次日本人的待遇,中国人应该又有一次精神上的满足。好象还没有听到中国人吃上毒饺子的报道,假如中国人吃的地沟油和超百万人受害的劣质疫苗不慎流向日本,流向国际市场,咱们是不是又可以享受一次洋人的待遇呢?
   
   2、新华网在文章中不是用“警方”一词,而是强调“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吕月庭抓捕归案”,“中国警方投入大量警力走访排查”。毒饺子事件应该用不上联合国维和部队,让外国警察来破案那又是丢失主权,为什么强调“中国警方”呢?毒源不会发生在中国是不是中国警察的侦察结果呢?参与调查的日本方面这个时候可能不会在乎你新华网的对内的用词,他们接下来的工作是为自己的10名受害国民争取赔偿和道歉,我在敬佩“中国警方”的时候,也很关心是不是向日本受害者道歉,如何道歉,向他们赔付多少钱,我只知道因食用毒奶粉而尿血的中国结石娃人平获得了66.66元人民币的赔偿,而广东有一名结石娃一年的治疗费用是9万元。
   
   3、在“中国警方”有力维护中国形象的时候,是谁干出了损害中国关系、有损中国形象的逆天之事?即使新华网不给我们答案,我们也能猜出那个人的身份,谁呀?临时工嘛!可以肯定,凡是有损机关利益、有损国家形象的人,首先应该锁定临时工。可是现在除了公务员等端国家财政饭碗的人,有多少人不是在中国干临时工呢?临时工可以创造GDP,临时工可以承担矿难的血泪之痛,“临时工”这个名词还要承担损害国家形象的责任。
   
   就在我们不计代价、不惜一切力量侦破毒饺子这起政治事件的两年时间里,有3000万儿童食用了有毒奶粉,仅常州的问题疫苗的受害人就达100多万人。32岁的山西吕梁农民高长宏夫妇9岁的大儿子原本聪明活泼,而现在的智力却是别的孩子半个小时可以做完的作业他需要做两个小时。大儿子打了乙脑疫苗后得了乙脑,专家认定“不排除与接疫苗有关”。面对九岁却只有六岁智力的儿子,高长宏夫妇俩又要了一个孩子,2008年9月三鹿之奶粉问题曝光,高长宏爱人韩爱平当场瘫倒:大儿子的病还没好,小儿子又出事了:双肾结石。
   
   “我是个不幸的人,这是个不幸的家。”这是疲惫的高长宏对记者的话。不幸的高长宏已经一贫如洗,富有的只是他的宽容,只恨自己命运的不幸。2009年2月,新华网发表的文章《日媒高调“纪念”毒饺子事件,欲摆脱中国食品》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了,就在人们以为这起风波已经淡出中日关系之时,日本多家媒体却推出了毒饺子事件一周年这个话题。”或许在新华网看来,中国人是善于忘记的,尤其善于淡忘痛苦与不幸,他把这种善于忘记痛苦的价值观来衡量日本媒体,当然会义愤填膺、义正词严,新华网可否知道,对于中国人来说忘记一个痛苦却又是另一个灾难的开始。
   
   作者:严少雄
   来源:作者博客
(2010/04/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