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
平宽译室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4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5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5)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6)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8)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9)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0)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1)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2)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3)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4)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5 -- 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5 -- 完)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5)
·俄羅斯的過度政治力量
·特朗普如何解拆戈迪安結
·金正恩檔案
·中國第一公主習明澤
·金正恩是真心的嗎﹖
·美中貿易戰,誰損失更大﹖
·特朗普金正恩會談會成功嗎﹖(上)
·特朗普金正恩會談會成功嗎﹖(下)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2)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3)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4)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5)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6)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7)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8)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9)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1)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2)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3)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4)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5)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6)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7)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8)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9)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2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21)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22)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3)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4)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5)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6)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一)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二)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三)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四)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五)
·最新評論:不安的年代 (一)
·最新評論:不安的年代 (二)
·最新評論:不安的年代 (三)
·最新評論:不安的年代 (四)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7)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8)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9)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1)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2)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虽然美龄忙于搞派对,但她仍然能够抽出时间写了一篇稿子:《美国的女子大学》,投到上海时报上。这初试啼声让她想到继续写些文章,讨论上海所迫切需要的社会改革。她告诉爱玛:「我希望您在这里,给我的思想理出头绪。我现在开始了一个研读麦克里的课程。(注) 这纯粹是为了我自己的好处,我希望学习一下写分析文章时的起承转合。」

   集社会名媛和未来社会改革家于一身的宋美龄,和母亲及兄弟搬进了她在父亲逝世前已喜欢上的屋院。这屋院有着巨大、坚固的铁门和围绕着整个宅院的浓密的竹墙,外人根本看不到那座黄墙绿瓦的大屋和正中有棵大木兰树的花园。这座大屋是按英国郊区大宅的式样而建设的,其中有众多的阳台和门廊,而最为人羡慕的,是还有一个可容两部汽车的车房。有一个参观过这屋子的人说:「这真是一个有钱人的住宅!」

   「屋内的建筑美轮美奂,用了大量的柚木。所有的门都雕上图案,地板是双层的,还有一个盖了瓦片的温室和一个铺了地砖的厨房,」美龄在搬家之前写信告诉爱玛。

   「楼下,有一个中型的大堂、一个洗手间、一个吸烟间、一个大型的天花板雕了花纹的饭厅、一个食物储藏室和厨房。二楼有三个睡房、一个大厅、一个四方形的大堂和一个很宽敞的浴室。还有两个大的衣橱 -- 而衣橱在上海是很罕有的家内设备。在三楼有一个天台花园,这里我们可以消遣下午的时间。.... 屋子旁边是一个温室。我和园丁将会在这里培植玫瑰花,准备花展。我们会建筑一个三层高的车房,二楼是工人的宿舍,三楼则是行李室。....

   「霞飞路这个旧房子对我们来说是太大了,」美龄继续说,「.... 在这里我们总是想着爸爸。这屋确是又大又美观,但是不舒服,也不能给人『家』的感觉。现在我的两个姐姐,和她们的孩子和仆人都不在这里,我和母亲在这个大屋里都有『若有所失』的感觉。同时,这里也需要一大群的仆人侍候。但在另外那个屋子,我们只需要一个厨师、一个杂役、一个力役、一个司机、一个园丁和两个娘姨,(一个给母亲,一个给我) 这便很足够了。父亲走的时候,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母亲对他的事也知道得清清楚楚,所以完全没有麻烦。外间的人推测,我父亲死的时候,是一个大富人呢还是一个中富人呢? 这都是很可笑的。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年,父亲都是休闲在家,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他有什么产业。.... 他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父亲! 他现在不和我们在一起了,但我们仍然爱他。」

   和其他的有钱的中国人不同,(包括她的最大和最小的女儿) 宋太太并不崇拜金钱,而这种拜金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时和战后席卷了上海。由于西方的商人回国参战,上海的中国买办(他们已经学到了西方的贸易技巧) 进占了这些西方人留下的空档。这些买办为百货店补进了因为战争而减少了供应的舶来品,投资从水泥到制衣的各种工业,甚而设立自己的银行。看到了商业良机,海外的中国人也回国活动,开设了最先两个的百货公司,它们像混凝土造成的高塔那样稳稳地矗立在上海滩的泥地上。「赚得来,花得去」成为最时兴的生活方式,这种方式是「急躁的、短暂的和穷奢极侈的。」(56)

   注:译案:Thomas Macauley (1800-1859),英国诗人和历史学家。

(2010/04/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