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人类没有猴子的换偶自由]
潘一丁文集
·人为财死和饮鸩止渴
·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佛州枪击案的冤头债主
·叶利钦的千秋功罪
·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三月烟花凤凰游有感
·敦请胡主席、温总理过问、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
·“堕落”和地心引力--科学社会理论应用实例之一
·检验大陆民主真伪的客观标准
·屏蔽真正的言论就是在忽悠民主
·屏蔽真正的言论是一种掩耳盗铃行为
·屏蔽真正的言论使中国人由龙变虫
·屏蔽真正的言论让国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的“特色”是什么
·事实胜于雄辩
·屏蔽真正的言论是一种“扬短避长”的行为
·*解禁媒体和屏蔽真正言论是不同层次上的问题
·*屏蔽真正的言论的结果是让大众皇帝都变成昏君
·*反恐的宿命--事与愿违
·*屏蔽真正的言论让社会失去保障健康的免疫力
·*中国人要用“罪己诏”来纪念“七·七”
·*屏蔽真正言论的结果让“黄祸”成真
·*“假新闻”曝露出来的真问题
·*大白兔奶糖之殇
·*错误的社会理论让世界大国都成了“麻烦制造者”
·潘一丁关于“知识产权”的补充声明
·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中国文化的悖论
·伟人为民族提供肩膀而不是脚-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2008新年献辞
·论科学(修定稿)
·山中无真“虎”,伪“猴”称大王
·《新理論》露出的“胸肌”讓
·看台湾的“民主”赌局:社会主人买筹,民进党大输,国民党没赢
·评中國近代“激進幫”的開山祖師--鲁迅
·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好样的,博讯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从台湾选举看西方式“民主”的本质
·用《新理论》来认识和解释“艳照门”事件
·通货膨胀是错误经济学导致的必然结果
·从国学大师看当代国学的无能和困境
·中国的文字政策还是以“识繁就简”为好
·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去争取釜底抽薪的胜利
·就台湾选举再嘲笑一次西方“民主”
·共产主义真小人和资本主义伪君子
·媒(体)言可畏乎
·建议吴仪放弃研究中医而去探讨新社会学理论
·模拟答法国电视台问
·五四和文化
·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是中国共产党开创了现代心理学实践的先河--地震启示录之三
·天谴、报应、因果论
·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范美忠现象的表象和本质--地震启示录之五
·宗教--启示的启示
·市场经济是社会背后一只看不见的扒手
·刁民和刁吏
·致盖茨先生的合作倡议书
·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精英集团的两难处境
·恐怖活动是错误社会理论导致的必然结果
·欢迎布什总统到强国论坛上公开会见真正的公共异见分子潘一丁
·陈水扁是西方式“民主”嫁接到中国文化之藤上结出的苦果
·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现代西方所谓“民主制度”的物理学分析
·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西方式假“民主”是挑起泰国“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最应该破产的是什么?
·潘一丁:中国社会问题的症结--讳疾忌医
·双喜临门之后还能做什么?
·是错误的社会理论让我们变得愚蠢
·神七、奥运,中国文化在不同档次上的辉煌
·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丢人现眼的台湾所谓“民主”
·“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民主就是要“礼下庶人,刑上大夫”
·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中国统一的唯一希望在哪里?
·美国的感恩节随想
·金牛记
·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把“人权”当“黄马褂”的联合国(写在联合国的“人权日”)
·纪念一个犯了伟大错误的伟人--毛泽东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
·2009年新年献辞-世界的出路在哪里?
·“山寨”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布什时代结束了,美国和世界会照样愚蠢吗?
·牛年牛话牛民主
·折腾辨
·消费论
·委内瑞拉--真正民主社会的初级阶段
·假鸡蛋的启示
·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歪则处处衰
·“袁世凯教训”
·文化只生小聪明,科学才有大智慧
·警惕全球货币白条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没有猴子的换偶自由

(老文评新闻131)

   老文评新闻131)

   大陆最近发生了一起“教授组织集体换偶(换妻)”的社会案件,被以“聚众淫乱罪”的罪名起诉,引起普遍的关注。连著名的凤凰卫视也都没有放过这个“吸人眼球”的机会,办了一场“一虎一席谈”,邀请了包括极力鼓吹“性开放”的著名“教授”李银河在内的一众支持者,以及不以为然的反对派。不客气地说,给笔者留下的印象,是一场『人类蒙昧的良知和高等动物之间的较量』。而且更不幸的是,这种良知在面对鼓吹者振振有词、甚至咄咄逼人的黠辩下(令人联想起重庆李庄之类、总是想帮恶人“脱罪”的律师),全场表现出来的气势,似乎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般的“居下风”,整个一“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式的尴尬。所以甘愿充当一回“卫道(捍卫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之士”,以科学的《新理论》来长一下“良知”的志气,灭一点高等动物在 “兽文化”影响下、因无知而无畏,才孳生得出来的威风!

   一,《新理论》认为,人类是一个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特殊生物,他们靠以“集体分工合作”为主的反“丛林法则”方式,走出“自然生态环境系统(而以“个体竞争”为主的自然界其它动物,至今还生活在其中)”,进入自己绝对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生活,并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文明进程。按照起码的原子科学理论常识应该知道,为了不被原来更大的“母系统”重新吸入而湮灭(同化、回归),必须遵守一个新的、和母系统“对着干”的反方向运动规律,于是就产生了“道德”的概念。说白了,道德就是通过文化加工形成的社会习惯,目的就是要求社会人以自己的“人性”来限制、约束自己的“天性(自私、贪婪和性欲等)”,从个人行为开始,就要尽可能保持甚至加大和畜生(其它动物的贬义)间的距离,以保证作为个体行为集合的社会,在享受到以限制部分“(天性)自由”的道德换来的“物质文明”的同时,客观上又不至于受到天性的吸引、再重新退回到“动物世界”里去,成为不折不扣“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所以可以认为,“有没有道德?”是区别“人”和“高等动物”的关键特征,所有不懂或不承认“道德” 的客观存在和必要性的,理论上只能被认为是“进化不到位”的、猴子般高等动物,而不配享受真正的“人权”。“法律”就是为这些文化加工出来的“残、次、废品”(不包括“思想犯”)准备的处理程序。

   二,“道德”不同于法律,法律是“高等动物→人”进化过程中的初级阶段过渡,带有一定的强制性,专门用来对付“不讲道德”的高等动物。而道德则是完全建立在绝对的“人性”自觉和相互影响的平台之上。这人性的自觉基础,就是“羞耻心”和以“有道德为荣,不道德为耻”的价值观。一个没有“羞耻心”的社会就毫无道德可言,其社会行为当然就会呈现出跟动物世界的某种“趋同性”来。“换偶”行为就是代表性典型之一。因为在动物世界里,此等行为乃是天经地义到不值一提的。当然也就直接违背了人类社会要和动物世界“对着干”的基本原则,所以是“不道德”的,必须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否则按照天性有“自由落体运动”般的堕落趋势的科学原理推论,人类社会必将有“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危险,一旦从负面运用起自己的聪明和才智,迟早要落到“禽兽不如”的地步,而且这种趋势的苗头(比如“换偶”和利用金钱、权力发生的不正当两性关系、以及利用高科技从事的犯罪活动),正在逐步显现出来,并更呈蔓延的趋势。

   三,更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人类“羞耻心”开始的原点,就是两性互求关系和进一步形成的“贞操观-处女膜情结”,这是每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一生中必需要面对的考验,完全符合定义一个科学概念所必需的全部“普遍性”和“特殊性”要件。只是后者(贞操观)有“矫枉过正”的嫌疑。过去过分渲染女子“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对女性的不公平歧视甚至不人道的压迫,理应坚决反对。可惜现在又走向另一个物极必反的极端,再一次“矫枉过正”到那些连“人和人性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性教授(其实就是“性教唆犯”,他们的“祖师爷”就是当年带头上街公开喊“我们要性高潮”的台湾女教授)”们,基于“向往无限自由和食、色”等天性本能,似乎又要提倡“人尽可夫(或人尽可妻)”的“人权(其实是猴权)”了。这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人类社会和动物世界的本质区别,反而要自贬身价地、把人类社会等同于动物世界,主动要像动物世界学习、看齐的结果。绝对是对人性的糟蹋和亵渎,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笔者是坚决赞成设立“聚众淫乱罪”来惩治参与集体换偶行为的人,理由很简单,因为作为民主社会的大多数,不愿也不能给他们以“破坏社会多数人接受的价值观”的自由。以免他们的行为引起社会一向被压抑的天性的“共鸣”,后果不堪设想!

   也许有人会指责笔者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那一点也不奇怪。如果是对中国文化狗屁不通的西方人倒也罢了,“不知者不怪罪”嘛。但是要是中国人也如此,就只能“嗤之以鼻”了。因为如果中国人不是被西方的花花世界的表象,搞得心猿意马、六神无主的话,理应是最能“通情达理”的。

   有一个笑话,说一个教授受邀到“天体营”演讲,当他西装笔挺地进到天体营大门内,发现列队迎接他的男女,个个都赤身裸体,让他十分尴尬和不自在。第二天当他要走上讲台准备演讲时,为了“入乡随俗”,特地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但是当他站在讲台上,将目光向台下的听众扫去时,他惊呆了。因为台下的男女听众,一个个都穿着西装、礼服,正襟危坐在那里!

   其实这些“换偶行为”鼓吹者们,其问题的要害,就像那个笑话中的教授一样,是他们不懂得认识和解释天性和人性,以及两者之间的区别,更不懂得正确处理裸体的天性和文明的人性之间的关系的结果。所以最后的结论是:

   “换偶”行为的鼓吹者们,你们有权在自己营造的隐蔽小范围“动物世界”中,自由地为所欲为(群交、滥交、甚至兽交),但是你们无权利用文明社会提供的资讯交流条件(网路论坛、电邮)和各种宣传平台(报刊杂志或影视媒体)上,去从事破坏社会代表绝大多数人的良知所建立并当然包括反对“换偶行为”在内的“公序良俗”的宣传、挑衅。否则社会的公权力应该、绝对有权加以正大光明的干涉和制止,没有商量的余地!

   请看七年前在美国发表的老文章: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据报导,大陆的一些城市“买淫”现象普遍。而且还正在悄悄兴起一种所谓的“换妻游戏”,就是一些人通过熟人圈或网路,半公开地联系、组织已婚夫妇,集体进行“换妻”,就是互相交换自己的妻子、丈夫,去和他人进行本来只有夫妻间才可以进行的性爱活动。这种出格行为,当然地要受到舆论的抨击和指责。

   笔者对这种行为,持无保留的批评和反对,完全同意将这种行为说成是一种向动物世界的倒退,其对社会的伦理道德、法律和结构稳定的破坏力是巨大的,一旦扩大,後果也是极为严重的。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种现象并非中国人的首创或发明,早就在西方社会出现,後来更为香港首先 “引进”并加以鼓吹(有那里拍摄、并公开发行的电影为证)。所以今天大陆发生的这类现象,充其量只能形容为一种“跟屁虫”式的“接轨”罢了。根据其形成的国际背景和当前国内的现实情况,可以有把握地判定:一,在现阶段,这种现象不可能制止;二,非但不可能制止,更一定会跟非典SARS 一样地传染和蔓延,而且如果说理论上一定可以找到防治SARS的药物和办法的话,那这种行为表现,现阶段除了束手无策地“干瞪眼”外,根本“无药可治”,最多只能发发牢骚而已,弄不好还有被指为性“红眼病”或“狐狸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之嫌!

   首先,理论上惩治这种现象“无法可依”。因为完全可以把这种行为,等效为一种(集体的)“通奸”。而自古以来对“通奸”行为的处理,都有“民(当事人)不告,官不究”这样约定俗成的共识。所以除非重新修法,否则就是“师出无名”而名不正言不顺。这样做不仅并不妥当,而以今天的社会现实来看,这些带头参与者,可能正是一部分敢于“突破创新”的所谓“精英”,当权者谁又愿意找麻烦跟“精英们”过不去、制造“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麻烦呢?(除非本来有让这批“精英”换班的政治需要)而要是以行政手段强行制止,理论上就等于自己“破坏法制”。

   其次,把这种行为说成是压迫或歧视妇女的说法,是不成立或起码是牵强附会的。因为这些女性参加者,都是已婚的成年妇女,而且大多都有一定的文化(往往还都读过《XX宝贝》之类教唆、挑动性的 “身教”小说),甚至是“男女平等”之类女权支持者,是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的,弄不好反而会被倒打一耙,说成是“剥夺她们象男人一样享受平等性爱的权利” 而自讨脸红、没趣的。

   那麽难道说这种行为,真是一种“与时俱进”的“进步”吗?当然不是,否则我们岂不是只能承认,在动物世界生活的 “猴子亲戚们”,才是代表社会的“先进文明”了。那怎麽会出现如此的尴尬呢?

   这完全是因为西方社会,受本身文化条件的影响,靠在相对简单的自然科学领域里取得成功的经验,想当然地在认识远为复杂的人和人类社会方面炮制出来的、有根本原则性错误的现有社会科学理论,再按照错误理论来规范、指导人类社会行为的结果。只要用一句中国话,就可以概括这种根本、原则性的错误,那就是他们把“顺水行舟”当成了“文明进步”的方向!

   中国人托自己文字之福,不仅一句“人生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揭示了这个跟宇宙大自然普遍一致的原理和规律,更巧妙地创造了“堕落”和“上进”这样形象而一目了然的准确表达词汇,轻而易举地概括了拙文《文明图解》中,所要阐述的科学原理。正因为西方这种原则性、方向性的错误,误导了人们,以为人类可以轻松、快乐地,只要在不断享受中快乐地生活,社会就会“进步”了。而今天社会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事实现象及趋势,恰恰可以用一个叫做“越堕落越快乐”的电影名字来形容,一语道破了这种所谓“进步”的倒退实质,也是为什麽人类社会越“进步”问题越多、越复杂、越严重、越解决不了的真正原因,因为在这种错误理论的影响下,人类至今都还不知道天性所追求的 “幸福、快乐”的相对比较性原理,和满足感增加所具有的“对数性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