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一张纸币]
罗列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张纸币

罗列

    下午在外面清理积雪,一堆花花绿绿地垃圾食品包装袋下面,居然有一元人民币,反正面是浅绿色的那种,很好奇,捡起来看看,上面居然又印着法轮功的帖子:

    “中共不等于中国

    爱国并不是爱党

    做堂堂炎黄子孙

    誓不做马列奴才

   

    看来这张人民币比以前我得到的同样是法轮功加工过的人民币要有理论含量,先前那张纸币上只印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这样的人民币以及这类的传单及精装的《九评共产党》的小册子和《神韵》光碟之类,经常现身于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每个单位的主要党政干部几乎无时不绷紧神经,怕一觉醒来这些异端信仰者,把自己的办公大楼弄出难以处理的标语。对于这个亚宗教团体,我对他们的观点了解并不多,他们的被禁止已有十个年头了,——我没有新的解释工具,只能勉强用庸俗的社会学理论理解,一是阶级的观点,法轮功强调的健身等方面反映了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无钱医病又想生存的窘态,二是李洪志虽然出了国,其意识形态在大陆仍有相对独立性!

    对法轮功的许多东西,我并不相信,曾翻过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说一个石崖上有“天灭共产党”之类,马上想起秦末陈胜吴广搞的“狐鸣呼曰”之类,兴盛于两汉的谶纬学说一直流躺在中华文化的血液里,元的刘福通修黄河时的石人,义和团将自己的部落命名为虎狼以为就能降伏洋人皆是如此。与朋友私下的闲聊,共产党现在已渐失民心,公共场合大家都被迫有意无意撒谎,如果法轮功上台执政,中国将会变成第二个“太平天国”,政教合一的国家最令人恐怖,——我指的不是官方宣布的红色太平天国,而是潘旭澜先生笔下《太平杂说》里的那个。西方数百年近代化路途中确立的政教分离原则,的确是人类社会的进步。

    想起前一段时间,一位南方的朋友给我发邮件,很惊奇地告诉我,在买东西时别人找给他印有法轮功标语的纸币,我当时就笑了,就给他顺手发了一句,别忘了李师傅是北方人!

    ——2010-4-7日夜

(2010/04/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