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姜维平文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官员不能卖字
   其实,中共如果真的反腐,应当明确规定官员不论大小,一律不能以卖字为名,行受贿之实,因为一党执政下,没有监督和制约,而现在的所谓书法家协会,又都是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的群团组织,它和官员操控的新闻媒体联手作弊,把书法创作变成了骗钱敛财的工具,而薄熙来父子领引社会这种不正之风之先,污染了艺术空气,败坏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开启了一个敲诈勒索,变相贪腐的新时代,影响极其恶劣!
   虽然,江西省长胡长清也通过书法索贿受贿,但笔者自幼酷爱书法,对“二王”,智永,孙过庭略有研究,我认为胡长清还有点功力,说他是书法家亦无不可,广东的陈绍基卖字价格不菲,但毕竟在公安战线名噪一时,也为岭南派的艺术创作做了一些有利的工作,而薄一波恶惯满盈,罄竹难书,其人解放前在山西“61人叛徒案”中居首,虽确有苦衷,但后来是胡耀邦给他平反昭雪,他却恩将仇报,落井下石,反咬他致命一口,为世人所不齿!而且,六四镇压学生之时,他又助邓小平一臂之力,更添血债,此类遗臭万年的势力小人的书作,岂能传世教人?岂能值一文小钱?若不是其子薄熙来以权交换,暗渡陈仓,何人能买?
   俗话讲:文如其人,见字如面,难道一个正直的人,会在寓所客庭悬挂一幅如上所述的恶人的书法助兴吗?
   多年来,薄熙来不以其父劣行为耻,反以为荣,充分暴露了子学其父的反动本质,并预示了将来可卑的下场!最可笑的是,他自己连毛笔都拿不住,竟也在大连到处滥题字。比如“星海花园”的题名,本是硬笔字,却至今被某老板花钱请人刻成铜匾,挂在星海湾的一座大楼之上,供人品头论足,贻笑大方。另在大连图书馆附近,还有所谓“文苑广场”的题字刻石被风雨淋晒,歪歪扭扭,令世人嘲笑!现在,胡长清和陈绍基已成了贪官的典型,其过去价值连城的书法已被小民抛弃,谁会再去花钱买呢?独有薄家父子还很走红,听说在北京潘家园,他的字每幅还值个三千,五千。我想,别急,等薄熙来在新一轮政治权斗中落败,他们父子多年的罪行将水落石出,他再次进了大牢,那些文字垃圾就会被丢到焚化炉中,当柴烧,那些挂在闹市街头的牌匾就会被摘下,但他们祸国殃民的罪行不能忘记,因为他们是制度的产物,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深刻反思,是什么魔力,荒诞地使一个党棍,文盲和屠夫,错享了著名书法家的富贵与荣华?
   2010年2月17日于加拿大多伦多北约克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0/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