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我的“毛泽东情结”:理性还是感性?]
郭知熠文集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二)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孤独与狂妄
·郭知熠的歪诗: 开门与关门
·郭知熠的歪诗: 佛缘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四)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一)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八)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二)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一)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康德哲学至今未被发现的明显错误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三)
·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二)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五)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六)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七)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关于《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答读者
·为什么说我的空间理论解决了罗素诘难, 而康德和胡塞尔的理论没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九)
·郭知熠的歪诗: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毛泽东情结”:理性还是感性?

   
   
   我的“毛泽东情结”:理性还是感性?
   
   

   作者:郭知熠
   
   
   从小就唱着《东方红》,我们这一代人对于毛泽东有一种自然的情感。我们这些人,出生之后虽然赶上了文革,但因为我们还太小,并没有真正经历什么文革,也没有象那些“老三届”那样,深受文革之磨难。不过,郭知熠先生家本身就在广阔天地且大有作为的农村,即使是“老三届”,也不过是回到农村而已,有何可怕之处?!
   
   好在邓小平解放了我们,使得我能在1979年走进大学的校门。郭知熠自然对于邓大人充满了感激之情。只是笔者在本文中主要讨论毛泽东,对于邓小平这位伟人的感激之情就先藏一藏再说吧。
   
   对于毛泽东的这种自然的情感就会使得我有意无意地为毛泽东辩护。说实话,现在郭知熠先生仍然非常喜欢听歌唱毛泽东的歌曲,甚至也偶尔唱唱。不知道是因为这些歌曲的旋律使人振奋,还是因为它带我走进了郭知熠童年的岁月。过去了的往往都是美好的,而我们童年的生活不可能不与这些歌曲联系在一起。
   
   (在我们的童年,因为宣传,我们有一种特别的安全感。可是,现在这种特别的安全感已经荡然无存了。我们被抛到了一个叫做个人奋斗的地方,我们还必须面临社会的各种丑恶。)
   
   虽然我过去写过一些文章评论毛泽东,批评的和赞扬的都有,但我对于毛泽东从来没有过恶语咒骂,也从来没有恨过他。现在看到很多人仇恨毛泽东,如果这些人是右派,或者是文革中的受害者,也许还情有可原。至于那些没有受到迫害的人,痛恨毛泽东就似乎让人有些奇怪了。最近看到有人把唐山地震的灾难都归罪于毛泽东,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乱弹琴嘛!
   
   也许我们应该把毛泽东作为普通大众中的一员,以及将他作为中国过去的领导人区分开来。
   
   作为普通大众的一员,毛泽东是一个具有真性情的人,敢爱敢恨,敢说敢做,知恩图报。 就说毛泽东在延安想娶江青这件事,虽然党内绝大多数人反对,但毛泽东也要一意孤行,甚至威胁要辞职。说起毛泽东知恩图报,我们就不会忘记毛泽东与章含之的父亲章士钊的故事。毛泽东年轻时曾找章士钊借过一笔钱,据说这笔钱是为了湖南的勤工留法运动。解放后,毛泽东对于章士钊一直礼遇有加。以至于后来章士钊都想要调解毛泽东与刘少奇之间的恩怨,虽然是失败了,但中国除了章士钊,谁敢调解毛泽东与刘少奇之恩怨?!
   
    笔者不知什么时候还看过一篇文章。据说陈伯达在战争时期(是抗战还是解放战争时期,郭知熠不记得了)救过毛泽东的命,以至于后来虽然陈伯达因为林彪而被关进监狱,但陈伯达在监狱里的待遇却比任何人都要好。除了人身自由以外,陈伯达任何要求都会被尽量满足。自然,这是因为毛泽东的特殊照顾。
   
   我们也许可以用毛泽东自己的两句话来概括毛泽东的性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还有一点,郭知熠也不得不提一下,毛泽东的狂妄性格也使我非常喜欢。“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种狂妄,这种豪迈,古今中外,何人能比,何人能及?!
   
   但毛泽东作为中国过去的领导人,他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大跃进犯了错误,文革犯了错误,但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毛泽东。有些人甚至把中国没有实现民主政治的责任都推给毛泽东,这是显然不合理的要求。可以这么说,中国没有实现西方式的民主,毛泽东一点责任都没有。 他根本就没有西方意义下的民主概念,以及西方意义下的民主世界观,我们在这里要求他实现西方意义下的民主不是强人之所难吗?!
   
   想想蒋介石吧!老蒋有一个从西方留学归来的太太宋美龄,老蒋却依然不能在台湾实现民主,还要等到他的儿子来实现这个民主(也许他的儿子所实现的民主根本就不是老蒋之所愿)。我们要求毛泽东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岂不是痴心妄想吗?!
   
   虽然我对于毛泽东也许是有感情的,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是绝不愿意再回到毛泽东时代的。我想,我们很少有人会愿意回到那个时代去。至少郭知熠就不能坐在这里写这样的文章了, 郭知熠也不能有任何的思想了, 郭知熠这个思想家也就自然做不成了。哈哈!
   
   
   
   
   
   
   
   写于2010年04月20日
(2010/04/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