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斯大林主义批判]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揭开“时代精英“画皮
·答时代精英,
·再答时代精英教导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大林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Richard Pipes 著[1] 郭国汀译[2]
   

   南郭点评:我在1999年曾向复旦大学出版社要约翻译出版《苏联兴衰史》被拒绝。其实苏共史是中共兴衰史的写照。斯大林表现出非常明显的临床症状:偏执狂、自大狂和病态狂。毛泽东的偏执狂、自大狂和病态狂与斯大林不相伯仲!霍尔姆斯教授认为斯大林对共产主义理论的贡献在于他提出并采纳了社会主义可以在一个国家首先实现的概念。不过,该观念实际上是由布哈林完善。主要是为通过中央计划经济实现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辩护。
   
   斯大林政权有两大特征:高度国家恐怖和个人崇拜。[3] 实际上,列宁是个国际主义者,斯大林则是典型的民族主义者,列宁热衷于世界革命(托洛斯基亦然)而斯大林则注重俄国的利益。例如:列宁曾数次主张将沙皇侵占的150余万中国领土无偿归还中国,列宁曾大力财政扶持世界各国共产党。1937年共产国际的经费为2100万卢布和350万金卢布硬通货,1938年降为1/3,而1924年1月列宁还活着时共产国际的经费超过此数100倍。斯大林对共产国际逐渐冷淡,到1943年刚脆借口取消了列宁的精神儿子《共产国际》。[4]中共的国家恐怖与个人崇拜与斯大林相比毫不逊色。
   
   1939年德国盖世太保(即政治警察)仅有雇员7500人,而1939年苏联NKVD秘密政治警察却雇用了366000人!(包括古拉格人员)共产党政权不仅仅有犯罪行为,所有的国家偶尔也会犯罪,本质上共产党政权是个犯罪实体:原则上,他们全部不依法而是依暴力统治,且不考虑人的生命。中共国安、武警、网警和几千万线人则早已是史无前例的世界之最。
   
   斯大林1936-38年发动主导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清洗,清除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他亲自下令酷刑所有被清洗的人员,直至其招供坦白认罪。1934年苏共17大139名中央委员,70%被处决;所有列宁的亲密战友,包括季诺维也夫和卡门内夫均被逮捕酷刑逼供,并在精神心理崩溃后,在秀审中承认自已犯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罪行,诸如间谍、恐怖行为、企图复辟资本主义等;然后皆被处决或关入集中营。列宁亲自指定的六名接班人,除了斯大林本人外,全部被消灭。五个元帅有三名被处决;十五名陆军将军有十三名被枪决;九名海军上将仅一名幸存;在苏联避难的外国共产党人也不能幸免。神职人员蒙受巨大的灾难。1937-1938年165200名神父因其宗教活动被逮捕,其中106800被处死;毛泽东则连续进行了十几场大清洗直到他永堕地狱才中止。
   
   为了粉碎乌克兰,北高加索,卡扎克斯坦农民的反抗,斯大林于1932-1933年强化这些地区的大饥荒,强制征收该地区全部粮食,并派军队把守防止饥民出外寻粮;导致约600-700万人饿死于这起人为的大饥荒。中共于1958-61年则以谋杀性大饥荒谋害了4300万中国人。
   
   1920年至1933年,苏联与德国进行秘密军事合作,使之能够绕开凡尔赛条约的限制性规定;禁止或严格限制德国生产坦克飞机潜艇和毒气。莫斯科当局允许德国在苏联境内生产和实验上述武器,同时,作为回报,德国邀请苏军军官赴德国参加准备闪电战的战略与计谋垢高级课程。苏联还与法西斯意大利在海军领域积极协作。斯大林于1932-1933年帮助希特勒上台撑权,由于德国社会民主党是亲西方的,斯大林禁止德国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采取共同行动以阻止纳粹上台。斯大林判断,纳粹尽管强烈反共,将会直接侵略西方民主国家而放过苏联。此种想法,体现在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所包含的一项秘密议定书,其约定由德国和苏联瓜分波兰。当1940年希特勒在法国击溃英法联军,然后继续占领大多数欧洲国家后,斯大林与纳粹德国签署实质合作协议,由苏联向德国提供食品、金属和其他紧缺物资。他甚至向希特勒移交若干在苏联政治避难的德国共产党党员。中共为一党之私不惜与日本侵略者及贪婪的俄国勾结出卖国家与民族根本长远利益的罪行同样业已大白天下。
   
   至苏联解体时,约有750,000名高干,连同家属约3,000,000人,占总人口的1.5%,与18世纪沙皇贵族的人数相当。“苏共高干圈是另一个星球。它是金星,它不仅仅是好车好房。它可以随时满足你自已的奇思怪想,一支向你巴结讨好的大军随时伺侯,使你工作数小时也不觉得累。你的任何愿望均可实现,你可以基于一个怪念头来到剧院,你可以从你的打猎别墅飞到日本寻花问柳。那是一种任何事都变得十分容易的生活,你就象国王一样,只需动动指头,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中共占总人口0.4%的高干,500个家庭居然占有全国70%以上的财富!
   
   撒谎成为生存必需的手段,从撒谎到欺骗仅一步之遥。使公民社会成为可能的社会伦理道德崩溃,要求每个人为公共利益而牺牲自已的私人利益的体制,演变成每个人都只顾自已,因为他无法相信任何人。腐败漫延各行各业,要做任何事,都必须贿赂负责物资与服务的官员。卖官现象泛滥成灾;苏联共产主义是由其自身消亡的。它索求过多,而奉献极少,制造了一种冷漠的芬围,仅是极少数人享尽快乐,而整个国家和人民毫无希望与未来。到1980年代,甚至共产党精英也已丧失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西方世界在每个领域均远远超过它,而唯有军备和酗酒独步天下。它的自信丧失殆尽;它显示出软弱无力的抗拒,只为一党之私捞取大量国家财产,苏共最终不得不沉着地接受党国体制的寿终正寝。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岂能例外?!
   
   2010年4月4日第214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斯大林主义批判
   
   Richard Pipes 著 郭国汀译
   
   列宁的健康状况于1922年5月开始恶化,尽管苏共从德国专门高价请来专家治疗小组,仍无济于事。列宁不得不放弃自已负责的政治责任,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他时常被失败感缠绕,一直想自杀。他对同志发怒,认为俄国人民未完成历史赋予他们的伟大使命。因此,他迁怒于他的敌人:
   
   首先是知识分子占压倒多数反对他的专制独裁,尽管他们未参与颠覆活动。1922年7月,列宁指示斯大林:“坚决将所有的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清除出俄国!”
   
   按列宁的命令,警察逮捕了数百名属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及自由党的经济学家、哲学家和其他学者,强制将他们赶上船,流放西欧。其次是东正教会。1922年春,正当苏俄处于大饥荒最困难的时期,列宁认为这是得天独厚的良机,可达到两个目的:以救助饥民的名义,占有教会的财富,并以教会可能的抵抗来向民众证明教会的冷酷无情;在一份政治备忘录中他写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最佳时机,趁着灾区饥民正在吃人肉,成百上千饿死者横尸街头之际,我们能够(因此必须)采取最野蛮的冷酷无情的手段,没收教会的财宝,以确保我们拥有数亿金卢布。”[5]因此,没收教会所得财富,并未用于救济饥民,而是用于苏联政府。
   
   1923年3月,列宁再度受到疾病袭击,丧失说话的机能 ,8个月后列宁死于脑硬化(南郭点评:坊间曾有列宁死于梅毒引起的并发症之说,大概想证明列宁由于嫖娼染疾?不过此说看来可能是诽谤;根据苏军将军出身的历史学家迪米特里依解密档案撰写之《列宁新传》披露列宁与其父皆死于脑疾,列宁死于脑硬化之说应更可信,而且列宁虽然有两个婚外情人,但她们一个是法国女作家,另一个是出身高贵多才多姿的俄国女人,似乎不可能转染梅毒给列宁)。
   
   在公共场合,斯大林表现得彼为中庸,态度友善,早期并未流露其个性中的病态和疯狂,因而颇得人心。1919年3月在一次苏共中央委员会秘密投票中,斯大林与布哈林(Nicholas Bukharin)获得除了列宁之外的最高当选票,远远高于被广泛认为列宁接班人的托洛斯基(Leon Trotsky)。
   
   斯大林首先与卡门内夫(Kamenev)和季诺维也夫(Zinoviev)结盟,对付他们共同的竞争对手托洛斯基。通过诽谤,恐赫其支持者,以类似幕后手法剥夺托洛斯基的职权,并将他开除出党,驱逐出境,最后斯大林于1940年指令秘政治警察在墨西哥暗杀了他。随后,斯大林转身对付卡门内夫和季诺维也夫,将他们赶出中央政治局,他斯大林的受害者们抗辩自已对抗编造的指控的能力,因最后接受“党总是正确的”原则而削弱[6]。
   
   斯大林其实确实是苏俄缔造者列宁忠诚的和正确的信徒。在列宁死后的一两年,他事实上是党魁。权力一旦巩固,他便准备重启被1921年新经济政策中断的共产主义,他有三大目标:建立一个强大的工业基础,农业集体化,加强国家的完整统一。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引发了一场国家危机,这场危机过去一直被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内战及革命骚乱所掩盖。但这难不倒斯大林,因为共产主义政权正是在危机中得以繁荣。
   
   1925年12月,苏共中央委员会决议发起一个雄心勃勃的强化工业化的五年计划,工业化暗含农业集体化。由于这两个目标都会引起巨大的困难,因此必须消除异议之音。工业化源于马列教条主张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建立在工业基础上。由于俄国工业基础相当薄弱,因此必须强化。斯大林因此强制一切异议人士闭口,无论付出多大代价。
   
   工业化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准备另一次世界大战。1927年12月,斯大林宣称:帝国主义正在备战,拟武装干涉苏联。为了对付此种威胁,苏联需要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1929年批准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强调关健产品:钢和铁,煤,石油,重工业,将整个国民经济纳入中央计划管理。中央计划组织设立了完全不切实际的目标,而斯大林还加码至完全虚幻的境地。1931年颁布要在三年内完成。至1932年,主要经济指标在原已增加三倍的基础上,实际上再翻一倍,据此工人总数亦从300万剧增至640万。
   
   1933年,工人的实际收入降至启动工业化前夕(1926-1927)的十分之一。苏联经济专家诺维(Alec Nove)指出“1933年生活水准达到在和平时期有史纪载以来下降最急剧的顶峰。”[7] 1931年斯大林为刺激工人的积极性,采纳了资本主义传统方式,将熟练技工的工资与一般工人拉开。工业化的资金来源于增印钞镖,出口粮食和艺术品,增加税收,更重要的是剥削农民。
   
   集体化分两个阶段:一是消灭富农阶级,二是破坏农村公社及任何独立的农民。农民被赶入集体农庄,不是为自已而是为国家劳动,而共产党控制整个国家,因此农民实质上变成了共产党的奴工。
   
   富农的全部财产被没收,人则被驱赶到劳改营或强迁至西伯利亚;依官方数据,1930-1931年期间,共有1830392人受害,其中30%因寒冷和饥饿丧生。幸存者约40万人逃到城市或工业基地谋生。贫农和中农亦失去了他们的所有农具和家畜。1932年8月颁布置了一项恶名昭著的法令规定:“凡是偷窃或破坏社会主义财产者,皆可判死刑或十年以上强制劳动。”据此法令,在16个月内,125000名农民被判刑,5400人被处决。[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