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驳刘军宁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刘军宁先生

   世界不是恺撒的,也不是上帝的-----小驳刘军宁先生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一样,都是人类尊严的必须,都是现代自由文明社会的必须,我赞同刘军宁“中国需要宗教自由”的主张。但我不认同刘军宁《世界不是恺撒的,宗教自由是人的第一自由》一文中的其它一些观点。

   其文标题就有问题:“世界不是恺撒的”,但也不是“神”的,宗教自由也不比言论自由更重要,谈不上“第一自由”……这且不论,拣刘文几段来开个小刀吧。

   刘军宁说:“进而言之,自由本身就来自宗教,来自对超验价值的信仰。人与动物的重大不同之处在于人是具有超验背景的存在。否定人与超验的关系,等于把人视作动物。而且,自由本身就是最重要的超验价值。没有依托具体宗教的超验信仰,就不能证明人人应该享有自由。任何科学的结论都不足以证成自由在价值上的正当性。科学的手段最多也就可以帮助人们调查自由的状况。尽管许多科学家都认同自由,但是没有一个科学家宣称,根据他的科学研究,人应该是自由的。相反的例子倒是俯拾皆是。可见,自由观念的源头是宗教。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就失去了最深层的根基。”东海曰:“自由本身就来自宗教”、“没有依托具体宗教的超验信仰,就不能证明人人应该享有自由”、“自由观念的源头是宗教。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就失去了最深层的根基。”云云,都是想当然的妄断。

   在西方,人的自由包括信仰自由,恰恰是人性摆脱和突破神本主义的蒙昧、宗教势力好压制之后逐步取得的文明成果。在人文主义运动中提出的宗教自由,强调的是是人人都有不信教、或者不信某一宗教的自由。

   且不说基督教在历史上对人性的压制、对人权的剥夺、对生命的蔑视和对异教徒的血腥屠杀,近代法西斯和马列主义都起源于基督教国家呢,“自由”云乎哉。如果一定要说基督教是自由之所“来”,那只能从负面的意义上说,就像说“失败为成功之母”一样。

   “人与动物的重大不同之处在于人是具有超验背景的存在。”不确。其实,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人与动物的重大不同之处在于人是具有良知的存在。当然,究极而言,作为本性的良知,众生皆具。只过,在极为漫长的时间段内,动物的肉体肌能粗陋,意识匮乏戓不全,其潜在的“良知”本性得不到有效显发。

   唯人类能够意识到良知的存在并且能够致良知,使之不断发扬光大,因为只有人类六根具全,身体机能特别殊胜。所以,孟子以良知为人禽之辨。孟子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离娄章句下)是否有良知,是否行仁义,乃人与禽兽的主要区别。

   作为人之本心的良知(孔子的“仁”、《中庸》的“诚”、《大学》的“明德”、“至善”、程朱的“天理”等等),既有科学性又有宗教性,既有经验的一面又有超验的一面-----超验背景和超验价值不是只有宗教更不是只有西方宗教、基督教才能提供。

   “任何科学的结论都不足以证成自由在价值上的正当性。”并不等于宗教就可以,就有资格。(相反,基督教更“不足以证成自由在价值上的正当性”,它只能证成神权的“正当性”,证成人在“神”面前的绝对的不自由。)宗教与科学,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虚构一个“神”来为自由提供超验背景和“最深层的根基”,乃纯属自欺欺人。

   自由乃是良知本性的逻辑要求和重要特征,完全用不着到宗教、基督教那里去寻找源头。宗教性和科学性兼具的良知信仰,就是自由最为真实的价值源头。关于良知信仰与各种宗教信仰的不同及优劣,东海已有多篇旧作透析,兹不论。

   刘军宁说:“宗教自由也意味着,人世间终极的道德权威,不是在世界各地的“恺撒”手里。只有神才是终极的道德权威。”东海曰:人世间终极的道德权威,不是在世界各地的“恺撒”手里,也不在所谓的“神”手里。只有人类的良知本性,才是终极的道德权威。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儒家圣贤和经典是人间的最高的道德权威。因为圣贤尽心尽性、本性圆满,乃是良知的具象和代表,而儒家经典则是圣贤的言论,都从良知心中所发。

   在很多人眼里,人,似乎一定要找一个东西作“主子”才能安心,似乎除了世界各地的“恺撒”,就只有找蒙昧主义的“上帝”帮忙了。优秀如刘军宁,也难免俗。人要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是何等的难啊。

   刘军宁说:“没有宗教,就没有自由的政治秩序,也就没有自由。”东海曰:可以说,没有政治道德和道德政治,就没有自由的政治秩序也就没有自由;也可以说,没有言论、信仰等自由,就没有自由的政治秩序也就没有自由。唯独不能象刘军宁这么说法。随着科学和文明的发展,随着人类“道德自由”的整体上升,神本主义宗教将会越来越衰微和没落是不言而喻的。正如张鹤慈所说:

   “在今天世界的潮流,是宗教日益式微,西方民主国家中的相信宗教的人数迅速递减,而仍然相信的人的虔诚度也同样是迅速递减。而作为有知识的人在教徒中的比例,明显低于普通人。作为西方知识分子,无神论者,信神而不信教的人,存而不论的人,已经是占了绝大的多数。”

   把自由及“自由的政治秩序”与基督教捆绑在一起,可称为“基督教主义”的自作多情。这方面,一些中国知识分子不是基督徒,胜似基督徒。

   刘军宁说:“道德真理与道德律令(如十诫、八戒)主要是通过宗教活动来传播的。没有宗教戒条不是道德律令。宗教决定社会成员的心灵的习惯,决定一个社会的道德面貌。可见,宗教与道德是联系在一起的。铲除了宗教就铲除了道德,削弱了宗教也就限制了道德。”东海曰:这又把道德与基督教捆绑在一起了(顺及,刘文中说到宗教,基本上指的是西方宗教,又主要是指基督教)。人为地、政治性地“铲除宗教”当然不可,但是,科学的昌明难免导致宗教的削弱,道德却不会因此就被“限制了”戓“铲除了”。而且,大量历史事实证明,削弱了宗教才是“自由”了、提升了道德呢。

   刘军宁先生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我不好意思嘲笑,借英国道金斯先生的一段妙语笑一笑吧。道金斯是个进化论学家常常批判和驳斥基督教。有人问:“无神论者没有信仰,那绝对道德标准从哪来?”道金斯回答:

   “教徒的绝对道德标准可能是,把通奸者石刑至死,叛教者处以死刑等等。我不想要这种绝对道德标准,我想要经过理性思考的、充分辩论的,可以说“智能设计的”标准。当代的废奴、女权、善待动物观念都是这样的例子,而这些新道德标准与宗教基本无关。”(《无神论者随笔--道金斯教授的一个访谈》)

   刘军宁说:“中国的精神重建,中国的有限政府,中国的市民社会都离不开宗教自由,离不开家庭教会。一个国家的根本力量,不在于其物质的或军事的力量,而在于其精神的、信仰的力量。”东海曰:多数正确的话语里夹一小句错误,是最容易迷惑人的。说“中国的精神重建,中国的有限政府,中国的市民社会都离不开宗教自由”,非常正确,家庭教会也应该享有宗教自由。但是,“离不开宗教自由”与“离不开家庭教会”是两回事,断言“中国的精神重建,中国的有限政府,中国的市民社会离不开家庭教会”,就太不靠谱了。另外,精神的、信仰的力量当然非常重要,但是,这种力量不能靠蒙昧主义去获取,不能把它的源头放在“虚构”的东西上面。

   刘文错漏多多,小驳如上,不予详谈了。顺便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很多人往往以儒家为无神论,其实不确。儒家不相信、不承认基督教那种创世造人的“神”的存在,但也不完全是“无神论”,只是“不论神”。对于“神”戓很“神”的外星人是否存在的问题,在得到科学的确证之前,儒家置而不论。(即使有“神”,也不会是创世造人的。)

   对于儒家,良知是最高原则和信仰。要说神,作为生命本性、宇宙本体的良知才是真“神”呢,对此东海《大良知学》一书有深入的阐说。良知既有科学性、经验性,又有宗教性、超验性、“不可知”性,其形而上的层面,不是科学可以“范围”得了的。

   另外,儒家不是唯心主义,也不是唯物主义。良知心物一元:不是心不是物而又兼具心物的信息。那是一种特殊的“心”。佛教“万法唯识、三界唯心”的心,差堪仿佛。儒家以心物一元论兼容唯心与唯物两“论”并纠其偏误。2010-4-18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