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文集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西藏与中共谈判重有启动?
·毛伟人以放屁入诗 习圣人以厕所革命
·2018 年
·2018年敢问路在何方!/陈维健
·西方开吹反共集结号
·打倒共产党!
·消灭私有制中共二次革命
·二教授文章针锋相对 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骂美国是立场去美国是生活————谈华人移民的人格分裂
·习近平打黑除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修宪倒行习近平步袁世凯后尘将引发护国战争
·主席任期制已铁定取消红二代反不反
·美朝首脑会晤直接打脸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在西方民主社会,建立一个反对党、在野党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有了十几个会员,在网上一注册,只要名字不重复即刻就批下来了,其简单的程度和买一张彩票差不多,党的成员到了五十一百个会员时,就可以向政府申请经费进行执政竞选了。但是在中国因着中共的一党专政,还有待时日,当然这个时日不是等待,而是争取。
   
   1998年,浙江一批敢于打破中共一党专政的志士仁人,筹备组建“中国民主党”他们到民政部门去登记注册,开始了全国性的组党运动,虽然合法,合情合理,结果导致镇压,组党人士遭受牢狱之灾,有的直到现在还在狱中受难。12年后的今天,一批来自国内的民主党人士,和海外各路民运精英,怀抱民主理念,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精神境界,在美国纽约召开特别会议,正式成立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党纲明确指出中国民主党是中国的一个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任务就是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打造出一个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前景,让中国人民看到,结束中国共产党糜烂执政的局面并不会让国家走向崩溃和毁灭,而是可以让中国民族可以平稳地过渡到全面发展的这样一个发展模式上”。一句话中国民主党让中国人民对于自己的利益和国家的前途有了一个可供选择的对象。打破了如果共产党垮台了,中国怎么办,由谁替代共产党的政治迷雾。

   
   中国成立反对党已经是势在必行,首先共产党无力对日趋严重的腐败进行有效的遏制,大家都看到三十年来中共反腐是越反越腐。一个贪官倒下去了,千万个贪官站起来了,今日的官场几乎是无官不贪。中国现行体制中合法性的腐败是“三公”公车、公费旅行、公费吃喝,另加公费买春包二奶。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让官员去做,想也不敢想,今天晚上开着公车携着二奶去吃饭,明天就被反对派张榜公布了。共产党反腐没有成效,就好象医生无法为自己开刀割掉身上的毒瘤一样。只有反对党才能成为执政党的外科医生,一刀割除毫不犹豫。
   
   中国目前疯狂的圈地开发,大多数工程不但侵犯了当地民众的利益,而且工程本身的效益和对环境的影响也都没有很好的论证,只要对主政者有利就立即开工上马,结果很多工程因主政者的好大喜功,成了害民祸国工程。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完全不可能发生,反对党不但为了赢得民心,会以民众的利益向执政党提出反对的意见,并提出替代的方案,供民众选择。这样工程进行有效论证,上马的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工程的弊病却会减少,于民于国都有利。如果工程上出现贪污行贿,找到官员的不是纪委,而是法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官再大也一样判刑。
   
   一党专政之下,媒体由执政党控制,民众只能听到对执政党的歌功颂德,共产党执政六十年好象从来都没有做过错事,中国老百姓给共产党一顶帽子“伟、光、正”,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共建政六十年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所带来的是灾难性的“政绩”,但是这些灾难不但被掩盖了,而且还被粉刷。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不可能发生了,对于执政党来说他们每做一件事,都难以逃过反对党的虎视耽耽。执政党做事如履薄冰,只能是尽公尽职,哪里能象现在这样随心所欲,想干就干。
   
   现在中共八千万党员和他庞大的机构,是靠老百姓的税款国库供养的,如果有了反对党,反对党就不会允许,他会精确地算出来每一个纳税人每年要为这个党担负多少钱,他会告诉人民,人民有义务为政府的运作交税,但没有义务供养一个党。因此,有了反对党的监督党库通国库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存在,执政党要想在国库里拿一分钱都做不到,这样人民就减轻了负担,增加了福利。
   
   一个社会只要有了反对党,老百姓就可以比较安心了,反对党监督执政党,反过来反对党成了执政党也被监督。反对党以职业的视角来监督执政党,它比老百姓自己监督执政党更专业,更有效。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阿克顿曾断言∶“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这是一条被一再证明的社会公理。而反对党是遏制权力腐败最有效的组织力量。
   
   中国现在有八大民主党,时称“花瓶党”,花瓶党“靠中共供养,可以说是共产党在政治上包的二奶,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起到监督中共的作用,只能与中共一起共享腐败。有人说得好:“现代宪政文明靠一个政党的自我监督,犹如自己拔着头发离开地球一样,不是不为也,是难为也”。因此,反对党只能在中共体制外,由一批与中共体制没有任何利益牵连瓜葛的人士组成。这批人不但要有现代的民主思想,而且与中共利益集团完全没有关系,享受不到这个利益集团的任何好处,只有这样的人士才能成为坚定的反对派,中国民主党就是这样一批人士。但是中共是不允许这样的人士组成反对党的,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明确写着,人民有结社的自由。 最近中央统战部秘书长兼民主党派工作局局长游洛屏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问,在中国有一些人士想组织新的政党是允许的吗?游洛屏回答称,“如果说要成立旨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政党,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不允许的,也是违背中国人民意志的”。游局长的讲话,既表明中共对反对党的立场,更表明中共视宪法为一纸空文的态度,及劫持民意的无赖相。
   
   “民主是个好东西”,中共有识之士也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民主要成为好东西的根本一条就是要有反对党,没有反对党,那种小打小闹的民主最后都会成为民主秀。民主是世界的普世价值,是普世价值只要是人类社会都是适用的,如果以中国国情不同,不适合实行民主制,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自我贬低。宋教仁是提倡政党政治的先贤,他说:“政党政治是民主的最基本形式,两大政党通过合 法手段进行竞争,或“进而组织政府,即成志同道合之政党内阁,以其所信之政见,举而措之裕如 ;退而在野,则使他党执政,而已处于监督地位”。然而,宋教仁先生这一终身的政治抱负,随着被暗杀而使中国专制政治又是百年绵延,让人扼腕痛惜。好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已经实现了宋教仁先生这一政治遗愿。当年蒋经国先生在世界民主的大势之下,终于认识到一党独裁为当代文明社会所不容,也难以维持不下去了,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为民进党开了放便之门,使台湾走上了政党轮替的民主不归路。虽走来彼不容易,经历成长的阵痛期,但已迈向成熟的坦途。但是中共至今仍然畏民主宪政如虎,拒绝政党政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成立,是继承宋教仁等民主先烈政治遗愿,以先贤的精神圭臬在中国大陆开创民主政治。希望中共领导集团,识时务,识大体,认识到时代的趋势,以中华民族计,以国家计,也以中共的前途计,开放党禁,以成政党政治。在现代社会,一个政党上台下台,政党轮替,不再是成王败寇,是政治常态,那种打天下坐天下,那种革命的江山千秋万代的思想,既不付合马列主义的历史观,也违背现代政治思想,即使以中国文化传承来看,翻开历史看看,哪里有千秋万代,做得好的几百年,做得不好的几十年,但每一次朝代的更替,都是一次灾难。海峡对岸的台湾已作出了榜样,政党轮替没有什么可怕的,今天失民心下了台,明天有了民心,可以再上台执政。可怕的是坚持一党独裁,最后失守崩溃,不但党尸骨无存,还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亡党不会亡国,无论那个党上台,中国还是中国,政党轮替是中华民族的必由之路。
(2010/04/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