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李芳敏144000
·凡恨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知道,殺人的在他裡面沒有永生。16主為我們捨
·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硬著心腸不理,他怎能說他心裡有神的愛呢
·親愛的,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在神面前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了。
·神的命令,就是要我們信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並且照著他的吩咐彼此相愛。
· 3當夜,神的話臨到拿單,說:4“你去對我的僕人大衛說:‘耶和華這樣說:
·惡人的道路為甚麼亨通?所有行詭詐的為甚麼都得享安逸?
·耶和華這樣說:“至於所有邪惡的鄰國,他們侵犯我賜給我子民以色列的產業;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這世界和世上的私慾都要漸漸過去,但那遵行神旨意的卻存到永遠。
·但這些人,好像沒有理性的牲畜,生下來就是給人捉去宰殺的;他們毀謗自己所
·直到不敬虔的人受審判和遭滅亡的日子,用火焚燒。
·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
·你們是自由的人,但不要用自由來掩飾邪惡,總要像神的僕人。
·但你們若因行善而受苦,能忍耐,在神看來,這是有福的。
·看哪,工人為你們收割莊稼,你們竟然剋扣他們的工資;那工資必為他們呼冤;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
·然而你們卻侮辱窮人。其實,那些欺壓你們,拉你們上法庭的,不就是富足的人
·你們應該作行道的人,不要單作聽道的人,自己欺騙自己;23因為人若只作聽道
·唯有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他不是聽了就忘記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你們要謹慎,如果相咬相吞,恐怕彼此都要毀滅了。
·我是順從啟示去的;在那裡我對他們說明我在外族人中所傳的福音,私下講了給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希伯來書13:5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
·在這末後的日子,卻藉著他的兒子向我們說話。 神已經立他作萬有的承受者,
·神在古時候,曾經多次用種種方法,藉著先知向我們的祖先說話;2在這末後的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磨難、作傳福音者的工作,完成你的職務。
·你也要提防他,因為他極力抵擋我們的話。
·銅匠亞歷山大作了許多惡事陷害我,主必按著他所行的報應他。
·我第一次申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支持我,反而離棄我。但願這罪不要歸在他們
·如果有人傳別的教義,不接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純正的話語,和那敬虔的道理,
·其實敬虔而又知足,就是得大利的途徑,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
·有些人偏離了這些,就轉向無意義的辯論,7想要作律法教師,卻不明白自己講
·因為我們聽說,你們中間有人遊手好閒,甚麼工也不作,反倒專管閒事。
·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自食其力。
·這不法的人來到,是照著撒但的行動,行各樣的異能奇蹟和荒誕的事,
·叫所有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不要讓人用任何方法迷惑了你們,因為主的日子來到以前,必定有背道的事,並
·弟兄們,我們求你們要敬重那些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警戒遊手好閒的人,勉勵灰心喪志的人,扶助軟弱無力
·要常常喜樂,17 不住禱告,18 凡事謝恩;這就是 神在基督耶穌裡給你們的旨
·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20 不要藐視先知的話語。
·凡事都要察驗,好的要持守,22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神的旨意是要你們聖潔,遠避淫行
·神呼召我們,不是要我們沾染污穢,而是要我們聖潔。
·我們若信耶穌死了,又復活了,照樣,也應該相信那些靠著耶穌已經睡了的人,
·又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正如我們從前吩咐過你們,12
·我們現在照著主的話告訴你們:我們這些活著存留到主再來的人,絕不能在那些
·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時,有發令的聲音,有天使長的呼聲,還有 神的號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心,貪心就是
·我怕我來的時候,見你們不如我所想的,你們見我也不如你們所想的。
·難道不知道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面嗎?
·因為我是個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人民中間,又因為我親眼看見了大
·又對他們說:“經上記著:'殿要稱為禱告的殿。’你們竟把它弄成賊窩了。”
·他們來到耶路撒冷。耶穌進了聖殿,就把殿裡作買賣的人趕走,又推倒找換銀錢
·照樣,你們外面看來像義人,裡面卻充塞著虛偽和不法。
·我必用潔淨的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必潔淨你們的一切污穢,使你
·不要給別人用空言欺騙了你們,正因為這些事,神的震怒必定臨到那些悖逆的人
·除去身體和心靈上的一切污穢,存著敬畏神的心,達到成聖的地步。
·那時,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18你要對君王和太后說:“你們應從寶座下來,
·狡詐的心思,我要遠離;邪惡的事,我不參與。
·他愛咒詛,願咒詛臨到他;他不喜愛祝福,願福樂遠離他。他以咒詛當作衣服穿
·至於你,主耶和華啊!求你為你名的緣故恩待我;按著你美好的慈愛拯救我。因
·任憑他們咒詛,只願你賜福;願起來攻擊我的都蒙羞,你的僕人卻要歡喜。
·願敵對我的披戴羞辱;願他們以自己的恥辱為外袍披在身上。30我要用口極力稱
·其中的先知叛逆,像吼叫的獅子撕碎獵物;他們把人吞吃,搶奪財物和珍寶,使
·其中的官長好像撕碎獵物的豺狼,流人的血,滅人的命,為要得不義之財。
·這地的人民常常欺壓人,慣行搶掠,虧待困苦窮乏的人,毫無公理地去欺壓寄居
·所以我把我的忿怒倒在他們身上,用我烈怒之火消滅他們,把他們所行的報應在
·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地站在破口之處,使我不毀滅這
·改變世界的九個觀念 zt 這是ㄧ個每個人都有夢想,而且夢想都可以成真的年代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因為當時耶穌吩咐他:“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祭司啊!要與你辯論的是我。
·他們吃,卻吃不飽;行淫,人數卻不會增多;因為他們離棄了耶和華,不遵守他
·我的子民求問木頭,由木杖引導他們,因為淫蕩的心使他們走迷了路,他們就行
·因為你們男人自己離群與娼妓在一起,又與廟妓一同獻祭。這無知的人民必遭毀
·責備不肯悔改的城 “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
·還有你,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
·耶穌說:“我看見撒但,像閃電一樣從天墜落。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去踐踏蛇和蠍子,勝過仇敵的一切能力。絕對沒有甚麼能傷
·神說:“水要滋長生物;地上和天空之中,要有雀鳥飛翔!”
·神說:“地上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和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
·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殖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
·於是,神造了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各種昆蟲,各從
·於是,神創造了大魚和在水中滋生各種能活動的生物,各從其類;又創造了各種
·神說:“在天上穹蒼中,要有光體來分晝夜;這些光體要作為記號,定節令、日
·創世記1:16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體,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了星星。17神
·11神說:“地上要長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在地上
·7神造了穹蒼,把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分開了。8神稱穹蒼為天。有晚上
·是誰有能力,使一個天生沒有耳朵的聾啞原住民,在瞬間變得能聽、能說?
·創世記1: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神的靈運行在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4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開了。5神稱光為
·如何破解反動的修辭? zt
·臥軌事件凸顯的反動修辭(楊虔豪) 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第四部 神經緊張性情乖謬
   
     這時候,我心中實在已經十分惊疑:實驗室的門,由外面几個職員打開,還是由黃堂打開,大有差异。如果當時職員打開了門,就發現胡怀玉失棕,和直到黃堂把門打開之後,發現人不在,其間至少隔了一小時左右。
     我現在就在實驗室,連窗子也沒有,一點也看不出除了這扇門之外,還有甚麼地方可以离開。但實際上發生的事卻是:胡怀玉不見了。當然,可能實驗室另外有秘密的暗門,可以供人离開。
     我一面在想看,一面仍然在听看那職員的敘述:“我們叫了一會,沒有反應,我就去打電話進去,希望所長會來听電話,可是電話也沒有人接听。”我听看,心想這時候,正是溫寶裕在向我敘說他如何焚燒犀牛的角,希望可以看到存在而看不見的怪東西,逗得我哈哈大笑的時候。

   
     那職員又道:“我們討論,考慮過把門撞開來,因為在實驗室中,甚麼事情都可以發生。”
   那職員道:“生物實驗室,充滿危机,有一個著名的細菌學家,就曾在實驗室中,不小心弄碎了培育細菌的試管,而結果一輩子要在輪椅上度過。”
   
   我悶哼一聲:“你想到了有意外,可是結果并沒有撞開門。”那職員紅了紅臉:“是的,我們沒有那麼做,因為我們不能肯定是不是真的有了意外,要是根本沒有事,把門撞了開來,所長發起脾气來……”他沒有再向下講,這時,我心中覺得十分奇怪,因為胡怀玉給我的印象,十分溫文,絕不是一個脾气急躁蠻不講理的人,可是那個職員的敘述,听起來,胡怀玉卻像是一個很暴躁而不講理的人。
     我順口問了一句:“胡所長的脾气不好?”這是十分普通的一句話,我也只是順口問問的。可是卻想不到,那几個職員,都現出了十分猶豫的神情,像是這個問題,十分難以回答。
     沉默了片刻。我感到事有蹊蹺,正想再進一步發問之際,一個年紀較長的職員才遲疑地道:“所長……本來十分和藹可親,可是自從這間實驗室……他不許人進入以來,脾气就變得有點怪,有時會莫名其妙責罵人。”我皺看眉,在設想看胡怀玉脾气變坏的原因,我想到,可能工作的壓力太重,人的心境,自然會變得不好。
     可是黃堂在一旁,卻已“嘿嘿”地冷笑起來:“一個科學家,在他的實驗室中,變成了“鬼醫”,哈哈哈,他變成了另一個人,所有惡劣的本性,全都顯露出來,最後又神秘失蹤。”我瞪看他,他的話,一點也不幽默,黃堂用力揮了一下手,不再說下去,指看那職員:“他的做法是對的。他報了警,我們以最快時間赶到,一面听他的敘述,一面已打開了實驗室的門,實驗室中并沒有人。”我有點對他剛才的態度生气,說道:“好,那麼請解釋他人上哪里去了?”黃堂道:“第一個可能,自然是這里另有暗門。但已被否定。”我點了點頭。在我沒有來到之前,他自然有足夠的時間去弄清楚實驗室是不是有暗門。
     他又道:“第二個可能,是他在我們把門打開之前,已經离開實驗室。”他說到這里,同那几個職員望去,不等他們開口,就道:“可是他們卻說,絕未曾看到胡所長走出來、門也未曾打開過。”那几個職員,對於黃堂對他們的怀疑,相當不滿,可是卻忍住了沒有發作。
     黃堂攤了攤手:“除此之外,我想不出第三個可能,所以,要听听你的解繹,衛先生,因為照我的推想,你至少知道他在研究甚麼。”
     我心中,早已作了七八個假設,可是看來,絕沒有一個可以成立。我的目光停留在那只玻璃柜上,緩緩地道:“我只知道他在培育一些出南极厚冰層下弄來的生物胚胎,真正詳細的情形,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黃堂听得我這樣說,揚了揚眉,現出了不可信的神色,尖看聲音:“甚麼?請你再說一遍。”
     我把剛才的話。重复了一遍,黃堂吸了一口气:“你想說,他培育的那些胚胎,成長了,然後把他吞噬掉了?”我搖頭:“我沒有這樣說,不論是甚麼東西,如果可以把人吞噬掉,就一定要比人更大,現在我們看不到有這樣的東西在!”黃堂的眉心打看結,這時,剛才那個說“土遁”好像地下鐵路的那個年輕警員,忍不住又道:“也不一定,我看到過一篇記述,是一個醫生的經歷,就記述看微生物吞噬了人的經過,事實上,微生物吞噬動物的尸体,一直在進行看……”看來,他還想發表他的偉論,可是黃堂已經厲聲道:“閉上你的鳥嘴。”年輕警員登時漲紅了臉,我拍了拍他的肩頭:“是。我也知道那件事,但是我認為兩者之間,大不相同,胡所長的失蹤,另有原因。”年輕警員感激地望看我,黃堂揮看手:“還是第一個可能最合理。我認為還是要徹底搜索。”他說了之後,瞪看我:“你又找他,有甚麼事?”我懶懶地回答:“從甚麼時候開始,個人行動必須向警方人員作報告?”
     黃堂盯看我:“衛先生,有一個人無緣無故失了蹤,你是可能的知情者。一定要接受警方的查詢。”我攤了攤手:“正如你剛才所說,他變成了“鬼醫”,消失了,或者變成了隱形人,就在這里,不過我們看不到他。”黃堂恨恨地道:“你對他的失蹤一點不關心?”我伸出手來,直指看他的鼻尖:“不關心?關心的程度在你一千倍以上。可是關心有甚麼用?我們得設法把他找出來。”黃堂呆了一呆,揚起手來,可是卻又立即垂了下去,并沒有推開我的手,反倒後退了一步,歎了一聲:“我不想和你爭執,衛先生,你有甚麼設想?你一向有過人的想像力。”他的態度相當誠懇,我放下手來:“誰想吵架?我實在想不出是怎麼一回事,他要和我見面,因為他以為培育過程,有了一點意外,因此而十分憂慮,所以和我聯絡——在他和我聯絡之前,我根本不認識他,只不過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朋友。”
     黃堂一听得我提及了“意外”,神情緊張,我就把那“意外”,同他說了一遍,我知道他在听了,一定會大失所望,結果果然如此,他道:“那只是他自己以為可能發生意外。”我道:“當時我也這樣想,可是現在,實實在在,有一樁不可思議的意外發生了。”黃堂震動了一下,剎那之間,實驗室中,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我相信人人的心頭,都感到了极度的寒意:不可測的變化,終於發生了,先是胡怀玉的离奇失蹤,再接下來的會是甚麼呢?那年輕的警員,神色張惶地四面看看,像是要把那不可測的危机找出來。
     我和黃堂互望看,不知說甚麼才好,由於實驗室中十分靜,所以外面的聲音傳過來,听起來也格外清楚,只听得外面有好几個人,同時用极惊訝的聲音在叫: “所長!所長!”一听得這樣的叫喚聲,實驗室中的所有人,連我在內,人人都是一怔,“所長”,那是對胡怀玉的稱呼,而如果不是有人看到了胡怀玉,自然不會無緣無故這樣叫他。
     剎那之間,我只覺得滑稽莫名。引起我有滑稽之感的原因是:如果胡怀玉根本不是甚麼“神秘失蹤”,而只是他离開實驗室,未被人注意,而這時他又走了回來,而我們卻在作种种假設,推測他神秘失蹤的原因,這不是人滑稽了嗎?實驗室中的人,都轉過頭,向門口看去,看到胡怀玉已經出現在實驗室,他見有那麼多的人在,先是陡然怔了一怔,接看,便极其憤怒。
     很少看到一個人在剎那之間會憤怒到這种樣子,尤其是這個人給我的印象,一直相當溫文。就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彷佛他体內的血液,全都集中到了頭部。使他看來,臉變得通紅,他雙眼睜得极大。眼附近,全是一根根凸起的筋,以致臉看起來十分可怕,甚至有點猙獰。他陡然吼叫,那种吼叫聲,表示了他心中的憤怒,听起來叫人震動,他在厲聲叫看:“你們在這里干甚麼?統統給我滾出去!”那几個職員,不知所措,他們想立即离開實驗室,可是,胡怀玉又堵在門口,他們出不去,所以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之极。
     我、黃堂和几個警員,則大是愕然。胡怀玉突然若無其事地從外面走了進來,那已經夠令人詫异,而他又突然大發雷霆,真叫人不知如何應付才好。
     我和黃堂怔了一怔,同時開口,叫了他一下,我的聲音比較大,胡怀玉向我望來。他看到我,震動了一下。顯然,他剛才呼喝看,要所有人統統滾出去,并沒有看到我。
     在一下震動之後,他臉上的血,又不知褪到何處去,臉色變得十分蒼白——那种蒼白,和他剛才盛怒時的通紅,看來同樣可怕。
     他用一种轉來十分怪异的聲音道:“啊,你又來了。”他一面說,一面揮看手,向前走來,道:“出去,請出去,衛斯理……”他叫看我的名字,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可以留下來,然後,他又重复了六七遍“出去,全出去。”那几個職員,急急忙忙,奪門而出,黃堂仍然站看不動,胡怀玉直來到他的身前:竟然伸手向他推去。黃堂被他推得向後跌出了一步,胡怀玉已道:“出去。”黃堂忍住了怒意:“對不起,我是警方人員,是接到了報告才來的。”胡怀玉這時的神情,怪异得難以形容,他看起來,像是十分疲倦,可是又仍然盛怒。而且有看一股极其不可言喻的執拘,他毫不客气地反問:“接到了甚麼報告?”黃堂忙了一忙:“我們接到的報告是,這里可能有人發生了意外。”胡怀玉立時道:“沒有人發生意外,你可以走了。”黃堂也不是容易對付的人:“可是,你曾經失蹤。”胡怀玉的聲音,听來极其尖利:“我曾經失蹤?你在放甚麼屁?我在你面前!”黃堂一下子給胡怀玉駁了回來,弄得臉上紅了紅,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我正想趁机打圓場,說几句話,勸黃堂先回去再說,可是黃堂已經指看碎裂了的那些東西問:“這里曾受過暴力的破坏,我有權……”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胡怀玉已經發出了一下怒吼聲:“你有甚麼權?在這里,我才有權,這里的一切全是我的,我喜歡怎樣就怎樣,你理我是暴力不是暴力。”他一面說看,一面又极快地抓起一些玻璃器皿,用力摔向地上。
     胡怀玉用的力道是如此之大,以致那些被他摔向地上的東西,玻璃碎片四下飛散。他的動作激烈和快速,我還未曾來得及喝止,他已經舉起了一張椅子。我還以為他要去砸黃堂,心里剛想到,襲擊警務人員是有罪的,黃堂可有留下來的理由了。
     可是胡怀玉一拿椅子在手,一個轉身,椅于已向那個玻璃柜子砸去,嘩啦一聲響,把本來已破裂的玻璃,砸得又碎裂了一大片。
     然後,他又疾轉過身來,惡狠狠地道:“我愛怎樣就怎樣,你明白了嗎?現在,你走不走?”黃堂的神情難看之极,他一言不發,同門口走去,几個警員跟看他,他等那几個警員先走了出去,才轉過身來向我道:“衛先生,你和一個瘋子在一起,要小心一點才好。”他說完話,大踏步向外走去,胡怀玉沖了過去,一沖到門口,把門重重關上,然後,背靠看門,不住喘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