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李芳敏144000
·稱頌 神的威嚴和大能.耶和華作王,他以威嚴為衣;耶和華以威嚴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得以堅立,永不動搖。 2 你的寶座自古就立定,你從亙古就存在。 3 耶和華啊!大水揚起了,大水揚起了聲音,大水揚起了澎湃的波浪。 4 耶和華在高處大有能力,勝過大水的響聲,勝過海中的巨浪。
·自由言論 + 自由思想=地球人 基本人權! ^-^
·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這世代終結的預兆? ^-^ Signs of the End of the Age
· 同樣,你們甚麼時候看見這些事發生,也應該知道神的國近了。
·“欢迎你们办护照到联合国上访。”
·中國人民 唯一公敵 : 流鳄鱼眼泪的恐怖主义分子中國共產黨 ^-^
·神創造人的時候,是按著自己的樣式造的
· 行事為人要光明磊落,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放蕩縱慾,不可紛爭嫉妒。 行 事 為 人 要 端 正 , 好 像 行 在 白 晝 。 不 可 荒 宴 醉 酒 , 不 可 好 色 邪 蕩 , 不 可 爭 競 嫉 妒 ;
·声音,电脑,神秘失踪,“精神病”,流氓肆无忌惮的骚扰
· 耶 穌 回 答 說 : 馬 大 ! 馬 大 ! 你 為 許 多 的 事 思 慮 煩 擾 ,
· 凡 有 血 氣 的 就 必 一 同 死 亡 ; 世 人 必 仍 歸 塵 土 。All flesh would perish together, And man would return to dust.
·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Marriage is to be held in honor among all, and the marriage bed is to be undefiled; for fornicators and adulterers God will judge.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地 上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中 国 大 陆] ^-^
·耶 稣 说 : 撒 但 ( 撒 但 就 是 抵 挡 的 意 思 , 乃 魔 鬼 的 别 名 ) , 退 去 罢 !
·24  神是靈,敬拜他的必須用心靈按真理敬拜他。
·有口不言?
·夢醒時分 The moment when dream is awakened...
·26 創造人類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
·要解決流浪貓的問題,就要實施TNR─捕捉、絕育、釋放。
·H-a-c-k-e-r 黑客
·你們還是自高自大!難道你們不該覺得痛心,把作這件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嗎?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要用身體榮耀 神.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你們是用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
·剜去了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鍊捆綁著他,他就在監牢裡推磨。
·乃 是 用 水 又 用 血 = 隨 即 有 血 和 水 流 出 來 。
·馬來西亞政治 : 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 : 安華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
· 耶和華啊!求你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求你
·倪匡
·倪匡/卫斯理科幻作品集- 于是恍然大悟:這世界上原來是因為先有奴隸,然后就自然有了奴隸主的。
·因 為 他 們 硬 著 頸 項 不 聽 我 的 話 。
· 我必在怒氣、烈怒和忿怒中,用伸出來的手和強有力的膀臂,親自攻擊你們。
· 你安定的時候,我曾警告過你,你卻說:‘我不聽!’從你幼年以來,你就是這樣,不聽從我的話。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 作了夢的先知,讓他把夢述說出來;但得了我話語的先知,該忠實地傳講我的話。禾稈怎能和麥子相比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萬事令人厭倦都是虛空.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
·主說:“先前的事,我從古時就預言過了,已經從我的口裡說出來了,又說給人聽了;我忽然行事,事情就都成就了。
·一只死蚊子
·人生如夢
·廢立
·“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說:“群。”因為進到那人裡面的鬼很多。
· 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要以马来西亚华人的血液来洗马来短剑(keris)”。
·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宁愿和作惡多端者同歸于盡]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
· 所謂“現眼報”的意思是,報應立刻實現──匪徒要殺人,結果變成殺死自己。
·“看你甚么時候被天打雷劈”
· “看哪!我是耶和華,是全人類的 神;在我有難成的事嗎?
· 耶和華的烈怒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明白這事。
·“到那時,我必作以色列各家族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由于政治手段的隐藏和人类普遍的麻木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特务组织!”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组织!”
·神父性侵儿童, 神父公款嫖妓
·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大片土地上的人民,摆脱了强权,是他们不畏强权,努力反抗的结果。 在一片由强权统治的土地上,人民如果只是驯服,强权的皮鞭, 也就会不断挥动——那皮鞭是要去夺下来,而不能等它自动放手的。
·30 “那時,人子的徵兆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號,並且看見人子帶著能力,滿有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人子必駕雲降臨。警醒準備。
·You shall murder 狐狸精.
·http://www.jiaoyou.com/profile_1244996948254694671.html
·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所種的是屬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既然有屬血氣的身體,也會有屬靈的身體。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无耻的助纣为虐。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 這事以後,亞伯拉罕把自己的妻子撒拉埋在迦南地,幔利前面麥比拉田間的洞裡。幔利就是希伯崙。
·“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神,
· 夜間有一個異象向保羅顯現: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 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在沒有民主之下的啟然退体制度。人到年老,容易趨向昏庸,胡作非為起來, 就是國家民族的大災難。
·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
·“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
·亞伯拉罕壽高年老,享盡天年,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那裡去了。
·猶大把銀子丟進聖所,然後離開,出去吊死了。
· 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按本性所能領悟的事,好像沒有理性的禽獸,就因這些事敗壞了自己。
·與他們一樣的淫亂,隨從反常的情慾,以致遭受永火的刑罰,成了後世的鑒戒。
·“你向我作的是甚麼?你為甚麼不告訴我她是你的妻子呢?
·“你該死,因為你接來的那女人,是個有夫之婦。”
·7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把榮耀歸給他!因為他審判的時候到了,應當敬拜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那一位!”
·2010年3月14日 地震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神父可以结婚吗?? 神父不结婚是一个历史存留的人为的问题, 神父的婚与非婚与得救没有直接的关系!
·“那陌生人,當然死在炭窖里了!”
·人類的科學,真是落後。
·耶和華保護所有愛他的人,卻要消滅所有惡人。
·五一三事件爆發於1969年5月13日馬來西亞
·”文化大革命又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常常被稱為“十年動亂”或“十年浩劫”。
·這是一种很不公平的現象,雖然是小事,但總是一种不公平,我一向不怎么喜歡這一類的事。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從"令人驚奇的神"到印尼排华,到您應謀殺邪惡的狐狸精惡魔怪物!^-^
·萬軍之耶和華必用雷轟、地震、大聲、旋風、暴風和吞滅人的火燄來懲罰他們
·其餘的人都很害怕,就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神。
·地上的淫婦和可憎的物之母。
·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anneleefm :
   [文學殿堂] 整理校對 ????
   請你把你的眼睛和你的心放在你的整理校對工作上 ...
   我需要花時間去檢查你的錯詞和糾正你的錯詞 ...
   你的心真的已經骯髒了嗎?

   為什麼心臟在你的手上能夠變為心骯髒了啊?
   
   [心髒] -> 心臟 ..[大仙]->大山
   ----------------------------------------------------------------------
   
   十、[大仙]大山蘇醒
   
     云四風道:“地球人的頭腦,被使用的部分,只有万分之一,還有巨量的潛能可以使用,但是地球人的身体,卻實在太不中用了,根本不能和新生命形式相比,万分之一都不如!”
     感既了一陣,穆秀珍說出了最后的結果。
     波斯人的表情,复雜之极,又是奇訝,又是不信,看來百感交集。
     云四風忍不住說:“看你的樣子,一點不像第一次听到原振俠醫生的名字,倒像是認識他很久了!”
     波斯人伸手在他自己的臉上,重重撫摸著,神情更是古怪莫名。
     從他的神情來看,分明是他對原振俠的事,大有興趣,穆秀珍忍人住問:“原醫生大是有名,你在‘看到’了他的名字之后,只要稍作打探,就可以知道他的事跡,何以竟會在我口中,才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波斯人苦笑,用力拉著自己的胡子:“我何止打探,也曾化一番功夫研究,可是我卻怎也想不到他是現代人,只在古籍中去尋找,自然一無結果!”
     云、穆兩人都怔了一怔,波斯人這一番話,他們听得很清楚,可是究竟是什么意思,卻不容易明白。
     穆秀珍說到這里時,也向我和白素望來,顯然是想征詢我們的意見。
     是由她的神情,不像是想考一考我們的理解能力,所以我心中暗暗奇怪:那波斯人難道沒有進一步地說下去,以致他們至今不明白那番話的意思?
     我正在想著,白素已先開口:“听起來,像是他在什么地方,看到過原振俠醫生這個名字,可是卻將之當作是古代人了!”
     我也是這樣想,但我還有疑問:“使波斯人把原振俠當成古代人,那必然是他看到原振俠名字的場合、物件,和古代有關——但原振俠是現代人,照說,沒有這個可能!”
     戈壁沙漠插言:“若是古代有一個人,同名同姓,就有可能了!”
     我笑了一下,或許有這個可能,但是我疑問未解,我再問:“見到了這樣的一個名字,也是很平常的事,波斯人何至于要去探索研究?”
     穆秀珍用力一揮手:“對啊,當時,我們對他說的話不是很明白,也曾用同樣的問題問他!”
     穆秀珍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很是沮喪,溫寶裕首先叫了起來:“這可惡的波斯人沒有說!”
     穆秀珍點頭。
     當時,穆秀珍把這個問題,連問了三遍,可是波斯人只是一個勁儿搖頭,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古怪,而且不住用手去撫臉——他臉上的肌肉,竟不受控制地在跳動,要用手去按撫,由此可知他此際的心情,一定激動之至。也使人知道,他和原振俠之間,必然有什么古怪的事存在。
     可是,波斯人卻沒有繼續說出來。
     所以,穆秀珍如終不知道那是什么古怪。也所以,在陶啟泉的島上,穆秀珍見了我,很想和我討論這個問題,可是千頭万緒,不知從何說起,她才只說了一句 “有些古怪的事發生生在這個古怪的醫生身上。”
     直到這次,她知道了我要找的人,和當年那波斯人,极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時,她才有机會把當年的事,原原本本說出來。
     那波斯人的古怪神情,好一會才平复,約有三四分鐘,在這斯間,他自顧自在一個柜在中酒的來喝,每喝一口酒,就肆意批評,說的話极內行,顯示他對酒的知識,丰富之极。
     然后,他竟像是根本未曾討論過原振俠這個人一樣,大大吁了一口气“我要找衛斯理,是想請教他一個令我很困扰的問題。”
     云、穆二人對他那种忽然變換了話題的說話方式,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滿,所以并不搭腔。
     波斯人卻自顧自道:“衛先生既然很難找,先向兩位請教,也是一樣。”
     云、穆二人見他說得如此客气,忙道:“請說!大家切磋一下。”
     穆秀珍這時,忽然多了一句道:“閣下的漢語說得如此地道,真是難得!”
     波斯人很是自得:“我的語言文字才能,十分出色,我精通世界上主要的文字和語言,超過三十种之多。漢語,我是正式在北京學的——到那里去,想去找一點資料,沒找到,倒學了一口北京話。”
     穆秀珍抓緊机會,插了一句:“去找什么資料?想在古籍之中,找有關原振俠醫生的資料?”
     由于波斯人剛才的話,說得很是蹊蹺,穆秀珍才這樣問他的。
     波斯人卻不說是,也不說不是,“呵呵”笑了几下:“請問,在兩位的知識范圍之內,能不能理解每一座大山,都有一個[心髒]心臟?”
     云、穆二人呆了一呆——事實上,任何人听了這樣的問題,都不免會呆上一呆的。把“大山”和“[心髒]心臟”連在一起,那實在太突兀了。
     所以兩人一齊搖頭:“我們不明白。”
     波斯人暫不出聲,在一個短暫時間的沉默之后,穆秀珍才道:“[心髒]心臟,是動物的一個器官,和大山怎么扯得上關系?”
     波斯人道:“可是,[心髒]心臟也有象征的意義,例如,王府井大街是北京的
   [心髒]心臟。”
     穆秀珍笑:“若是這樣理解,那么一座山的主峰,可以說是山的[心髒]心臟。”
     波斯人搖頭,眉心打結,像是很困難表達他所想的,他用力揮了一下手:“可是,在中國語言之中,‘心’又不單是一個器官,心代表著人的思想、情緒,甚至靈魂,例如在中國話中,‘開心’并不是真的把心打開來,而是快樂,高興的意思。”
     穆秀珍耐心解釋:“中國語言得到高度發展,為時甚早,那時沒有解剖學,所以把腦的功能,全都歸人[心髒]心臟這一部分之中了。”
     由于那一次,他們三人的討論,題材奇特無比,而且所使用的語言,也很是奇特,單是就漢語中“心”字的含義,就相當深奧——對熟悉漢語的人,自然容易明白。若是不懂漢語的,只怕要解釋起來,也大費周章。
     正由干這個緣故,再加上后來,云四風和穆秀珍,又再商討過,所以對他們來說,印象深刻無比。此時穆秀珍的复述,听的人,几乎和置身于當日他們三人商討的現場一樣。
     波斯人接下來又道:“那么說來,一座山的[心髒]心臟,在中國話中,就等于是一座山的腦部了?”
     云、穆兩人都覺得波斯人在這個問題上,有點夾纏不清,可是看他的態度,卻又十分認真,所以二人耐心回答他的問題。
     云四風道:“如果大山真的有心髒,倒也可以如此理解,
    可是大山根本不是生物,怎么會有心?”
     波斯人大搖其頭——一時之間,也弄不清他為什么要搖頭,
    只听得他自言自語:“大山有心,要去打開大山的心,那是什么意思?”
     云、穆二人面面相覷,因為實在不知波斯人那樣說,是什么意思。
     波斯人繼續自言自語,“是不是說,要去開啟大山的腦子呢?”
     他看來雖然是在自言自語,但是顯然同時,也把這些問題,向云、穆二人提出。
     云、穆二人心中奇絕,因為波斯人的態度,認真之极,而且這些問題,照波斯人的意思,
    本來是要和我討論的。兩人無意和我爭胜,但是也難免想到,我在這樣的情形下,
    會如何應付。
     穆秀珍把她當時的心情說了出來,她望向我,我想了想:“這波斯人犯一個謬誤,他把大山擬人化了。大山不是人,不是任何生物,沒有心,也沒有腦。硬要把山擬人化,也不是不可以,但那只是比擬,并不是說山脈真有一個部分,功能或動作,一如生物。”
     云、穆二人齊聲道:“閣下的話,正是我們當時對波斯人說的。”
     波斯人听了,沒有反駁,可是仍然一面搖頭,一面沉思。穆秀珍又補充:
    “就算大山一如生物,有心有腦,也不能去開啟它。你能開一個人的心,
    開一個人的腦么?”
     她說了之后,又加強語气:“所以,閣下提出來的問題,無法討論,
    因為問題的本身,無法成立。”
     波斯人确然認真地搖著頭:“不,人可以開心,也可以通過腦部而產生快樂的感覺。
    如果山也有心髒,有腦,也就可以開心,可以快樂。”
     云四風和穆秀珍兩人的耐力再好,這時也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云四風道:“
    閣下太鑽牛角尖了,希望衛斯理能和你作更深一層的討論!”
     穆秀珍忍不住挪揄:“要令大山開心,應該怎么做?帶一柄快樂之鑰,
    走進大山的心臟[心髒]去,
    把心打開,好讓大山快樂?”
     波斯人對穆秀珍的諷刺,好像一點也不覺察,反倒認真在想著。
     穆秀珍再道:“大山如果一快樂,不知道會什么樣的表示?”
     對這個分明是玩笑式的問題,波斯人居然立刻有了答案:“誰知道呢?或許它會動搖,
    或許它會裂開,或許它會噴出岩漿,或許它會移動,或許它只是沉默,
    把快樂藏在心底,不和別人分享!”
     他一口气說下來,倒把云、穆二人听得呆了。云四風很認真地說:
    “閣下不但是出色之极的設計家,而且是一個出色的詩人!”
     波斯人苦笑:“可是解決不了疑問。”
     云四風當時心想,若是從幻想的角度來討論,那就容易多了。他笑了一下:
    “可以的,只要你有足夠的幻想力就可以!”
     波斯人居然大喜:“請教請教!”
     云四風道:“你整個疑問,是在于你雖然有了一定的概念,
    但是在觀念上卻還沒有大膽的突破之故。”
     波斯人更虛心:“愿聞其詳!”
     云四風倒不是在開玩笑:“運用無比的想像力,幻想大山是有生命的,只不過那种生命形式,和人類對生命的了解大不相同,所以超乎人類的知識范疇之外,沒有人能了解!”
     波斯人像是中了邪一樣,喃喃自語:“大山有生命,大山有生命!”
     穆秀珍補充:“每一座山,都有它的誕生過程,自然可以想像它有生命,既然是一個生命体,那么,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被稱為‘心臟[心髒]’,也不足為奇了!”
     波斯人像是豁然開朗,滿面喜容,竟至于手舞足蹈,嚷叫道:“這就叫茅塞頓開了!”
     他的高興,顯然絕非假裝。可是這時,卻輪到云、穆二人莫名其妙了。
     他高興了好一陣子,才摸著大胡子道:“我就是一直指打不破這個框框,不敢大膽地去設想大山是有生命的,所以才覺得滿腹疑云,現在,經兩位一點醒,好有一比,撥開云霧見青天了!”
     云、穆二人心中苦笑,穆秀珍忍不住道:“可是大山又确然是……或者說,你如何證明大山是有生命的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