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
李芳敏144000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今夜是撒但从天而降的撒但之夜!撒但,今夜是你想代替耶穌基督从天而降的撒但之夜吗?
·可是地和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日無多,就大大發怒下到你們那裡去了。
·22 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1  神忿怒的七碗.
· 龍就和那遵守神命令堅持耶穌見證的人作戰。
·11 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
·用水施洗: 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
·你看,這裡有水,有甚麼可以阻止我受洗呢?
·兩人下到水中,腓利就給他施洗。
·29 不然,那些為死人受洗的,是為了甚麼呢?如果死人根本不會復活,那麼為甚麼要為他們受洗呢?
·26為的是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
·11 他們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
·用火把她燒掉。
·没有受洗 = 没有悔改!没有悔改就不是基督徒!
·基督把所有的統治者、掌權者和有能者都毀滅了
·51 我現在把一個奧祕告訴你們: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17 那丟棄羊群的無用牧人有禍了!
·9 到那日,我必殲滅所有前來攻打耶路撒冷的列國。
·8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9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到那日,人人都承認耶和華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13 你們用口說誇大的話攻擊我,說出許多話來與我作對,我都聽見了。
·2 因為耶和華向列國發怒,向他們所有的軍隊發烈怒,要把他們滅盡,要把他們交出來受屠殺。
·56 偽君子啊!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象,怎麼不知道分辨這個時代呢?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這樣滅亡。
·15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人能看透他,
·13 耶穌說:“所有不是我天父栽種的植物,都要連根拔起來。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27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你佔有她是不合理的。”
·中国共和党,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喜歡按著你們的父的私慾行事.他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兇手,不守真理,因為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本性,因為他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的人的父.,
· 10 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和各樣奸惡的人,魔鬼的兒子,公義的仇敵!你歪曲了主的正路,還不停止嗎? 11 你看,現在主的手臨到你,你要瞎了眼睛,暫時看不見陽光。”
·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5 因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間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免得他被人毀謗,就落在魔鬼的陷阱裡。不一口兩舌,不酗酒,不貪不義之財
· 抛弃上帝?那你要走魔鬼的路?
·4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5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於黑夜的,也不是屬於黑暗的。
·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 15 因為有些人已經轉去跟從撒但了。
· 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 8 只要有衣有食,就應當知足。 9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落在試探中和陷阱裡;又落在許多無知而有害的私慾裡,使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10 因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透了。
·Love of Money 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
· 《殺人派的致命缺点》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
·2 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 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
·“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 11 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 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东 方 党: are you Chinese? funny message as只有武士道才能救中国?只有日本才能救中国? ·日本是中国的父亲?! funny! ha! ha!
·oh! l see! 博讯be殺人派的website o?
· 东方党: 巫师is you! 神婆is your wife! ^^
·人民要劉曉波政權!!! 东方党 are wrong!!
·9  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呼召我們,不是按照我們的行為,卻是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恩典;這恩典是在永世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了我們的,
·23 你要拒絕愚蠢無知的問難;你知道這些事會引起爭論。
·13 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急!觅终生伴侣?
·—个女人来这寻找—个老公。^^
·魔鬼迷惑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 11 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
·5 他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9 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無益的。
·魔鬼迷惑佛教, 道教,儒教, 犹太教,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回教, 印度教, 无神论, 其它教.
·胡祈随想 你还在当魔鬼的哈巴狗呀?!!^^
· 6 對於那些人的不信,他感到詫異。
·20 所以弟兄啊!讓我在主裡得到你的幫助,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著暢快。 21 我深信你會聽從,也知道你所作的必超過我所說的,因此才寫信給你。 22 同時,還請你為我預備住的地方,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可以獲得釋放到你們那裡去。
·9 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天父。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凡自己謙卑的,必被升高。
·31 當號筒發出響聲,他要差派使者,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來。
·他們犯姦淫,行事虛假,堅固惡人的手,以致沒有人離棄惡行;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36
·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他顯現
·“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
·http://anneleefm.blogspot.com 3 如果我們忽略了這麼大的救恩,怎麼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初是由主親自宣講的,後來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照著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各樣異能,以及聖靈的恩賜,與他們一同作見證。
·亞洲動物基金 http://www.animalasia.org
·獨生子以撒-後裔繁多,像海邊的沙-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把婢女夏甲和她的兒子趕出去-他們的人數好像海邊的沙那麼多,就有火從天上降下來,毀滅了他們。
·主耶和華這樣說:到那日你心中必起意念,圖謀惡計,22 我必用瘟疫和血腥懲罰他;我必把暴雨、大冰雹、火和硫磺降在他和他的軍隊,以及與他在一起的許多民族身上。他們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和向我所犯一切不忠的罪;
·12弟兄要出賣弟兄,父親要出賣兒子,甚至把他們置於死地;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這些人為了利益就不惜阿諛奉承。頒布十誡:不可偷盜。
· 22 你不可與男人同睡交合,像與女人同睡交合一樣,這是可憎的事。 23 你不可與任何走獸同睡交合,因牠而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走獸面前,與牠交合;這是逆性的事。
·11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 12 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35 “你們審判的時候,在度、量、衡上,都不可偏差。 36 要用公正的天平,公正的法碼,公正的升斗,公正的容器;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23 我從你們面前逐出的各民族,你們不可隨從他們的風俗;因為他們行了這一切事,所以我厭惡他們。
· 4 祭司不可為了姻親而玷污,褻瀆自己的聖職。
·8 それなら,悔い改めにふさわしい実を生み出しなさい!
·12 神的道是活的,是有效的
·人屢次受責備,仍然硬著頸項,他必突然毀滅,無法挽救。
·11 愚昧人一再重複他的愚妄,正像狗轉過來,吃自己所吐的。
·Who is 尼采? And who are you- 自由民主之树 ?
·13 凡是吃奶的,還是個嬰孩,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
· Hugo: 左派vs右派 ZT
· 如何推翻大陸的共產黨?ZT
·8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因為全地都必被我的妒火吞滅。
·4 另一方面,因為耶穌是永遠長存的,就擁有他永不更改的祭司職位。
·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27 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
·26 因 為 我 們 得 知 真 道 以 後 , 若 故 意 犯 罪 , 贖 罪 的 祭 就 再 沒 有 了
·39 但我們不是那些後退以致滅亡的人,而是有信心以致保全生命的人。
·do jiaoyou8 allow所有邪惡左派的存在?
·抗议高庭裁决《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雪州的两所天主教堂更遭人纵火烧毁,使国内回教与天主教关系日趋紧张。
·36 又有些人遭受了戲弄、鞭打,甚至捆鎖、監禁;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後期抄本在此加上被刀殺死。他們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 陈泱潮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死?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


   [女人在遇到非常變故的時候,遠較男性為鎮定——這是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家說的,
   現在,我相信那心理學家的話了。真正的女性,是遠比男性鎮定的,
   至于那些動不動就喜歡發出怪叫的女人,并不是不夠鎮定。
   只不過想表現她們的嬌小和柔弱而已,事實上,怪叫的女人,比牛還壯!]

   
   這是人類的悲劇,科學越是發達,物質文明越是昌盛,人類便越是屠弱。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質發明,以為這是享受,但是卻是在毀滅自己。看看王俊,他是一個
   城市人,一個專家,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平時連小半哩路,也要借力于各种舒适方便的交通工具。如今,到了他要為自己的生命而掙扎的時候,他脆弱得像一塊玻璃!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tmg/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透明光
   
   第十一章
   
    我握著槍,竭力想看到勃拉克究竟在什么地方,要看到他本人,自然是沒有可能的事,
   但是我卻想著他是不是在走動,或則他的視力,正如我和杰克所估計的那樣,不是十分好,
   那么,他在行動之際,或者會碰跌什么東西,我就可以發現他的所在了。
    杰克也屏住了气息,注視了五分鐘之久,還是一點結果也沒有,我先開了口,道:“杰
   克,他可能已趁剛才開門的時候走了,你要知道,勃拉克本人,沒有什么值得可怕的,厲害
   的是他自己發明,自己制造的那些武器,如今,他為了使人家看不到他,當然不敢帶武器,
   那么,他怎敢留在這里?”
    杰克又大聲道,“勃拉克,你在這里也好,不在這里也好,有几句話,我必需向你說一
   說,人家雖然看不到你,但是,你的職業凶手生涯,也從此完了,因為你不能穿衣服,你穿
   了衣服之后,就成了一個怪物,你也不能攜帶武器——”杰克才講到這里,我便大聲喝道:
   “小心!”
    隨著那一聲斷喝,我向前“砰”地射出了一槍,我那一槍,射中了一只文件柜,而一只
   水晶的鎮紙,則向杰克的頭部飛來。
    杰克一揮手,以手中的槍柄,將那只水晶玻璃的鎮紙擋了開去。
    也就在這時,我們看到,房門陡地被打開。
    打開房門的當然是勃拉克了,我和杰克兩人,立即舉槍向著房門,可是我們兩人,卻都
   沒有放槍,因為房門一開,杰克屬下的許多情報員,全在我們而入的手槍射程之內。
    如果我和杰克兩人放槍,那么很可能打不到勃拉克,反倒傷了自己人。
    而就在我們這一猶豫之間,我們看到外面一問的門,又自動被打開。這時,杰克的屬
   下,都望著我們,所以并沒有發現那扇門自動打開的怪事。
    我和杰克互望了一眼,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道:“他走了。”
    杰克連忙將門關上,面色十分嚴重,他接連打了几個電話,我不知他打給誰的,只听得
   他向電話說的活,全是那几句:“事情十分嚴重,絕不可以妄動,否則,對他的安全,我們
   不能負責。”
    杰克打完了電話,坐了下來,抹了抹汗,拾起頭來,道:“衛,剛才我錯怪你了。”
    杰克沉默了一下,道,“你也害怕,可是么?”
    杰克沉默了片刻,才道:“人類的一個大缺點,當是詞匯的不足,我不是害怕,我相信
   你也不是,而是那种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像是身在夢境之中,絕無依靠,傳統的机智、勇
   敢、膽量全部失去了作用……”他顯然仍難形容出我們兩人心中真實的感覺,因之他講到了
   一半,便搖了搖頭,不再向下講去。我也靜默了半晌,才道:“勃拉克東來的任務是什
   么?”
    杰克道:“是暗殺,東南亞一個新國家的元首,在他的出國訪問中,將要經過本地,勃
   拉克當然是准備將他在這里暗殺。那個新國家有一個十分希望她國內發生混亂的鄰國!”
    我點了點頭,道,“我明自了,勃拉克就是受那個鄰國所收買的?”
    杰克道:“正是,那個國家的獨裁者,最近批准了一筆為數甚大的外匯,那當然是用來
   付勃拉克之用了,我已經發出警告,勸那位元首。還是在他自己的國家中不要妄動,可是—
   —”杰克講到這里,不禁歎了一口气。
    我也歎了一口气,那是因為我知道,杰克沒有講完的話是什么。那是:可是,你怎能防
   止一個隱形的殺人凶手進行暗殺呢?
    我又呆了半晌,道:“我要告辭了。”
    杰克滿面憂容地望著我,道:“勃拉克可能等在外面,你怎能避過他的耳目?”
    我伸手在面上一抓,抓下了那只尼龍面具來,燃著了打火机,將之在杰克的煙灰盅中燒
   去,那只面具已給勃拉克看到過了,還有什么用?
    然后,我又從袋中取出另外兩只面具來,給了杰克一只,道:“不要耽心我,也要耽心
   你自己,希望這個面具能幫助你。”
    我戴上了另一個面具,開門走了出去,我走到了一個身材和我相仿的情報員面前,回頭
   望著杰克。
    杰克已明白了我的意思,命令那位情報員道:“你和這位先生換一換衣服。”
    那情報員眨著眼睛,顯然不知道他的上級如何會向他發出這一道怪异的命令來的。
    他并沒有多說什么,便將衣服脫了下來,我和他迅速地換好了衣服,這時我已經完成了
   另外一個人,我這才打開門,向外走去,我裝著十分輕松,哼著小曲,出了那座商業大廈。
    那時,正是放工的時候,我盡量在人多的地方擠著,在人挨著人的情形下,即使是隱身
   的勃拉克,也不能追蹤我的。
    我當然不敢回家去,我只是打電話通知了由我挂名作董事長的進出口行的經理,叫他為
   我准備一艘游艇和一切用具,存在我所指定的碼頭上。
    我要去找王彥和燕芬兩人,問他們。究竟是什么使他們,使勃拉克變成那樣子的。事情
   已經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了,我不能再顧及王彥和燕芬兩人的“自我恐懼”心境了。
    我要弄明自,何以勃拉克會變成透明人,如果必要的話,我也有設法使自己也成為透明
   人,去對付這可怕的殺人王!
    為了給我的經理以准備的時間,我走進了一家電影院以消磨時間,電影院中放映的恰好
   是一套科學幻想片,但是電影的情節,比起我的實際遭遇來,就像是講給孩子听的童話一
   樣。
    我在電影院中打了一個盹,散場時分,才走了出來,又曲曲折折地繞了許多路。直到我
   相信勃拉克,不可能踉在我的后面了,我才叫車,米到了碼頭上。
    這時,天色已十分黑了,我看到了已准備好的游艇,我取下了面具,向那艘游艇走去,
   我的經理正在游艇上焦急地等著我。
    我只向他說了一句十分簡單的話:“別將我們之間的事講給任何人听。”
    他點了點頭,上岸走了。而我則駛著那艘雖小而速度十分炔的游蜒,向海面駛去。
    我還可以十分清楚地記得那個荒島的位置,靠著儀器的幫助,沒有多久,我便已來到了
   那個小島的附近,我熄了引擎,以船槳划向前去,將艇靜靜地泊在岩石之中。
    王彥的那艘游艇還在,我悄悄地上了岸,向他們兩人扎營的地方走去,那一夜,天色更
   是黑暗,我到了帳幕旁邊,便听到了王彥的歎息聲。
    而燕芬則在道:“彥,我想,那東西可能是來自外太空的,或許你會奇怪——”王彥几
   乎是在呻吟,道:“別說了!別說了!”
    燕芬也歎了一口气,道:“彥,勇敢些!”
    我心中對燕芬的堅強,可以說佩服到了极點。我走到了帳幕的口子前,沉聲道:“燕小
   姐說得對,王彥,你要勇敢些!”
    我的突然出現,突然出聲,使得王彥和燕芬兩人,陡地尖叫起來,帳幕的另一端,突然
   凸了出來,那自然是他們兩人,都縮到那里去的原故。
    但是他們是出不了帳幕的,因為我守住了帳幕的出口。
    我以盡可能快的語調,急急地道:“你們不必怕,我是衛斯理,我在昨天就發現你們
   了,如今我雖然看不到你們,但是你們的情形,我在昨天,已經完全知道了,你們不必害
   怕,我絕對是你們的朋友!”
    王彥顫抖的聲音,傳了出來,道:“你准備將……我們怎么樣?”
    我道:“我當然不會將你們怎么樣,我只不過是來請你們幫助我。”
    王彥上下兩排牙齒,在“得得”相震,道:“幫助你?”我連忙道:“是的,我需要你
   們的幫助。”
    燕芬的聲音,比王彥的鎮定很多,但是也一樣充滿著恐懼,她道:“衛先生,你既然已
   經知扈我們的處境,我們如今的情形,我們還能給你以什么幫助?”
    我道:“可以的,你們必需听我詳細說,必需消除心中的疑慮,直到如今為止,只有三
   個人知道你們的遭遇,一個是我,和你們在一起。”
    王彥道:“還有兩個呢?”
    我道:“一個是羅蒙諾教授,他已到埃及去了,當然不會再來害你,還有一個是勃拉
   克,就是那古怪的男子,他是國際間最冷血的凶手,他的職業便是謀殺。”
    我听得帳幕之中,傳來了王彥的一下抽噎聲,而燕芬卻沒有出聲。
    女人在遇到非常變故的時候,遠較男性為鎮定——這是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家說的,現
   在,我相信那心理學家的話了。真正的女性,是遠比男性鎮定的,至于那些動不動就喜歡發
   出怪叫的女人,并不是不夠鎮定。只不過想表現她們的嬌小和柔弱而已,事實上,怪叫的女
   人,比牛還壯!
    我繼續遭:“而勃拉克的情形,比你們略好些,因為他已成了一個全身透明的透明人,
   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事,据目前所知,至少已有一個東南亞國家元首的生命,是任何人所無
   法保護的了。”
    燕芬道:“那……我們又能幫忙你什么
    呢?”
    我沉聲道:“我要知道你們的遭遇,你們所遇到的一切事。”
    王彥和燕芬兩人,靜了一會。
    王彥的聲音,也不像剛才那樣恐怖了,道:“那……又有什么用?”
    我歎了一口气:“那可以使我明白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設法去對付勃拉克,或是設法
   使你們兩人,回复原來的情形,你們一定要詳細和我說!”
    兩人又靜了半晌,才听得燕芬道:“彥,你先說吧,事情是先在你身上發生的。”
    王彥道:“我……我……好,我先說,衛先生,你可別進來。”
    我連忙道:“當然,我在帳幕外,是絕不會闖進來的,你安心好了。”
    玉彥又抽噎了几下,才道:“我自從在你那里,拿走了那只箱子之后,每天化上几小時
   去拼湊那幅由九十九塊碎片組成的圖畫,那天下午,我成功了。我不等打開箱子,便打電話
   給你。”
    我點了點頭——當然王彥是看不到我在點頭的,道:“我記得,我問你,箱中有些什么
   東西,你說不知道,要打開箱子看了之后,才告訴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