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情報員之死]
李芳敏144000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4我曾求問耶和華,他應允了我,救我脫離一切恐懼。
·5人仰望他,就有光彩,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7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周圍紮營,搭救他們。
·9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敬畏他,因為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1孩子們!你們要來聽我;我要教導你們敬畏耶和華。
·10少壯獅子有時還缺食挨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12誰喜愛生命,愛慕長壽,享受美福,
·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也要離惡行善,尋找並追求和睦。
·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19義人雖有許多苦難,但耶和華搭救他脫離這一切。
·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是投靠他的,必不被定罪。
·1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
·6願他們的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因為他們無故為我暗設網羅,無故挖坑要陷害我的性命。
·8願毀滅在不知不覺間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羅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
·9我的心必因耶和華快樂,因他的救恩高興。
·10我全身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有誰像你呢?你搭救困苦的人,脫離那些
·強暴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3至於我,他們有病的時候,我就穿上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心裡也不住地禱
·14我往來奔走,看他們像自己的朋友兄弟;我哀痛屈身,如同哀悼母親。
·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一起攻擊我,他們
·16他們以最粗鄙的話譏笑我,向我咬牙切齒。
·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
·19求你不容那些無理與我為敵的,向我誇耀;不讓那些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因為他們不說和睦的話,卻計劃詭詐的事,陷害世上的安靜人。
·21他們張大嘴巴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親眼看見了。」
·22耶和華啊!你已經看見了,求你不要緘默;主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p
·25不要讓他們心裡說:「啊哈!這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讓他們說:「我們把
·26願那些喜歡我遭難的,一同蒙羞抱愧;願那些對我妄自尊大的,都披上慚愧和
·27願那些喜悅我冤屈昭雪的,都歡呼快樂;願他們不住地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28我的舌頭要述說你的公義,終日讚美你。
·1惡人的罪過在他心中深處說話,他眼中也不怕神。
·2罪過媚惑他,因此在他眼中看來,自己的罪孽不會揭發,也不會被恨惡。
·3他口中的話語都是罪惡和詭詐,他不再是明慧的,也不再行善。
·4他在床上密謀作惡,定意行在不善的道路上,並不棄絕惡事。
·5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及諸天,你的信實高達雲霄。
·6你的公義好像大山,你的公正如同深淵;耶和華啊!人和牲畜,你都庇佑。
·7神啊!你的慈愛多麼寶貴;世人都投靠在你的翅膀蔭下。
·9因為生命的泉源在你那裡;在你的光中,我們才能看見光。
·8他們必飽嘗你殿裡的盛筵,你必使他們喝你樂河的水。
·10求你常施慈愛給認識你的人,常施公義給心裡正直的人。
·11求你不容驕傲人的腳踐踏我,不讓惡人的手使我流離飄蕩。
·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
·29義人必承受地土,永遠居住在自己的地上。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
·31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不滑跌。
·詩篇37: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
·33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在了;我尋找他,卻找不到。
·37你要細察完全人,觀看正直人;因為愛和平的必有後代。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40耶和華幫助他們,搭救他們;他搭救他們脫離惡人,拯救他們,因為他們投靠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
·2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3因你的忿怒,我體無完膚;因我的罪惡,我的骨頭都不安妥。
·4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使我擔當不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報員之死

i follow my reading book : ISBN 951-645-622-3 printed in Taiwan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透明光
   
   第八章
   

   然后,我跨上了橡皮艇,慢慢地在海上划著。
   當然我不是划回家去,這個小島寓市區十分遠,我怎能划得回去?
   我只要在海上飄到天明。
    直升机自然會來接我回去的。
    第二天天明時分,我听到了直升机的聲音,我已經到了看不到那小島的地方,我放出了
   一枝信號槍,直升机發現了我的所在,放下長繩,將,我拉上了直升机中。出乎我意料之外
   地,負責秘密工作的杰克中校,居然在直升机中!
    我和杰克中校見面的次數并不多,面對面所講的話,加起來大約也不會超過三句。那是
   因為,我根本不喜歡杰克中校的為人。、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人,天生下來就是做特務,間諜
   的話,那么杰克中校就是了。
    他有著一副普通之极的面孔。奇怪的是,他是澳洲的地道英格蘭移民,但是他即使混在
   東方人中,你也不能認出他來。他的相貌,几乎可以混在任何人中間而不被人認出來。而如
   果不是你先開口的話,他也永遠不會出聲,只是毫無表情地望著你!
    這時候,在直升机中,他便是這樣毫無表情地望著我,像電車中的陌生人一樣。
    我坐了下來,聳了聳肩,道:“中校,我不認為我們的相會是偶然的巧合。”
    “當然不是。”他的面上,仍然毫無表情。我的心中忽然想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我覺
   得,杰克中校和勃拉克,其實是同一類型的人。燕芬和王彥不是以“和石頭一樣的古怪男
   子”,來形容勃拉克么?
    在杰克中校和勃拉克之間,所不同的只是一個做著非法的殺人勾當。而一個是做著合法
   的殺人勾當而已!
    我又追問道:“不是偶然,那自然是有意的了?”
    杰克中校沉聲道:“不錯,我知道你將會在這里附近的海面登上直升机,所以特地來向
   你道謝的。”
    我不禁覺得十分奇怪:“向我道謝?”
    杰克中校點了點頭,道:“不錯,因為你向我們提供了有關勃拉克的情報。”
    我吃了一惊,道:“中校,你以為這是在任何場合都可以公開討論的事么?”
    我已經說過,我不喜歡和勃拉克這樣的一個冷血動物周旋(當然,說“不喜歡”實則上
   我心中,對勃拉克的一种害怕),所以,我才將這個情報通知警方秘密工作組的。
    這种告密,杰克中校當然應該為我嚴守秘密,絕不應該胡言亂語的。如今,雖然是在直
   升机上,但是至少還有駕駛員在,我實在想不通一個老練的情報工作者,竟會這樣不檢點。
    杰克中校斜眼看著我:“衛斯理,你在害怕么?”
    我不禁從心底升起了一股怒火!
    我不是容易發怒的人,但這時卻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般來說,一個人發怒,或是由
   于對方蠻不講遵;或是由千自己的弱點被對方一語道中。
    如今,杰克中校既不講理,又一語道中了我的弱點,我如何能不怒?
    杰克顯然在我的面色上,看出了我的怒意,他冷冷地向駕駛員一指,道:“在他的面
   前,我們用不著保守什么秘密。”
    我向那駕駛員望去,這才發現,今天的駕駛員,已換了一個。那是一個一望便知是倔強
   得過了份的年輕人,這時正緊抿著嘴,一聲不出。
    杰克中校繼續說道:“他是我們工作組中最优秀的情報員之一。而且,他的哥哥,昨天
   因為調查勃拉克的行蹤,而從一間大廈的天台上,失足墮下!”
    杰克中校在講到“失足墮下”之際,特別加重了語气。那位情報員當然不是真的“失足
   墮下”,而是遭到了勃拉克的暗算。
    我的心中,感到了一絲寒意。我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已有點明白杰克中校赶來和我相見
   的原因了。
    我不等他開口,便搖了搖頭,道:“不,你不必希望我會參加你們的工作,我自己有自
   己的事,而且,特務情報工作,是一國政府的事,我是平民。”杰克中校慢慢地道:“我們
   秘密工作組,不是特務机构,只不過是隸屬于警方的一個工作組而已!”
    我大搖其頭:“不,我自己有十分重要的事,可能立即要遠行,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可
   好?”
    杰克中校不再出聲。
    這時,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凌厲的目光,我射了過來,我轉過頭去,以那种目光在望著
   我,正是那個年輕的情報員。
    看那年輕人的神情,我自然可以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和准備說什么。
    我比他先開口:“看前面的儀表,不要看我的臉,否則,不等勃拉克來找你,你就要沒
   命了一年輕人!”
    那年輕人給我堵往了口,不再言語,轉過頭去。
    我的斷然拒絕,顯然使他們兩人,十分失望。
    但是我也有拒絕的理由的。王彥和燕芬兩人,亟需我的幫忙,我要設法使他們复原,或
   是索性使他們徹底地成為隱身人。
    這需要极其努力的工作,我又怎能去兼顧殺人王勃拉克呢?
    直升机翼的軋軋聲,有規律地響著,机艙中沒有人再說話。
    不一會,直升机已緩緩地降落了,當我和杰克,先后跨出机艙時,我立即准備离去,但
   杰克中校卻將我叫住:“衛斯理,你不和我握手道別么?”
    我轉過身來,和他的大手相握。
    他直視著我,道:“你不想知道勃拉克為什么到東方來么?”
    我搖了搖頭道:“我是一個普通的平民,這不關我的事。”
    杰克冷冷地道:“你不是平民,你是持有國際警方的特种證件的,你是一頭卑劣的老
   鼠!”
    我面上變色,道:“你膽敢罵我?”
    杰克中校松開了我的手,“呸”地一聲,轉過身去。我實是忍無可忍,一個箭步,竄了
   上前,對准了杰克的屁股,便是一腳!
    這兜屁股的一腳,我是以腳背踢出的,當然不會踢傷他,但是卻令得他向上騰起了兩三
   尺,然后又重重地跌在地上。
    這個直升机場,是本地警方專用的。這時在机場上,已經有著不少人員在,不少是高級
   警官,更多的是普通警員。
    杰克中校在警界的地位之高,是人人皆知的,這時,我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腳將他踢倒
   在地上,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動作,向我望來。
    而不等杰克爬起身來,已經有三個身形高大的武裝警員,向我沖了過來。我身形微微一
   矮,准備大鬧一場,但是杰克中校卻已站了起來,喝止了那三個警員,向我冷笑了一下,
   道:“衛斯理,我會記得你這一腳的。”
    我狠狠地回答他:“我也會記得你剛才那句話的。”
    我話一講完,便轉身向外走去,有几個警官,顯然表示不服,還想攔路,但是在杰克中
   校的阻止之下,他們都沒有什么動作。
    我憋了一肚子气,出了直升机場,又走了一段路,才喚到了一輛的士,回到家中,倒頭
   便睡。
    一覺睡醒,已是下午時分了。
    我這才開始思索,那黃銅箱子中的神秘物体,究竟給王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照我的料
   想,當晚,王彥一定只帶著那物体去找羅蒙諾教授的。
    那么,這神秘的,能使人体的肌肉組織變為透明的物体,极有可能是在羅教授的住宅之
   中了。
    羅教授已經到埃及去了,勃拉克已經為警方注意,那么,這神秘物体有沒有變換了地方
   呢?
    我想了片刻,覺得還是應該再到羅蒙諾教授的住處,去看一個究竟,才能有所定論。
    我准備好了應用的一切,正待跨出書房之際,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我一拿起話筒,便听到一個悅耳的女性聲音,道:“請你准備接听來自巴黎的長途電
   話。”
    我呆了一呆,巴黎來的長途電話,自從納爾遜先生死了之后,我在巴黎并沒有什么特別
   的熟人,會打越洋電話給我的。
    我拿著听筒,呆了一會,那面傳來了一個十分沉著的聲音,先報了一個姓名。我一听得
   那個名字,便吃了一惊,道:“原來是閣下。”
    那是一個十分喧嚇的姓名,在國際警察部隊中,他的地位,猶在我已故的朋友納爾遜先
   生之上。
    “听說你拒絕了杰克中校的邀請。”那位先生的聲音很穩、很沉,他講出了這句話,使
   我确信他的身份。
    我心中在暗罵杰克這頭老狐狸。居然討救兵討到巴黎去了。
    我沒好气地道:“杰克并沒有邀請我做什么,他只是罵我是一頭卑劣的大老鼠。”
    “不,他說你是一頭卑劣的老鼠,并沒有說是大老鼠。”
    “那有什么分別?”
    “于是你便重重地踢了他一腳?”
    “是的,他也向你說了么,我也有更正,這一腳,踢得并不重。”
    “好了,這不值得再討論。”那面忽然歎了一口气:“我只是在想,如果納爾遜在世上
   的話,你會作怎樣的決定?”
    我默然不出聲,我在悼念我的好友,心情變得十分沉重。
    “沒有什么了,祝你快樂。”那面竟准備就此結束談話。
    我連忙道:“慢,你打長途電話來,就是為了祝我快樂么?”
    “我希望你快樂,”
    “你還希望我作什么?”我几乎在吼叫。
    “噢,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希望你再和杰克中校聯絡一下,向他問一問,他屬下的那
   位优秀情報員,是怎樣跌下高樓來的。”
    我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气,道:“好,我會和他聯絡的,希望他不要再惹起我的怒
   火。”
    “我想不會的了。”那面的聲音始終如一,絕不激動,也絕不再緩慢,說來總是帶有那
   么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他收了線,我叉拿著听筒呆了一會,才按了一下電話,然后,撥著杰克中校的專用電
   話。
    電話一通,我便不客气地道:“是杰克么?”
    “是我,衛斯理!”他早知道我會打電話給他的了。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我听得出杰克的聲音在忍受著极大的怒意,道:“你能來總部听取詳細的報告么?”
    杰克中校道:“那位情報員墮地之后,并沒有立即死去,而講了几句話,那几句話,在
   我們听來,是不可思議的。”
    我一口回絕了他,道:“既然你們那么多聰明的頭腦,都認為是不可思議,我也一定認
   為是這樣,你在電話中向我說吧。”
    杰克中校怒道:“你是一頭——”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卑劣的老鼠:”他還心有不甘,補充道:“大老鼠!”
    “砰”地一聲,我們兩人几乎是同時摔下了電話筒的。我松了一口气,因為我又回絕了
   他。
    激怒他是最好的辦法,因為我絕不想接受他的邀請,去和勃拉克交手。
    我轉過身來,然而,我一轉過身來,我不禁呆住了。
    我看到我書房的門柄,正慢慢地在旋轉著。
    有人要進來了。
    那是什么人?老蔡絕不會不出聲便自己開門的,如果說有什么人在進行著非法活動的
   話,剛才我在打電活,聲音如此之大,難道那人竟是聾子,听不到我的聲音,還是有恃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