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情報員之死]
李芳敏144000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報員之死

i follow my reading book : ISBN 951-645-622-3 printed in Taiwan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透明光
   
   第八章
   

   然后,我跨上了橡皮艇,慢慢地在海上划著。
   當然我不是划回家去,這個小島寓市區十分遠,我怎能划得回去?
   我只要在海上飄到天明。
    直升机自然會來接我回去的。
    第二天天明時分,我听到了直升机的聲音,我已經到了看不到那小島的地方,我放出了
   一枝信號槍,直升机發現了我的所在,放下長繩,將,我拉上了直升机中。出乎我意料之外
   地,負責秘密工作的杰克中校,居然在直升机中!
    我和杰克中校見面的次數并不多,面對面所講的話,加起來大約也不會超過三句。那是
   因為,我根本不喜歡杰克中校的為人。、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人,天生下來就是做特務,間諜
   的話,那么杰克中校就是了。
    他有著一副普通之极的面孔。奇怪的是,他是澳洲的地道英格蘭移民,但是他即使混在
   東方人中,你也不能認出他來。他的相貌,几乎可以混在任何人中間而不被人認出來。而如
   果不是你先開口的話,他也永遠不會出聲,只是毫無表情地望著你!
    這時候,在直升机中,他便是這樣毫無表情地望著我,像電車中的陌生人一樣。
    我坐了下來,聳了聳肩,道:“中校,我不認為我們的相會是偶然的巧合。”
    “當然不是。”他的面上,仍然毫無表情。我的心中忽然想起了一個奇怪的念頭,我覺
   得,杰克中校和勃拉克,其實是同一類型的人。燕芬和王彥不是以“和石頭一樣的古怪男
   子”,來形容勃拉克么?
    在杰克中校和勃拉克之間,所不同的只是一個做著非法的殺人勾當。而一個是做著合法
   的殺人勾當而已!
    我又追問道:“不是偶然,那自然是有意的了?”
    杰克中校沉聲道:“不錯,我知道你將會在這里附近的海面登上直升机,所以特地來向
   你道謝的。”
    我不禁覺得十分奇怪:“向我道謝?”
    杰克中校點了點頭,道:“不錯,因為你向我們提供了有關勃拉克的情報。”
    我吃了一惊,道:“中校,你以為這是在任何場合都可以公開討論的事么?”
    我已經說過,我不喜歡和勃拉克這樣的一個冷血動物周旋(當然,說“不喜歡”實則上
   我心中,對勃拉克的一种害怕),所以,我才將這個情報通知警方秘密工作組的。
    這种告密,杰克中校當然應該為我嚴守秘密,絕不應該胡言亂語的。如今,雖然是在直
   升机上,但是至少還有駕駛員在,我實在想不通一個老練的情報工作者,竟會這樣不檢點。
    杰克中校斜眼看著我:“衛斯理,你在害怕么?”
    我不禁從心底升起了一股怒火!
    我不是容易發怒的人,但這時卻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般來說,一個人發怒,或是由
   于對方蠻不講遵;或是由千自己的弱點被對方一語道中。
    如今,杰克中校既不講理,又一語道中了我的弱點,我如何能不怒?
    杰克顯然在我的面色上,看出了我的怒意,他冷冷地向駕駛員一指,道:“在他的面
   前,我們用不著保守什么秘密。”
    我向那駕駛員望去,這才發現,今天的駕駛員,已換了一個。那是一個一望便知是倔強
   得過了份的年輕人,這時正緊抿著嘴,一聲不出。
    杰克中校繼續說道:“他是我們工作組中最优秀的情報員之一。而且,他的哥哥,昨天
   因為調查勃拉克的行蹤,而從一間大廈的天台上,失足墮下!”
    杰克中校在講到“失足墮下”之際,特別加重了語气。那位情報員當然不是真的“失足
   墮下”,而是遭到了勃拉克的暗算。
    我的心中,感到了一絲寒意。我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已有點明白杰克中校赶來和我相見
   的原因了。
    我不等他開口,便搖了搖頭,道:“不,你不必希望我會參加你們的工作,我自己有自
   己的事,而且,特務情報工作,是一國政府的事,我是平民。”杰克中校慢慢地道:“我們
   秘密工作組,不是特務机构,只不過是隸屬于警方的一個工作組而已!”
    我大搖其頭:“不,我自己有十分重要的事,可能立即要遠行,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可
   好?”
    杰克中校不再出聲。
    這時,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凌厲的目光,我射了過來,我轉過頭去,以那种目光在望著
   我,正是那個年輕的情報員。
    看那年輕人的神情,我自然可以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和准備說什么。
    我比他先開口:“看前面的儀表,不要看我的臉,否則,不等勃拉克來找你,你就要沒
   命了一年輕人!”
    那年輕人給我堵往了口,不再言語,轉過頭去。
    我的斷然拒絕,顯然使他們兩人,十分失望。
    但是我也有拒絕的理由的。王彥和燕芬兩人,亟需我的幫忙,我要設法使他們复原,或
   是索性使他們徹底地成為隱身人。
    這需要极其努力的工作,我又怎能去兼顧殺人王勃拉克呢?
    直升机翼的軋軋聲,有規律地響著,机艙中沒有人再說話。
    不一會,直升机已緩緩地降落了,當我和杰克,先后跨出机艙時,我立即准備离去,但
   杰克中校卻將我叫住:“衛斯理,你不和我握手道別么?”
    我轉過身來,和他的大手相握。
    他直視著我,道:“你不想知道勃拉克為什么到東方來么?”
    我搖了搖頭道:“我是一個普通的平民,這不關我的事。”
    杰克冷冷地道:“你不是平民,你是持有國際警方的特种證件的,你是一頭卑劣的老
   鼠!”
    我面上變色,道:“你膽敢罵我?”
    杰克中校松開了我的手,“呸”地一聲,轉過身去。我實是忍無可忍,一個箭步,竄了
   上前,對准了杰克的屁股,便是一腳!
    這兜屁股的一腳,我是以腳背踢出的,當然不會踢傷他,但是卻令得他向上騰起了兩三
   尺,然后又重重地跌在地上。
    這個直升机場,是本地警方專用的。這時在机場上,已經有著不少人員在,不少是高級
   警官,更多的是普通警員。
    杰克中校在警界的地位之高,是人人皆知的,這時,我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腳將他踢倒
   在地上,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動作,向我望來。
    而不等杰克爬起身來,已經有三個身形高大的武裝警員,向我沖了過來。我身形微微一
   矮,准備大鬧一場,但是杰克中校卻已站了起來,喝止了那三個警員,向我冷笑了一下,
   道:“衛斯理,我會記得你這一腳的。”
    我狠狠地回答他:“我也會記得你剛才那句話的。”
    我話一講完,便轉身向外走去,有几個警官,顯然表示不服,還想攔路,但是在杰克中
   校的阻止之下,他們都沒有什么動作。
    我憋了一肚子气,出了直升机場,又走了一段路,才喚到了一輛的士,回到家中,倒頭
   便睡。
    一覺睡醒,已是下午時分了。
    我這才開始思索,那黃銅箱子中的神秘物体,究竟給王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照我的料
   想,當晚,王彥一定只帶著那物体去找羅蒙諾教授的。
    那么,這神秘的,能使人体的肌肉組織變為透明的物体,极有可能是在羅教授的住宅之
   中了。
    羅教授已經到埃及去了,勃拉克已經為警方注意,那么,這神秘物体有沒有變換了地方
   呢?
    我想了片刻,覺得還是應該再到羅蒙諾教授的住處,去看一個究竟,才能有所定論。
    我准備好了應用的一切,正待跨出書房之際,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我一拿起話筒,便听到一個悅耳的女性聲音,道:“請你准備接听來自巴黎的長途電
   話。”
    我呆了一呆,巴黎來的長途電話,自從納爾遜先生死了之后,我在巴黎并沒有什么特別
   的熟人,會打越洋電話給我的。
    我拿著听筒,呆了一會,那面傳來了一個十分沉著的聲音,先報了一個姓名。我一听得
   那個名字,便吃了一惊,道:“原來是閣下。”
    那是一個十分喧嚇的姓名,在國際警察部隊中,他的地位,猶在我已故的朋友納爾遜先
   生之上。
    “听說你拒絕了杰克中校的邀請。”那位先生的聲音很穩、很沉,他講出了這句話,使
   我确信他的身份。
    我心中在暗罵杰克這頭老狐狸。居然討救兵討到巴黎去了。
    我沒好气地道:“杰克并沒有邀請我做什么,他只是罵我是一頭卑劣的大老鼠。”
    “不,他說你是一頭卑劣的老鼠,并沒有說是大老鼠。”
    “那有什么分別?”
    “于是你便重重地踢了他一腳?”
    “是的,他也向你說了么,我也有更正,這一腳,踢得并不重。”
    “好了,這不值得再討論。”那面忽然歎了一口气:“我只是在想,如果納爾遜在世上
   的話,你會作怎樣的決定?”
    我默然不出聲,我在悼念我的好友,心情變得十分沉重。
    “沒有什么了,祝你快樂。”那面竟准備就此結束談話。
    我連忙道:“慢,你打長途電話來,就是為了祝我快樂么?”
    “我希望你快樂,”
    “你還希望我作什么?”我几乎在吼叫。
    “噢,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希望你再和杰克中校聯絡一下,向他問一問,他屬下的那
   位优秀情報員,是怎樣跌下高樓來的。”
    我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气,道:“好,我會和他聯絡的,希望他不要再惹起我的怒
   火。”
    “我想不會的了。”那面的聲音始終如一,絕不激動,也絕不再緩慢,說來總是帶有那
   么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他收了線,我叉拿著听筒呆了一會,才按了一下電話,然后,撥著杰克中校的專用電
   話。
    電話一通,我便不客气地道:“是杰克么?”
    “是我,衛斯理!”他早知道我會打電話給他的了。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我听得出杰克的聲音在忍受著极大的怒意,道:“你能來總部听取詳細的報告么?”
    杰克中校道:“那位情報員墮地之后,并沒有立即死去,而講了几句話,那几句話,在
   我們听來,是不可思議的。”
    我一口回絕了他,道:“既然你們那么多聰明的頭腦,都認為是不可思議,我也一定認
   為是這樣,你在電話中向我說吧。”
    杰克中校怒道:“你是一頭——”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卑劣的老鼠:”他還心有不甘,補充道:“大老鼠!”
    “砰”地一聲,我們兩人几乎是同時摔下了電話筒的。我松了一口气,因為我又回絕了
   他。
    激怒他是最好的辦法,因為我絕不想接受他的邀請,去和勃拉克交手。
    我轉過身來,然而,我一轉過身來,我不禁呆住了。
    我看到我書房的門柄,正慢慢地在旋轉著。
    有人要進來了。
    那是什么人?老蔡絕不會不出聲便自己開門的,如果說有什么人在進行著非法活動的
   話,剛才我在打電活,聲音如此之大,難道那人竟是聾子,听不到我的聲音,還是有恃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