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地球人喜歡理論,重于寶際,所以進步的過程,會反覆曲折,真是可惜。]
李芳敏144000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 3耶和華的聲音在眾水之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充滿威嚴。
·5耶和華的聲音震斷了香柏樹,耶和華震斷了黎巴嫩的香柏樹。
·6他使黎巴嫩山跳躍像牛犢,使西連山跳躍像野牛犢。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9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生產,使林中的樹木光禿凋零;凡是在他殿中的都說:
·10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11願耶和華賜力量給他的子民,願耶和華賜平安的福給他的子民。
·1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救拔我,不容我的仇敵向我誇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球人喜歡理論,重于寶際,所以進步的過程,會反覆曲折,真是可惜。

后來,杜令對我又說起猜王和降頭術來,他的說法很怪,是一個外星人的觀點,但是也很有道理,他說:“地球人真怪,照我看,所有大學、研究所班中對人的研究所獲得的知識,加起來,還不如猜王大師一個人的多,可是猜王卻是一個降頭師。”
    他又補充:“像猜王挪樣,才懂得在寶際上,把人体的力量盡量發揮,可是他卻沒有理論,所以才不被重視。地球人喜歡理論,重于寶際,所以進步的過程,會反覆曲折,真是可惜。”
   ------------------------------------------------------------------------
   第六部:杜令也要到苗疆去
   

     我一時之間.思緒十分亂,竟然不知問甚么才好。倒是猜王在繼續道:“她說有要緊的事。必須回去一次。”
     我忙問:“她沒說是甚么事?還有,你有沒有見到那姓溫的年輕人?”
     猜王的聲音很響:“沒有見到.也不知道她回家去干甚么。不過好像事情很嚴重,我從來未曾見到她那樣緊張過,是為了甚么?”
     我歎了一盤:“不是很清楚----請問,藍家峒的正确地點,你知道嗎?”
     猜王道:“我不知道,只知道是在中泰緬三國國界的交匯處。”
     我苦笑:“這三國的國界,從來也未曾有過确定。”
     猜王道:“反正那地方,全是不服歸化的苗人,确不确定都一樣。”
     我沒有甚么再好問的了,只好道:“一有藍絲姑娘的消息,就請她和我聯絡。”
     猜王降頭師也十分擔心:“她會有意外?”
     我苦笑:“不知道。”
     在這樣說了之后,我心中陡然一動,問:“降頭術之中,是不是有甚么奇特的方法,使人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看到……想看到的情景?”
     猜王呆了一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解釋著:“像中國的异術之中,就有一种叫“圓光術”,利用一面鏡子,或是一盆水,看到遠處的情景。”
     猜王又呆了一會,才道:“降頭術之中,沒有這种异術,通常,我們看遠處的情景,都利用電視机。”
     我歎了一聲:“真幽默----有消息請隨時和我聯絡,謝謝你。”
     猜王也說了几句客气話,我放下了電話之后,發著怔,只覺得掌心冒著汗可以肯定的是,溫寶裕一定有了非常的意外。
     我打開書房門,同在樓下的白素招了招手,白素以极快的速度奔上來.-看到白素离開.溫太太的嚎叫盤,更是惊天地泣鬼神,胡說在-旁,正嘗試用手去掩住她的口,可是卻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痛得胡說摔手不迭。
     這种亂七八糟的情形,都在白素奔土來的那一剎間發生,等到書房門又關上。
     我和白素面對面站定。白素用手輕拍心口,表示惊悸----要令白素有這种動作。絕不簡單,而溫太太的嚎哭,居然可以達到這個目的,可知她嚎哭的聲勢,實在有過人之處。
     后來,溫寶裕這小子對良辰美景胡說他們說起來,這樣說:“那算甚么,古代孟姜女,曾把長城也哭坍過,我母親哭坏了衛斯理家中的甚么沒有?”
     一提起這件事,仍然不免面色大變的胡說道:“這倒沒有听說。”
     溫寶裕一拍大腿:“這就是了,我媽媽的嚎哭,在人類歷史上,至多只能排名第二。”
     良辰美景不服:“孟姜女哭倒長城,只是傳說,怎么可以作准?”
     溫寶裕一翻眼:“你們懂得甚么,哭聲是一种音波,任何物質,都有一個音波上的破碎點,如果哭聲的頻率,恰好与之相同,別說是長城,就算是一座核電厂,也照樣可以哭倒了,這正是音波毀滅性武器的理論根据。”
     .溫寶裕這一輪急攻,替他母親開脫,說得良辰美景,啞口無言。
     這一切,都在我面前發生,當時我的想法是:溫寶裕還是很有道理的,他善于把許多沒相干的事,運用想像力聯系起來"而在聯系的過程之中,對本來不明究竟的事,也就產生了新的理解。
     當然,這一切全是后話,當時,人人為了溫寶裕下落不明,而焦急万分,以后會發生的事,根本沒有人可以知道一絲半毫。
     我把和陳耳、猜王通話的結果,向白素迅速地說了一遍,白素的眉心打著結,-時之間,也沒有甚么妥善的方法,而下面的嚎哭聲,又不斷傳了土來,令人心煩意亂,至于极點。
     我忽然之間,起了一個頑皮的念頭,伸手向窗口,指了一指,我的意思是:我們不如跳窗逃走算了。
     白素當然會明白我的意思,令我想不到的是,白素竟然立即表示同意,而且。
     先我-步,來到了窗前,把窗子打開,立即跨出了窗子。
     我跟在她的身后,兩個人出了窗子之后,沿著排水管,-直向下攀去----我和白素竟然落得這樣狼狙地落荒而逃.溫太太的號叫威力.也可想而知。
     更令得我們狼狙的情景,按著又發生了。在我們兩人,動作一致,松開了手。
     一聳身,躍向地上之際,卻發現有一男一女兩人,正以惊訝莫名的神情,望定丁我們。他們顯然已看了很久,從我們一爬出窗子時,他們就已經看到了。
     兩他們的神情如此惊訝,自然是絕對無法明白我們為甚么要從自己的住所的窗子中爬下來。
     這一男一女,正是杜令和金月亮。
     我們兩人落地之后,和他們的距离相當近,互相對望著。尤其是杜令,神情寶疑莫名,顯然我們的行為,又令得他迷惑之至,以為那又是地球人不能令他理解的一面。
     我先開口,在苦笑了一下之后,我道:“兩位不必奇怪,進去看看,就可以明白。”
     杜令忙道:“一定要,一定要。”
     他說著,伸手搔著頭。既然遇上了他們,自然只好再進屋子去,而當我們四人,走進去的時候,正在嚎叫的溫太太,也陡地停止了哭聲----由于她是真的傷心嚎哭,所以陡然停止之后,還不斷的抽搖著。
     她盯著金月亮看,神情之中,充滿敵意,和溫先生一見金月亮之后,竟然有一剎問的不再愁眉苦臉,大不相同,但原因則一,都是由于金月亮出眾的美麗。
     忽然之間,溫太太轉過頭來,用极其嚴厲的目光,瞪了她丈夫一眼,把正望著金月亮出神的溫先生,嚇得連忙低下頭去。
     可是,溫先生剛才那种神態,還是落到了溫太太的眼中,所以她也勃然大怒,口出惡言:“甚么閒雜人等,都跑來了。”
     我“哈哈”一笑:“這是我的屋子,對我來說,最閒雜的人就是你。”
     我在這樣說的時候,伸手直指著她,態度十分之不客气,而白素并沒有阻止我,顯然她也認為這個胖女人非這樣對付不可。
     溫太太在剎那之間,像是想站起來,可是她的体重,限制了她動作的蠱活性,所以她只是動了一動,并不理我,伸手指了指杜令:“你是甚么人?”
     我大盤道:“他是甚么人,就算你減一半的肥,也弄不明白,他整個人是由一組密碼拼湊出來的,你能想像這种用數碼拼出來的生命嗎?”
     溫太太雖然十分努力在听我的話,可是她當然听不懂。這令得她靜了大約三十秒,按著,她又大聲嚎哭了起來,一面哭一面叫:“我不管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人是拼出來的還是砌出來的,我要你們把我家的小寶交出來。”
     我本來想回她一句“你甚么時候把你們家的小寶交給我的”,但是隨即知道,如果我和她爭辯起來,會無休無止。而且,衛斯理豈能淪落到了和婦人爭辯的地步?
     所以,我只是冷笑了一聲,同時,我准備請杜令和金月亮到書房去----那里隔音設備雖然不算很好,未能全部阻絕噪音,但總比面對著溫太太好得多了。
     我望向仕令,同他作了一個手勢,他立時會意,我轉身上樓,把白素也拉了上去。等到我們四個人,進了書房,又關好了房門之后,杜令說了一句話,實實在在,叫我啼笑皆非。
     他竟然這樣說:“衛斯理,你真的交游廣闊,和各個星体上的人,都有來往。”
     他把溫太太當作异星人了。
     我實在想笑,可是又笑不出來。只是歎了一聲:“你錯了,她是地球人,不折不扣的地球人。”
     杜令還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我伸手在他的肩頭上拍下拍:“忘記了?地球人每一個都有他自身的生命密碼,每一個人都和別人不同,你研究地球人,顯然不是很夠資格,還得好好下功夫。”
     杜令仍然搖著頭,喃喃地道:“怎么可能呢?她甚至連外型……也不同。”
     白素搖頭:“她本來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只不過由于体內的脂肪積聚過冬,所以了變成這樣子。”
     杜令一揮手:“對!人体內的脂肪細胞,十分狡猾,為了無限止的發展,脂肪細胞會向大腦發出假訊號,制造饑餓的感覺。不斷進食,以便它們擴充。”
     他說了之后,忽然又笑了起來:“其實,只要稍為變動一下密碼。就可以達到目的。”
     我冷笑:“有點意志力就好了!”
     杜令道:“改變密碼,正是為了使她產生意志力。”
     我沒有興趣在這個問題上討論下去,單刀直入地問他:“隔了那么多天.你應該對我的為人十分清楚了,你有了甚么決定。”
     杜令的回答,也乾脆之至:“我決定不借用你們的身体,而把操作的方法告訴你們,請你們操作。”
     我和白素都呼了一口气,表示滿意。這時候,金月亮緊抱著杜令,花容失色,神情十分惊恐,杜令則在安慰她:“別擔心,他們一定會做得极好。”
     我感到他們是在做戲,可是白素的心地好,她問:“是不是操作的手續十分复雜,怕我們會出錯,而誤了大事?”
     金月亮連連點頭:“是,只要有一點差錯,那……我就完了……我就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不知道會落到甚么可怕的境地之中。”
     白素用十分誠懇的聲音安慰她:“不可能出錯的,只要我學會了,就不會出錯,請你相信我。”
     金月亮的神情,倒說明她心中真的十分惶急,白素在那樣說了之后,她無可奈何地歎了一聲,把杜令摟得更累了一些。
     我看不過眼,悶哼了一盤:“我相信,由她去做,比你借用她的身体去做,更保險得多,她的智力,至少是你的十倍。”
     金月亮听我說得那么嚴厲,這才嘟著嘴.不再出聲。
   ------------------------------------------------------------------------
   第七部:一個大疑點
   
     我雖然覺得杜令古怪,卻說不出他古怪在甚么地方。猜王是降頭師,感覺比我靈敏得多,他一定有比找更強烈的感覺,可是也一樣說不出所以然來。
     同樣的,杜令一定也感到了猜王有十分特別之處,可是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兩人才都如此說法的。
     兩人在這樣說了之后,各自一笑,像是都不想再深究下去。
     由于我曾和陳耳提起過,我想到藍家峒去,所以陳耳竟帶了一份极其珍罕的苗疆地圖來,自然,也簡陋之至,他攤開地圖,指著一處:“藍家峒應該就在這里,几乎所有苗峒,都有十分隱秘的通道出入,外人絕無法知道,這才能連到与世隔絕的目的。”
     我問猜王:“藍絲姑娘可曾提起過藍家峒附近,有甚么獨特的地理特徵?”
     猜王道:“瀑布,她提及過瀑布,和這道瀑布形成的河流,她就是在這條河上飄流,被人發現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