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算帳] : 不過,一旦失勢,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
李芳敏144000
·3不但這樣,因我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我為建造聖殿預備的一切以外,又把我
·7為了神殿裡的需用,他們奉獻了金子一百七十多公噸,銀子三百四十多公噸,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算帳] : 不過,一旦失勢,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z/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算帳
   自序
   
   這個故事甚多隱喻,有些地方故作神秘,但其實也不過如此,

   竊錢者誅,竊國者候,自古已然,于今猶 乃,
   大權在手,成群結党,為所欲為,誰會說這個“不”字?
   一旦失勢,雞碎般小數,也就成了大罪名。    
   不過,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中國流行的說法是“秋后算帳”,
   秋后,是表示一個一定的時間吧!
   歷史會向任何人算帳的,逃不過,躲不了,
   等著吧!                      
                              
   倪匡        
                           
   一九九五年八月九日          
                              
   三藩市             
                             
   花開又一年            
                             
   望月几回圓 
   -----------------------------------------------------------------
   第九部:情婦
   
     我沒有再說什么,他已經道:“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老人家若是已有些日子未能發號施令,就算現在他忽然龍精虎猛,會翻筋斗,講話聲若洪鐘,也已來不及了,只怕除了他儿女之外,再也不會有人听他的了!”
     我這才知道他說“行不通”,原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
     他曾長久處于權力的最高中心,對于權力是如何運作的,自然了然于胸,所以我同意他的分析,我道:“而且,也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鐵旦一揚眉:“我和天音,有定期聯絡,我告訴過他,權力場是最危險的所在,處處陷阱,在在漩渦,不知道什么時候沒了頂,還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要他一定要和我定期聯絡,只要有一次,他未能和我聯絡,我就知道他出事了!”他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續道:“我起先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向他的一些死党問,才知道了情形,我立刻和你聯系,紅綾才告訴我你們也知道了!”
     本來,對于救鐵天音一事,我也一籌展,如今鐵旦來了,他對權力場的情形,比我熟悉得多,自然要以他為主,看有什么辦法可以營救。
     鐵旦吸了一口气,又道:“這孩子,他不肯听我的話,唉,也難怪,那里的一切,實在太吸引人了!”
     我道:“是啊,听說,那‘死者’不但有過億的財富,有二十多個情婦,還有好几畝大的花園別墅,又官居高位,這种情形──”
     鐵旦悶哼了一聲:“這個死人,逄什么官居高位?只不過是三四流的角色,真正官居高位的,比他弄到手的,不知多了多少倍,只要權在,人也在,勢也在,財也在。權一旦出了問題,赫赫元帥,永遠健康的接班人,也要連夜逃亡,何況是這种小蝦毛!天音竟會跟這种人混在一起,真是气數,狠起來,就由他槍斃好了!”
     我吃了一惊:“不至于……槍斃吧?”
     鐵旦一揚眉:“新掌權的要立威,就一定要殺雞儆猴,這是千古以來不變的定律,誰撞到刀之上,方便就倒霉,天音正是最好的開刀對象──一來,他老子曾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二來,他老子現在下落不明,只是一個廢老頭子,殺了他,誰也不怕得罪!”
     以鐵旦這樣一分析,我也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我失聲道:“這個怎么得了,得赶緊下手了!”
     鐵旦吸了一口气:“我在等兩個人,這上下,她們也應該到了!”
     我正想問他在等什么人,紅綾直到這時才插了一句口:“媽到瑞士去了。”
     我不禁大是奇訝──白素答應和我分頭去營救鐵天音的,怎么忽然跑到瑞士去了。
     我忙道:“她有沒有對你說,到瑞士去干什么?”
     紅綾還沒有回答,門鈴響起,她跳過去開門,鐵旦面對門口,先看到來人是誰,他沉聲道:“你們來了!”
     我才轉過頭去,就看到兩條人影,一大一小,疾掠了過來,來到鐵旦面前,一起跪下,一跪下就叩頭,一叩頭就叫:“義父!”
     這一連串的行動,叫我看得呆了,尤其進來的那兩個人,我是認識的,一個就是大美人朱槿,另一個是小美人水葒。兩人的身高,差了一個頭有余,可是水葒嬌小勻稱,一樣看來腰細腿長,娉婷動人。
     朱槿和水葒都同一身份,我知道她們自小就受嚴格的訓練,成為出色的特工人材,鐵旦曾負責全盤的情報工作,那十二個無父無母的女孩子,正是由他作最初的訓練的。
     但是我也未曾料到,他們的關系如此之好,竟會以父女相稱。
     而且,鐵旦如今只是一個無兵無勇的廢人,朱槿和水葒身份特殊,本身有將軍的銜頭,不論是哪一派的人勢力當政,她們的地位不變,都可以說是叱吒風云的大人物,可是她們對鐵旦的尊敬,卻是一看就可以知道,出于至誠。
     這時,看她們跪在地上,仰頭望向鐵旦,那神情就是女儿久別慈父,重逢之際的喜悅,多少親情的思念,洋溢在她們的俏臉之上,再也不可能是假裝。
     我和她們這一組身份獨特的美女,多有接触,只覺得她們又美麗又能干,又机伶又聰明,可是總覺得她們有點不類真人──被訓練得成了“机器”或“工具”。
     可是此際,看到她們竟然流露出這樣真摯的感情來,我也不禁大是感動。
     鐵旦伸手,在她們的頭上輕撫著,聲音也有點發啞:“起來!起來!”
     兩人跪著,向前移動了一下,靠在鐵旦的膝前,又是高興,又是流淚。
     鐵旦也大是感概:“真想不到,還能見到你們!”
     水葒道:“當然能見,一直能見!”
     朱槿也道:“真是太高興了,義父,我雖然沒見著天音哥,可是知道他暫時不會有危險。”
     鐵旦沉聲道:“連你也見不著──”
     他只說了半句,就眉心打結,我也感到事態嚴重,因為朱槿的身份又高又特殊,連她也見不著,那鐵天音的處境,當真不是很妙了。
     鐵旦顯然比我更明白內里的情形,他并沒有問何以朱槿見不到人,我則失聲問道:“何以你也見不著?”
     朱槿道:“系統不同,指揮不動。”
     鐵旦吸了一口气:“她們是軍方的,拘禁天音的,是另一個机构。”
     朱槿又道:“若是我一定要見,自然也可以做得到,可是這一來,太著痕跡,反倒打草惊蛇。好在我有人知道天音如今雖然被拘禁,但是他對各方面來說,都重要之至,所以沒受什么委曲。”
     鐵旦悶哼了一聲:“你們別說空話安慰我了,他現在的情形,我再清楚不過,左也是死,右也是死!一方面要他供出眾多的人來,一方面要他守口如瓶。他供了,是死;不說,是死,我想不出還有什么活路來!”
     鐵旦一口气說完那番話,面色鐵青,身子也不由自主在顫動。
     他畢竟是在那种權力場翻過筋斗的人,所以很明白其中的情形。
     經他一說,我也明白鐵天音的處境,确是大大地不妙了。
     在派系斗爭中,不論有多少派──最高領袖曾說:党內無派,稀奇古怪。不管多少派,最先起正面沖突的,必然是勢力最大的兩派。
     待這勢力最大的兩派,經過一番劇斗,分出了胜負,其他勢力較小的派宗,或曾替胜方出力,自然水漲船高。不幸押錯了寶,曾替敗的一方搖旗吶喊,那自然也倒轉下來,嗚呼哀哉。
     而今,鐵天音是夾在兩大派之間,那個“死者”是首先被開刀的,死了之后,鐵天音作為他的主要助手,目標自然集中在他的身上。
     逼死了死者的一派(不論死者是怎么死的),必然要趁胜追擊,宜將剩勇追余寇,要在鐵天音身上把打擊面擴大,(除惡務盡),以求把對方徹底擊敗,打倒在地,并且踏上一腳,讓對方永世不得翻身。
     而已經輸了一仗的那一方,處境不妙,落在下風,自然要力求自保,那么,鐵天音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危險人物。若是鐵天音把所知的一切全說出來,那么,這一方就要面臨大打擊了!
     我想到這里,失聲道:“不好,天音坏在他自己人的手里,可能性更大!”
     鐵旦、朱槿和水葒都以一种异樣的目光望定了我,仿佛晨譏嘲我:“你怎么現在才明白這一點啊!”
     我伸手在自己頭上打了一下,以确認自己的后知后覺,要置鐵天音于死地的,當然是他的“自己人” ̄
     他的自己人,最怕他說出什么來,所以要滅口──那個死者,也大有可能,正是被自己人滅了口的!
     我越想越亂,一面搖頭,一面道:“真對不起,對這种情形,你們是司空見慣的閒事,我卻一點經驗也沒有,連現在,天音究竟落在哪一方面的人手里,我也無法可以确定!”
     鐵旦沉聲道:“當然是落在敵人手里,要是落在自己人手里,早已一命歸西,‘自殺身亡’了!”
     正由于他說得如此肯定,所以我更感到了一股寒意,自頂至踵而生。
     鐵旦的話,确實是可怕之极,試想想,一個人落在敵人手中,尚可以有活路,落在自己人的手里,卻是死路一條。這“自己人”三字,竟然有這樣的涵意在,人性在這方面所暴露出來的丑惡,實在令人無法不全身發冷。
     而朱槿和水葒立時點頭表示同意。
     鐵旦咬牙切齒,向朱槿道:“你和他,還可以傳遞信息?”
     朱槿神情緊張,點了點頭──這表示她雖然可以做得到,但也一定极其困難。
     鐵旦一字一頓:“帶信進去,叫他咬緊牙關,一個字也不能說!”
     朱槿道:“我們得到的報告,天音哥确然什么也沒有說!”
     鐵旦道:“這就是他還能活著的原因,再去提醒他一遍,一個字也不能說。”
     朱槿了一聲,水葒道:“現在,要找出一個女人來,對天音哥大有幫助。”
     我還沒問是誰,鐵旦已經道:“衛夫人已經到瑞士去找了。”
     鐵旦這句話,奇峰突起之至。
     看來,在我到勒曼醫院去那一段時間內,發生的事,真還不少。
     我想向他們提及我在勒曼醫院的經歷,可是事情接著發生,我根本沒有開口的机會,而且,我敘述經過,最后自然要有陶啟泉和大亨在場。
     所以,這時我只是問:“什么女人?”
     朱槿道:“那‘死者’死前,最后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這個女人名字叫浮蓮,是死者的情婦……之一,死者有大量的贓款,在這個女人的名下,還有許多机密文件是由這個女人保管。”
     我一听得這個女人的叫“浮蓮”,就怔了一怔,因為這名字,正如朱槿、水葒她們同類,難道這個女人也正是她們的同型人物?
     我揮了揮手,向朱槿望去,朱槿歎了一聲,點了點頭,那是她已知我想到了什么,而且已回答了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