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算帳] : 不過,一旦失勢,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
李芳敏144000
·如果你对一个吃人魔兽说,魔鬼,你太坏了! 这样能建立起人民可以更换的政府来吗?
·參與和公民精神的養成:弥尔著《自由论》,
·自衛殺人是否犯法?为什么自卫杀人不付法律责任呢?
·男性被强奸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 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行为。
·男性被强奸,怎么办?男人被强奸之后的尴尬. 男性被强奸,法律如何保护?
·民主可能会选出一个坏人,希特拉发动战争对外侵略,促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涂炭生灵,这是人所共知。
· 但主的日子必要像賊一樣來到。在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消失,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融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
· 因此,那城的名就叫巴別,因為耶和華在那裡混亂了全地所有的人的語言,又從那裡把他們分散在全地上。
·一個死了一個瘋了
·我正想在一個專家身上得到解決疑點的意見, 這种亂來的插口,而又沒有知識的人,真是再討厭不過了!
·哥白尼的学说改变了那个时代人类对宇宙的认识,而且动摇了欧洲中世纪宗教神学的理论基础。
· 你 要 專 心 仰 賴 耶 和 華 , 不 可 倚 靠 自 己 的 聰 明 ,
· 很多马来西亚华人想移民
·鬼船的進攻
·聖經 : 傳 道 書 Ecclesiastes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一句「學生們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使288名學童葬身火海,領導們卻全部逃出生天...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 如果你娶妻子,這不是犯罪;如果處女出嫁,也不是犯罪。不過,這樣的人要受肉體上的苦難,我卻不願你們受這苦難。
·所以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一副妓女的面孔,不顧羞恥。
·妓女可以成為基督徒么?
·誰說人是万物之靈呢?
·海底基地
·我甚麼都不要,除了僕人吃掉的以外,但與我同行的亞乃、以實各、幔利所應得的分,讓他們拿去吧。
·殺了兩只狗^-^ 加州有地
·俄罗斯要向以色列学习打击恐怖主义经验 vS 印度总理: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主义中心”
·死共匪就是 欠人罵
·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
·可是時間已經證明,毀滅的來臨,越來越近了。
·“孫中山早就提出過‘喚醒民眾’,過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國民眾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
·每天都要禱告上帝...讓 共匪死光光..讓那些 沒人選的 高台⋯⋯狗官=天打雷劈=死無葬生之地!!! 今日中國 公開造假說謊=死共匪...一定下地獄 永遠的火湖!!!
·情報員之死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 周亞輝,你錯了!!!! 假如13亿中國人民, 每一個中國人民通通好像台湾小小妮這樣, 你認為中國现在還有腐败专制的共产党和一党独裁的制度嗎?
·你周亞輝只需要回答: 你周亞輝是死共匪的敵人嗎? 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死鬼毛泽东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劉曉波:毛澤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11 因此,人必說:“義人果然有善報;在世上確有一位施行審判的神。”
·主题:【教你如何杀人.无敌tips.心术不正者勿看】
·Lee Fung Meng Card Balance Due : RM 7,060.62
·只有一党独裁60年 無恥的共狗殭屍是搞自灭战略的支那劣种
·优昙婆罗花
·(婆羅洲) 沙巴州家中发现珍稀优昙婆罗花。
· 教訪民如何殺無恥的共狗殭屍 ^-^
·Palm Oil: Costing The Earth?
·伊朗核问题背后的什叶派因素
· 你們的屍體必倒在這曠野;你們中間被數點過的,就是按著你們的數目,從二十歲以上,向我發過怨言的,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示每違命與死亡.: 現在你為甚麼不遵守你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和我吩咐你的命令呢?”
·2010年4月7日 地震列表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記得加上 一根點燃的火材 ^-^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救中國, 消滅共匪.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我必要這樣對待這聚集反抗我的惡會眾;他們要在這曠野滅盡,在這裡死亡。
·美国消灭了多少政敌?自己的总统都灭了不是一个两个,你应该谈谈这才公平.
·他說明天,在他們村落的北方,有一個人會死于意外,這個人的死,會令得全世界都感到意外。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視為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表。
·地球人為甚么不會拚命?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挾詐而盡坑殺之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2010年4月8日 地震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等到民真不畏死之日,恐怕,也是给有些人送棺材之时 。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白烨先生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
·给扒粪者说,自由中国的建议 :
·2010年4月9日 地震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這裡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
·每個人,不論處在何种境地,他要想些什么,都有他的自由,极權統治者不論用何种方法,都無法阻止。
·獵頭族, 婆羅洲沙巴獵頭族,砂勞越獵頭族...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祝你 全家死光光 討人厭的鬼傢伙!!!
·總要有犧牲的!這是一句壯語!
·互相為敵的人,又怎么建立高度的精神文明呢?
· 保羅見了這異象,我們就認定是 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跟往事乾杯
·焦點人物:波蘭總統列赫.卡臣斯基
·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算帳] : 不過,一旦失勢,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sz/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算帳
   自序
   
   這個故事甚多隱喻,有些地方故作神秘,但其實也不過如此,

   竊錢者誅,竊國者候,自古已然,于今猶 乃,
   大權在手,成群結党,為所欲為,誰會說這個“不”字?
   一旦失勢,雞碎般小數,也就成了大罪名。    
   不過,這种帳,總是要算的。                              中國流行的說法是“秋后算帳”,
   秋后,是表示一個一定的時間吧!
   歷史會向任何人算帳的,逃不過,躲不了,
   等著吧!                      
                              
   倪匡        
                           
   一九九五年八月九日          
                              
   三藩市             
                             
   花開又一年            
                             
   望月几回圓 
   -----------------------------------------------------------------
   第九部:情婦
   
     我沒有再說什么,他已經道:“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老人家若是已有些日子未能發號施令,就算現在他忽然龍精虎猛,會翻筋斗,講話聲若洪鐘,也已來不及了,只怕除了他儿女之外,再也不會有人听他的了!”
     我這才知道他說“行不通”,原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
     他曾長久處于權力的最高中心,對于權力是如何運作的,自然了然于胸,所以我同意他的分析,我道:“而且,也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鐵旦一揚眉:“我和天音,有定期聯絡,我告訴過他,權力場是最危險的所在,處處陷阱,在在漩渦,不知道什么時候沒了頂,還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要他一定要和我定期聯絡,只要有一次,他未能和我聯絡,我就知道他出事了!”他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續道:“我起先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向他的一些死党問,才知道了情形,我立刻和你聯系,紅綾才告訴我你們也知道了!”
     本來,對于救鐵天音一事,我也一籌展,如今鐵旦來了,他對權力場的情形,比我熟悉得多,自然要以他為主,看有什么辦法可以營救。
     鐵旦吸了一口气,又道:“這孩子,他不肯听我的話,唉,也難怪,那里的一切,實在太吸引人了!”
     我道:“是啊,听說,那‘死者’不但有過億的財富,有二十多個情婦,還有好几畝大的花園別墅,又官居高位,這种情形──”
     鐵旦悶哼了一聲:“這個死人,逄什么官居高位?只不過是三四流的角色,真正官居高位的,比他弄到手的,不知多了多少倍,只要權在,人也在,勢也在,財也在。權一旦出了問題,赫赫元帥,永遠健康的接班人,也要連夜逃亡,何況是這种小蝦毛!天音竟會跟這种人混在一起,真是气數,狠起來,就由他槍斃好了!”
     我吃了一惊:“不至于……槍斃吧?”
     鐵旦一揚眉:“新掌權的要立威,就一定要殺雞儆猴,這是千古以來不變的定律,誰撞到刀之上,方便就倒霉,天音正是最好的開刀對象──一來,他老子曾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二來,他老子現在下落不明,只是一個廢老頭子,殺了他,誰也不怕得罪!”
     以鐵旦這樣一分析,我也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我失聲道:“這個怎么得了,得赶緊下手了!”
     鐵旦吸了一口气:“我在等兩個人,這上下,她們也應該到了!”
     我正想問他在等什么人,紅綾直到這時才插了一句口:“媽到瑞士去了。”
     我不禁大是奇訝──白素答應和我分頭去營救鐵天音的,怎么忽然跑到瑞士去了。
     我忙道:“她有沒有對你說,到瑞士去干什么?”
     紅綾還沒有回答,門鈴響起,她跳過去開門,鐵旦面對門口,先看到來人是誰,他沉聲道:“你們來了!”
     我才轉過頭去,就看到兩條人影,一大一小,疾掠了過來,來到鐵旦面前,一起跪下,一跪下就叩頭,一叩頭就叫:“義父!”
     這一連串的行動,叫我看得呆了,尤其進來的那兩個人,我是認識的,一個就是大美人朱槿,另一個是小美人水葒。兩人的身高,差了一個頭有余,可是水葒嬌小勻稱,一樣看來腰細腿長,娉婷動人。
     朱槿和水葒都同一身份,我知道她們自小就受嚴格的訓練,成為出色的特工人材,鐵旦曾負責全盤的情報工作,那十二個無父無母的女孩子,正是由他作最初的訓練的。
     但是我也未曾料到,他們的關系如此之好,竟會以父女相稱。
     而且,鐵旦如今只是一個無兵無勇的廢人,朱槿和水葒身份特殊,本身有將軍的銜頭,不論是哪一派的人勢力當政,她們的地位不變,都可以說是叱吒風云的大人物,可是她們對鐵旦的尊敬,卻是一看就可以知道,出于至誠。
     這時,看她們跪在地上,仰頭望向鐵旦,那神情就是女儿久別慈父,重逢之際的喜悅,多少親情的思念,洋溢在她們的俏臉之上,再也不可能是假裝。
     我和她們這一組身份獨特的美女,多有接触,只覺得她們又美麗又能干,又机伶又聰明,可是總覺得她們有點不類真人──被訓練得成了“机器”或“工具”。
     可是此際,看到她們竟然流露出這樣真摯的感情來,我也不禁大是感動。
     鐵旦伸手,在她們的頭上輕撫著,聲音也有點發啞:“起來!起來!”
     兩人跪著,向前移動了一下,靠在鐵旦的膝前,又是高興,又是流淚。
     鐵旦也大是感概:“真想不到,還能見到你們!”
     水葒道:“當然能見,一直能見!”
     朱槿也道:“真是太高興了,義父,我雖然沒見著天音哥,可是知道他暫時不會有危險。”
     鐵旦沉聲道:“連你也見不著──”
     他只說了半句,就眉心打結,我也感到事態嚴重,因為朱槿的身份又高又特殊,連她也見不著,那鐵天音的處境,當真不是很妙了。
     鐵旦顯然比我更明白內里的情形,他并沒有問何以朱槿見不到人,我則失聲問道:“何以你也見不著?”
     朱槿道:“系統不同,指揮不動。”
     鐵旦吸了一口气:“她們是軍方的,拘禁天音的,是另一個机构。”
     朱槿又道:“若是我一定要見,自然也可以做得到,可是這一來,太著痕跡,反倒打草惊蛇。好在我有人知道天音如今雖然被拘禁,但是他對各方面來說,都重要之至,所以沒受什么委曲。”
     鐵旦悶哼了一聲:“你們別說空話安慰我了,他現在的情形,我再清楚不過,左也是死,右也是死!一方面要他供出眾多的人來,一方面要他守口如瓶。他供了,是死;不說,是死,我想不出還有什么活路來!”
     鐵旦一口气說完那番話,面色鐵青,身子也不由自主在顫動。
     他畢竟是在那种權力場翻過筋斗的人,所以很明白其中的情形。
     經他一說,我也明白鐵天音的處境,确是大大地不妙了。
     在派系斗爭中,不論有多少派──最高領袖曾說:党內無派,稀奇古怪。不管多少派,最先起正面沖突的,必然是勢力最大的兩派。
     待這勢力最大的兩派,經過一番劇斗,分出了胜負,其他勢力較小的派宗,或曾替胜方出力,自然水漲船高。不幸押錯了寶,曾替敗的一方搖旗吶喊,那自然也倒轉下來,嗚呼哀哉。
     而今,鐵天音是夾在兩大派之間,那個“死者”是首先被開刀的,死了之后,鐵天音作為他的主要助手,目標自然集中在他的身上。
     逼死了死者的一派(不論死者是怎么死的),必然要趁胜追擊,宜將剩勇追余寇,要在鐵天音身上把打擊面擴大,(除惡務盡),以求把對方徹底擊敗,打倒在地,并且踏上一腳,讓對方永世不得翻身。
     而已經輸了一仗的那一方,處境不妙,落在下風,自然要力求自保,那么,鐵天音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危險人物。若是鐵天音把所知的一切全說出來,那么,這一方就要面臨大打擊了!
     我想到這里,失聲道:“不好,天音坏在他自己人的手里,可能性更大!”
     鐵旦、朱槿和水葒都以一种异樣的目光望定了我,仿佛晨譏嘲我:“你怎么現在才明白這一點啊!”
     我伸手在自己頭上打了一下,以确認自己的后知后覺,要置鐵天音于死地的,當然是他的“自己人” ̄
     他的自己人,最怕他說出什么來,所以要滅口──那個死者,也大有可能,正是被自己人滅了口的!
     我越想越亂,一面搖頭,一面道:“真對不起,對這种情形,你們是司空見慣的閒事,我卻一點經驗也沒有,連現在,天音究竟落在哪一方面的人手里,我也無法可以确定!”
     鐵旦沉聲道:“當然是落在敵人手里,要是落在自己人手里,早已一命歸西,‘自殺身亡’了!”
     正由于他說得如此肯定,所以我更感到了一股寒意,自頂至踵而生。
     鐵旦的話,确實是可怕之极,試想想,一個人落在敵人手中,尚可以有活路,落在自己人的手里,卻是死路一條。這“自己人”三字,竟然有這樣的涵意在,人性在這方面所暴露出來的丑惡,實在令人無法不全身發冷。
     而朱槿和水葒立時點頭表示同意。
     鐵旦咬牙切齒,向朱槿道:“你和他,還可以傳遞信息?”
     朱槿神情緊張,點了點頭──這表示她雖然可以做得到,但也一定极其困難。
     鐵旦一字一頓:“帶信進去,叫他咬緊牙關,一個字也不能說!”
     朱槿道:“我們得到的報告,天音哥确然什么也沒有說!”
     鐵旦道:“這就是他還能活著的原因,再去提醒他一遍,一個字也不能說。”
     朱槿了一聲,水葒道:“現在,要找出一個女人來,對天音哥大有幫助。”
     我還沒問是誰,鐵旦已經道:“衛夫人已經到瑞士去找了。”
     鐵旦這句話,奇峰突起之至。
     看來,在我到勒曼醫院去那一段時間內,發生的事,真還不少。
     我想向他們提及我在勒曼醫院的經歷,可是事情接著發生,我根本沒有開口的机會,而且,我敘述經過,最后自然要有陶啟泉和大亨在場。
     所以,這時我只是問:“什么女人?”
     朱槿道:“那‘死者’死前,最后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這個女人名字叫浮蓮,是死者的情婦……之一,死者有大量的贓款,在這個女人的名下,還有許多机密文件是由這個女人保管。”
     我一听得這個女人的叫“浮蓮”,就怔了一怔,因為這名字,正如朱槿、水葒她們同類,難道這個女人也正是她們的同型人物?
     我揮了揮手,向朱槿望去,朱槿歎了一聲,點了點頭,那是她已知我想到了什么,而且已回答了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