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几億年,甚至几十億年之前的事,有誰知道?]
李芳敏144000
·其中的官長好像撕碎獵物的豺狼,流人的血,滅人的命,為要得不義之財。
·這地的人民常常欺壓人,慣行搶掠,虧待困苦窮乏的人,毫無公理地去欺壓寄居
·所以我把我的忿怒倒在他們身上,用我烈怒之火消滅他們,把他們所行的報應在
·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地站在破口之處,使我不毀滅這
·改變世界的九個觀念 zt 這是ㄧ個每個人都有夢想,而且夢想都可以成真的年代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因為當時耶穌吩咐他:“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祭司啊!要與你辯論的是我。
·他們吃,卻吃不飽;行淫,人數卻不會增多;因為他們離棄了耶和華,不遵守他
·我的子民求問木頭,由木杖引導他們,因為淫蕩的心使他們走迷了路,他們就行
·因為你們男人自己離群與娼妓在一起,又與廟妓一同獻祭。這無知的人民必遭毀
·責備不肯悔改的城 “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
·還有你,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
·耶穌說:“我看見撒但,像閃電一樣從天墜落。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去踐踏蛇和蠍子,勝過仇敵的一切能力。絕對沒有甚麼能傷
·神說:“水要滋長生物;地上和天空之中,要有雀鳥飛翔!”
·神說:“地上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和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
·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殖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
·於是,神造了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各種昆蟲,各從
·於是,神創造了大魚和在水中滋生各種能活動的生物,各從其類;又創造了各種
·神說:“在天上穹蒼中,要有光體來分晝夜;這些光體要作為記號,定節令、日
·創世記1:16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體,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了星星。17神
·11神說:“地上要長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在地上
·7神造了穹蒼,把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分開了。8神稱穹蒼為天。有晚上
·是誰有能力,使一個天生沒有耳朵的聾啞原住民,在瞬間變得能聽、能說?
·創世記1: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神的靈運行在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4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開了。5神稱光為
·如何破解反動的修辭? zt
·臥軌事件凸顯的反動修辭(楊虔豪) zt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的有男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
·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Lahad Datu diceroboh kerana menuntut TANAH yang dijanjikan? zt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盼扁釋放, 友人提供公寓供住 zt
·美國前司法部長克拉克探監, 呼籲釋放陳水扁總統 zt
·從扁案透視馬英九的人權迫害!口說不干預實際介入! 文件曝光!扁家、扁朝
·誰說蔡英文不反核? zt
·所以,你們要除掉謊言,各人要與鄰舍說真話,因為我們彼此是肢體。
·黃德:“ 如果愛國家是錯,那我寧願不要對 ”。 Wong Tack: “Jika cinta N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启示录的14万4千人 2/5【奇妙真相 道格牧师】
·親愛的,不要每個靈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否出於神,因為有許多假先知已經
·凡是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不是出於神,而是敵基督者的靈;
·我們是屬於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於神的就不聽從我們。這樣,我們
·李清云高寿256岁全靠素食及红豆枸杞当茶饮 zt
·長壽的秘訣: “保持一種平靜的心態,坐如龜,行如雀,睡如狗”。
·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
·他們或聽或不聽(他們原是叛逆的民族),也必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一位先知。
·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要把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原是叛逆的。
·“人子啊!至於你,你要聽我對你講的話。不要叛逆我,像那叛逆的民族一樣。
·你們要分別為聖,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
·你們不可轉向偶像,也不可為自己鑄造神像;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你還在冷眼旁觀嗎? zt
·如果你們獻平安祭給耶和華,要使你們所獻的蒙悅納。
·阿扁民間醫療小組 新聞稿( 02/28/2013) zt
·沙巴非法移民與幽靈選民 zt
·你們收割莊稼的時候,不可把角落的穀物都割盡,也不可拾取收割時遺下的。
·土地,從來不屬於你,不屬於我,不屬於任何人, 只是暫時借用供養生命所需
·人間異語:無感官員, 視民如糞土 zt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神的
·马来西亚华裔警员出现严重短缺, 乡区影响最大 zt
·“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搶奪他的
·“你們審判的時候,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袒窮人,也不可偏幫有權勢的人;只要
·「在雲林難忘的一夜」 zt
·17 “你不可心裡恨你的兄弟;應坦誠責備你的鄰舍,免得你因他擔當罪過。
·圣经预言中的末世重大事件 zt
· 末世已经到了!!预备耶稣的来临!!!
·啟示錄666獸印:電腦生物晶片 zt
·千古預言-梅花詩 (北宋1011年-1999年7月20日) zt
·你不可在你的族人中,到處搬弄是非,也不可危害你的鄰舍;我是耶和華。
·国际、国内舆论普遍谴责“马来西亚计划”是新殖民主 义的产物 zt
·我的一切救恩、一切願望,他不都成全嗎?
·蘇祿軍潛入沙巴,蘇祿蘇丹要求美國介入 zt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皇,但是中國第一個女皇帝不是她。zt
·残酷无情:女皇武则天为何杀死十位至亲 zt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主禱文禱告 , 願你國度降臨
·耶穌 只警告基督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這是繼承產業的;來,我們殺了他,佔有他的產業吧!
·耶穌 只警告門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zt
·他會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惡人,把葡萄園租給按時繳納果子的佃戶。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馬來西亞沙巴州民眾,逃離家園,躲避戰火
·有網路的言論的自由,才能反制媒體的壟斷。 zt
·如果這家不配得,你們的平安仍歸你們。
·保護.爭戰.醫治
·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父的靈,是他在你們裡面說話。
·老者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根本就不是人!」
· 親愛的同學,最佳的領袖,是擁有憐恤之心的人。「主啊,我已經做了,我該
·墳場變天堂/受苦者的關懷與改革/為窮人發聲
·落羽松的知音/在落羽松看到大自然的旋律/樹木淨化水
·“學生不能勝過老師,奴僕也不能勝過主人。學生若能像老師一樣,奴僕若能像
·你們要小心,因為有人要把你們送交公議會,並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
·所以不要怕他們。沒有甚麼掩蓋的事不被揭露,也沒有甚麼祕密是人不知道的。
·超級吸金集團真相.. 慈濟的真相 文/傅明雄 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几億年,甚至几十億年之前的事,有誰知道?

第十部 研究結果可供推測
   
     在那一霎間,我怒不可遏,正想再說甚麼時,胡怀玉陡然反手,扳下了一個紅色的鈕杆,我已經覺得不妙了,大叫起來:“你這渾蛋,你想干甚麼?”
     但是,已經遲了,變化几乎突然發生。
     在那玻璃柜之中,有紅光閃了一閃,接看。柜中的那些東西。在几秒鐘之內,就徹底消失,再接下來的變化是又冒起了一陣紅光,柜下有一個裝置,向下沉了一沉,柜中就變得空空如也。

     張堅在那几秒鐘之間,雙眼睜得极大,几乎要哭了出來,我也不知說甚麼才好。
     胡怀玉沉聲道:“雷射裝置消滅了一切,希望是真正消滅了一切。”
     張堅發出了一下帶看哭音的叫聲來,我對他道:“張堅,不要緊,那冰崖之中,有的是那种東西,再去弄几吨來也不成問題。”
     我實在气不過胡怀王不徵求我們的同意,就自作主張,把我們千辛万苦弄來的東西,一下于就毀得一點不剩,所以才這樣說的,我不是不知道,再要到那冰崖去一次,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但至少,不是做不到。
     張堅又是气惱,又無可奈何地搖看頭。胡怀玉還不知道我們有多麼生他的气,還對我們道:“我相信我的行為是對,就算研究出了這些生物的來歷,又怎麼樣,所冒的險實在太大。”
     我不怒反笑,而且一本正經地告訴他:“胡先生,你最好從現在不要吃任何東西,不然,噎死的可能性很大。”
     胡怀玉在一呆之後,才歎一聲:“原來你……你們還是不明白。”
     我懶得和他多講,看起來這個人的精神分裂症,真還不止輕度,他對自己所想到的事情。竟然如此就執地相信,令人駭然。我打開了研究室的門,向外走去,張堅唉聲歎气,跟在後面,我拍看他的肩:“別歎气,你好不容易离開南极,我請你吃飯去。”
     張堅搖頭道:“不,我這就赶回去。”
     我早已知道這里的情形發展成這樣,他是一定會心急看赶回去。可是卻末曾料到他會心急到這种地步,我呆了一呆:“我不想立刻就去。”
     張堅翻看眼:“你是你,我是我。”他的這种態度,真令得我無名火起,是不是科學家就可以有這种不講人情的特權?像胡怀玉,像張堅。有時,真要一人給他們老大一個耳括子才行。
     張堅卻還在喃喃地說道:“再拿得標本,我就在南极基地進行研究。”
     胡怀玉苦笑了一下:“小心忽然基地中所有人員,全都离奇……”
     我實在忍不住了,大吼一聲:“閉上你的鳥嘴。”
     我一面叫看,一面揚起手來,想去猶他。胡怀玉睜大了眼睛望定丁我,叫了起來:“天!別是侵了我腦中的那東西,也侵入了你的腦中。”
     我又好气又好笑,胡怀玉看出了我的神情,絕沒有把他講的話放在心中,他又十分難過地搖頭:“人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總喜歡用自己有限的知識來作解釋,只有具大智慧的人,才能有突破。”
     我沒好气道:“好,祝你早日發現人會變神經病的病因。”
     胡怀玉緩緩搖看頭:“沒有人相信,而我又無法把我自己的腦子解剖。這些日子來,我常一個人坐在海邊靜思,也茫然沒有頭緒。”
     我和胡怀玉說話,張堅一副不耐煩的神气,逕自向外走去,我吃了一惊,連忙跟了出去,才走出了十來步,就有一個職員急急走過來,沖看我們問:“哪一位是張堅博士?”
     張堅答應了一聲,那職員道:“紐西蘭方面轉駁來的長途電話。”
     張堅“啊”地一聲:“一定是基地有事找我,電話在哪里?”
     他跟看那職員,匆匆走了開去。當他离開南极的時侯,以為會在這里作相當時日的研究,所以留下了這里的電話。白素來到了我的身後:“怎麼樣?”
     我歎了一聲:“我不想再去了,反正到那冰崖去,不是甚麼難事,讓他自己去,我們等看他的研究結果好了。”
     白素側頭想了一想,沒有甚麼意見,胡怀玉居然不怕我再打他,送了出來。
     我們向前走來,看到張堅自一間房間中,像是喝醉了酒,跌跌撞撞走出來,臉色灰白。我吃了一惊:“甚麼事?”
     張堅抹著汗道:“還不知道,外圍基地打來的電話,說是极地上發生了強烈的地震,已經知道有好几投冰川突然涌高,我要立刻赶回去。”
     我听了也不免吃惊,只好安慰他:“南极那麼大,每天都有變化發生,不必那麼緊張。”在碩了一頓之後。我又道:“我不准備去了,你自己多保重。”
     張堅失魂落魄地點頭,胡怀玉送出了研究所,還和我們一起送張堅到机場,最快的一班机也要在五小時之後,張堅卻一定要在机場等,我們只好陪看他。
     在陪看他的時候,我看到警方的高級人員黃堂走過來,和我們寒暄了几句,忽然又向我擠眉弄眼,暗示我過去和他講几句話。
     我跟他走出了十來步,他壓低了聲音道:“你可知道這位胡博士的上代干甚麼的?”
     我怔了一怔:“是大商人吧,不然,哪會有這麼多錢來支持研究所?”
     黃堂呵呵笑了起來:“隨便你猜,你也猜不到。”
     我心中正在疑惑,白素的聲音已在我身後響起:“做海盜!那是他上代的事,他是不折不扣的科學家。”
     我一听得白素這樣講,真是嚇了一大跳,立時想起他住的那古老的屋子中那些如此精致逼真的木船模型,那難道是他祖上的海盜船?
     我已經夠惊訝了,可是黃堂的樣子,看來比我還要惊訝:“衛夫人,我花了不知多少功夫才查出來,你怎麼也知道了?”
     白素笑了笑:“一位精神病醫生托我代查。起先,不過是想弄清楚他的上代,是不是有精神病的記錄,結果卻查出他上代是橫行七海的大盜,不過早在七八十年之前就已經洗手不干了。”
     黃堂笑道:“佩服佩服,不過我倒知道,當年胡氏七兄弟橫行海上,殺了不少人,他們七兄弟之中,有四個,晚年雖然發了大財,想做好人,但卻受不了內心的譴責,發瘋之後才死的。”
     這一次,輪到白素“啊”地惊呼了起來:“那就是說,他上代有神經病的記錄!”
     黃堂道:“可以說是。”
     白素遲疑了一下:“因為過去做的坏事太多,晚年致瘋的人相當多,這…不能算是遺傳性的神經病吧?”
     我道:“很難說,并不是每一個做多了坏事的人在晚年都會發瘋,可知發瘋者自有致瘋的因素在。”白素側著頭:“這……證明了甚麼呢?”
     我望過去,著到胡怀玉神情憫然地望著机場大重之中匆忙的旅人,我道:“如果梁若水醫生有了這個資料,那至少可以證明,胡怀玉如今的病症自有由來!”
     白素輕輕歎了一聲:“也不能說胡怀玉自己的說法沒有道理,人類對於不明白的事,可以作任何方面的假設。”
     白素所說的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揪兔也點了點頭,又說了几句無關重要的話,走了開去,我道:“有机會把這一切告訴梁醫生,胡怀玉那麼向往海上生活,可能是他心理上對於上代是海盜的一种負擔,他一定十分羞於提起自己上代的事,所以就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使他有間歇性的不正常。”
     白素笑了起來:“你快可以做心理醫生了。”
     我笑道:“我說得不對嗎?”
     白素又歎了歎:“誰知道。”
     我和她又一起來到了胡怀玉和張堅的身邊,張堅才從電訊部門走回來,滿臉憂色:“詳細的情形還不知道,不過相當嚴重,唉,基地的情形不知怎麼樣了。”
     他說到這里,忽然罵了一句粗話:“他媽的,再沒有比地球人更落後的了,那麼小的一個星球,要去到星球的一端,就得花那麼多時間,巨型噴射机,算是甚麼交通工具,哼!”
     我苦笑:“有甚麼法子,已經最快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張堅不斷去打長途電話,可是,也沒有甚麼結果,好不容易可以登机了,張堅立時和我們揮手告別。
     當我們三人走出机場時,胡怀玉才道:“衛斯理,你還在怪我?”
     我輕笑了一下:“沒有。已經有很多人,一直在說我總是破坏著一切可以證明外星人存在,或是可以解決問題的物件,這次不關我的事,破坏證物的不是我,是你。”
     胡怀玉歎了一聲,愁眉苦臉:“可是据你們說,在那冰崖之中,還有成千上万的這种怪物在,唉,我擔心的事情,總有會發生的一天。”
     我陡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放心,不是有消息來,南极發生了猛烈的消息嗎?說不定那冰崖已經徹底毀滅了。”
     胡怀玉立時問:“真的?”
     我道:“當然,不論在電影還是在小說,總是一句最重要的話沒有說出口來,那個人就死了。也總是甚麼全都毀滅不存在作結局。”胡怀玉想了一想,喃喃地道:“這樣最好,這樣最好,”然後,他又長長地叮了一口气。
     我則不斷地笑著,胡怀玉有點气惱,自顧加快了腳步:“我自己會回去,你們不必理我。”
     他截住了一輛計程車,就上了車,我向白素攤了攤手,白素搖頭:“他的擔憂,其實也不是全然沒有道理,你不該這樣取笑他。”
     我道:“他的行為,使張堅不可避免地又要到那冰崖上去一次,那十分危險。張堅可能因之喪生。”白素沒有再說甚麼。在我們回家途中,我問起白素在溫寶裕失蹺期間,溫家夫婦有沒有來煩她,白素皺著眉:“我甚至不敢在家里,要离開自己的家,來躲避他們。”
     白素說來輕描淡寫,但是我卻可以想像得出,這一雙夫婦,為了他們的寶貝儿子,是如何的惊天動地在找。
     我把身子向後靠了靠:“這個小孩,他這次的經歷,足夠他回憶一生了。”
     我們才一回家,老蔡就說:“有一個姓溫的小孩子,打過好多次電話來了。”
     正說著,電話鈴又饗了起來,我拿起電話來。就听到了溫寶裕的聲音:“研究結果怎麼樣?”
     本來我是想大聲叱責他的,但是整件事,他既然都參与了,當然也應該有權知道事態的發展,所以我答道:“帶來的一切,都被胡怀玉毀去,張博士已回南极,准備再去采集大量的標本來研究。”
     溫寶裕“啊啊”地應著,我立時又道:“我很忙,希望你自己做你父母的好孩子,不要再來煩我,我不會再見你,也不會再听你的電話。”
     溫寶裕陡然叫了起來:“等,等,等……”、
     我不等他叫第二聲,就放下了電話,而且,拉斷了電話線,對老蔡道:“通知電話公司,換一個號碼。”
     老蔡答應著,白素笑道:“他要是找上門來呢?”
     我笑了起來:“我著他的母親不會給他這樣的机會,頑童再神通廣大,想跳出母親的手心,還是十分困難。”
     白素也笑了起來,顯然想起了溫寶裕母親對儿子那种緊張。
     接下來的几天,從一些通訊社的消息中,知道了南极大地震。大地震發生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才有人注意,發生在南极冰原上,根本沒有甚麼人注意,所以報導也十分簡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