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李芳敏144000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 3耶和華的聲音在眾水之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充滿威嚴。
·5耶和華的聲音震斷了香柏樹,耶和華震斷了黎巴嫩的香柏樹。
·6他使黎巴嫩山跳躍像牛犢,使西連山跳躍像野牛犢。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9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生產,使林中的樹木光禿凋零;凡是在他殿中的都說:
·10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他重复著“所有的生物”這句話,令我陡地震動了一下,也陡地想起了這個“簡單的辦法”來。我道:“他們……他們弄走了空气?”
   老人道:“不是弄走了空气,而是令得空气中的氧,全變成二氧化碳。”
   我用力眨著眼,當地球的大气層中,氧气完全變成了二氧化碳之后,還有什么生物可以生存下來?從“万物之靈”的人,到單細胞的阿米巴,從苔蘚植物到任何樹木,沒有任何一种可以生存,全部會在一定時間之內死亡。能夠生存下來的是机器人,“生存”一詞,對“它們”也是不适宜的,因為它們本來就沒有生命,不需要依賴任何外來的條件而生存,只要有能源就行。而正如那老人所說,太陽是總在那里的!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wj/010.htm
   第十部:自作孽,不可活!
   
     我的反應雖然快,還是未曾看到那老人是怎么進來的。
     我一轉過頭去,只看到有淺黃色的光芒略閃了一閃,那個老人已經站在牆前,而在他的身后,一點通道也沒有,他像是穿牆而入!
     那是一個我從來也未曾見過的神气老人,身形和我差不多高,一頭銀發,頷下是一蓬銀白色的長髯,如果不是他服裝十分古怪,那么,他那种紅潤的臉色和炯炯有神的雙眼,簡直使人立時可以聯想起神話中的神仙。
     他的衣服是一种相當寬的長袍,上面布滿了顏色鮮艷的條紋。當我轉頭向他看去之際,他那雙有神的眼睛,也盯著我。
     在那一剎間,我想,這個怪老人,一定就是指揮那些小机器人的了,是以我心中充滿了敵意,立時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將我弄到這里來,為了什么?”
     那老人搖了搖頭,向前走來。在他向前是來之際,他的雙眼,一直盯著我,以致令他的樣子,看來十分怪异。他一面走著,一面開口:“你錯了,不是我將你弄到這里來的!”
     他的聲音,极其動听,有一种說不出來的舒适和安全之感。但是我卻不理會他的聲音是如何動听,立時道:“那么,至少你命令那些小机器人帶我來的!”
     老人并沒有回答,只是面肉抽動了几下,在我對面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繼續道:“你是什么人?又是一個想統治地球的野心家?不過,你制造的那些小机器人,倒真是了不起,他們看來近乎万能!”
     老人一听得我這樣講,苦笑起來。他的笑聲是如此之苦澀,可以肯定,他的這种苦笑,不是偽裝出來的。
     也正因為他的笑聲是如此之苦澀,那使我知道,我一定是說錯了什么。
     老人苦笑了几下:“我制造的?你完全弄錯了!”
     我追問著他道:“不是你制造的?那么,什么人制造?”
     老人的口唇掀動了一下,想說什么,但是卻沒有說出什么來。接著,他的神情變得鎮定了許多,帶著一种無可奈何的木然:“你自然會逐漸明白,我來見你,就是來告訴你目前的身分!”
     我感到很生气,說道:“好,我是什么?囚犯,還是一种玩具?”
     當我說出“還是一种玩具”之際“老人的身子陡地震動了一下,血液自他的臉上消退,以致他的臉色,成了一片煞白。
     但是,那只不過是极短時間的事,接著,他又恢复了原狀,點頭道:“你的确很不尋常,但是你要知道,一個不尋常的玩具,還是玩具,不可能是別的!”我心里感到又好气又好笑,道:“我真的是玩具?好了,我是什么人的玩具?”
     老人的聲音變得很低沉,以致听來有點像喃喃自語:“是他們的。”
     我大聲叫嚷:“他們是誰?”
     這是一個极其重要的問題,“他們”,究竟是什么人,這個問題在我心中,已經想過不知道多少遍了!我感到可以在老人的口中得到答案。
     那老人又望了我半晌,才說道:“他們,就是如今世界的主宰!”
     我立時冷笑道:“据我所知,人才是世界的主宰!”
     老人歎了一聲,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說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是在一些零零星星的資料之中獲悉的,那時,人是世界的主宰,有很多很多人,大約是九十億左右。”
     我呆了一呆,老人提到人的數字是九十億,那當然不是我生存的年代,我的年代,人口是四十億左右,以人口增長率而論,大約再過一百多年,人口就會增加到九十億。
     我心中想著,并沒有將這個問題提出來討論,因為我急于知道他還說些什么,我只是含糊地道:“不錯,大体是這樣。”
     老人道:“在那時候,人是主宰,机器是附從,可是漸漸地,情形改變了,人將机器作為玩具,對机器的依賴,也越來越甚,終于出現了物极必反的情形,机器掉轉頭來,主宰了人!”
     我一面听,一面不由自主地眨著眼,老人的話十分難明白,而且,就算听明白了,也難以接受,等他講完之后,我道:“我不明白!”
     老人望著我:“你是從什么時候來的?”
     我又呆了一呆,他不問我“是從什么地方來的”,而問我“是從什么時候來的”,這是相當突兀的一個問題。我略想了一想,才道:“我來的時候,是公元一九七九年。”
     老人皺起了眉,看他的情形,像是對于“公元一九七九年”這樣一個人人皆知的記年方法,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概念。我還想再解釋一番,老人揮了揮手:“你來的時候,人在使用什么動力?”
     這又是一個怪問題,我要想了片刻,才能作出較完全的答覆。我道:“一般來說,是使用電力,電力的來源是煤、水力、石油,或者是最先進的核分裂。”
     老人立時懂了,他“哦”地一聲:“那是核動力的萌芽時期!”
     我听得他這樣說法,覺得有一股說不出的不自在,因為听他的口气,在提到“核動力的萌芽時期”之際,就像是我們提到“寒武紀”或是“白堊紀”一樣的遙遠。我還沒有出聲,他又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唉,他們……他們……”
     他講到這里,聲音突然變得极低,絕對不是在對我說話,而只是在自言自語,若不是四周圍极靜,我也根本無法听清楚他在說些什么。他在低聲道:“唉,他們已經連逆轉裝置都可以自由運用了。這……災害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我不明白他在說什么,但是他提及了“逆轉裝置”,這個名詞,我不但听陶格說過,而且曾听他詳細的解釋過,倒有一定的概念。
     對老人所講的話,我還是不知該如何接口才好。
     老人又喃喃自語了几句,這一次,完全听不懂他在說什么。
     接著,老人抬起頭,向我望來,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人有几十億,現在……”
     他講到這里,停了一停,才道:“現在,大約還有二十万左右。”
     我一听,陡地感到遍体生涼,大聲道:“什么?二十万?其余的人哪里去了?”
     如果老人說是“二十億”,我的震惊也許不會如此之甚,因為在我生存的年代,一場大戰爭,減少一大半人口,不足為奇,但是二十万,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二十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去了哪里?
     老人苦笑了一下:“二十万,還是多少年來經過培育的結果,本來更少!”
     我吸了一口气,用試探的語气道:“是……一場大規模的核子戰爭?”
     這時候,我已經強烈地感到,我和這個老人之間,有著“時間的距离”,也就是說,我已經明白,我不知由于什么原因,已經突破了時間的限制,到達了距离 “核子動力萌芽的時期”之后許多年的另一個時代之中。所以,我才會這樣問那老人,想弄明白,在地球上究竟曾經發生過什么可怕的事。
     那老人望了我片刻,然后,搖了搖頭:“沒有大規模的核子戰爭!”
     我的聲音听來很苦澀:“我不知道我來的那個‘時間’和現在我們所處的時間相差多少,但如果人只剩下了二十万,其間一定經過劇變!”
     老人的聲音听來仍然十分緩慢:“為什么一定要是劇變?”
     我不禁震動了一下,体味著老人的話。
     老人說“為什么一定要是劇變”,這意味著什么呢?變化是一定有的,不是劇變,那么,是漸變?
     我發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一點頭緒也沒有,不但不了解答案,連提問題,也不知從何提起才好。所以我只好望著那老人:“還是請你說說其間的經過,因為我實在一無所知!”
     老人歎了一口气,他的歎息聲是如此落寞而無可奈何,听了之后,令人不舒服到了极點。
     老人在歎了一聲之后:“詳細的情形,已經沒有人知道了,因為整個資料,都不由我們掌握,我只能在零零星星的一些事件中,得知一點梗概。”
     我听到這里,不禁“啊”地一聲:“地球被外來人征服了。”老人再度搖頭:“沒有外來人!”
     我連提出了几個可能,結果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心中不禁有點很不服气:“你剛才說的,資料不在我們手里,那一定在‘他們’手里,‘他們’是什么人?不是外星來的?”
     老人再歎了一聲,喃喃地說了一句不應該在他這個時代的人口中說出來的話,那是一句老話,在我的時代里,這句話也老得不能再老了!他道:“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我呆呆地望著他,一時之間,全然接不上口。過了半晌,他才道:“我就將我所知的梗概,對你說一說!”
     我點了點頭,老人并不是立刻就開口,沉默了片刻。在那片刻的沉默之中,他的神情像是在沉思:“從你那個時代開始,那是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
     他講到這里,略頓了一頓,大概看到我臉上有一股迷惘的神色,是以又解釋道:“你對于你那個時代的情形,相當熟悉的?”
     我忙道:“當然熟悉,不過,‘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這樣的名詞,我還是第一次听到!”
     那老人笑了笑:“是的,石器時代的人,也不會知道自己所處的那個時代,會被人家稱為石器時代!”
     我的聲音有點干澀:“不致于這樣落后吧?”
     老人道:“照比例來說,也相去不會太遠。”
     我吞了一口口水,知道老人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他的時代和我的時代,相差的比例,就和我的時代和石器時代差不多。
     我無法表示什么其他的意見,所以只好攤了攤手,請他繼續說下去。
     他仍然用那种不急不徐的語气道:“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那是地球人命運的一個轉折點,從那個時代開始,人大量使用一种人造的記憶系統,用這种記憶系統,廣泛地代替人的工作。”
     這一段話我明白,他說的那种“人造記憶系統”,就是我這時代中的人最熟悉的一樣東西:電腦。電腦的應用,越來越廣泛,的确是在這時候開始的事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