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曾节明: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28/2010
   

   大概从江泽民统治后期开始,就有人预测中共政权将因经济危机崩溃:美籍华人章家敦先生于1998年在他的《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中,直 指中共将因经济危机,将于2006年垮台;网上知名异议经济评论者草庵居士在2002年也写出长篇分析文章,断言中共国经济将因为银 行坏账和政府财政破产,在2008年全面崩溃,并断言,随着经济的崩溃,中共在2010年亡党;博讯网上活跃的异议政论者 周亚辉先生也于最近宣布:中共很快就要垮台了,你准备好了吗?他的理由是,积重难返的银行坏账、各级政府的巨量负债会很快拖垮金融系 统,如果中共当局印钞,将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最终引发全民大起义。
   章家敦先生和草庵居士的话都落了空:中共政权不仅存在至今,而 且倒行逆施比他们作预言的时候更加疯狂。
   章家敦和草庵居士预判中共政权崩溃之所以落空,是因为经济危机并不能自动终结一党专制。不 过,章家敦、草庵居士预测中国经济危机却所言不虚——经济危机确实发生了,并且继续发生着:
   实际上从江泽民统治后期开始,中 共国经济就逐渐陷入某种危机当中。江后期,随着大量国企的破产,中共国银行的坏账率就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这样高的坏账比率,在西 方国家早就破产了,同时各级政府负债沉重,濒临财政破产边缘;胡温上台后,中共当局大力强化对土地的垄断,党中央、国务院 鼓励各级政府大炒地皮、主使开发商疯狂强拆圈地,掀起自“土改”后第二次制度性大抢劫的高潮…中共政权虽然靠卖地一度缓解了财政危 机,但房地产的过度开发、房价的一再疯长,导致空前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如今银行的坏账率,早已超过百分之七十,各级政府负债状况如 何?由于当局的极权倒退,已经成了国家机密。至少,随着公安“国保”、城管、计生、网管、居委等“公务员”队伍的一再扩编,财 政赤字的缺口只有加速扩大。
   共产党政权就象恶性肿瘤,胡锦涛的极权倒退路线,刺激专制政府向癌细胞扩散一样急剧扩张,各级 政权为维持代价高昂的存在而愈发横征暴敛,税费一加再加,民营企业生存维艰;计划生育的恶果又开始显现出来,劳动力急骤短缺…这些,终 于使经济危机的症状自2007年年末全面爆发出来:物价飞涨、出口锐减、企业倒闭潮涌现、能源紧缺(燃油和电力供应紧张)…种种迹象 表明:这样的危机状况至今不仅没得到真正的缓解,还在继续深化当中……
   这种恶劣的状况,换到大多数别的国家,政权一定垮台了,但 中共中央不仅至今稳坐中南海,而且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
   至此,应该可以看出:光凭经济危机,并不足以终结中共一党专制。
   这是为什 么?我以为,这固然有中国人普遍奴性较重的民族劣根性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在中共国的经济体制,以及中共统治集团的特别厚黑无耻。
   首先,中共国的经济体制根本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它的市场经济性质,甚至连权贵资本主义色彩较重的俄罗斯都远不如。徐文立、王军涛等资深民运人士和许多知识分子,因为邓小平的“南巡”,就以为中共国已经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这是大错,因为总体而言,中国迄今仍 然是一个共产国家,而且随着胡锦涛的上台,中共国经济中的共产性质再次处于强化当中。中共国经济的共产性质,表现于以下方面:
   第一,土地、矿藏这样的决定性恒产依然牢牢地掌握在“国家”(即共产党政权)手中,三十年经改中最具突破性的“不问姓资姓社”南巡 “邓旋风”,也丝毫没有触及土地、矿山的共产(即“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属性:城镇土地依旧属于“国有”,农村土地仍然属于“集体 所有”(即共产党农村政权)所有。
   土地是财富之母,也是一切创业的根基,因此土地的所有制是经济所有制的基础,它对其他经 济所有制拥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土地所有制如果保持公有制不变,依托于土地上的一切经济所有制都无法摆脱公有制的性质。
   邓小 平“南巡”以来,中共当局虽然搞了住房私有化改革、允许开办私企…但因为土地公有,依托于土地的私房和私企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私房和 私企,而是公有制的附属体,比如,受制于土地公有制,中共国私房业主的产权(所有权)折损大半,所有权接近于租赁权,由于 房屋是土地的附属物,所以花大钱购房的中国人实际上仍然是租户,而不是真正的房主。在土地公有制的钳制下,私有经济体实际上只是大大 小小的承租者,而无能成为完全的资产者。
   因为土地牢牢掌握在国家手里,所以当局可以凭借对土地的垄断,象吸血鬼一样持续汲取私人大量利润,这就是中共国房产等交易税费沉重的根源;而且,当局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剥夺私有财产:例如,中 共当局借口“城市改造”、“发展经济”,大规模地强拆征地,残酷掠夺私人房产和所承包的土地(这种掠夺还在愈演愈烈),“土地公有 制”就是这种最高“法理依据”;胡锦涛上台以来,厉行“国进民退”新政,陕西、陕西当局大举没收民营矿企,其法理根据也是土地公有制 ——即“矿藏是国家的”。
   因为土地公有制依旧,所以不管经济改革怎么花样翻新(现在连花样也不翻新了),中共国的私有经济都是从属于共产(公有制)经济的经济成分,起不了主导作用。
   第二,金融牢牢掌握在国家手里。中共国现有的四大银行——工行、农行、建 行、中行,都是是国有银行,中共通过四大银行操纵金融系统,拒不遵守市场经济规则:它一直实行外汇管制、操控人民币汇率、不 公正地扶持国企和房地产…它一切为维护党专制服务,并不以经济效益为目的。
   为了保权,中共一直拒绝金融私有化改革,决不容许民营金融业存在,胡锦涛上台以来,更是以“金融安全”为由,撕毁世贸协定,坚拒金融改革,强化金融国家垄断及金融信息管制。
   中共国的金融不是市场经济国家的金融,而是“特色”金融,保留了共产经济之魂。金融是经济的显示器,试问:一个信息不透明、汇兑不自 由、货币汇率由行政制定的经济,算什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第三,国企仍然控制着经济命脉。虽然民营企业所占税收比重,在2001年时已达到百分之五十一,但国民经济命脉,如电力、燃油、矿 藏等能源,钢铁、船舶、汽车等重工,以及军工和高科技产业,清一色由国企垄断,胡锦涛上台以来,大搞“国进民退”,更加强了这种垄断。
   因此,经济命脉牢牢掌握在最高统治集团(国家)手中,国家通过控制命脉产业操控经济,为政权需要服务,并不按市场规律办事,比如,以国家财政扶持的方式挤垮民营产业、击退外国竞争者,为统治者捞取战略能源等等…这样的权力经济,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 经济是格格不入的。
   第四,国家牢牢掌控媒体经济,堵死民营业媒体出版业的生长空间。中共深知,民营媒体业和出版业是滋生新闻出版自由的土壤,因此即使 在经改风最劲的九十年代中期,也决不允许民营媒体存在;胡锦涛上台以来,不仅立即扼杀江泽民后期出现的民营出版业萌芽,还对官方媒体 实施三十年来未有的高压管制和整肃。
   在胡锦涛治下,不仅政治领域绝无言论信息自由,连邓江时期经济领域的言论信息自由也大为萎缩,现 在经济方面的信息越来越象毛共时代回归,数字造假又向“放卫星”时代挺进。
   一个连经济信息的流通自由都没有、处处假大空的经济体,怎 么算得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经济呢?
   中共国经济以上四点征性,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不仅没有弱化,还有所增强:现在胡锦涛当局正以“破除私有化迷信”为名,不动声色地重新扩张公有制经济、加强国企垄断……中共国距资本主义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
   因为公有制(共产)经济的主导性优势,中共政权有很强的经济调控能力,很能够化解经济危机的冲击:
   其一,土地公有制成为中共政权长盛不衰的财税源泉,它令政府重复炒地成为可 能,通过炒地——征地(强拆)-再炒地的循环,中共各级政府获得了充足财力,以应对经济危机,强化执政(镇压)能力。
   其二,中共当局可以通过垄断命脉经济的国企,干预市场、平抑物价…缓冲经济危机的压力。比如,它可以以财政扶持国企,以低价优势挤垮投 机商;它可以迅速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填堵经济体系中的崩塌处…这些“救市”的措施,是西方国家不可能采用的。
   因为强大的经济危机冲击力,如果被缓冲分散到十三亿人头上,就微不足道了。中共通过国企垄断,就能做到这一点,把任何不合理经济行为的开支一并划到纳税人的账单上。中共当局凭借国企垄断抵挡经济危机,固然造成劣胜优汰,固然会对国民经济造成长远损害,但却能极为有效 地缓解经济危机冲击对政权的压力。这就够了,因为对中共当权集团来说,党专制的政权是纲,其他都是目。
   其三,由于金融牢牢掌握在国家 手里,中共国也就没有受累于国际金融危机的风险。对外汇的管制,使得索罗斯等国际金融投机家无隙可乘,也对资本的进出设置 了障碍,人民币汇率拒绝市场定价、绑定美元的流氓手段,让中共国在对美、对欧贸易上占尽便宜,一直维持着高额的外贸顺差,这 也令中国产品占据了不公平的价格优势…总之,因为金融的国家垄断,中共国基本不受国际投机资本和金融投机的影响,也不会被 国际金融危机殃及,具有很强的抵御外来经济危机冲击的能力。
   虽然中共当局一再宣称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了近年的经济滑坡,那不过是在转移视线而已。中国经济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当局造成的(包括房地产泡沫在内),因为在公有制主导的体制下,私人没有能力祸害中国经济体,只有当局有这个能力。但是,中共当局不断制造的经济问题,却被它借助公有制和专制政治,转移至纳税人的账单上,遮蔽起来。
   其四,由于国家严密控制所有的传媒经济,中共当局在经济信息上捂盖子、扯谎、过滤、煽情的能力超强,极为有效地化解了(并继续化解 着)经济危机带来的心理冲击:当局严密封锁银行的坏账信息——要是老百姓得知国有银行坏账率已超过百分之七十,“和谐社会”早 被挤兑穿底了;中共通过媒体每日释放各种虚假的“利好消息”,诱骗老百姓投资股市,以让自己圈钱;中共虚报房市信息,动用御用“专 家”释放似是而非的各类“分析”,哄骗老百姓高价买房;中共还大肆吹嘘二点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炫耀“盛世”国力…不能不说,中共当 局的信息控制,极为有效地稳住了老百姓的心理,使其身陷经济危机而浑然不觉,反以为经济形势大好,而争先恐后地高价买房、买股票、买 基金…唯恐分不到“经济成长的大蛋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