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曾节明文集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作者: 曾节明
   
   就方应看文匡正几个似是而非的谬论:落后的政权不能长久;得人心者得天下;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一定比前朝进步。

   
   落后落后的政权不一定就短暂,如专制的斯巴达存在了七百多年,奥斯曼土耳其存在了四百多年,蒙古的金帐汗国统治中亚及东欧部分地区达两百六十年之久。
   
   得人心者不一定能得天下,不得人心者也可以得天下。诺曼人征服英国、暴秦消灭六国、蒙古之征服宋国(中国)...都是不得人心的政权得天下的例子。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暴秦的统治并不比六国的统治进步、蒙古的统治并不比宋朝的统治进步、共产党的统治远比国民党的统治倒退落后...
   近代以前的满清政权,其实是中国历史上空前(当然并不绝后)的专制暴政政权,其专制与残暴只有秦朝能与之相比,但秦朝的存在时间仅为满清的二十分之一。
   
   政治体制:
   满清全盘抄袭明朝的专制帝制,还外加上自己特有的家奴制和八旗奴隶制(残余)。至雍正帝开始,满清废除明朝内阁制度,设立军机处,君主专制发展到登峰造极。
   封禁东北,对关内施行殖民统治,满人可以任意移居关内,汉人不准随意移居东北,否则杀头。
   
   经济体制:
   浓厚奴隶制残余。入关后三十年间,满洲贵族、八旗旗主大规模在华北圈占土地,或毁田该做牧场、或强迫汉族自耕农做各旗奴隶,迫使大批汉族农民背井离乡逃亡。严格限制私人产业(如丝织业)扩大生产,严厉禁海,强令沿海居民内迁三十里,否则杀头。只准南京、杭州、宁波、广州对外贸易,乾隆开始,只准广州一地对外贸易。
   
   文化体制:
   大兴文字狱,实行彻底和阴毒的愚民政策。满清文字狱之暴虐,只有秦始皇焚书坑儒能与之相比,但满清文字狱历经时间之长(贯穿康雍乾一百五十年)、手法之阴毒精细(采取禁、毁、删、抽等隐蔽的文化灭绝手段),更在秦始皇之上,只有中共能与之相比。
   
   民族政策:
   实行最残酷的种族灭绝、文化灭绝和民族压迫政策。为了瓦解南方汉人的反抗意志,自扬州屠城始,多尔衮就制定了屠城政策,扬州、嘉定、昆山、江阴、苏州、广州、长沙、大同...十八年间屠城几十个,对四川,更继张献忠之后,反腐屠杀,直杀得需要“湖广填四川”。
   比屠杀更为歹毒的,是强迫汉族“剃发异服”的文化灭绝主义政策,多尔衮的本意是通过消灭汉族的民族意识,以达到强迫同化消灭汉族的“蛇吞象”目的。满清的屠杀,是大规模的政策行为,而不是方应看所称的“一些”行为。
   不能不说,这是一项空前绝后的、极端野蛮的极权政策,为了强迫改变一个民族的发式和服装,不惜屠杀数百万人,这项政策,把十多个已经归降满清省份重新逼反,把数十万已经投降的明朝军队重新逼反...连与我交流的日本学者都慨叹:满洲人的野蛮匪夷所思,并庆幸日本有海峡相隔。
   
   满清的征服那点比晚明的百年好得多?有什么比大规模的屠杀更坏?明朝固然腐败,但比起满清实在是太仁慈,试问:一个以屠刀强迫人“剃发异服”、“圈地投充”的政权,会比明朝的腐败更得人心?
   同样,满清的强迫“剃发异服”,是大规模的政策行为,而不是方应看所称的“一些”行为。
   如果明朝不比满清得人心,明乡社、红花会、天地会、白莲教、洪门等各类反清复明地下组织,其抗争会
   贯穿清朝始终?如果满清得人心,会有上百万明朝遗民逃奔越南、缅甸、菲律宾、日本、哈萨克斯坦?如果满洲人的统治先进,日本幕府会视其为”犬羊狄夷“?其蔑视程度远远超过对明朝的态度(日本人当时视明朝为腐朽的天朝)。
   
   满洲征服者不仅仅对汉人实施种族灭绝政策,乾隆年间,满清帝国在向中亚的中,将蒙古准噶尔和辉特两部,共数十万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绝,至今新疆空留“准噶尔盆地”。
   
   随着对中国的彻底征服,满清对汉族人的种族灭绝是停止了,但是严酷的种族压迫贯穿始终:如,满人整个民族不用劳动,由汉族奴才们的血汗供养;满女不嫁汉人;满人杀死汉人不用偿命等等各种特权。
   
   总之,近代以前,满清的统治不仅不比明朝先进,而且是最落后野蛮的殖民统治,康雍乾时期的中国不仅不是什么“盛世”,而是比伊斯兰哈里发政教合一统治远为黑暗的人间地狱。
   
   曾节明写于三月二十日晚于曼谷寓所
   
   附:
   略谈明亡清兴,民亡共兴
   
   作者:方应看
   
   先说明亡清兴。
   明末,甚至明中,大明国皇帝不理朝政,宦官阉党横行,开厂缉事,苛捐杂税众多,逼反了无数老百姓造反,为筹集平息反叛所需要的军费,大明国皇帝继续增加苛捐杂税,结果反得更多,恶性循环。即便大清不入关,大明国也一定亡于“流寇”。
   至于李自成等“流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烧杀抢掠也是常事,据说抓住了大明国福王,居然把他煮了吃了。
   军事上就更别提了,大明国皇帝自毁长城,杀了袁崇涣,还是千刀万剐。这对大明国将领的影响是深远的,不管你能不能打仗,也不管你忠不忠于大明,遇到那么一个皇帝,下场很难好得了。所以,很多大明将领就开始纷纷投降大清。南明各朝呢,也有些忠臣,比如史可法、何腾蛟、何腾蛟、瞿式耜、堵胤锡、丁魁楚......但他们军政素质都不行,只想学文天祥、岳飞、诸葛亮,却不想想是不是大势已去。即便守住了半壁江山,甚至恢复北京,也不过回到崇祯朝时代,明朝,南明,都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大清国国创之初,朝政清明,八旗军勇不可挡,一举占领中原,是大势所趋,虽然也有些屠城、留头不留发的坏事,但对于中原老百姓来说,比明末那百年过得好多了。
   
   民亡共兴
   有人说,民国时期,国民党治下,人民的自由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推翻国民党政权后,人民的自由是有无的问题,这一点没错。
   为什么共产党能推翻国民党政权呢?
   说简单也简单:国民党确实腐败无能,尤其是在军事上,加之在抗战中,精锐损失太大,另一方面呢,是苏联对中共的援助比美国对国民党的援助实际更大些。所以,如果这两条不发生明显变化,即便再重新打几次,也一定是共产党军队胜利。
   
   对于“忠臣”的理解。忠臣无疑是值得敬佩的,但他们往往又是在逆历史潮流的。明明是朽木不可雕也,他们还要勉强为之,我不觉得这就好。
(2010/03/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