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余杰文集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美国学界应当避免“中国化”的陷阱
·面对邪恶的时候,没有真正的中立——从二战中美国与瑞典、瑞士的不同角色谈起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我们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倒萨战争与“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韦塞尔为什么支持美国对伊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圣经里寻找经济学的源头——财经作家、诗人苏小和访谈(上)

来源:纵览中国
   
   苏小和简历
   苏小和,著名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诗人。一九六八年生于湖南常德,研究生肄业。曾在政府部门给官员做过六年秘书。二零零一年赴北京,开始进行财经人物的专业调查与写作。代表作《谁可以影响张征宇》被北京大学评选为“二零零二年中国商业经典案例”,《谁来重组德隆》被《中国商业评论》列为“二零零五年中国典藏案例”。现为自由撰稿人,在《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新京报》、《东方早报》等多家媒体开设经济学专栏。与友人发起运作《中国独立阅读报告》,倡导公民社会常识阅读为价值观。
   二零零六年受洗归主,现为北京恩召教会同工。在信仰的光照下,所写作的财经评论和诗歌的风格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其财经评论致力于在当前的本土企业走势和中国思想史流变之间寻找结合点,并以圣经真理透视经济学原理和当下的种种经济现象;其诗歌迥异于当下诗坛流行的“身体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而是追求泰戈尔所描述的境界——“所有的诗句都是指向神的”。先后出版有《过坎》、《局限》、《启蒙时代》、《逼着富人讲真话》《自由引导奥康》和《我们怎样阅读中国》等著作,三本新书《风随着意思吹》、《仓惶人物志》、《中国企业家黑皮书》即将出版。

   
   采访缘起
   第一次看到苏小和的名字,我在王怡编辑的那期《橄榄枝》上。《橄榄枝》是我和王怡轮值编辑的一本大型基督教思想文化刊物。王怡编辑了苏小和的短歌集《北京之夜》,其中好几首都深深地打动了我——《愤怒》:“我在黑暗中发怒/黑暗看不见,你看见了/你说人呐,人呐,/你的脸色多么难看。”《惧怕》:“野兽惧怕人/飞鸟也惧怕人/不是因为人很多/是因为人很坏。”《宽恕》:“即使这城市到处都是罪恶/我也能在胡同深处找到一个好人。/所以,为了这一个好人的平安/你就宽恕这座城市吧。”《分配》:“所有的财产,一根线,一罐水/一条鞋带,我都不会拿走/但是我,我的弟兄,我的姐妹/我们必须时刻在一起。”《陈光诚》 :“陈光诚你不要害怕/圣经说过:主和我们同在!/所以你要坚信,亲爱的耶稣和你在一起/那些来不及生下来就被杀害的孩子们也和你在一起。”这些年来,我远离了中国当代诗歌,尤其是成为基督徒以后,极少在当代中国诗人的作品中发现神性的质素。如今,在苏小和这些短小如珍珠的句子里,我发现了汉语诗歌中久违的爱、同情、悲悯与敬畏。
   然后,我上网搜寻苏小和的资料,这才发现原来他“第一身份”并非诗人,而是非常受欢迎的财经作家。此后,在一批中国的新锐媒体上,我常常读到苏小和撰写的财经评论。我对经济学了解甚少,这些评论既可给帮助我“扫盲”,同时我也发现这些文字与普通的财经评论不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那就是福音的味道。正如王怡撰写的电影评论,焦点并非电影而是福音一样,苏小和撰写的财经评论,焦点并非财经而是上帝赋予人类的自由。苏小和认为,自由既是一种经济条件,也是一种人权条件;既是一种生活条件,也是一种精神条件。自由是每个现代人发展的原因,也是发展的目标。
   不久,我与苏小和联系上了。与大部分张扬傲慢的财经界人士不同,作为基督徒的苏小和谦卑而温柔。我们之间有了电邮和电话往来。二零一年三月三日,相约在读易洞书店做了一个下午的访谈,谈信仰,谈诗歌,谈传媒,也谈我是门外汉的经济学。遂整理成此文。
   
   
   我在两分钟内便爱上了主
   余杰:很高兴再次见面,希望你先分享一下信主的经历。上帝拣选每一个人的时候,使用的方法都不相同。所以,每个人信主,都是在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神迹。
   苏小和:对于大部分所谓的读书人来说,认识神、被神拣选是一个漫长的、理性纠缠的、审视的、质疑的过程。而我可以说是在一瞬间就信主了。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在清华大学的一个家庭聚会上。这个家庭教会的带领人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教授,他是留美回来的学者。当我在教会中第一次听见大家一起唱赞美诗,我就情不自禁地哭了,就像一个流离失所多年、终于找到家的孩子一样。
   教会的牧师问我:“你相信神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相信!”牧师又问:“你承认你是一个罪人吗?”我说:“我承认!”牧师继续问:“你相信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为你的罪而死吗?”我说:“我相信!”牧师最后问:“你相信耶稣基督的拯救吗?你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生命的主吗?”我大声说:“我愿意!”在短短两分钟内,我就完成了决志祷告。
   如果从理性上来说,那时我依然不知道什么是道成肉身,不知道耶稣的宝血如何洗净我们的罪,但是我愿意靠着单纯的信心接受耶稣基督为我生命的主。就像爱情突然发生一样,我在两分钟内便不可抑制地爱上了主。
   余杰:此前你阅读过圣经、接触过基督徒吗?我相信,在这个转折点到来之前,神早已在你身上做了许多预备工作,只是你不知道罢了。这一刻的来临绝非偶然,而是水到渠成。
   苏小和:是的,直到我信主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主一直在无微不至地帮助我、眷顾我。但我在此前很长的时间里并不认识主。我第一次读到圣经,是在十多年以前了。那个时候,我在湖南的一个小城市给领导当秘书。经过“六四”之后一段幽暗、绝望的岁月,我努力让自己在混浊的官场上一天天麻木下去。
   有一天,下班了,我跟一名同事从办公室往宿舍走,在大院的门口遇到一位老妈妈。这位老妈妈看上去至少有八十多岁了。她拦住我们,拿出一本黑皮的书来说:“小伙子,送你一本书。”那就是一本大开本的圣经,是那种硬皮本的。老妈妈说:“你要好好看啊,要爱主。”然后就走了。她是在跟我的那名同事说话,也将圣经送给了他。我只是旁观者而已。
   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跟同事一起回到宿舍,吃完饭之后,我随手拿起那本圣经阅读起来。一拿起就不愿放下。同事发现我看得津津有味,就说:“你拿去看吧,我对这本书不感兴趣。”那天晚上,我被这本书深深地吸引了。我随手翻开一部分来阅读,翻到的正是《雅歌》。那个时候,我唯一的爱好和追求就是写诗,一读《雅歌》,顿时发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美好的诗歌。当时我还不能理解《雅歌》属灵的意义,只是认为这是男子对女子的赞美,但这种对爱情的咏叹,这种单纯的抒情之美,拨动了我的心弦。我认为,这段文字甚至超过了荷马史诗、超过了拜伦和雪莱的情诗,也超过了我喜欢的北岛和海子等中国当代诗人的作品,它具有一种形而上的力量,乃是真正的具有诗歌之美的“诗中之诗”。
   余杰:那以后,你便开始思考信仰问题了?是否发现圣经与生命之间的密切联系?
   苏小和:从拥有第一本圣经到被神拣选,整整有十年的时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我像一只苍蝇一样飞来飞去,从来没有摆脱愁苦的心态。我不知道童年的经历对其他的人的影响如何,对于我,童年的经历决定了我信主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以后的学习只是对童年的解释。而且,我的童年没有别人优美,我出生在湖南常德的农村,过早的感受到了苦难、贫穷、压迫和变形。可以说,从童年时候开始,我个人的生活状态始终都是劳苦愁烦,一九八九年,死亡的气息一直笼罩着我,而在七月二十七日,我惟一的兄长病逝,生命于我来说几乎是没有尽头的黑暗,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也会迅速死去。
   那一年,我哥哥刚刚二十九岁,他是医学博士,锦绣的人生道路即将展开,却患了绝症,在病床上等待死亡。我在床边安慰他,他却对我说:“哥哥已经二十九岁,快到三十岁了,活到这个年龄也可以了。那么多广场上死去的学生,他们都只有十多岁啊。”我不得不面对什么是死亡这个命题。哥哥的肉体很快就被火化了,但他的灵魂到哪里去了呢?我不相信他这么一个善良、谦和、有学问的人,就这样变成了一盒骨灰。我相信他的灵魂仍然在某个地方。那段时间,我的身体很差,睡眠很不好,老是做梦,每次都梦见哥哥,在梦中与哥哥紧紧拥抱在一起。多年以后,我写了一首题为《给兄长的信》的短诗:“事隔多年,我已不再梦见你,/这样的事实无从改变。/看看,我是主的孩子,/但你不是啊。但你不是啊。”
   二零零一年,我又遭遇了父亲的去世。当我从外地赶到父亲身边的时候,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他临终之前我们再没有机会谈心了。父亲在我的怀里停止了呼吸。后来我为父亲写了一篇小的哀悼文章,里面就描述了父亲最后的时刻,他虽然失去了知觉,但是,“他的最后一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流到了我的手上”。
   没有主眷顾的生活,竟然是如此悲苦。我完全不能体会,人生的平安喜乐在哪里,我也不能明白什么是终极关怀,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所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直到几年以后,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查经班,一位姓杨的弟兄带领我们查经,当他读到《马太福音》中的一段经文“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的时候,我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以前,我时常独自一人痛哭,一发而不可收拾,要哭很久很久。这一次,当我在众人面前哭泣的时候,杨弟兄默默走到我身边,将手放在我的身上,我自然而然地将头放到他的肩上。突然之间,我感到了温暖和安慰,很快便停止了哭泣。
   余杰:洗礼不仅仅是一个仪式,乃是基督徒向众人、向世界宣布,斩断与魔鬼撒旦的联系,而皈依到耶稣基督的名下。很多“文化基督徒”出于对所谓“形式主义”的反对而不愿领洗,实际上他们并不理解洗礼的本质。这样他们就永远只能游离于真实的信仰之外,而感受不到上帝的爱与祝福。我想知道,你在受洗之后,生命有哪些明显的变化?
   苏小和:最直观的一个变化就是,此前我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在洗礼之后三天,我一躺下就睡着了,从此再也没有失眠过,除非晚上为了赶稿子而熬夜。我每天在睡觉前必定要做一个祷告,这是与神对话,将一天的工作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说给神听。
   过去我的脾气很坏,像一只刺猬一样,不伤人就不高兴。但信主之后,大家都说,小和的脾气真好,整天都在微笑。我最大的感叹是:像我这样一个虚无而骄傲的人,为何竟然能够蒙福,在人生和事业上处处是主恩满溢?我真切地感受到,是神改变了我,除了神以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我发生如此大的改变。有朋友问我说:“你真的相信耶稣吗?”我盯着他们的眼睛回答说:“我真的相信耶稣,当我晚上关了灯,在黑暗中祷告的时候,主就在我的身边,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