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余杰文集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迎接中国福音传播的第二个黄金时代——读赵天恩《中国教会史论文集》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三位基督徒在中共劳改营中的生命见证
·超越时空的网络福音——序范学德《传到中国》
·我必不至蒙羞——读《六十三年——与王明道先生窄路同行》
·我们的身体是箭靶而不是武器
·朋霍费尔对中国自由主义的更新
·我们的罪与爱──序北村《愤怒》
·“入中国”与“出中国”并行不悖
·乡村教会如何由隐匿走向开放?——给一位乡村教会领袖的一封信
第二卷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
·中国印刷和传播圣经的真相
·圣经中有“国家机密”吗?
·中国需要更多的“以诺”企业
·站起来便拥有了自由——有感于傅希秋牧师荣获“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
·为了这个时代的公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真相是不能被消灭的——致世界报业协会“金笔奖”得主李长青
·从美国民权运动透视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之关系
·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
·坎特伯雷大主教在中国的“波坦金之旅”
·从矿难看中国人对生命的态度
·个体的救赎与民族的救赎——与王军涛的信仰通信
·“宗教局长”如何变成“谎话大王”?
第三卷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
·桃源乐土的追寻——论基督宗教伦理与当代中国精神文明的重建
·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论新一代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我们是一座桥梁——论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
·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如羊进入狼群——论基督徒如何在不公义的世界里坚守信仰
*
*
21、《白头鹰与大红龙:美中关系及其对世界的影响》(2008年香港晨钟书局出版)
·美国民主的真相与根基——与庄礼伟商榷,兼论美国的基督教精神
·纪念那些战死在中国的美国士兵
·希拉里回忆录的中文版是如何被肢解的?
·民主女神浴火重生——华盛顿“共产主义死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亲历记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从尼泊尔毛派的末路看全球清算共产主义罪恶的浪潮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布什总统讲话的划时代意义
·人权议员布朗贝克和他的中国女儿
·美国媒体在“妖魔化”中国吗?——从美国媒体关于中国黑心商品的报道谈起
·巴以冲突中美国的角色
·美国的秘密与细节的启蒙——读范学德《活在美国》
·美国为何干涉日本的“内政”?
·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美国学界应当避免“中国化”的陷阱
·面对邪恶的时候,没有真正的中立——从二战中美国与瑞典、瑞士的不同角色谈起
·美国如何帮助推进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
·我们关于声援美国政府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声明
·倒萨战争与“人权至上”的价值观
·韦塞尔为什么支持美国对伊战争?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白宫会谈的台前幕后
·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小鹰号”事件:中美谁是胜利者?
·以祷告改变世界——华盛顿“总统早餐祷告会”侧记
·谁之“崛起”,哪有“和平”?
·佩洛西:人权不是幌子
·欧洲、美国与中国之“三国志”
·中国信仰的复兴与中美两国的“化敌为友”——在美国众议院的演讲
*
*
22、《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劳改基金会)
·不要做中国孩子的母亲——天安门惨案十九周年暨汶川大地震祭并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处女卖淫”案与警权过度扩张
·从警察到还是妓院的变脸
·业主维权与市民意识的觉醒
·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红卫兵外长李肇星的末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来源:观察
    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与中共统战部高级官员的新一轮谈判,再次无疾而终。这个结局在谈判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中共从来就不是值得尊重的谈判对手,中共从来都以实力为旨归。当实力远不及国民党的时候,作为在野党的中共便打出民主宪政牌来,信誓旦旦地倡导联邦制、多党制;当一统天下之后,中共立即通过暴风骤雨般的反右运动,让所谓的“八大民主党派”俯首贴耳、甘当傀儡。当西藏尚未被解放军的铁蹄踏平的时候,毛泽东与达赖喇嘛温言欢谈,倡言汉藏一家;当西藏已经被收入囊中之后,此前的种种承诺顿时变成一页废纸,达赖喇嘛亦被迫远走他乡。
   人一走,茶就凉。刚刚结束谈判,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马上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大肆攻击达赖喇嘛,“对自己的言行进行彻底反思,对自己的政治主张进行根本性改正”、“在有生之年作出正确的选择”。这个傲慢而专横的官僚,以为手无寸铁的达赖喇嘛是一块案板上任其宰割的鱼肉,以为他可以帮助达赖喇嘛安排后事了。他根本不知道,人类捍卫良心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力量不可摧折,信奉佛教的藏人,虽然性情温和,却不会屈服于暴力和威胁。中共可以侵占藏人身体的自由,却不能剥夺他们灵魂的自由。
   中共宛如一顽童,将国家大事视若儿戏。明明是一场严肃的谈判,却故意将其游戏化。朱维群再三要求达赖喇嘛澄清“印度之子”的说法,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其实,这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作为无法无天、心无敬畏的中共官僚,朱氏不能理解达赖喇嘛是在宗教信仰的意义上定义“印度之子”的。中国的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在内,都是从印度传入的。唐朝时玄奘不辞辛苦到天竺取经,通过《西游记》的演绎而妇孺皆知,难道朱大部长连《西游记》也没有读过?在此意义上,玄奘是“印度之子”,达赖喇嘛也是“印度之子”,何错之有?相似的道理,作为一名基督徒,我的信仰与五月花号上的那些清教徒血脉相连,我也可以说自己是“美国之子”。

   而信奉马列主义的七千万中共党员,难道不都是“苏联之子”吗?虽然苏联已经灰飞烟灭了,但你们不能欺宗灭祖啊。看看当年中共在“中东事件”中的表演便一清二楚了:一九二九年,鉴于苏联势力日益侵入东北,张学良所领导的东北政府宣布收回苏联在东北铁路的特权。两国由此爆发军事冲突,史称“中东事件”。受共产国际控制的中共领导人瞿秋白、李立三、向忠发、周恩来等人,不仅不支持本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的行动,反而悍然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甚至组织大规模的反对国民政府和拥护苏联的群众示威,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中共宣称:“苏联是全世界无产者的祖国。”
   如今,中共指责达赖喇嘛是卖国贼,殊不知,中共自己才是近代以来最大的卖国贼。
(2010/03/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