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余杰文集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自称“印度之子”有什么错?

   来源:观察
    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与中共统战部高级官员的新一轮谈判,再次无疾而终。这个结局在谈判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中共从来就不是值得尊重的谈判对手,中共从来都以实力为旨归。当实力远不及国民党的时候,作为在野党的中共便打出民主宪政牌来,信誓旦旦地倡导联邦制、多党制;当一统天下之后,中共立即通过暴风骤雨般的反右运动,让所谓的“八大民主党派”俯首贴耳、甘当傀儡。当西藏尚未被解放军的铁蹄踏平的时候,毛泽东与达赖喇嘛温言欢谈,倡言汉藏一家;当西藏已经被收入囊中之后,此前的种种承诺顿时变成一页废纸,达赖喇嘛亦被迫远走他乡。
   人一走,茶就凉。刚刚结束谈判,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马上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大肆攻击达赖喇嘛,“对自己的言行进行彻底反思,对自己的政治主张进行根本性改正”、“在有生之年作出正确的选择”。这个傲慢而专横的官僚,以为手无寸铁的达赖喇嘛是一块案板上任其宰割的鱼肉,以为他可以帮助达赖喇嘛安排后事了。他根本不知道,人类捍卫良心自由和信仰自由的力量不可摧折,信奉佛教的藏人,虽然性情温和,却不会屈服于暴力和威胁。中共可以侵占藏人身体的自由,却不能剥夺他们灵魂的自由。
   中共宛如一顽童,将国家大事视若儿戏。明明是一场严肃的谈判,却故意将其游戏化。朱维群再三要求达赖喇嘛澄清“印度之子”的说法,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其实,这就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作为无法无天、心无敬畏的中共官僚,朱氏不能理解达赖喇嘛是在宗教信仰的意义上定义“印度之子”的。中国的佛教包括藏传佛教在内,都是从印度传入的。唐朝时玄奘不辞辛苦到天竺取经,通过《西游记》的演绎而妇孺皆知,难道朱大部长连《西游记》也没有读过?在此意义上,玄奘是“印度之子”,达赖喇嘛也是“印度之子”,何错之有?相似的道理,作为一名基督徒,我的信仰与五月花号上的那些清教徒血脉相连,我也可以说自己是“美国之子”。

   而信奉马列主义的七千万中共党员,难道不都是“苏联之子”吗?虽然苏联已经灰飞烟灭了,但你们不能欺宗灭祖啊。看看当年中共在“中东事件”中的表演便一清二楚了:一九二九年,鉴于苏联势力日益侵入东北,张学良所领导的东北政府宣布收回苏联在东北铁路的特权。两国由此爆发军事冲突,史称“中东事件”。受共产国际控制的中共领导人瞿秋白、李立三、向忠发、周恩来等人,不仅不支持本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的行动,反而悍然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甚至组织大规模的反对国民政府和拥护苏联的群众示威,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中共宣称:“苏联是全世界无产者的祖国。”
   如今,中共指责达赖喇嘛是卖国贼,殊不知,中共自己才是近代以来最大的卖国贼。
(2010/03/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