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研韬观察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毕研韬
   
   
   一个国家的教育应该上承历史下启未来、内合国情外应世界,应该与该国所处的特定时空位置相适应。中国的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应该充分考虑我国现有资源与发展需要,最大限度地为国家发展提供人才保障和制度保障。
   

   中国语境
   
   中国正在从“世界大国”迈向“世界强国”。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所面临的国内外挑战都急剧增加。要成功化解各种挑战,中国不仅仅要强化科技创新能力,更要从国家战略高度重视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和发展。
   
   从内部看,如何保障可持续发展,如何推动政治、经济、生态协调发展,如何消除社会矛盾,是考验中国执政者的重大课题。而要解决这一挑战,不仅需要制订科学的政策,贯彻相关政策更需要高品质的公民基础。
   
   从外部看,与异质群体交往不仅需要语言、知识、技巧,还涉及心理素质,譬如态度。这就需要了解异质群体的历史、文化,尤其是其政治文化、价值观念。这是中国现在和未来面临的重大挑战。在全民外交的时代,中国不仅需要专门人才,同时需要提升全民的对外交往能力。
   
   欧洲经验
   
   在欧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教育规划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成员国通过跟踪分析人才需求、投入与产出信息来评估教育的合理性与有效性,同时结合纵向比较和横向比较来调整教育发展目标与投入。
   
   目前在OECD国家,教育发展目标的制订主要考虑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两大需要。在经济方面,人才培养的主要目标是提升全球化竞争语境下的创新能力、生产能力和营销能力,同时要努力提高劳动力整体素质以减少失业率。
   
   在社会方面,学校教育要努力提高公民的政治参与水平、增强社会凝聚力、推进公平正义、保障人权与自治。OECD开发人力资源和社会资源的首要目标是应对全球不断升级的各类挑战与冲突,进而保障繁荣、团结与和平。
   
   为借鉴法国在制定教育发展目标方面的经验,笔者日前采访了法国大学科学院院士、勒阿佛大学中国研究专家蒲吉兰(Guilhem Fabre)教授,以及法国勃艮第大学、教育研究院(IREDU-CNRS)教育学教授 Denis Meuret先生。
   
   蒲吉兰教授强调,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要唤醒创造精神与批判意识。因此,教育不可过度强调纯粹记忆,而是要努力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与表达能力。Meure教授也认为,教育就是要增强公民的参与能力,使其能够开展更广泛、更自由、更丰富的对外交流,进而提升社会的民主化水平。
   
   教育目标直接决定教学内容。Meure教授称,教学内容应包含所有与现代民主社会运行有关的知识。他建议中国参考OECD制订的DeSeCo规划。该规划描述了义务教育结束时学生必须具备的关键能力:为社会和个人创造价值的能力、满足个人重要需要的能力。学校不仅要培养专家,更要培养合格公民。
   
   具体说,当今社会的合格公民必须首先能够运用各类工具与外界进行高效互动。这些工具包括物理的(如信息技术)和社会-文化的(如语言)。同时,为适应全球化环境,当代公民必须掌握与(不同背景的)异质群体有效交流合作的能力。公民应当能够实行高效的自我定位、自我管理与自主行动能力。
   
   要使用工具进行高效互动就必须深刻理解和充分运用语言、符号、文本、知识、信息和技术。要与异质群体合作就必须理解对方、高效合作,这自然需要学会化解误会和冲突。要提高自主行动能力就必须深刻认识所处环境、学会制订实施个人计划、理解各种规则、明确并维护个人权益。
   蒲吉兰教授强调,此类中长期教育规划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该系统要具有国际性。他建议中国的教育规划与国际接轨。与国际接轨的中国教育和公民会进一步推动中国科学文化的国际化。
   
   法国勃艮第大学的Denis Meuret教授建议,中国在制订教育发展评估指标体系时可以借鉴OECD的“国际学生考核大纲”(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简言之,OECD教育评估体系的主轴是(Context)——投入(Input)——过程(Process)——产出(Product)。
   
   美国经验
   
   为借鉴美国教育的成功经验,笔者咨询了(美国)“教育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得到了该中心主任John F. Jennings先生的支持。该中心成立于1995年1月。John F. Jennings先生长期担任美国众议院教育与劳工委员会顾问,参与了美国众多教育法案的制订与咨询工作。
   
   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强调联邦政府在教育中的主导作用,强调公立学校在国民教育中的重要地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强调,公立学校是学生学习与他人交往能力的主要场所,因而公立学校是确保社会凝聚力的主要机构之一。这在高度多元化的美国极为重要。
   
   学校应教育孩子们学会容忍差异、理解并欣赏异质文化、尊重他人观点。在社会更加多元化、经济更加国际化的时代,这是确保国家凝聚力、促进社会和谐、保障国家利益的重要手段。学校的终极目标是培养好公民。要达此目的就必须让孩子了解美国政府是如何运作的,让孩子们掌握参与民主政治的技能。
   
   台湾经验
   
   台湾大同大学教育学专家陈淑敏博士认为,各国在制订教育改革规划时,必须重视自身的社会脉络与经验,而非简单仿效他国主张或政策。唯有如此,教育变革才不至于曲高和寡或“言者谆谆,听者藐藐”。对于中国目前正在制订的教育改革规划,陈淑敏博士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清晰界定教育改革的基本原则。陈淑敏介绍,台湾教育改革过程主要有改革与反改革、多元化与一元化、国家职能与市场机制、民粹管理与专业管理等观念冲突。这些争论是传统教育观与现代教育观之间的落差所致。
   
   陈淑敏博士介绍,由于当时台湾教育行政机关未能将这些观念的平衡取舍清晰论述与沟通,导致后来教育改革的方向强烈地受到媒体舆论的左右,同时使得教育专业人士的声音不能受到应有重视。
   
   为了缓解升学压力并出于对文凭主义的迷信,台湾采取了广设高中大学的模式,但过度扩张反而陷入了大学生素质降低与文凭无用论的困境中。就业市场萎缩和经济危机冲击更坐实了高等教育职能不彰的现实。
   
   二是重视教育改革方案的试点与调查。陈淑敏说,中国幅员广大,各地教育发展条件相差较大。所以在制订教育改革规划的同时,要同步考虑实施与评估、清晰界定评估的科学根据与方法。规划的制订与实施都要建立在科学的教育研究方法之上。陈淑敏介绍,过去台湾在制订政策目标后就直接推动实施,忽略了试点与评估环节,结果某些良善的具体措施最终无法收到预期成效。
   
   三是重视教育资讯的长期积累。陈淑敏说,鉴于目前的科技日臻成熟,中国在此规划纲要启动之后,应该强化对大型教育数据库的建设与运用。要持续监控、记录、分析重要趋势、现况与转变,使之成为效果评估、政策调整的可靠依据。陈淑敏说,国际上很多大型教育数据库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作者系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三略研究院传播学研究所所长)
   
   (©2010 Bi Yantao. Republication is welcome on condition that the author and source are clearly indicated.)
(2010/03/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