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严家祺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
经济学、货币金融学、全球总账本
·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 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 两位数学家为张益唐受攻击而说话
·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赵紫阳、1989和“六四”
·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动向》月刊2010-3-15


严家祺


   “六四”一声枪响,把马克思主义送出了中国。从毛泽东时期以来,“十一”的天安门广场总挂着马恩列斯巨幅画像,去年“十一”,马恩列斯在天安门广场消失了,这也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送出中国”一个官方“标志”。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也因为胡锦涛提倡“和谐社会”,被官方丢进了“历史垃圾箱”。在中国处于“意识形态真空”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居然找不到其他替代品,不得不把孔老夫子请了出来,企图用孔老夫子来维护中国日益混乱的社会秩序,挽救中国共产党的政权。现在,尊孔尊儒正在成为一种热潮。
   在这一热潮中,最近网路上流传一篇驳斥《08宪章》的文章《西方文明与西方民主之反思:为什么人类正在走向毁灭?》。这篇文章说:西方文明患了绝症,西方文明“寄生于并且愈益消耗外部世界乃至全球之生态。”“现代中国之问题之实质,并非是像欧美人士和西化文人所主张的如何实现‘民主宪章’与‘普世价值’,而是中华民族怎样幸存于西方的致命重压,进而怎样承担儒家的终极使命,实现世界大同,以扭转由西方文化所造成的人类自毁的势头。”这篇文章声言要发挥儒家之“救世功效”,“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从而承担儒家所指派的‘平天下’和‘大一统’(世界大同)的终极使命”。

尊孔的名义和尊孔的实质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多大的代表性,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尊孔”热潮中的一种“自我中心”、“自以为是”、“自我夸大”的情绪。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批林批孔”,把周恩来当作“大儒”,实际上是用“批林批孔”的名义“倒周”。毛泽东“批孔”,同“五四时期”的“批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在今天,对共产党来说,同样是,尊孔的名义比尊孔的实质更重要。余英时说,中国现在尊孔,并没有按孔子一套来做。“如果真的是尊敬他,自己首先要遵守孔子所指出的一些大教训。孔子第一就是讲仁。孔子是有两件事情最重要的,在里面精神上是要有仁,仁就是爱人,能够爱人,爱一切的人;另外一个就是外面要有礼貌,那就是文明。所以仁跟礼内外都有了,那就是一个最理想的文明的人。这是孔子的理想。”事实上,中国共产党要的是在“尊孔”的名义下,要“想把孔子的道德来约束年轻人、下一代,要他们规规矩矩做人,不要犯上作乱之类的。”而《西方文明与西方民主之反思》一文,反映了中国“尊孔”热潮中——希望中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以拯救全世界的自我夸大的情绪。
   在毛泽东、邓小平时代,天安门广场上摆放着马恩列斯的巨幅画像,也没有完全按照“马克思一套”来做。现在说中国共产党并没有真正照孔老夫子的教导来做,就像当年有人批判毛泽东没有按照马克思一套做一样,不是实质性的问题。从历史长河来看,毛泽东不是孔老夫子的“传人”,而是秦始皇加上马克思的“传人”。现在,中国“尊孔”,就像在秦始皇之后出现的“儒家复兴”一样,除了共产党提倡外,还有中国历史传统因素起作用。

孔老夫子的精华和糟粕


   在中国历史上,从秦始皇到毛泽东,没有一个人的影响超过孔老夫子。就是在世界历史上,只有孔老夫子可以和摩西、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相比。一个中国人处在中国亿万人群中,不会感觉到孔老夫子对自己的影响,但当这个中国人,来到国外,处在白人、西班牙语裔人、黑人、阿拉伯人、印度人中间时,他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立即显现出孔老夫子的一套,就是“台独”主张者、中国共产党官僚,他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也不会与一个阿拉伯人或白人一样。一个人的“政治观点”是难于代代相传,而孔老夫子的影响可以代代相传。我在2007年3月的一篇文章《孔老夫子佛教基督教三分中国天下》中说;“儒家学说中作为中华文化的精华的那一部分,就像基因一样,存在於每一个中国人的细胞中,这是中华文明长期绵延的根本原因。‘文明’是一个人觉得有‘归属感’的文化中最大的‘我们’”。
   为了说明孔老夫子和儒家的思想,我在这里不引述孔子、孟子、朱熹和儒家学说的大段经典,而用今天中国人熟悉的语言来说话。可以说,孔老夫子思想的精华是在“非政治领域”中处理人际关系的典范。西方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中都带有更多“神”的因素,关心天堂地狱、关心来世,而孔老夫子关心的是人的今生、关心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伦理标准,是一种没有宗教色彩的“人际关系”学说。孔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具有“普世价值”。但孔子的“正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人际关系”规范,在政治领域,就成了维护专制政治的根本原则,这正是孔老夫子和儒家思想的糟粕。在儒家认为,只要依靠“有完美人性的明君贤臣”推行“仁政”,就可以“以德治国”。毛泽东不喜欢孔老夫子,但他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理论,是典型的不要“法治”理论。他要求各级“贤臣”正确地划分“两类矛盾”、妥当地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其後果,则是“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以德治国”在一个短时期内可以做得到,然而,没有一个皇帝可以一直保持“德治”。中国几千年专制政治的历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不受制约的权力少有“仁政”,在更多的情况下则是“暴政”。

中国的首要问题是要走出“王朝循环”


   孟子发展了孔子的政治理论,孟子认为,一个君王,如果言行举止不配做一个君王,按照孔子“正名”的看法,他就失去了做君王的资格。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人”,如果只顾及自己的所谓形象、自私自利、不讲正义、不问是非、不关心民众疾苦,就是按照儒家的看法,这种人就不配当“国家最高领导人”。在有二千年儒家传统的中国,孔孟这种思想深入人心。面对“暴君”,人民就有起来“革命”的权利。然而,由于孔子和儒家没有“用权力制约权力”的思想,“革命”的结果仍然建立的是新的王朝。所以,孔孟之道,提倡“仁政”、反对“暴政”,不能使中国走出“王朝循环”。
   对孔老夫子来说,没有什么“人权”、“民权”,只要君王实行“仁政”,臣民百姓各安其位,忠于君王,不“犯上作乱”,就有好日子过。
   孔老夫子不维护“暴政”,但维护“君臣百姓”各安其位的“王朝体制”。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一家一姓”的“家天下”王朝,而迎来的是“一党专政”的“党天下”王朝。毛泽东为强化“王权”而消灭派系殊杀功臣、和今日中国“王权”衰弱情况下的官场派系倾轧和普遍贪污腐败,这些“共产党王朝”现象与明王朝、清王朝同出一辙。要想改变中国的官场派系倾轧和普遍贪污腐败,求助于孔老夫子和儒家的“仁政”,是没有出路的,唯一的出路是走全人类共同的民主宪政的道路。
   孔老夫子“仁政”思想,是维护专制政治的思想,并不是“普世价值”,而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思想与自由民主思想一样具有“普世价值”。

孔老夫子救不了全世界


   孔老夫子的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发生冲突的今天,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孔老夫子的思想和儒家文明确实可以起一种调和、缓冲、桥梁的作用。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中庸之道”在全世界的传播,有助于世界和平。但是,夸大孔老夫子思想的作用,认为未来的中国将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儒家思想可以拯救全世界,这就太不自量力了。
   中国的问题不是“儒家拯救世界”,而是提倡孔老夫子旧的一套救不了中国。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经到了在中国最终结束“王朝循环”的时候了。100年前的辛亥革命消灭了“家天下”的王朝,辛亥革命100年後的今天,已经到了最终结束“党天下”王朝的时候了。

“打倒孔家店”,还是“打扫孔家店”?


   近100年前的五四时期,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100年後的今天,不需要“打倒孔家店”,但需要“打扫孔家店”,彻底清除”孔家店”中形形色色的专制主义——“仁政”、“忠君”、“以德治国”、“盼望明君清官”等封建垃圾。“文化大革命”结束後,因为毛泽东如帝王一般终身在位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中国1982年宪法已经明文规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不得两次连任(但留了一个“军委主席”连任的尾巴)。这一“限任制”的宪法规定,加上《08宪章》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在中国大地上的广泛传播,任何形式的“王朝”都不可能在中国存在下去。只有在民主中国,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以及儒家思想中的种种精华(如“中庸之道”)才能更加发扬光大。一个接受了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儒家文明,将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其他文明有更多贡献。(2010-2-25)
(2010/03/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