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徐水良文集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目录:
   伯夷:厘清一个简单的事实
   张三一言:胡平是有敌派中的忽然无敌派

   TIMETIDE:到底是谁浅薄无知?
   Leebai:非暴力运动的讨论中可能被忽视的一重点
   附:胡平:甘地明确地说“在非暴力反抗的字典里没有敌人”
   
   
   
            伯夷:厘清一个简单的事实
   
             2010-03-0916:32:24
   
   批评刘晓波的,几乎都是主张非暴力抗争,也支持改良。但认为民众
   有暴力反抗的权利,也认为应该对国内民众自发的反抗表示声援和支
   持。这意思也不知被人重复过多少遍了,但一些人就是要故意,反复
   混淆这么简单的一个事实。因为批评了刘晓波,就诬指他人是反对非
   暴力反抗,然后就更进一步把人诬为激进暴力革命。然后就是质问你
   为何不回国去搞暴力革命。
   
   本来么,如此故意混淆事实和概念,都是些五毛用滥了的低级手法。
   虽然格丘山看好戏老格等也爱这样胡搅蛮缠,但他们的心智异常大家
   早已见识了,也还不太令人奇怪。只是没想到号称民运理论家的胡
   平,理屈词穷之际,也如此混淆黑白,是不是太丢人现眼了点?胡平
   提出"雄辩胜于事实"一说,俺曾以为只不过是种愤世嫉俗的反讽。
   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信奉这样的诡辩哲学了。
   
   摘录几段飞鸿黄在这个问题上的说明:
   
   飞鸿黄:
   
   1。反对没有敌人这个说法变成了反对非暴力,然后由反对非暴力变
   成了反甘地,反马丁,反曼德拉,变成了无知识反对有知识,变成了
   对先行者们的蔑视,是极端的狂妄。
   
   胡平先射箭再化靶的本领不小。"心里想不算数,我说的是公开表明
   的立场。"这话画出了无敌吃诗一派的真髓。当土共都是傻子。。。
   
   2。其实反刘一派现在也没有见到认真鼓吹暴力者,基本上持的都是
   反暴力理念,但是不能排除暴力。就这么一点区别,也要被扣上暴力
   革命派的帽子。刘鼓吹非暴力只是为了自己获奖,其实与他的政治观
   点,国内的政治现实,甚至于民运派别的纷争都毫无关系。
   
   
   
         胡平是有敌派中的忽然无敌派
   
             张三一言
   
   
   甘地说:『在非暴力反抗的字典里没有敌人。』甘地是天才。刘晓波
   若鹦鹉说:『在中国非暴力反抗的字典里没有敌人。』就是蠢才。因
   为甘地理智地确定英国民主绅士是可以不当作敌人办且会得到不是敌
   人的回报;刘晓波一厢情愿且愚蠢地视极权为朋友,只能落个身身败
   名裂。
   
   我不反对非暴力反抗。我反对的是非暴力"不反抗"!请问,面对一
   个人性化的、视人权为行事准则的善政,你还反抗甚么?
   
   你质问别人,我也质问你,你的民运策略,白字黑字是民运就是对敌
   斗争的思想,这是你一贯的思想,这思想在你有分参与的革命宣言里
   是其延续的表现,你现在忽然无敌又同时有敌,怎么解释?
   
   请问你,见坏就上,你当时见坏时,你"摆出的态度是把对手当敌
   人"而上,还是想上去见一个人性化的、视人权为行事准则的慈善亲
   友?
   
   张三一言20100309
   
   
   
           到底是谁浅薄无知?
   
            ——回复胡平
   
            作者:TIMETIDE
   
              2010-03-09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把刘晓波和甘地扯在一起,仅仅是因为晓
   波标榜自己"非暴力"和"没有敌人"吗?如果单单因为这两个口
   号,中国亿万和谐的"良民""顺民"百姓更具备资格。"非暴力"
   是个副词,它所修饰的动词主语是"抗争",没有这个主语,"非暴
   力"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中国的一小撮民运人士偏偏将这个主
   语给阉割了,这种现象不能不归咎于一种中国人特有的"太监心
   理"。
   
   如果能对甘地有一个常识性地了解,就会知道,甘地,出身律师,前
   期积极为基层民众维权,后期为自己政治主张和印度独立多次组织集
   会游行,并且多次绝食以生命来抗争。甘地的"非暴力"是建立在坚
   持不懈的抗争的基础上的。刘晓波有这样的实践吗?写写文章,就有
   资格高喊"非暴力"吗?在中国,真正进行非暴力抗争的,是高智晟
   郭飞雄胡佳等人,他们才是中国的甘地。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刘晓波
   恰恰是中国甘地的对立面!
   
   令人感到唐突的是,胡平突然搬出甘地的语录,来证明"没有敌人"
   是"非暴力"的铁证。这无济于事,这除了证明自己的太监心理之
   外,只能为"拉大旗作虎皮"做一个生动的诠释。
   
   甘地就是金口玉言吗?"非暴力"放之四海而皆准吗?不妨让我们也
   看看甘地的语录。
   
   1940年,当欧洲激战方酣之时,甘地对正在与纳粹浴血奋战的人们
   说:"我不揣冒昧,向你们建议一种最勇敢的战士使用的著名而勇敢
   的方法,我想要你们不使用武器与纳粹作战。你们可以让希特勒和墨
   索里尼拿走他们所要的你们所有的国土,征服你们称作属地的国家。
   你们也可以让德国人踏上你们的美丽宝岛,占领你们的无数富丽堂皇
   的名胜古迹,即使要你们的家园也不妨让出,如果他们不让你们安全
   撤退,就让你们自己和妇女与孩子任他们屠杀,但决不可丧失心志,
   也不要对他们效忠。"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2年4月,甘地声明,英国人应放弃印度,
   只有那时的印度才能捍卫自己,并帮助中国、俄国。而且印度抗击日
   本的方式也与众不同,他的唯一武器乃是非暴力。甘地想象将有一排
   排印度人,纪律严明,手无寸铁,面无惧色地向日本人的刺刀冲去,
   他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直到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从而使敌人心
   慈手软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甘地传》)
   
   非暴力作为一种斗争策略,在特定的环境下,比如英美等人道的民主
   政府统治下,它是可行的。但作为一种哲学,它仅仅东方哲学人性本
   善观的一个新时代翻版,它的荒诞性,在上面的甘地言论中暴露无
   遗。
   
   "没有敌人"和"非暴力"一样,仅仅是一个策略,不是一种哲学和
   宗教。"敌人"这个词虽是中性,但因其饱含"敌意",而很少被人
   使用和承认,就像一个罪犯否认犯罪,就像侵略者否则侵略一样。日
   本鬼子侵略中国,是中国的敌人吧,但是人家可不承认,人家自认为
   是解放者,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为了将亚洲弟兄从白人的殖民统
   治下解放出来等等。对立双方,强者不承认有敌人,那是麻痹对方,
   瓦解对方的斗志;弱者不承认有敌人,那是为了脸面,为失败找台
   阶。想分人家的蛋糕,还直说自己是你的敌人,那不是犯傻弱智吗?
   街头小混混,为争夺地盘你死我活的,见面还兄弟长兄弟短的,这么
   原始的伎俩,老共不懂啊?!不懂的是刘晓波和胡平吧?自认为多读
   了两本书,就"高级"了,就不"原始"了,他们不知道,他们缺乏
   的,恰恰就是"原始",原始的正义!原始的逻辑!开卷有益这句话
   并不全对,书本上多记载些"非常"之事,这些"非常"之事的基
   础"平常事",往往被书本忽略了,"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这就
   使得读死书的人很容易犯一个毛病:只看到了毛,忽略了皮;只追求
   一些水中月、镜中花;只干一些花哨而不切合实际的事情……。老百
   姓很原始,很朴素,给这些人起了一个恰当的外号:书呆子。
   
   六四时期,晓波代表四君子说:"我们没有敌人"。89学潮初,学
   生的口号是"民主自由",随着北京市民的大规模参与,口号声音大
   了,但是调子低了:"打倒官倒铲除腐败"——这个才是89学潮的
   主旋律,尽管学生们对此感到不少失落。"打倒官倒"的矛头直指邓
   朴方的康华公司,及一些高干子女。你要将人家的孩子们送监狱了或
   枪毙了,还说没有敌人,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不说官倒,单说民主,
   你要分享人家的权力,你要抢夺人家的蛋糕,不是敌人,是什么?导
   师?朋友?关于敌人的定义,我就不用帮你们查字典了吧。
   
   现在,晓波被人家拿住了,又说"我没有敌人",朋党们马上圆场:
   这是晓波的一贯思想云云。省省吧,你们去糊弄个别书呆子吧,对广
   大民众这根本没有说服力。反对者也不用对此进行哲学甚至宗教的反
   驳,这与哲学宗教无关,这仅仅关乎"原始的正义":气节。幼时读
   历史故事,常看到"至死骂不绝口"是英雄人物的特征,甚不解。年
   事见长经历一些威胁后,方才明白这是一种态度,一种气节。不怕死
   的态度,不叛变的气节。也明白了李秀成写了个《自述》,瞿秋白写
   了个《多余的话》,为何成了晚节不保。当敌人把刀架到自己脖子上
   时,有问必答,就是一种胆怯,而不是一种礼貌,因为对话双方地位
   不对等。这是一种"原始判断"。"文章合为时而着",一件事的褒
   贬,是要看背景的,是要审时度势的。
   
   89年晓波说没有敌人,大家不介意,毕竟是进攻的一方嘛,算是一
   种策略吧。现在,被了判11年,本来声明不会上诉的晓波,变卦
   了,要上诉了,并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这不是跪地求饶吗?这与
   当年的悔过书有什么区别?晓波啊,怎么说你呢?看过《白门楼》
   吗?吕布下跪认干爹反得死,文远骂不绝口反得生。其中道理,用得
   着我跟你讲吗。你不是08宪章的发起人,但是偏偏抓了你自己,你
   真的不明白党国的"厚爱"吗?可惜啊,演双簧,你都不够智力,不
   够胆量。应该读过党史吧,应该知道共产党人的创业艰难吧,坦白地
   说,你和很多共产党员相比,素质相差太远了。多少共产党员临死高
   唱国际歌?还没判你死刑呢?就拉稀成这样了?灵魂怎么就这么经不
   起考验呢?你的灵活里装得究竟是什么?功利吧!?一位中共干部,
   文革期间,被工作组突然带走,临走前给自己孩子仍了句话:"给你
   妈说,我5天不回来,就让你妈改嫁吧!"再看看你,"化成骨灰拥
   抱你",肉麻不肉麻?好汉做事好汉当,拖着别人干什么?孬种。
   
   胡平这篇短文,也是一贯思想的表白,并且理直气壮:"否定了非暴
   力又怎样呢?投身暴力革命吗?"。这里面胡平有两个东西没弄清
   楚:1,究竟谁在否定非暴力?非暴力抗争的是高智晟郭飞雄等维权
   人士,和晓波胡平无关。晓波胡平,标榜的"非暴力"其实质是"非
   暴力等待"。等待时机成熟,下山摘桃子。因此,等待途中,确保自
   己的老大地位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所以,对那些民主
   的实践者,对那些威胁自己老大地位的人,无情打击。2,暴力一定
   就是革命吗?杨佳瓮安石首等是革命吗?这些暴力仅仅是维权的另一
   种形式罢了,你们做不了,不敢做,别人做了,你们凭什么诬蔑他
   们"原始""悲哀""罪犯"???
   
   暴力的杨佳你们反对,非暴力的高智晟你们还反对,可见,你们反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